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你的黑夜我的清晨

  玉米黄在桥洞下的破棉袄里醒来时,就知道自己的新生活开始了。它睡了整整一夜一天,当又一个夜晚到来时,它精神起来,心情爽朗地迎接城市的明月。老鼠的早晨就是人的夜晚。它看见乞丐空手儿还睡在破棉袄里。它刚才,只是在棉袄的一只袖管里睡觉,那只袖管足可以成为它的大卧室。玉米黄站在桥洞口上,第一次觉得人比老鼠聪明多了,人在地面上盖房子,而老鼠只会在地下掏洞,不管家族多么庞大,也把住的地方挖在土层里。所以,对老鼠来说,世界有没有太阳,是无所谓的;天亮不亮,是无所谓的;懂不懂人的语言,也是无所谓的。现在,玉米黄觉得自己很幸运,它认识了一个叫空手儿的乞丐,学会了人的语言,还能跟人相处,并睡在灯火辉煌中温暖的棉袄里。
  
  空手儿睡得很香。玉米黄走到空手儿的跟前,细细观察着空手儿的睡相。玉米黄发现,它根本就看不出空手儿的实际年龄。他脸上没有什么皱纹,皮肤很光滑。但是,他的头发有点白了。他从入睡到现在,嘴角上一直挂着微笑。
  
  玉米黄还看见空手儿怀里一直搂着那根棍子。他搂棍子的样子,很像是搂着有生命的东西:孩子,或是自己的弟弟。
  
  玉米黄小心地爬到棍子上,先是闻了闻棍子的味道,没什么特殊的味儿,跟空手儿身上的气息一样。


  
  玉米黄又仔细看了看棍子的颜色,也没什么特殊的。棍子发青,就像是人皮肤下的青色血管。玉米黄记得,空手儿把棍子立起来的时候,棍子的长度到主人的腰部。它站在空手儿的棍子上打了一个很响的喷嚏。空手儿醒了,看见是玉米黄,就说:“你该睡觉了。”他想了想,又咕噜一句,“我忘了,现在正是你起床的时候。”
  
  玉米黄从棍子上滑了下去,对空手儿说:“你睡吧。”
  
  空手儿说:“你要学会在白天工作,晚上睡觉。你要把过去的生活习惯改过来,跟我一样,在天亮时起床工作。”
  
  玉米黄为难地说:“我尽量跟你一样。”说着,它重新钻入破棉袄的一只袖子里,强迫自己入睡。但是,玉米黄老是在破棉袄袖子里动弹折腾,不像是在翻身,更像是在棉袄袖子里翻跟头。
  
  空手儿再度醒过来:“你不用勉强自己。改变习惯,要慢慢来,不能着急。”玉米黄的小脑袋从破棉袄袖子里露出来:“我能变得跟你一样。”
  
  空手儿平淡地说了一句:“看看再说吧。我们毕竟不是同类。”
  
  玉米黄不高兴地说:“我已经学会了人类的语言。”
  
  空手儿把眼睛闭上:“睡吧。”
  
  玉米黄把头缩回破棉袄的袖子里,强迫自己一动不动。天亮时,空手儿看见袖管里的玉米黄还在睡觉,不肯醒过来。他伸出手拍了拍玉米黄的头:“起床了,你还真睡着了。”但是,玉米黄就是不睁眼,不肯醒过来。
  
  空手儿急了,把玉米黄一把抓了起来,朝空中一扔,落下时,像接球一样,把玉米黄接在手心里。可是玉米黄还是不睁眼。
  
  空手儿心里有了问号,把鼻子凑到玉米黄的脸上一闻,闻到了一股酒味。他回身去抓自己放在地上的酒瓶子,发现酒瓶盖子已经被打开,酒流了一地。空手儿冷笑道:“你喝酒了?你偷喝了我的酒?”
  
  玉米黄依旧不醒。
  
  空手儿抓着玉米黄说:“你的小肚子到底喝了多少酒?这种酒你闻一下就会醉的。”
  
  玉米黄不醒,嘴角还流出了一条长长的哈喇子。
  
  空手儿心里突然间就变软了:“你想跟我一样在早晨起床,也不用非逼自己喝酒啊?这酒是人造出来的,是给人自己喝的,不是给你这样的老鼠喝的。你喝多了就会死的。”空手儿自己一说到死,就慌地手忙脚乱。他想起洗胃也许是个好办法。他对手心里的玉米黄说:“对不起。我没有办法了,只有给你洗洗胃了。”
  
  他两只手捧起玉米黄朝水边跑去。他担心玉米黄醉死,不再醒来。酒能让人忘掉烦恼,却能要了一只老鼠的小命。
  
  空手儿二话不说,到了水边,就把手里的玉米黄浸入水里。他看见水里冒出了水泡,就把玉米黄捞了出来,让它喘一口气。玉米黄还没申辩一句,空手儿又把它浸入水中。反复几次,玉米黄终于醒了。
  
  洗胃成功。
  
  玉米黄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你快把我淹死了。”
  
  “你快醉死了!”空手儿说。
  
  玉米黄可怜巴巴地说:“我实在是睡不着,看你在睡觉前,喝了好几口酒,我就学着你喝了几口。”
  
  “你喝了几口?”
  
  “你喝了六口,我也喝了六口。”
  
  空手儿一听,又急了:“不行,我要继续给你洗胃,不然,你的胃会烧坏的。”
  
  玉米黄吱吱地乱叫:“不,我肚子里都是水,根本就没有酒了。”
  
  空手儿不容玉米黄争辩,再一次把它整个浸入水里。等空手儿看见水里冒出气泡时,重新把玉米黄捞出水面。
  
  玉米黄已经喘不匀气了:“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空手儿笑了:“洗胃是假的,不让你喝酒是真的。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酒对一只老鼠来说,是什么?不是安眠药,是毒药!”
  
  玉米黄跟空手儿相遇的第二个夜晚,到了十一点钟,空手儿就睡了,而且入睡得很快,这让玉米黄羡慕得要死。它依旧睡不着,又不敢在破棉袄的袖管里瞎折腾,更别提摆在空手儿头边的酒瓶子了。它可不想再一次被洗胃。
  
  于是,玉米黄干脆坐在空手儿的旁边,为空手儿守夜。玉米黄想想这些变化就忍不住偷偷地笑起来,过去专门咬坏主人的衣服,咬坏主人的鞋,偷吃主人厨房里的食物。现在,竟然老老实实为一个乞丐守夜,心甘情愿地为一个人做事。
  
  正想着,它看见从圆圆桥洞的水泥墙壁上出现了一条黑线,那黑线越来越长,并朝着空手儿睡觉的地方延伸。玉米黄很奇怪这条黑线是什么东西。它走了过去,看见黑线已经延长到空手儿的光脚丫子跟前了。它仔细一看,才看清是一队兴奋的蚂蚁,它们正扑向酣睡的空手儿。有一只大个的蚂蚁已经爬到空手儿的脚背上,有的已经开始朝着空手儿的裤管里钻了。玉米黄立刻冲了过去,把已经得逞的大蚂蚁抓下来,踩了一下,那只蚂蚁当时就晕了。等那只大蚂蚁稍有点清醒时,已经分不出东南西北了。

  
  玉米黄就坚守在空手儿的腿脚边上,阻止蚂蚁们的偷袭。它就像一个身手不凡的足球守门员,让那些必进的球,成为臭弹。它用自己的四只小爪子抓踩踢,终于让这些蚂蚁们望而却步,在一只蚂蚁的带领下,排着乱哄哄的队伍溃退,再看那条墙壁上的黑线,变成了稀疏模糊的虚线。
  
  天亮时,空手儿伸了一个懒腰起床时,看见脚边上蚂蚁的尸体,就明白玉米黄忙碌了一夜。
  
  乞丐空手儿没说什么,都记在了心里。只是对玉米黄说:“今天跟我一起出去工作吧。”
  
  玉米黄说:“我可以跟你在大白天逛大街了?”
  
  “你不愿意?”
  
  “当然愿意。”
  
  乞丐空手儿说:“这是工作,不是逛大街。”
  
  玉米黄激动地说:“我能在大白天出现了。但是,我现在有点困……”
  
  空手儿笑了:“我的白天,就是你的夜晚。”
  
  玉米黄打了一个哈欠说道:“你的夜晚,就是我的白天。”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