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生命如棍

  老鼠玉米黄跟着乞丐空手儿在大街上只工作了一天,就觉得自己再也离不开空手儿了。它觉得跟人接触是一件幸运的事。
  
  第二天,它跟随着空手儿去了另一条街。因为空手儿的肩膀上多了一只罕见的老鼠,所以吸引了大多数施主的眼睛,无情地抢了其他乞丐的生意,那些乞丐因为生意差和嫉妒心,吵嚷着要赶走空手儿和他的老鼠离开这条街。
  
  玉米黄心里不理解,也不舒服,它问空手儿:“我们为什么要到这条街上来?这条街上都是汽车,人都坐在车里不下来,我们在这里乞讨什么?吃汽车轮子卷起来的土吗?还是闻汽车排气管子排出的废气?我可不想当一名废气品尝专家!”
  
  空手儿说:“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气愤。我以为换了一条街,躲开他们,他们就能恢复过去的生活,我一带着你出现在他们身边,他们就紧张,就不愉快。”
  
  玉米黄一听空手儿的这些话,立刻就急了:“他们是愉快了,可是,我们什么也没得到,我们连个人影都见不到!看到人,还是隔着车窗上的玻璃。我们再这样下去,迟早得饿死。”
  
  果然,玉米黄跟着空手儿工作的第二天,什么都没有得到。第三天,空手儿和玉米黄又白白晃荡了一天。他们只能吃点剩下的食物。

copyright Banbijiang


  
  玉米黄站在空手儿的棍子上大声提醒他:“不行,不行,这样下去绝对不行。”
  
  空手儿一点也不急:“你说该怎么办?”
  
  “回去,马上回到原来的那条街上去。”玉米黄从棍子上跳到空手儿的肩膀上,用它的前爪抓了一下空手儿的耳朵,“我们必须回去!你难道没发现咱俩是最佳工作搭档吗?干好了,我们可以从桥洞里搬出去,可以住到你该住的房子里去,而不是两边透风的桥洞。”
  
  空手儿说:“你现在从我的肩膀上下去!我不想听你在我耳朵边上嚷嚷,你离我的耳朵太近了!”
  
  玉米黄跳到地上,对空手儿说:“你这不是要跟我告别吧?”
  
  空手儿冷笑一声:“你这么理解也行。”
  
  玉米黄说:“你以为我离不开你?你以为你教会了我能听懂你们的语言,你就可以随便冲着我大喊大叫?我告诉你空手儿,我可以离开你!”
  
  空手儿说:“请便。”
  
  这两个字从空手儿的嘴巴里吐出来,是玉米黄根本想不到的。玉米黄连着在地上蹦了五六个高:“我走就走。跟你在一起,我还生活不习惯呐!跟你认识了三天,我连白天和黑夜都搞不清了。我走了!”
半壁江中文网

  
  说着,玉米黄沿着房子的墙根走了。它毕竟是一只老鼠,还不敢在大街上招摇过市。空手儿还没忘记把黑呢帽子摘下来,向玉米黄致意告别。并嘱咐这只地球上唯一会说人话的老鼠:“小心点走路,现在是白天!”
  
  玉米黄回头大叫道:“谢谢你的好心!你的好心自己留着慢慢用吧。”说完,就转过墙角,在空手儿的视野里消失了。
  
  空手儿原本想跟玉米黄开个玩笑,见它没了踪影,就有点急了,赶紧追了过去,因为它的目标太小,很难发现它。
  
  那时候,汽车一辆一辆从他身边疾驰而过。他看见玉米黄转弯的地方,没有几步就是一条更宽敞的马路,这条马路上的汽车行驶的速度很快。空手儿的心里有个念头一闪,立刻心神不安起来。他盲目地大喊起来:“玉米黄!玉米黄!你给我答应一声!”
  
  没有回答。空手儿急了,他认为玉米黄肯定在转过墙角之后,跑上了大马路。汽车轮子可不认识老鼠,开车的司机也不会在乎压死一只老鼠。
  
  空手儿跑到了马路中央,看路面上有没有玉米黄留下的痕迹,比如说,它的尸体,或者从它身上流出的血。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看到,他心里有些惊慌失措。空手儿从原路返回去,在转过墙角时,吓了一跳,看见一只竖着耳朵的黑狗杵在那里,伸出一条长长的红舌头,盯住面前的一棵树。空手儿朝树上一看,见玉米黄惊魂未定地趴在树杈上发抖。它看见空手儿,吓得连学会三天的人话都忘光了。空手儿抬头朝树上看,一些湿乎乎的东西掉在他脸上,不知道是玉米黄吓哭了,还是吓得小便失禁了。空手儿撵走了狗,让玉米黄下来。玉米黄缓了半天的神,才战战兢兢地爬了下来。它一下来,就跳到空手儿的身上,吱吱地哭个不停。把空手儿哭得很后怕,幸亏玉米黄转过墙角碰到的是不会上树的狗,如果遭遇的是猫呢!一切都完了。
  
  空手儿也有点伤感地说:“我差一点就把你弄丢了。”
  
  夜里,空手儿睡不着觉,瞪着两只眼睛。玉米黄也睡不着,它从破棉袄的袖管里伸出头来,说道:“睡不着就聊天吧?”
  
  空手儿不动,说:“你聊,我听着。”
  
  玉米黄说:“我不想当一只老鼠了。”
  
  空手儿闭上眼睛:“你想成为什么?”
  
  玉米黄说:“我也不知道,只要成为一只有力量的动物就行。那样一来,看见今天的黑狗,我也不怕。我要让狗看见我吓得爬树。”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很难。”
  
  “什么难?”
  
  “你的愿望想实现,太难了。”
  
  “可是我这样下去不行,一刻钟都不能离开你,离开你一会儿就有危险。这不是在地洞里,这是在大白天的街面上谋生。”
  
  空手儿说:“别想这么多了,你会说人话,这已经是奇迹了。我总不能把你变成一头大个头的肥猪吧?”
  
  玉米黄吱吱乱叫了一通,它肯定是急了,语言中夹杂着老鼠的口音和土话,大概的意思是:“吱吱吱吱,猪?肥猪?让我……吱吱,我就不能吱吱吱吱……”
  
  空手儿拍了一下玉米黄的头:“安静一下吧,你太吵了,我只是设想把你变成一头肥猪而已,并没有真的想把你变成一头肥猪。再说了,你变成一头肥猪对我没有一丁点的好处,你会把我们住的地方搞得很脏;我饿了,馋肉了,也不能吃你的肉,天天看着你一身的肥肉干着急。每一天,我不但要让自己吃饱,还要想尽办法让你吃饱。让你吃饱,谈何容易?你是一头肥猪啊!我一天要在大街上要二十四小时的饭,为你要。你是一头大肥猪啊,吃的量比我大十倍啊!我饿了,我可以忍住不叫。你要是猪的话,饿了就会往死里叫,你一点饥饿都忍受不了的。那样的话,我干脆就别活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你说完了没有?”玉米黄肯定是被空手儿的戏耍气疯了,它可不认为这是空手儿的幽默和想象力发达。玉米黄气得在地上转了三圈,然后抱着空手儿的青色棍子啃咬起来,想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懑。但是,它发现自己能咬破家具的木头,空手儿的青色棍子上却没留下一点它的牙齿印。
  
  玉米黄刚才的疯狂消失了,变成了对青色棍子的兴趣:“你的棍子很怪,不像是木头做的。”
  
  “它当然不是木头做的。”空手儿说。
  
  “那它是什么做的?”玉米黄又绕着青色棍子跑了几个来回。
  
  “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玉米黄看着空手儿:“别说那么绕口的话,我听不懂,直说。”
  
  空手儿的眼睛在黑暗中亮了一下:“它是我的命。”
  
  “命?”
  
  “对,我的命。”
  
  “它只是一根棍子嘛!”
  
  “有一天,它没了,我的命也就没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玉米黄说:“别说了,你吓着我了。”
  
  “我不是吓唬你。”
  
  “今后,我还要帮着你一起守好这根棍子!”
  
  “它该没的时候,谁想守着都没用!”
  
  玉米黄说:“跟人说话,有时候真的让我很累。”它走到空手儿脑袋跟前,看见空手儿已经把眼睛闭上了。
  
  玉米黄睡不着,它觉得自己兴奋异常,开始绕着横躺在地上的空手儿的身体转。空手儿睡觉是从不脱掉衣服的,这是流浪乞丐天生的职业习惯。玉米黄就在空手儿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口袋里穿行,就像是一个富有的拥有豪宅的人在自己的复式房间里散步。玉米黄钻进空手儿最里边的衣服里时,空手儿会说,你弄痒我了。
  
  就在空手儿里边衣服的口袋里,玉米黄看见了一张彩色照片,为了看得更清楚,它把照片从里边拽了出来,是一张空手儿站在大街上的照片:他笑眯眯地站在街上,手里是那根永不离手的青色棍子。
  
  照片上的空手儿依旧看不出年龄。玉米黄好像是想极力看清楚空手儿的年龄,就歪着自己的小脑袋,在照片上寻找空手儿的历史。就在它凝神的时候,它突然间跳了起来,它是被照片上空手儿和那根青色棍子吓着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照片上的空手儿的个头和立在地上的棍子一样高。可是玉米黄清楚地记得,青色棍子的长度只到空手儿的腰部。
  
  玉米黄回头看地上睡觉的空手儿,他正蜷缩着腿,怀抱着棍子睡得很死。
  
  它想,青色棍子为什么短了这么多?这是一根什么棍子?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