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空手儿最想做的一件事

  第二天一早,空手儿在桥洞里醒来后,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玉米黄觉得空手儿这个懒腰伸得时间过长了。它看着空手儿坐在那儿举着两只胳膊,好半天也不放下来,像是在够天上的什么东西。它就抬头看着空手儿举着手。
  
  又过了一会儿,玉米黄听见空手儿说:“我的手怎么放不下来了?”
  
  玉米黄说:“别人怎么知道你的手为什么会放不下来?”它觉得空手儿的话很没道理,如果说别人的手你放不下来,那是别人的手不听你的指挥。可是,你举的不是别人的手,而是你自己的手啊!
  
  空手儿显得很固执,说:“我的手……胳膊,都放不下来了……”
  
  玉米黄顺着空手儿高举着的一只胳膊爬了上去,看了看他的手,没看出跟以前有什么不同,就爬了下来:“还是你自己的胳膊啊!”
  
  空手儿的手慢慢放了下来,放到自己胸前相互揉了起来。玉米黄看了看空手儿的脸,突然发现空手儿老了。他们才认识几天,空手儿就老了。
  
  “你老了。”
  
  空手儿点着头说:“我自己也能感到老了,伸懒腰伸出去的胳膊都收不回来了,都不听我的大脑指挥了,肯定是老了。”


  
  玉米黄的脸上明显出现了不安:“人比我们老鼠老得还快吗?”
  
  空手儿没回答玉米黄的话,只是说了一句:“我还是困,想再睡一会儿。”说着,玉米黄看见空手儿又躺下了。它凑到空手儿的脸旁,看着空手儿闭着眼睛。他的眼睛虽然闭着,但是,玉米黄看见他的眼球在眼皮里面不安地转动,不一会儿,就从眼缝中渗出一滴眼泪。它试探着把自己的嘴凑到空手儿的脸颊旁,接住了空手儿的第二滴眼泪。
  
  空手儿醒来时是在下午的三点钟。在他还没彻底醒来时,他的嘴里就开始说话。玉米黄以为他在说梦话,没太在意。等它听出空手儿在白天梦中喊叫自己的名字时,玉米黄就开始用它的小尖嘴巴拱他的脸颊。一下一下很有力地拱他,就像是唤他起床。
  
  空手儿被玉米黄的嘴拱醒了。
  
  玉米黄说:“你怎么啦?”
  
  空手儿的眼睛终于睁开了,他看着玉米黄,吐了一口气:“我差一点就醒不过来了……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见自己的腿陷进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泥坑,泥坑好深啊,我出不来,喊叫也没人听见,泥水都淹到了我的脖子,我觉得自己完了,但是,我看见你站在泥坑的边上,两只眼睛看着我,还对我说,空手儿啊,你在泥坑里玩什么呢……我想对你说,我这哪里是玩啊,这是挣扎着救自己的命呢……”
  
  一直到晚上,玉米黄没再听见空手儿说一句话。他从醒来后,就坐在水边,呆呆地看着水从面前流过,玉米黄就老老实实地蹲坐在他的肩膀上。空手儿的那根青色棍子,被他抱在怀里。玉米黄有一种感觉,它和空手儿之间要发生什么事,而且是大事。
  
  玉米黄问空手儿:“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不饿吗?”空手儿看了看玉米黄:“我什么都不想吃,就是把世界上的美味佳肴摆在我面前,我都不会尝一口的。我已经不想了……”
  
  玉米黄一下子从空手儿的肩膀上跳了下去,说:“你真的老了?我爷爷老了时就像你一样,对吃的东西不感兴趣!”
  
  空手儿闭着眼睛。玉米黄说:“你又要睡觉了?”空手儿说:“我睁着眼呢!”玉米黄说:“你明明闭着眼,怎么说自己是睁着眼?”
  
  玉米黄跳到空手儿外衣的口袋里,空手儿立即把它抓了出来:“你真以为我闭着眼啊?”
  
  “你就是闭着眼啊。”
  
  “我的眼皮长了,把眼睛盖住了……”
  
  玉米黄看了一眼空手儿的眼睛,确信了空手儿的说法。他的眼皮松松垮垮地垂下来,把眼睛遮掩住了,就像是窗帘。看不见空手儿的眼睛,玉米黄心里就慌乱起来。它觉得自己离空手儿渐渐地远了。要是离得近,首先要看清对方的眼睛,现在,玉米黄看不见空手儿的眼睛了,他离它有多远呢?
  
  这时候,玉米黄听见空手儿说:“我想站起来……”
  
  玉米黄看见空手儿拄着手里的棍子,想站起身,可是,他的身体抖动着,就是站不起来。玉米黄帮不上忙,绕着空手儿乱转:“我帮不了你,我一点都帮不了你……”
  
  空手儿坐在地上不动了。玉米黄看出空手儿放弃了站起身的念头。
  
  “你过来。”空手儿对玉米黄说。玉米黄跳到了空手儿的腿上。空手儿又说:“离我近点。”玉米黄接着跳到空手儿的手上。空手儿把玉米黄放到肩膀上说:“你还是站在这里好,我能听见你在说什么。”
  
  玉米黄这回彻底相信空手儿是真老了,他不但站不起来,连耳朵也快听不见了。它站在离空手儿的耳朵很近的地方,几乎是贴在他的耳朵上说:“你……不会死吧?”
  
  玉米黄觉得空手儿的浑身颤抖了一下,不一会儿,空手儿转动了一下头,让自己的脸朝着街灯的方向仰起,样子像是在饮酒。街灯的光在夜色中洒落下来,就成了有度数有颜色的甜酒。
  
  “我不会死的。有了你,我想,我不会死的……”空手儿把手伸给了玉米黄,玉米黄知道他在发出邀请,就跳到他的手上。空手儿说:“你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要把你变成一头胖胖的肥猪,你生气了,跟我直蹦高,老大的不愿意……”
  
  玉米黄不知道空手儿要跟它说什么,就站在他的手掌里猜测他话里的含义。
  
  空手儿说:“我现在真的不想再让你当一只老鼠了……”
  
  玉米黄从空手儿的手掌里跳了出去:“你不会真的要把我变成一头只会哼哼唧唧的肥猪吧?”
  
  “我想问你,你想做什么?还做一只老鼠?一只老虎?老虎可以待在动物园里享福,还定时由饲养员喂肉吃。宠物猫?你只要学会讨主人喜欢就成,再加上长得漂亮,一辈子都会过得舒服……”
  
  “人!”
  
  “你刚才说什么?你要变成什么?我没听清……”
  
  玉米黄跳到空手儿的肩膀上,对着他的耳朵喊道:“人!”
  
  空手儿笑了:“这就是我想做的一件事,最后的一件事。”
  
  “你……不是在开玩笑?”玉米黄对空手儿的话将信将疑。
  
  空手儿说:“我又困了……”他的身子坐在地上也在不停地摇晃。玉米黄说:“你就躺下睡一会儿吧。”
  
  “我不能躺下。我万一醒不过来怎么办?”空手儿的两只手一直不离棍子,棍子的一头插在地上,另一头指向天空。
  
  玉米黄说:“我不想离开你。”
  
  空手儿平淡地说:“我已经八十九岁了。对一个人来说,这已经是高寿了。”
  
  “你已经八十九岁了?”这个数字对玉米黄来说很大,就像童话中神人的年龄。
  
  “我的年龄虽然大了,经过的事情也不少,但是,我还想活下去,还想做一些事情。”空手儿说着,手和棍子一起抖,就像地震了,“你看我的身体,控制不了颤抖,等我连颤抖都不能了,我的命就差不多到头了……”

  
  玉米黄伤感起来:“你别这么说话行吗?我受不了。”
  
  空手儿说:“你真的不像是一只老鼠。”
  
  “我就是一只老鼠,一只想当人的老鼠。”
  
  这时候,玉米黄看见空手儿把手里的棍子举了起来,棍子因为他的手抖动而抖动。棍子在灯光的透射下,里边像是有了生命的血液,在流动和旋转。老鼠玉米黄听见了乞丐空手儿在自言自语:“这是我的最后一个要求,让它成为一个……好人。”
  
  玉米黄看见空手儿手中的青色棍子被抛上天空,棍子直直地落下,扎在玉米黄面前的地上。玉米黄的脚先是感到了震动,棍子入土之后,找到了生命之源,长出了根须,那根须又在土下找到了玉米黄的脚,并牢牢地跟它的脚缠绕在一起。青棍的血液同玉米黄的血液融合在一起。玉米黄眼前闪过一道强烈的光,然后就变黑了。它在黑暗中喊道:“我想做一个好人!”
  
  等玉米黄睁开眼睛,能看见面前的一切时,他已经是一个充满灵气的男孩子。空手儿就躺在水边上,街灯柔和的光洒下来,盖在他的身上。空手儿的身上留下了一封信,当玉米黄弯腰拿起那封信时,他听见从空手儿的胸腔深处传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玉米黄没顾得上看那封信,而是在空手儿的身边流泪。他一直哭到在空手儿的身边睡了过去。等他醒过来时,天已经亮了。在水边,玉米黄只看见空手儿留在地上的衣服。他的肉体和青色的棍子已不复存在。
  
  玉米黄看着空手儿遗留给他的这些东西,觉得空手儿没走远,只是告诉他,他去去就回来。
  
  可是空手儿不再回来。
  
  有人经过玉米黄的身边,对他说:“孩子,我盯着你很久了,没事就回家吧。”
  
  玉米黄这才打了一个激灵,在心里对自己说:“我已经是个人了,我该回家了。”
  
  说着,他抱起空手儿的衣服,朝桥洞走去。但是他发现,那条城市的河流上,并没有桥,没有桥,就没有桥洞。
  
  可是,他怀里依旧抱着空手儿的衣服,他的手探进空手儿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了那张彩色照片,照片上空手儿拄着棍子,微笑着看着玉米黄。他明明记得这是一张彩色照片,眼前拿在手里的照片却变成黑白的了。时间无情,它残酷地区分着阴阳两个世界。玉米黄的眼睛里含着闪闪烁烁的泪珠:“空手儿,你告诉我,我们住过的桥洞在哪里?家在哪里?”
  
  照片上的空手儿仍旧微笑地看着他:“你为什么不看看手里的那封信呢?”玉米黄还听见照片上的空手儿清清楚楚地对他说,“今后,你不用再害怕白天了。”
  
  玉米黄眼里的泪再也藏不住了,从脸颊上滚过,掉到了地上,他点着头说:“我再也不怕白天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