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委托书

  玉米黄按照委托书上的地址要找一个叫毕生的人。
  
  玉米黄把思念空手儿的伤心泪水,洒在了万人声广场。他曾告诉自己不再伤心的,可是,经过这个散发着咸味的广场时,他眼里的泪还是止不住。
  
  玉米黄打开那封信。那感觉就像是从破棉袄的袖管里钻进去,拱到了空手儿的胸口,他在距离空手儿心脏最近的地方停下来,闭上眼睛,感受这个不寻常的乞丐的心跳。
  
  这是一份委托书。
  
  毕生及夫人:
  
  这是我的孩子玉米黄,我想托付给你们。我相信,这个孩子会在你们的照顾下,生活得很好。
  
  我在另一个世界,选择离你们较近的地方,还是做一个自由的乞丐,走遍所有的地方,并祝你们幸福。
  
  乞丐空手儿
  
  2012年1月
  
  在日期的后边,玉米黄看见空手儿画了一根棍子。他忍不住用手指在棍子上摸了几下。
  
  玉米黄抬着头,看着高高的围墙,面前的门慢慢吞吞地打开了。
  
  门口站着一个白白胖胖的老人,他的头发也是白的,闪着光。这个老人给玉米黄的第一印象像个雪人。玉米黄从老人的头发一直看到脚,看见老人赤着脚穿着一双宽松圆口黑色布鞋,老人的脚像发酵过度的面包一样,胖胖的,企图向鞋外逃跑。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老人吃力地问道:“我的门铃很少有人按,你是万人超市送食品的?我记得让你们下午三点钟送货上门,怎么提前两个小时就来了?现在是我睡午觉的时候,我不想被人打搅!你们超市再这样不守时,我就不会再是你们的客户了!”
  
  看见气愤中的老人,玉米黄说:“我不知道什么是超市,我也从没去过超市,我只是想找一个叫毕生的老人。”
  
  老人的白眉毛朝上挑了起来,从活跃的眉毛上,玉米黄看出老人年轻时的影子。老人说:“我就是毕生。孩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玉米黄把空手儿的那封委托书从口袋里取出来,递给这个叫毕生的老人。老人没伸手接玉米黄递给他的信,只是说:“我现在看不见,眼花了。你只要告诉我,这是什么?”老人说话时,胖胖的身体像一堵墙一样,把大门的门缝塞得死死的。
  
  “一封信。”
  
  “什么信?”老人的身体动都没动,随时准备关上大门。
  
  “一个叫空手儿的人交给你的。”
  
  老人一听空手儿的名字,抓着门的手松开了,白白的脸上有了血色,他显然有些激动:“空手儿?他在哪里?你在哪里看见他的?他还活着吗?是他让你给我送来的信吗?快进屋吧。”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毕生老人把身体让开,让玉米黄进了大门。老人把大门仔细地关好,对屋里喊道:“把我的花镜拿出来。”
  
  屋门开了,门口站着一个同样白白胖胖的老妇人。就在老头从老妇人手里接过老花镜看空手儿的那封信时,玉米黄觉得面前的一对胖胖的老夫妻,像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毕生老人在看那封信的过程中,身体一直在颤抖,他身上的大花睡衣像露天舞台上的幕布一样抖动着。老妇人没戴花镜,也不知道丈夫手里拿的是什么,见丈夫激动起来,她也站在旁边激动起来:“谁来的信?我们所有的亲戚都不在了,谁还会给我们写信?”
  
  毕生老人打断了老妇人的话:“别说话,我正在看。”
  
  老妇人用手捂住嘴巴,好像嘴巴里的话不听她管理,会自己一个个地溜出来。毕生老人生气地说道:“你看看,你看看,我又得从头看,看到第二句话,我就把第一句话忘掉了……”
  
  玉米黄再看老妇人,看见她的手还是挡在嘴巴上,不让自己的嘴巴再犯错误。
  
  毕生老人终于把空手儿的信读完了,当他看见信的结尾除了有空手儿的名字外,还画着一根棍子,他失手把信掉在地上。他太激动了,他颤抖着手去捡信,嘴巴里却说:“空手儿的棍子,他的棍子……”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玉米黄把信捡起来,递给了毕生老人。老人在接过空手儿的信时,两只眼睛盯住玉米黄:“你叫玉米黄?”
  
  玉米黄点着头说:“我是玉米黄。”
  
  “他走了?”
  
  “走了。”
  
  “为什么要走?像他这样善于帮助别人的人,是能够长寿的。能比我多活一百年,可他为什么走了?”
  
  “为我。”
  
  “我想就是因为你,你是孤儿?”
  
  玉米黄想起了自己的家族,想起了自己的经历,点着头说:“我是孤儿。”
  
  毕生老人摘了老花镜,开始擦眼角的泪:“吃过不少苦吧?”说完这句话,老人用无力的手打了一下自己的脸,“这还用问,在这个世界上,哪一个孤儿没受过苦?”
  
  站在一旁还在捂着嘴的老妇人憋了半天,终于问了一句:“你们在说空手儿?”
  
  毕生老人点着头说:“是空手儿写来的信。”
  
  “人呢?”老妇人大声地问道,像是空手儿就站在围墙外面。 半壁江中文网
  
  “走了。”
  
  老妇人开始哭泣,嘴巴里说着不明不白的话。但是,老妇人的话让玉米黄听了,觉得都是她说给空手儿的。不一会儿,老妇人哭晕过去。玉米黄急了,要去搀扶老妇人。毕生老人说道:“不用担心,她一伤心就会哭成这样。别担心,她哭痛快,自然就好了。”
  
  果然,老妇人抽搐的身体渐渐平静下来。她在玉米黄和毕生老人的注视下,坐了起来,慢慢而又费力地站了起来:“把信给我看看。”
  
  毕生老人把空手儿的信递给老妇人之前,嘱咐了一句:“不能再哭了,今天已经哭够了,哭多了对身体没好处,刚才,你吓坏孩子了。”
  
  老妇人看一眼信,抬头看一眼玉米黄,然后说:“空手儿给我们送来了一个大孙子。”
  
  毕生老人对玉米黄说:“别站在台阶上说了,进屋吧。”
  
  当玉米黄随着一对胖胖的老夫妻走进屋时,他愣住了。首先闯入玉米黄眼中的是客厅里摆放的大大小小型号不一的电冰箱,然后,强行进入他鼻腔的是多种食物的混合味道。他吃惊地问道:“毕爷爷,家里是卖电冰箱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卖?为什么要卖?这都是自己使用的。”毕生老人用手指着屋里的冰箱说道,“这还不够用呢,正准备再买两台回来。现在食物种类太多了,必须多弄一些电冰箱回来装食物用,你看,家里除了冰箱,很少有别的摆设。再说,除了电冰箱是个好东西,别的东西也没什么用处。”
  
  玉米黄好奇地说:“电冰箱里除了装食物,还能装棉被吗?”
  
  “孩子,你的问题很怪啊!食物是最重要的东西,电冰箱里不装重要的食物,为什么要装棉被?”毕生老人觉得玉米黄提出的问题让他不愉快。
  
  玉米黄打开离自己最近的一台冰箱的门,见里边塞满了面包。玉米黄打了一个强烈的喷嚏,他发觉电冰箱里的面包开始发霉了。他关上冰箱门,不让难闻的霉味冲出来:“变味了,它们不能吃了。”
  
  “能吃。”毕生老人说,脸上一副自信的样子。
  
  “不能吃了。”
  
  “能吃。”
  
  玉米黄忍不住脱口而出:“连老鼠都不爱吃的。”
  
  “你在胡说八道!”毕生老人瞪着玉米黄,“这是食物,世界上最珍贵的是什么?是食物。你竟然说老鼠都不吃,你在骂人吗?我最讨厌有人提‘老鼠’这两个字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玉米黄慌乱起来:“我这不是骂人。爷爷,它们确实都变味了,发霉了……”
  
  “我说,它们都能吃!”毕生老人大吼了一声。因为用劲太大,他弯腰喘了起来。奶奶在一边用手轻轻拍着毕生老人的背,毕生老人说:“你拍得这么重,是想要我的命吗?”吓得奶奶把手缩了回去。
  
  毕生夫妇把玉米黄领到一间同样摆了很多冰箱的小屋子,里边放着由几块木板拼成的简易床,上面同样铺着简单的被褥。毕生老人指着这张床对玉米黄说:“从今往后,你就睡在这里。过去,我一跟你奶奶吵架,就躲到这里睡觉,但是,她从来都不敢一个人睡,她有一个爱好,一睡觉,就做噩梦,做那些挨饿的梦。有我在,她就不做恶梦了。你想想,有这么多冰箱陪着睡觉,怎么会做挨饿的梦呢?冰箱里装满了吃的,要做梦,也该做那些吃饱了很幸福的美梦啊!”
  
  玉米黄站在电冰箱中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毕生老人接着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如果有这么多的冰箱,冰箱里装满了食物,我不知道自己会幸福成什么样子,现在你很幸福。”
  
  奶奶在一边点着头说:“幸福,幸福。” 半壁江中文网
  
  毕生老人说:“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根本不用在梦中去实现它。不用做梦,哈哈哈,我们不用做梦。”
  
  奶奶继续点着头说:“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用做梦!”
  
  玉米黄睡在了电冰箱中间。当电冰箱启动时发出的轰鸣声把玉米黄从简易的小木板床上惊醒,他觉得自己开始了怪异的生活。
  
  他睡不着。他侧耳听着毕生夫妇房间里的声音,以为也是电冰箱发出的轰轰声,仔细一听,是毕生夫妇睡觉时发出的幸福的呼噜声。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