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终于自由啦

  后来发生的事,归功于莱西体内的时间感——那种动物对时间与生俱来的奇妙感觉。
  
  假如在一天当中的其他时间,一生训练有素的莱西也许会服从语音命令,听海恩斯的话回到他跟前。但那个时候她没有。
  
  当时正值公爵新规定的遛弯时间,莱西听话地跟在海恩斯的脚后,脖子上套着狗链,可她既不往前拽也不朝后拖。她像一条训练有素的狗那样走着,挨近海恩斯的左脚跟,头几乎快碰到他的膝部了。
  
  一切井然有序,可海恩斯还念念不忘他的怨气,为了让莱西保持良好状态,他不得不陪她一起锻炼。他想回去继续喝他的茶,而且他还想给莱西看看“谁说了算”。
  
  因此,他突然拽了拽狗链,而这却几乎没有必要。
  
  “跟上!”他厉声说。
  
  莱西感到脖子上的狗链突然紧了一下,变得迟疑起来。她仅仅有一丝疑惑。根据长时间的训练,她明白自己的动作完全符合要求。可很明显,这个人对她还有别的要求,她不能确定是什么。
  
  在迟疑的片刻,她放慢脚步。海恩斯注意到了,几乎感到快意。他转过身,用力拉拉狗链,喊道:“来啊,快!过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莱西听到这个恐吓的声音,朝后退去。海恩斯又猛拉了一下狗链,而莱西的行为和其他任何狗的一样,她对这次拉扯做好准备,低下了头。
  
  海恩斯更用力地一拽,狗链从莱西的头上滑了下来。
  
  她,自由了!
  
  在那一瞬间,海恩斯想都没想养狗技巧,就由着自己的性子跳起来去抓莱西,而这恰恰是错误的。结果,莱西本能地跳到远处,避开了他。
  
  海恩斯的行为只起到一个作用,那就是清楚地告诉莱西自己想躲开他。假如他用正常的语调讲话,也许会把她唤过来。事实上,只要他仅仅命令莱西跟上,莱西也许会出于经训练养成的顺从习惯,不用系狗链就能跟他回犬舍。
  
  不过,海恩斯的养狗经验足以使他了解这点,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明白如果再做出恐吓动作,狗也许会更怕他。所以他开始做出原本就应该采取的对策。
  
  “来,莱西,到介儿来。”他说。
  
  莱西迟疑地站着。有个直觉告诉她要服从命令,但她对刚才海恩斯的拉扯和跳跃动作记忆犹新。
  
  海恩斯看出来了。他换用甜蜜的高音调,认为这样可能会具有诱惑力。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好莱西。好狗狗。好狗狗——在那儿待好。不要动。待好。”他有节奏地说。
  
  他半跪下,叩响手指来吸引狗的注意力。他不动声色地一点点爬近。
  
  “不要动。”海恩斯命令道。
  
  莱西过去一直受山姆•卡拉克劳夫的训练,此刻似乎显现出了作用,因为尽管莱西不喜欢海恩斯,可经过完全的驯化,对任何人发出的声音指令,她都想遵守。
  
  可过去养成的另一种欲望在她的内心开始萌动——尽管很微弱。那就是时间感。
  
  时间感开始在她的心中苏醒,朦朦胧胧,模模糊糊。和人不同,莱西不会对这种感觉进行认识、分析或思考。微弱地,它开始在莱西的心中生根发芽,但此刻只是一种无力的躁动。
  
  时间到了,该——该——该……
  
  她看着海恩斯在悄悄靠近,她把头微微仰起。
  
  时间到了,该——该——该去……
  
  海恩斯又靠近了,下一秒就能逮到狗,把手指伸入她那厚厚的鬃毛里,用力抓住,直到将狗链重新套过她的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莱西注视着他。内心的那种躁动越来越明显。
  
  时间到了,该——该去找……
  
  海恩斯缩起身子准备扑上去。莱西似乎感觉到了,行动起来,迅速向后跳了两步,躲开地上爬着的那个人。
  
  她想要自由。
  
  “该死的。”海恩斯叫起来。
  
  他好像意识到了这个错误,又重新调整语气。
  
  “好莱西,站着别动。别动,待在那儿。”
  
  然而,莱西现在已不再听他说话。她只调动一小部分的感官来观察这个慢慢靠近自己的人,而她大部分的精力都愈发集中在了那个变得越来越强烈的躁动感觉上。她想要时间。不知怎的,她感到如果让这个人抓到了,自己就会再次陷入失望之中。
  
  莱西又朝后退去。就在那一刹那,海恩斯跳过来。莱西闪到了一边。
  
  海恩斯生气地直起腰,一边朝她走去,一边说着安抚的话。莱西在向后退。她总是与海恩斯保持不变的距离。动物对这种距离了如指掌,利用它来防止敌人的突然袭击。
  
  她的直觉在说:“离他远点。不要让他碰到你。因为有一件事——别的事。时间到了,该——该去找那……”

内容来自半壁江

  
  之后,就在那一瞬间,莱西突然明白了。她是如此的确信,如此的坚决,就好比指向三点五十五分的钟表指针。
  
  时间到了,该去找男孩了!
  
  她转动身子,开始慢步跑起来,好像只要走几百码远就到了。她哪里知道,这里离约会地点有几百英里远,需要很多天才能到。在她的脑海里,只有一种履行职责的概念,简单而朴实,并且她会尽力去实现。
  
  但是在此刻,她听到身后海恩斯的声音,他边跑边喊。莱西迈开大步不慌不乱地跑起来。她并不害怕,仿佛确信这个两条腿的生物永远都追不上自己。她甚至没有必要加快速度。她把耳朵转向后方,察觉海恩斯离自己有多远。犬类和其他大多数种类的动物一样,眼睛长在头的两侧,视野比人类的宽。因此只需微微扭头,就能看到身后的景象。
  
  莱西看起来并不担心海恩斯。她继续迈着稳健的大步,在小道和草地上奔跑。
  
  有一秒钟,希望在海恩斯的心中燃起。他想,莱西也许会返回到犬舍。
  
  可那个犬舍有拴她的铁链,关她的围栏,对她来说那不是家,而是一个可恨的地方。海恩斯看到这只柯利犬转身沿着石头小道跑向大门,他的希望也随之破灭了。 半壁江中文网
  
  海恩斯的心又闪过一线希望。大门总是关着的,而且在庄园,“大宅”的周围设有高大威严的花岗岩墙,自己也许还能在那儿捉到她。
  
  普莉希拉和祖父从渔村沿路骑马过来,在庄园的大铁门前停下。
  
  “祖父,我去开门。”女孩说。
  
  她轻盈地跳下马鞍,这时公爵不愿意,开始嘟囔起来,可普莉希拉明白自己上下马要比祖父容易得多。尽管公爵百般反对,可毕竟岁数不饶人,即使爬上最温顺的一匹马,他也会累得哼哼唧唧,呼哧呼哧。
  
  女孩将缰绳套在胳膊上,拔出门闩,然后用力顶住铁门,慢慢向里推。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那边的声音。她抬起头,看见海恩斯正向自己跑来。跑在他前面的是那只漂亮的柯利犬。海恩斯喊道:“关上门,普莉希拉小姐!关上门!那条柯利犬跑了。别让她跑出去!关上门!”
  
  普莉希拉环顾四周。在她面前是大门,她只需要把门关上,就可以把莱西堵在宅院里。
  
  她抬头看看祖父,他没有察觉那边的混乱。他那不好使的耳朵还没有捕捉到海恩斯的高喊声。
   copyright Banbijiang
  普莉希拉开始关大门,蓦地用尽浑身力气往回拉。她隐约听到祖父在困惑地大吼反对她的话。可她并没有在意,因为在她的脑海里出现一幅场景。
  
  在这幅场景里,有一个比自己高一点的乡村小男孩,他站在一个狗圈的铁丝网前,对他的狗说:“永远在这里待着吧,离开我们——不要再回家了。”而她知道,男孩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内心里各个角落都在迸发意义完全相反的呼喊。
  
  就这样,她愣在那儿,回忆着那幅场景,男孩的话真切地在耳边回荡。她现在还没有关上门。
  
  祖父依然怒气冲冲,感觉发生了什么事,但上了年纪,没反应过来。海恩斯还在尖叫:“关上门,普莉希拉小姐,把它关上!”
  
  普莉希拉迟疑了片刻,之后便迅速把门开大!一道影子飞过她的膝盖,当普莉希拉朝路上张望的时候,她看到那只狗迈着稳健的步伐跑下去,仿佛知道前面的路很长很长。普莉希拉抬起手,轻轻地说:“再见了,莱西。再见——祝你好运!”
  
  公爵坐在马背上,没有看路上的莱西,而是盯着他的孙女,小声说道:“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