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为生存而奋斗

  前四天,莱西没有休息,只是在夜间小憩一会儿。南下的欲望在她的心中燃烧着,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取代的。
  
  到了第五天,一种新的需求开始折磨她,那就是饥饿感。起初,这种感觉被前行的动力暂时压住了,可始终无法长久。
  
  对她来说,寻找水源解渴不是难事,可捕食却是她曾经在受人照料的生活中从未遇到过的难题。从她记事起,寻找食物一向都不要她操心。人会定时将食物装进盘子里,放在她面前,并且会认真地教她不要吃其他任何地方的东西。年复一年,最终她养成了习惯。吃的不用她管,因为有人管。
  
  可如今,突然间,一生受到的训练和规矩不起作用了。每天下午,再也没有人给她端来一盘食物。不过,这只气质不凡的动物必须学会生存。
  
  莱西找到了办法,可不是像人那样推理得出的。人类具有想象力,能够提前设想事件和情况。而狗不会想象,必须等着情况发生后再去尽力应对。
  
  然而莱西是如何应对这个新问题的呢?她没有人的脑子,不会推理,也不会像人那样借鉴同种的经验。小孩子不必亲身经历生活中的种种危险,就能从有经验的父母和其他长辈的讲述中得知其后果。可动物却不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将经验传授给下一代。对所有的动物来说,每个经历都是全新的,好像在种群中从未发生过,需要亲自体验。既然如此,莱西怎样学会觅食呢?

]3 `. u7 p* T. |' |/ f. y, S8 D

  
  她具有动物的那种能力——直觉,人类也许曾经拥有,可如今已经失去。
  
  动物能够靠直觉和过去的亲身经历,去发现人借助推理得出的结论。
  
  驱使莱西每天朝着一个方向前进的,正是直觉。之前的亲身经历告诉她要提防人类。直觉告诉她如何通过选择峡谷低洼地,选择在高处匍匐前行的办法,避开人的视线。直觉告诉她如何寻找食物。
  
  第五天,正当她以轻快的步伐向前跑的时候,她的感觉器官开始向她发出警告。在两旁长满野生石南草的野兽踩出的隐约小道上,她停下来,头伸向前,呆呆地站着,用耳朵、眼睛、鼻子觉察人类不可能觉察到的微弱迹象。
  
  她的嗅觉最先破解了难题。她闻到一种暖暖、浓浓的味道,是食物的味道。
  
  一生的习惯促使莱西准备径直朝这个气味跑过去,可直觉战胜了习惯。她俯下身,迎风匍匐着朝气味的源头溜过去。她静悄悄地穿行在石南草中,一点点靠近,接着突然在小道上看到了嗅觉发现的东西。一条雄性黄鼠狼扭动着蛇一般柔软的身体沿小道爬过来,头翘得高高的,在身边拖着一只刚刚猎杀的兔子。猎物比它大多了,可这个猎手的身体十分强健,拖着猎物以惊人的速度跑着。接下来,它的感官也向它发出了警告。它迅速转身,以示反抗。它丢下猎物,转身面对威胁者,露出锋利的白牙,尖叫一声,听起来像是充满了敌对的愤怒。

内容来自半壁江


  
  莱西低下头,瞪大眼睛盯着它。她从未见过像这样的动物,她也不具备像小猎犬那样的直觉,会以惊人的速度冲向任何种类的啮齿类动物。她属于工作犬品种,性情温顺。不过,直觉驱使她采取行动。
  
  她的颈毛慢慢竖起,双唇向外翻,露出牙齿,耳朵向头后平伸,收起后半身准备跳上去。
  
  可当她腾空跃起的一刹那,黄鼠狼尖叫着闪向一旁,就好像能够准确预知时间似的。它以闪电般的速度窜进茂密的石南草中不见了,动作悄无声息,行如流水。莱西急忙转身找它,可另一个东西触动了她的感官——那只躺在小道上的兔子身上散发的暖暖的、血腥的气味。
  
  她打量了它很久。她走近一点,小心翼翼地低下头,动作就像随时准备跳开似的。尽管有食物的血腥味,可黄鼠狼的味道还未散去。她的鼻子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凑近,最后碰到了这只新鲜的猎物。她把鼻子抽回来,围着猎物转了一圈,然后又走近,低下头衔起猎物。她抬起头,等待着。
  
  在那荒芜人烟的田野里,她仿佛在等着主人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别,莱西!丢下!丢下!”
  
  但周围静悄悄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迟疑地站了将近半分钟,然后就下定决心,叼着兔子上路了,一边跑一边左顾右盼。然后她看到了自己想要的——适合做窝的一丛浓密的金雀花草。她走过去,缩紧身子,使三面受到保护。她趴到地上,放下猎物,又嗅了嗅。很好闻,是吃的。
  
  在那之后,她获得了一种新的感知。她认识了兔子的味道。其他的事就交给直觉了。在旅行的途中,每当灵敏的鼻子发现附近有猎物,她都会变成捕猎者,展开侦查、追捕、猎杀,然后把它吃掉。这是大自然合理的法则。她没有像人类常干的那样乱开杀戮,而是为了生存,仅此而已。
  
  捕到的食物仅够维持生命,但是这就行了。现在再也没有人把犀利的目光投向莱西,留意她的体重,观察她牙龈的颜色,审视她毛发的质量。再也没有人说:
  
  “她瘦了几磅,在她的晚餐里多加点牛肝!”
  
  “她看上去状态不佳,早上最好给她一碗牛奶。她要吃的话,你也可以在里面打一个生鸡蛋。”
  
  “呃——我觉得她牙龈的颜色不太好,最好给她喂一勺鳕鱼肝油,一天一次,情况就会好的!”
  
  所有的这些精心照料,为的是一只在干爽的犬舍里过夜的高贵的狗,而如今这只狗已变了样,她的两肋消瘦槁枯,毛发污浊不堪,伤痕累累,肚毛和尾巴上沾满芒刺。可她曾经在关爱下生活,从未生过病。现在那些年的照料开始发挥作用了。强健的体格和有力的肌肉让她每天一英里又一英里地坚持下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还有一颗勇敢的心和正确的直觉。就这样,日复一日,在高地上,在蕨草和石南草间,在小溪和树林里,莱西迈着坚定的步伐,一路向南。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