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三八前夜献礼片上篇

  我的学名叫赵大咪,乳名叫咪阿,女,今年二十七岁,未婚。身高标准,体重超常,长相安全,有过一个男朋友。因他主动与第三者互相插足而分手,现在已经老死不相往来。
  
  我生于北方小城一户普通的有爱的家庭,在被未成年人保护法淘汰的那一天,我踏上了首都的热土。多年来一直混迹北京,才情泛滥,才华普通,才能没有,在一个随时可能倒闭的小公司做着一个随时可能被取代或取缔的工作。
  
  说实话,身为雌性荷尔蒙过剩的女性,我对打鸡血的人和洒狗血的事儿天生就没有免疫力。虽然我爱看,但却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这样的人和这样的事儿会真的在我身边上演。
  
  2010年春节过后,我带着横增的五斤肉膘,心情靓丽地从老家返回北京,没承想万恶的原房东要加租。想来,看到2009年北京的楼市失去理智,不甘寂寞的租市想要嗑点儿药,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房租直接从每月2000涨到3500是不是就有点狂飙得离谱了呢?
  
  一直跟我合租的室友虽然传统,但也只能无视封建礼教的束缚,果断而无情地搬到她男朋友那里住了。可怜的我孤家寡人,缺房缺钱缺爷们儿,只好另找房子。
  
  因为时间紧迫,所以我不得不求助于中介。很快,热情而敬业的中介小哥就给我打来电话,说找到了一处万中挑一的好房子,离我上班的地方很近,只有五站公交车的距离。房子的各方面条件都优异得令人发指,唯一的不足就是要跟房东一起合住。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事实上,我是很讨厌跟房东一起住的,花了钱却有一种寄人篱下的错觉,甚至还会被监视。什么水、电、煤气、网啊,都不敢敞开了用,要是碰上小肚鸡肠的妇女房东或者一家几口什么的,生活还有什么盼头!
  
  于是我当即就拒绝了,并跟中介小哥说明,我希望能找个跟别的租户一起合租的房子,哪怕说我先整体租下来,然后由我负责找室友也行。
  
  但是中介小哥像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拼命给我洗脑,说这个房子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紧俏。房东不是妇女,也不是一家子,而是一个年轻的男性,金钱观豁达,很好说话,跟我绝对不会有代沟……我实在受不了中介小哥三番五次电话的叨叨,再加上形势确实紧迫,当时已经二月底了,三月初我是必须搬出去的。于是我暂时妥协了一下,说那就去看看吧。
  
  看房之前中介小哥跟我申明,这个房东很好说话,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房子只租给像我这样社会关系简单的单身年轻女性。
  
  我当时一听房东这个看似有点诡异的要求,心里就生出了一根默默无语的软刺。你说一个正常的男性,本着生活舒服、相处自在的原则,应该要求租户也是个男的吧?可他却要求租户必须是一个单身女青年,这怎么听怎么有点耍流氓的意思。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于是看房那天,我虽然跟在中介小哥的屁股后面一路前行,但是当时已经打定了不租的主意,只想着到时候随便找个什么理由拒绝掉就行了。
  
  现在回想起房东的这个要求,我才醒悟,人家指定单身女青年,不是耍流氓,而是跟“同性”住在一起才有安全感!
  
  话说彼时,我挑眉瞪眼,迈着四方步,吐着圆唾沫,带着一脸挑剔的表情走进房子,没想到却被房子本身的优质品格给华丽地降服了。世界上居然有说话夸张程度这么小的中介。
  
  房子真的是很好,三室一厅,装修精良,收拾得那叫一个一毛不拔,错了,一尘不染。
  
  房东一个人占用了两个房间,一个卧房,一个书房,都是朝阳的。剩下一个阴面的房间就是要租给我的。1200一个月,除暖气费之外的各种费用均摊。实话实说,房子本身的条件真可算百里挑一。于是我一看到这个房子的时候就无力抗拒,竟然有点动心了。
  
  然后我把目光从房子转移到站在一边的房东身上,接着我就拍板决定,租了!
  
  是的,我之前本来已经打定了不租的主意,那是因为我不知道房东是个帅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简而言之,新房东是个帅哥,长得有点像香港演员黄宗泽,应该叫这名字吧,演《野蛮婆婆》的那个。
  
  于是2月28号周日那天,我大包小裹地乔迁到了新居,到我的传统节日三八节时,刚好住了一个礼拜。短期内,我发现我的房东是一个极度不热情的人,这一点我还没搬进来的时候就看出来了。因为当初签合同,我忍痛给他四个月房租的时候,他都没有对我笑一个。
  
  地球嗖嗖地变暖,而我却在温带的平原发现了一座屹立不倒的冰山。
  
  正好我也不是什么如沐春风的人,于是搬进来之后,我也不太搭理他。两个人虽然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但是基本上没有什么交流。
  
  我只是最纳闷儿一点:我的房东貌似是不上班的。因为我10点上班,每天9点多从家走的时候,从来没见过房东出屋;而晚上6点多我下班回到家的时候,房东一般都在。
  
  房东不上班虽然也可以理解,毕竟不是还有我的房租可以过活嘛,而且他能买得起这样一套房子,想必家里的条件不错。但是,让我等奋发图强的励志小青年比较不齿的是,一个不工作的人,一个靠租户养活的人,一个啃老的人,凭什么吃好的、住豪的、穿贵的,还用奢侈品? 半壁江图书频道
  
  2010年3月8号,是一个天赋八卦的节日。老天待我不薄,让我在节前的晚上免费观看了一部献礼片,并且第一次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作“八卦来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在直奔主题之前,请允许我哀叹一下当晚我那支离破碎的美容觉。
  
  让我们把时间的指针稍稍往回倒退几圈。3月7号是个礼拜天,下午,房东破天荒地出门去了。至于去了哪里我没有问,他也没跟我报备。
  
  到了晚上11点,他还没有回来。我第二天是要上班的,所以就准时洗漱完毕,跟我的神兽男宠“你妈贵姓”一起睡下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睡梦中的我突然就被大力的开门声给惊醒了。我以为是房东回来了(你妈贵姓:废话!当然是房东,否则还有谁有钥匙),摸过手机一看,好嘛,快两点了。我正在狠狠地腹诽这个没有公德心的房东,然后,就听到了有人呕吐的声音。
  
  于是我立即明白了过来,房东是去喝酒了,而且还喝大了。他吐啊吐的,弄得我都有点犯恶心了。正在我矛盾纠结着要不要出去关心一下的时候,我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冰箱里有牛奶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清晰地听到了这样的问句。这当然不可能是房东在说话。首先,你见过一边呕吐一边说话的人吗;其次,他也不能精分到自己问自己吧。
  
  看来房东不是自己回来的,而是有人把他给送回来了,还是个男的。本来我还有点小欣慰,是哥们儿给送回来的,不是女朋友。但是我意识到他问的问题之后,我就无法淡定了。
  
  冰箱里当然有牛奶,但是那是我的,不是房东的!
  
  我躺在床上,把“你妈贵姓”往怀里紧了紧,试图再度入睡。但是一则外面太吵,二则我惦记着冰箱里的其他物品。于是,我越来越精神,越来越亢奋,僵硬地躺在床上,调动所有潜能倾听门外的一切响动。
  
  悲剧的是,除了持续“哇哇”的呕吐声和马桶抽水的声音之外,我什么也没有捕捉到。这样过了有好几十分钟,我终于再度陷入了弥留前的黑暗。
  
  然而,正在我即将跌入睡梦空间时,我却听到了房门口房东说话的声音。他的声音含糊不清还带着哭腔,但是我支棱着的耳朵依然犀利地捕捉到了精髓。
  

  
  
banbijiang.com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