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三八前夜献礼片下篇

  他说:“泡泡,我快死了,帮帮我。”
  
  我顿时清醒了过来,脑中涌起的第一反应是,房东嗑药了。
  
  然后,我就听到对面房门关闭的声音。
  
  对面房门关上以后,周围顿时安静了不少。我彼时还没有任何非主流的想法,并没有臆想房东和那个被称为泡泡的哥们儿在对面房门的空间里怎么怎么样。
  
  但是上天既然已经挑选了我作为这部激情献礼片的唯一观众,我是没有权利也没有机会sayno的。
  
  在床上假寐了一会儿,我觉得尿意涌动,为了保证睡眠质量,于是下床上厕所。
  
  一打开房门,外面那叫一个灯火辉煌,家里几乎所有的灯都开着,晃得我有点睁不开眼睛,甚至还有一种被扫黄了的错觉。
  
  我适应了片刻,然后就往卫生间走去。要说我当晚最大的悲剧根源就在于太事儿了,房东不是刚吐过嘛,所以厕所的味道不敢恭维,于是我开了通风。在等待它处理异味的时候,我忍不住去厨房查看了一下冰箱。
  
  我正在冰箱前扒拉着牛奶点数时,身后有人进来了。
  
  我扭头一看,正好与一个陌生男子四目相对。虽然我当时穿戴很整齐,但是却依然有一种被侵犯的错觉。 banbijiang.com
  
  这个叫做泡泡的人,长的吧,说不上哪儿不对劲。要是单看身材和五官的话,还算正常人,但是气质却很……独特,是卓然不同于我前二十七年来所认识的所有男性的那种独特。
  
  泡泡朝我点点头,说了一声“Hi”,然后就去弄那个热水器开关了。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叫泡泡的人是要洗澡了。
  
  我什么话也没说,赶紧关上冰箱,憋着气上了个厕所,然后就闪身回屋了。
  
  结果还没等我躺下,就有人敲我的房门。
  
  开门一看,不是泡泡还能是谁。
  
  “大姐,麻烦你一下,为什么放不出热水呀?”泡泡很谦虚地问道。
  
  我一听就不乐意了,要不是怕引发地震,我的老脸肯定会立即拉到地板上还再上下弹跳两下。至于为什么不高兴,想必所有女性都明白。总之,当时我非常想呛他一句:也不瞅瞅你那满脸大褶子,管谁叫大姐呢?
  
  但是我忍住了。这完全得益于多年来所受的礼貌教育。
  
  “那个热水器不用的时候,气压会降低,然后就放不出热水。需要打开底部的一个气压阀,等气压上升到一定程度再关上气压阀,然后就有热水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自认说明到位,但是泡泡愣是以一种苍白麻木的眼神看着我,向我表示他没听懂。于是我不得不亲自去给他调气压阀。
  
  在等待气压上升的数十秒钟里,我问了泡泡一个问题,他怎么了?
  
  直到现在我回想起来都没觉得这个问题有多八卦,只是单纯的人文关怀嘛,你们说呢?
  
  要说泡泡也是一个爱自爆的人,但凡口风严谨的人遇到这个问题肯定会说,他喝多了。但是泡泡却没有这样敷衍我。
  
  真的,我不是故意探听别人私密,只是没想到泡泡如此热爱倾诉。
  
  原来晚上他们几个好朋友聚会,因为其中一个好朋友要结婚了,大家都很高兴,然后房东就喝醉了。
  
  但是,凭我在八卦界浸染多年阅卦无数的底蕴,我几乎是下意识就问:“那个要结婚的人是男是女?”
  
  我必须承认,当时我问完之后也有点儿后悔,觉得自己在陌生人面前表现得太八卦了。虽然第二天就过节,但咱也不能这么沉不住气不是。
  
  结果呢,狡猾的泡泡根本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回复。他只是带着一个促狭的笑容,向我飞了一个媚眼儿,说:“你觉得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现在回想起他的那个小眼神小表情,还是忍不住哆嗦。
  
  我尴尬地笑了笑,心想,什么叫我觉得呢,要是我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那就好了。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泡泡的问题才显得有智慧且上档次,于是我什么也没说,关了燃气阀,默默地回屋了。
  
  我既没有不依不饶地追问房东喝醉的细节,也没有画蛇添足地打听,泡泡你今晚是不是不走了,你俩是不是睡一个房间,房间里是不是只有一张床?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这就睡不踏实了,时刻关注着对面的响动。可惜的是,房子和房门的隔音效果太好,我啥也没有听到。
  
  后来我跟妇女朋友们交流的时候才知道,原来窃听效果最好的方式不是扒门缝,而是贴地皮。
  
  就这样,我一会儿睡一会儿醒的,真实的动静没听到,幻觉倒产生了不少。折腾到天亮,闹钟都响了,我只好痛苦地起床。
  
  我很小心地开门出来,探着脑袋,屏气凝神地在客厅里站立了一会儿,这里的早晨依旧静悄悄。
  
  我只好带着无比失望的情绪去卫生间洗漱。上天啊,你既然安排我当观众,为什么不给我一个应有的戏剧高潮呢?

]3 `. u7 p* T. |' |/ f. y, S8 D

  
  正当我披头散发地一边如厕一边搓眼屎时,无意间余光扫到了洗手台的抽屉。
  
  卫生间的洗手台是一个木头的台子,台子下面有两个柜子,是公用的。台子上面还有一面镜子,镜子下方左右各有一个小抽屉。平时这俩抽屉是上锁的。
  
  但是,这次右边的抽屉,它,它居然半开着。一个本应该锁着的,现在却半开着的小抽屉,欲拒还迎的,透着一股风骚,这不是赤裸裸的勾引是什么?
  
  我立即激动了,三下五除二结束排泄程序,迅速提上了裤子。
  
  上天呐,你一定是听到了我的祷告,诸神诚不负我啊!
  
  我本人最看好里面装的是同性专用物品,什么润滑剂啦,什么高科技材质的按摩霜啦,等等。所以,我当时的心情是又兴奋又忐忑,还很潜伏地先走开去检查了一下卫生间的门锁。
  
  结果打开抽屉之后,我是又失望又惊恐啊。里面其实挺空的,只有一个小袋子,是那种可以封口的塑料的袋子,透明的,上面印着某个牌子的logo。
  
  你们绝对想不到里面装的啥。
  
  是各种票据啊,乡亲们,各种票据!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没有打开,只从外面粗略地看了一下,我看到了打车票、手机充值票,各种机打发票,还有各种票根。
  
  怎么说呢,看着那一袋子的票据,我的感觉真的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怪异。
  
  收集票据并不邪门,邪门的是把它们放在卫生间,还上锁。
  
  我把袋子放了回去,带着费解的心情匆匆收拾好,之后就出门上班了。
  
  直到我出门,房东的房间里也没有传出什么响动,更没有万众期待的半裸房东、全裸泡泡、全裸加狂奔的第三个人之类飙出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