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三赋使命玩潜伏中篇

  
  我决定,晚上下班回去看看能不能找机会问问房东,为啥要租房啊?
  
  一下班我绝对直接回家,想方设法跟房东搭上话。有条件要问,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问。被鄙视要问,被无视要问,被冷淡要问,被奚落要问,只要不是直接把我扫地出门,我都要问。
  
  话说我本应该5点半下班,但是本公司有一个不要脸的恶习,那就是只要领导在,下了班,谁都不愿意第一个走。
  
  但是我为了八卦大业,居然敢冒办公室之大不韪,刚5点29分,我就起身离座,拿好东西,摆出了百米冲刺的造型。
  
  冲到电梯口的时候,正看到电梯门只关得剩下一条缝隙,我右手作死地摁下行键,左手不怕死地抠住了电梯的门缝。
  
  电梯被我的彪悍给弄蒙了,它不知道是该按照既定程序下去好呢,还是该屈服于我的淫威停住好。它可怜兮兮地晃动了几下,终于还是决定满足我的搭乘欲望。
  
  从电梯出来,我继续以音速小子的造型往外冲。结果刚冲到楼下,远远就看到一辆我每天都会乘坐的公交车像灵车一样要缓缓驶离站台。
  
  换到以前,以我这种良人淑女范儿,是断断不会追公交车的。有的时候看到人多,我还会很有品地再等一辆呢。(你妈贵姓:这不是有品,这是有病。)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但是我今天必须争分夺秒,我本能地撒开脚丫子朝那公交车就狂奔而去,一面跑还一面大声招呼:“哎哎,还有一个,等等,嘿!等等我!嘿!”
  
  幸亏司机师傅是个好人,从镜中看到了我,把已经启动的车又给停了下来。当然不排除司机师傅真没看过像我这么疯狂的追车党,或者把我的两个手刀看成了两把砍刀?
  
  总之,车还没怎么停稳,我就带着狂风和极限运动给做的发型上车了。
  
  车上所有的人都用眼瞪我,但是我不在乎!
  
  我昂首挺胸地刷卡,器宇轩昂地站定,就当他们的目光是舞台上的追身光圈。
  
  之后我就在车上冥思苦想,一会儿回去了怎么开场才perfect!
  
  对了,为了更好地思考,不让思路淤堵,我连座位都没有坐,一路站回来的。
  
  不过正所谓近乡情怯,我一路狂奔,投胎似的冲到家门口,突然就有点惧了。心跳加速,腿也打摆,我只好强自在门口平息了半分钟,然后才带着一贯神秘的笑容,拿钥匙开门进屋。
  
  房东不在客厅,书房和他卧室的门都关着,我一时不能分辨出他到底在哪个房间。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在玄关处一边换鞋一边苦想,这也不能直接上去敲开人家的房门就问啊,太突兀太直接太冒昧了不是?我必须找个理由去敲门啊,什么理由好呢?
  
  去阳台?可是阳台上现在没有我的任何物品啊。我总不能对房东说,你好,我是来阳台帮你收衣服的。
  
  交下个季度的房租?可我刚住了一个礼拜呀。提前这么久交租会被误会为刚得到一大笔不义之财,需要赶紧花掉避祸。
  
  屋里有耗子?说给耗子听耗子都不信。
  
  借东西?这个靠谱!
  
  但是借什么呢?
  
  要说我真是个蕙质兰心冰雪聪明的人儿,几乎立刻就想到了——借打火机!
  
  于是我屁颠屁颠地先回自己屋,找出上回别人送的熏香,拿着就直奔房东的房门而去。
  
  虽然我现在回想起来也稍微觉得,一回家就点熏香也太装了一点儿。
  
  我在书房门和卧室门之间徘徊良久,终于选择了敲书房的门。因为我个人觉得,敲书房比敲卧室要高雅正经一些。
  
  我正优雅地敲着书房的门呢,房东就打开卧室的门出来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马上带着讨好的笑容对他说:“不好意思,我想借打火机。”
  
  房东摇摇头说:“没有。”
  
  我好尴尬,好挫败,好受伤害,只好接茬儿说:“你不抽烟啊?”
  
  “我不抽烟。”房东说。
  
  然后他就无情地关门进屋了。
  
  我除了知道他不抽烟没有打火机之外,什么猛料也没有得到。
  
  给我气的呀,是,您不抽烟,您只喝酒。这就是传说中的出师不利啊,好在我的个性就是越挫越勇,屡败屡战。
  
  与房东斗智斗勇固然其乐无穷,但是,我的肚子很饿。所以我决定还是先去做饭,吃饱喝足才有力气跟他周旋。
  
  我在厨房一边切西红柿一边冥思,怎么才能自然、流畅、不诡异地跟房东搭上话呢?
  
  要说本人真是一位具有牺牲精神的奇女子啊,我决定再多切一个西红柿!
  
  要说我做饭的速度,那叫一个快,做饭的味道,那叫一个正。我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做了一荤一素一汤。
  
  西红柿炒蛋、宫保鸡丁,还有一个冬瓜虾皮汤。

copyright Banbijiang


  
  然后我就贱兮兮地,癫癫地,巴结地过去敲房东的门。
  
  这次我敲的是卧室门,结果他从书房出来了。
  
  好一个动若脱兔风一样的男子,还真是把握不住你的行踪呢!
  
  我很居家地对人家说:“你还没吃饭吧?我做了晚饭,一起吃吧。”
  
  我当时表面平静无波,但其实内心可忐忑了,我实在是怕被拒绝啊。丢人倒在其次,尊严可以不表,主要我就没有办法继续套他的话了。
  
  这次搭讪如果不成功,晚一点儿还要再敲门。这一晚上骚扰人家三次的话,也太我心狂野了一点儿吧。
  
  我正在胡思乱想,思路翻飞,房东却看了我一眼,然后,点头了!貌似还说了谢谢,我记不清了。
  
  主要是他一点头,我紧张激动加兴奋,眼前都是金线,耳边全是蜂鸣,膝盖一哆嗦,差点就想跪下谢主隆恩。
  
  我现在想想,悲哀地觉得自己骨子里还真是一个cheap的人。
  
  然后我去厨房端饭,房东去卫生间洗手。
  
  看出来房东是一个不做饭的人,家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饭桌。我屋里倒有一个桌子,但是总不能邀请他到我闺房里共进晚餐吧,我还不想发展这么快。

banbijiang.com


  
  所以我们就只好在客厅的茶几上凑合着吃了。
  
  我刚在沙发上坐下就悲哀地发现,沙发和茶几好像是一样的高度。如果非要精确计算高度的话,貌似茶几完败给沙发。
  
   我正寻思怎么才能舒服就餐呢,房东洗完手从卫生间出来了,他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就坐在了毯子上,正好面对着沙发。席地而坐啊,太随意了吧。主要是他坐的地 方正是我寻觅了半天才找到的最佳位置。既然已经被他不客气地抢占,我就只能继续坐沙发了。这顿饭把我给蜷的呀,没敢多吃,胃还有点难受。
  
  其实我也没心思吃饭,就侧面观察房东的动作来着。正所谓“皇天不负苦心人”,我收获颇丰啊!
  
  第一,房东拿勺子喝汤的时候,翘起了小指!为了取证,我都有心给拍下来了,但是又忍住了。
  
  第二,房东吃饭太斯文了,吃饭没声,吃菜没声,连喝汤都是哑剧,吃完还拿纸巾擦嘴。相比较之下,我吃饭就像在茹毛饮血。
  
  第三,我夹菜的时候,不小心滴答了几滴菜汤在茶几上。房东条件反射一样从旁边的纸盒里刷地就揪出两张纸巾,上下左右、前前后后那叫一个擦,差点都要擦木取火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总之我很客观,所以我就不多说什么了。
  
  下面详细复述我们吃饭时的谈话。在吃完饭洗碗的时候,我默默总结了一下今晚的智慧交锋,我悲哀地觉得,自己不是房东的对手。
  
  两个人最开始先是默默无语地吃了一小会儿,我没有奢望房东会夸赞我的厨艺,基本上他不当场吐出来,我就当是在夸赞了。
  
  我在心里组织了半天的语言,一鼓作气却又状似不经意地问:“你是北京人吗?”
  
  房东根本不看我,“浙江的。”他说。
  
  我接着话茬儿说:“哦,那你吃这些菜不习惯吧,我是北方人。”
  
  “挺好的。”房东客气地说。
  
  我奋力地继续说道:“你今年多大了?”
  
  房东看了我一眼,眼神中透露出警惕。
  
  我只好尴尬地笑笑,狂拍马屁加自我解嘲道:“我看你挺年轻的,不会是90后吧。”
  
  房东:“比你大。”(我承认,这是当晚让我最happy的一句话了,虽然真实性有待考证。)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你怎么知道?”
  
  房东:“我看过你的身份证。”(我敏感的小神经哟,产生了一种寄人篱下的苍凉感觉。)
  
  我不屈不挠:“你来北京多久了?”
  
  房东:“比你久。”
  
  我:“你这房子真的挺好的,我听说你本来想卖的,怎么又改成租了呢?”
  
  房东:“不卖了。”(废话呀,没有进展啊,我要抓狂了,只好狠掐大腿内侧强忍。)
  
  我冒死继续:“北京的房价真是居高不下呀,越来越离谱,这几天开会就讨论这事儿呢。对了,你看过《蜗居》吗?”
  
  房东:“没看过。”
  
  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挫败感,房东是个万恶的话题终结者。我辛辛苦苦才开个头,他瞬时就给吞噬了,而且都是三个字三个字的。你当你在背三字经呢!
  
  我死去活来:“在我之前的租客是什么样的人啊?”(阴险的我啊。)
  
  房东:“没有人。”(诚实的房东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哦。哎?那我突然住进来你应该挺不习惯的吧,凭空多出来一个人,也不熟。”
  
  房东:“还好吧。”
  
  我:“说实话,房租确实挺划算的。不过,我看你也不像是缺钱的人,为什么要找合租啊?”
  
  房东反问:“你想搬?”(这是在威胁我吗,呜呜呜……)
  
  我赶紧没有骨气地摇头:“没有没有,没有啊,我随便问问,你千万别误会。”
  
  房东没说话。
  
  我赶紧低头扒饭,掩饰慌乱。
  
  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一点儿情报都没有获得,这顿晚饭不是打水漂了吗,我一心疼就决定再豁出去一次。所谓一鼓作气,我都数不清鼓了几鼓了,都快成蛤蟆的肚子了。
  
  我:“那个,你这房子是贷款的吗?”
  
  房东:“不是的。”
  
  我:“哇,那你是做什么的,这么有钱?”
  
  房东:“中彩票。”(当我智商是负无穷啊。)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配合地讪笑:“哈哈,你可真幽默。”
  
  房东没接茬儿,更没笑。
  
  我看他脸色似乎还有再接受提问的空间,就不要命地说:“那个,泡泡是你大学同学吧?”
  
  房东:“不是的。”(这一晚上,我净遭遇否定了,没有啊,不是的,不卖了。)
  
  我使出最后的一点儿勇气,说道:“泡泡他这个人挺有意思的。”
  
  房东仍旧没说话。
  
  八虫上脑的我啊,此时羸弱的小自尊心终于挣脱了出来,它再也不能忍受我这样没脸没皮地追问了,于是我果断沉默了。俩人匆匆地吃完了这顿看似和平实则暗涌的晚饭。
  
  吃完饭,我看房东在那儿局促了一会儿,我明白他是想走开但是又不好意思吃完拍拍屁股什么活儿也不干。我于是很贤惠地说,“放着吧,我洗碗。”
  
  房东礼节性地帮我收拾了一下桌子,然后就回屋了。
  
  然后我就去厨房洗碗,一边洗一边憋气,然后一边又惦记着赶紧洗完,好去网上八卦给闺蜜听。
  
  坐在电脑前手指翻飞了几十分钟,终于跟闺蜜八卦完了。我心力那个交瘁,仅留一口真气还没有散。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一轮你完败!”闺蜜恨铁不成钢地总结道。
  
  谁知道完败还不算完,第二天早上,我又遭遇了现世报,搞的身心俱是伤痕。
  
  因为头一天晚上睡得不怎么好,恐怕是多巴胺分泌过剩,所以好久才入睡,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有点晕晕乎乎的。收拾完毕,我去穿鞋。我穿的是长筒靴子,由于头晕,我就没有站在门廊那里穿,而是把鞋拿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穿。
  
  要知道这种行为是房东明令禁止的,他不允许任何人穿非拖鞋进入除门廊以外的领地。但是我抱着侥幸的态度,反正房东不是还没起嘛。
  
  谁知道我刚穿上一只脚,还没拉拉链呢,就听见房东卧室有沙沙的脚步声。这给我惊的,原有的一点迷糊瞬时就吓醒了。我左手拿着另外一只还没来得及穿的靴子,右脚拖拉着没拉拉链的靴子,不计形象不要性命地往门廊处猛蹿。
  
   也许是因为高跟靴子不拉拉链的时候约等于高跟人字拖,也许是因为我昨晚睡眠不够小脑没休整好,也许是因为惊吓过度的时候人本能会腿软。现在想想,更多的 恐怕还是因为我八卦人家所引来的现世报,总之我突然天旋地转了一下,娇嫩的身躯在空中旋转0.1周,然后就以马拉之死的卑微造型扑倒在地板上了。 banbijiang.com
  
  给我疼的哟,真是:“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这地板对我爱得深沉!”
  
  我摔倒的时候房东也出屋了,还算他有良心,看见我趴在地板上哎哟,赶紧过来扶我。
  
  但是你们知道他说了什么吗,不是你不要紧吧,也不是你没摔坏吧,更不是我好心疼啊。而是:你昨天是不是忘了值日了?
  
  我当时就怨念啊,为什么我的两只靴子都飞了出去,却没有一只争气地击中房东的脑袋!
  
  亏我昨天晚上还做饭给他吃了,就算没值日(昨晚我哪还记得值日的事儿啊),他怎么好意思指责,而且还是在我刚摔了个七荤八素的时候。
  
  插播一个,每个礼拜,房东值单数,我值双数。没错,房东比我多值一天,但是我现在毫不感恩。
  
  就这样,我带着由外而内的伤痕,和由内而外的怨恨,出门上班去了。
  
  我到公司刚坐下,一个表格只填了第一行,三八节邀请我共进晚餐的闺蜜就在QQ上疯狂闪耀了。
  
  闺蜜10:44:42
  
  八婆,到公司了?
  
  我10:45:32
  
banbijiang.com

  痴呆,你以为姐soho呢?
  
  闺蜜10:45:46
  
  你最近在八卦界挺红啊?
  
  我10:47:21
  
  干啥?你想借我炒绯闻啊?
  
  闺蜜10:48:25
  
  不是我想借,是房东小哥想借。
  
  我10:49:01
  
  滚!他明明比我红。
  
  闺蜜10:49:24
  
  你说我怎么就遇不到你这样的事儿呢?
  
  我10:49:32
  
  我命里有时终须有,你命里无时爱强求。
  
  闺蜜10:49:58
  
  如果相亲相到这样一个,哪怕人家看不上我,哪怕倒贴我都乐意啊。
  
  我10:50:36
  
  你是个女的,能不能不要这么穷形极相?
  
  闺蜜10:50:53
  
  不是我说,你房东这一型的未必很强哟。
  
  我10:51:19
  
  滚!什么素质。
  
  闺蜜10:52:54
  
  话说,假如相到这么一个,你会不会当场上去强吻之?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10:53:15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可是正经人!
  
  我10:54:04
  
  会的!反正也没有下一次了。最后的晚餐让我疯狂!
  
  闺蜜10:56:25
  
  你精分啊,我刚才一口水全喷射出来了。矿泉水、铁观音茶,可惜了!
  
  我10:56:36
  
  赶紧把桌上的拾掇拾掇喝了,还能拢回半口。
  
  闺蜜10:58:32
  
  什么素质!
  
  闺蜜10:58:47
  
  我觉得你房东取向正常,但是,对于得不到的帅哥,统统视之为不正常,是一种很好的解脱办法。
  
  我10:59:19
  
  你的阴险让我着迷。
  
  闺蜜10:59:51
  
  哎,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正式迈入一百三十斤的阵营了。
  
  我11:00:08
  
  谁告诉你这是不幸的消息?
  
  闺蜜11:00:37
  
  滚。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11:01:27
  
  好吧,我就再昧一次良心……你是带着毛裤和大衣一起称的,不准。(呸!)
  
  闺蜜11:01:57
  
  身上的衣服也没有十斤啊!你当我穿盔甲啊?
  
  我11:02:29
  
  说到盔甲,不瞒你说,我还真看见有人穿盔甲上班!
  
  闺蜜11:02:57
  
  你老板?他在继泰山装之后,又穿出来一件活像盔甲的衣服?
  
  我11:03:09
  
  确切地说是羽绒服……
  
  闺蜜11:03:47
  
  他的盔甲什么牌子的?跪求。
  
  我跟闺蜜聊得正high,憋笑憋到内伤的我突然发觉周围的气氛有点诡异。我慢慢地把头转过去,发现我的老板正站在我身后,脸色比盔甲还要僵硬。
  
  “到我办公室来!”他恶狠狠地抛下这样一句话,就气哼哼地走掉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