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但求速死的婚礼上篇

  在屋里待了一会儿,我出来给自己煮饭。泡泡正在客厅照镜子。
  
  客厅有一面镜子墙,一出一进老看到自己,其实是蛮恐怖的事情。
  
  泡泡穿着一件白衬衣,背部中央有一条黑色的线边。
  
  “怎么样?”泡泡转了一圈问我。
  
  “租的?”我问。
  
  “我的!”泡泡更正道。
  
  “你为什么给自己买保守估计大两个号的衣服?”我好奇地问。
  
  “问你个意见,你怎么这么多问题!”泡泡不满意地说。
  
  “我是问题少女。”我一边说一边往厨房走。
  
  “到底怎么样嘛?”泡泡追进来。
  
  “你这件衣服让我想起了我第一次做虾的情景。”我说。
  
  “什么意思?”泡泡问。
  
  “当时我死活找不着虾线在哪儿。那时候你要是穿着这件衣服出现在我面前该多好。”我认真地说。
  
  泡泡狠狠地剜了我一眼,气愤地走开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没过多久,我正在厨房洗锅,泡泡又进来了,这一次他换了一件水红色的衬衫。
  
  “这件呢?完美了吧?”泡泡显摆地问。
  
  “这件好一些,起码完整很多。”我说。
  
  “你又在挤对我吧?”泡泡警醒地说。
  
  “没有,整虾当然比虾线完整。”我说。
  
  泡泡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脸上迅速升腾起两团高原红。他刚要走,我一把拉住他:“你们俩到底在干什么,想转职做模特?”
  
  泡泡叹气,哀怨地看着我,半晌才说:“明天就是婚礼!”
  
  我虎躯一震,双目暴突,大叫道:“不是吧?明天!3月21号?”
  
  泡泡点头。
  
  “犀利姐怎么想的,在这个倒数的日子结婚,她是有多着急!”我自言自语道。
  
  “你怎么会告诉我这么重要的机密?”我的第一反应是怀疑。
  
  “这算什么机密,就算不告诉你,你早晚也能挖掘出来。”泡泡说。 半壁江中文网
  
  “一周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单纯?”我问。
  
  “哼。”泡泡从鼻子里冷哼出声,“房东哥说可以告诉你。”
  
  “他?他这是报恩还是怎样?”我彻底糊涂了,泡泡也不再答话。
  
  “房东真要去啊?”我终于忍不住压低声音问道。
  
  “当然了,帖子都接了。”泡泡说。
  
  “你们俩怎么个去法呢,你算他家属?”我促狭地问道。
  
  没想到,泡泡小脸一红,直接道:“不正经!我自己也有帖子!”
  
  我这才想起来,泡泡也是认识犀利姐夫的。
  
  “怪不得你俩这一顿打扮,这是演习啊!也对,输人不能输阵,首先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我恍然大悟道。
  
  “所以我才让你给我参谋参谋,我自己觉得帅不行,还要你们女的也觉得帅。”泡泡义正词严地说。
  
  “明天才婚礼,你这个发型是不是做得早了点。”我一边说一边又忍不住想去扒拉他的头发。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别动!”泡泡躲开,说道,“我今晚就要去犀利姐夫那边,明天一早帮他接客。”
  
  “那房东什么时候过去?”我问。
  
  “明天上午。”泡泡说,“哎,那我就穿这一身了,够帅吧?”
  
  “房东帅就行了。你嘛,随便穿穿好了。”我实话实说。
  
  “偏心眼儿!”泡泡嗔怪地瞪了我一眼。
  
  “本来就是嘛,你一个作陪的,还想争取最佳男配角是怎么样!”我说。
  
  泡泡“哼”了一声,愤然离开了厨房。
  
  我的妈,婚礼!我在那里愣了好半天的神,光想想明天的情景,我就忍不住尿急。
  
  中午吃完饭,我正在洗碗,家里又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是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找房东的,我开的门。我跟个女佣似的,在前面领路,心下各种假设和排除,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房东的爹?爹没有钥匙?虽然很不孝,但是有可能。
  
  泡泡的爹?爹来捉奸了?虽然很悲壮,但是有可能。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犀利姐的爹?女儿已经占尽便宜了,爹还来?有点过了吧。虽然很贪婪,但是有可能。
  
  大咪的爹?(你妈贵姓:滚!你连你亲爹都不认识了?)
  
  犀利姐夫的爹(社会伦理学家你妈贵姓:应该叫犀利公公)?虽然很狗血,但是有可能。
  
  犀利姐夫本人?虽然很邪恶,但是有可能。
  
  房东的其他恩客?虽然很恶心,但是有可能。
  
  我的妈,这么多可能,还让不让人活了。
  
  我把他带到书房门口,很有心机地并不敲门,而是对他说:“他在里面,你敲门吧。”说完我就迅速闪身一边,眼珠不动地看着。
  
  神秘男子轻轻地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泡泡,他看到这个人显然流露出陌生的感觉,问道:“找谁?”
  
  “找房东的。”我在旁边赶紧补充。
  
  房东听到声音走过来,脸色本来是论文。但是看到神秘男子之后,终于变成了一本专著。
  
  “伯父。”房东叫了他一声,把他让进房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随后,泡泡被请了出来,跟我一起被关在了房门之外。
  
  我一边往厨房走,一边寻思,伯父?
  
  我左思右想,想得脑仁打结,也弄不明白打哪儿又冒出一个伯父来?一回神,才发现泡泡跟在我身后。
  
  我紧接着问:“那天,你们跟犀利姐应该已经达成和平协议了吧?”
  
  泡泡说:“算是吧。”
  
  Perfect!此人的身份几乎已经得到证实,舍犀利公公其谁焉!(这名怎么那么东厂?)
  
  犀利公公待了没多久就走了,房东亲自到楼下送他。
  
  他们谈话的内容我无从得知。
  
  犀利公公走后没多久,泡泡也走了。他既没穿虾线,也没扮整虾,穿的是他来时那一件平凡但正常的浅灰暗纹衬衫。
  
  傍晚我正在客厅看电视,房东突然打开门走了出来。此时,他已经换上了居家的衣服。
  
  看他貌似想在沙发上坐下,我就往边上挪了挪,并谄媚地递上遥控器。
  
  房东没接也没坐,他站在那里看着我,欲言又止。
  
  “什么事儿?”我仰着脖子问。
]3 `. u7 p* T. |' |/ f. y, S8 D

  
  房东在那酝酿了好半天,才说:“要请你帮个忙。明天我要去参加婚礼,泡泡跟你说了吧?”
  
  “说了。”我点头。
  
  他抿了抿嘴唇,下定决心似的说:“我想请你跟我一起去参加!”
  
  虽然我坐着呢,但是我听了之后硬是扭到了老腰。
  
  “你说啥?”我仰着脖子痴呆地问道。
  
  房东不作声,我这么反问其实已经说明我听到他说什么了。
  
  让我跟着去?他怎么知道我很想参加,很想实地八卦?他还在报恩?我只不过在他喝多了的时候照顾了一下,他有必要这么涌泉吗?还是他想找个挡子弹的。
  
  “为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他一时没有说话。
  
  我仰得脖子酸,只好也站起来,跟他拉近一点海拔。
  
  “人家又没邀请我,我去干什么?”我说。
  
  他还是不说话。
  
  “难道说……我算你家属?”我小心翼翼地问。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嗯”了一声。
  
  犀利公公到底跟他说了什么?产生了这么戏剧性的转变!
  
  我努了好大的劲儿,才勇敢地问道:“是做给犀利姐夫看的?”
  
  他盯视了我好久,看得我直想穿越时空回到刚才,把问出这么直白彪悍问题的那个我给打晕。
  
  过了好半晌,房东终于微乎其微地点了点头。
  
  我心想有没有搞错,你应该找一个男家属!你想向犀利姐夫昭示你转变了性向,让他死心?这他要能相信,他就是个棒槌!
  
  “可是,犀利姐认识我。她知道我只是个房客!”我继续讨教。
  
  “没关系。”他说。
  
  “我能冒昧地问一下我的作用到底是什么吗?你要是想让我挡子弹,也得提前让我知道,我好穿上盔甲。”我无奈地说。
  
  “我保证你的安全。”他说。
  
  “这太离谱了!”我在原地转着圈,虽然从一开始知道明天是婚礼,我就很亢奋,但是我亢奋在事后怎么从泡泡那里套出婚礼的状况来。现在突然告诉我,我也有份参加,这叫我如何不惊慌失措。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得告诉我一些必须了解的情况,否则明天我怎么应对呀?”我诚恳地说道,“我知道让你说很困难,那我问,你答。想回答的、能让我知道的你就说,不能让我知道的你就沉默,怎么样?”
  
  他考虑了一会儿,说:“行。”
  
  我长出一口气,手心开始出汗,开玩笑,直面八卦当事人进行审讯,换你你不紧张!
  
  房东也有点紧张,我看到他右手时不时在揪裤缝。
  
  “你跟犀利姐夫原来好过?”万事开头难,我使了吃奶的劲儿终于一狠心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是。”房东坦诚道。
  
  以后再也不用纠结了,他终于亲口承认他们的感情了!
  
  “那他为什么要结婚?家里逼的?”我问。
  
  “对。”房东说。
  
  审讯的顺利进展让我开始有点忘乎所以,没管住自己一连串地三八道:“那你们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是怎么好上的,又为什么分开了呢?”
  
  房东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这表示他拒绝回答。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犀利姐上次来找你,是因为犀利姐夫跟你还藕断丝连?”我卷土重来。
  
  “不是,我们已经断了。”房东说。
  
  “那她为什么来?”我问。
  
  “求个保证。”他说。
  
  我点点头,继续问道:“我明天真要装你家属?”
  
  房东点头。
  
  “我觉得还是当保镖更靠谱。”我诚恳地建议。
  
  房东没搭腔。
  
  “真的,你突然性向大变,没人会相信的!”我说。
  
  “这你不用操心。”他说。
  
  “那我有什么好处?”我不要脸地问。
  
  他看了看我,说:“除了钱,你得不到什么好处。”
  
  “别提钱啊,多生分多庸俗……你打算出多少?”我问。
  
  “你要多少?”他反问。
  
  “1000!”我咬着后槽牙说。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成交!”他说,“你好好准备一下,明天上午我们一起走。”说完他就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站在那里呆若木鸡,满心满脑只有一个念头,妈的,要少了!一到关键时候嘴就怯场,明明想说一万的!
  
  果然,萝卜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以后,用非常鄙夷的语气对我说,“丢人!”
  
  “丢人倒在其次,我现在担心的是丢命!”我紧张地说。
  
  “你想要什么款式的墓志铭?”萝卜问。
  
  “加肥加大的。”我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