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私奔我也跟上篇

  跟“冬雷震震夏雨雪”组合分手之后,我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的夜色,心情却是很意外的平静。
  
  每一对闺蜜都会遇到这样的一天,都会走到分离的时刻。现在我很高兴,因为先找到归宿的那个人,是她。
  
  回到家,泡泡也在,俩人在客厅里对着一张地图叽叽咕咕不知道商讨什么。
  
  我不带感情地看了他们一眼,就像行尸走肉一样飘进了自己的房间。
  
  泡儿啊,姐今天休息,就算你们看地图是要私奔,姐今天也绝对不跟。
  
  临睡前,我在黑暗中深情地凝望着“你妈贵姓”,恶心巴拉地喃喃道:“姓啊,只有你是永远也不会离开我的。”
  
  第二天上班,人事部的同事在MSN上跟我说,你们部门的那个刚刚转正的年轻女孩儿,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那应该你们人事部找她谈话,内容就是如何建设节能减排的低碳社会。”我说。
  
  同事看出我不在八卦的状态,就果断地把我给隔离了。
  
  一天无聊的上班结束,回到家,泡泡居然还在,客厅放了一个很大的登山背包。


  
  我环顾了一下房间,心想,赵大咪你再多看这些物品一眼吧,很可能你明天回来,它们就已经紧贴着主人的后背,走在私奔的大路上了。
  
  果然,第二天下班回来,我刚打开大门,泡泡就背着两条银光闪闪的褥子卷,跟在我后面挤进了房门。
  
  我关了门进来,好奇地问道:“泡儿啊,你们要往哪儿私奔,怎么还得自备褥子啊?随身携带着路上用的话,我勉强能理解,但是你为什么要背两条这么闪亮的褥子呢,难道是为了随时给你的小脸打出苹果光?”
  
  “什么褥子,你是不土不村不能活星球来的吗?”泡泡放下东西不屑地说。
  
  我接着他的话头说:“是啊,不装逼毋宁死星球的父老乡亲,托我给你带个话,问你什么时候能还上他们的小米饭。”
  
  泡泡气鼓鼓地瞪着我,我知道他很想要舌绽莲花地给我来个呛声,让我直接吐血扑倒死翘翘的那种最好。只可惜,他实在能力有限,不仅没有灵光一现,还把自己给弄到了一个走不进又退不出的卡壳里面。
  
  我走上前去拍拍他的肩膀,宽厚地点评道:“真是力不从心,心如刀绞啊。兄弟你一米一的胸围,非要挤进二尺二的门框,你这是想演世界名著《卡门》?”

  
  泡泡气得不行,化悲愤为暴力,突然且卑鄙地朝我的T字部位刷了一把,接着立即怕死地躲进房东的房间,反锁上了房门。
  
  “你个怂人!说不赢也就算了,刷也刷得这么窝囊,刷你一手油!你这个火拼结束、人走楼空才敢出来踹一脚对手尸体,还得立即把鞋印给擦了的孬种!”我对着紧闭的房门骂道。
  
  我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摸着鼻头的两小道伤痕,我心想,天可怜见的,千万别让泡泡得到房东,我不能再失去泡泡这个快乐来源和精神支柱了。
  
  吃过晚饭,我和男宠正以贵妃醉酒的姿态斜倚在榻上翻看过期杂志,我的房门被敲响了。
  
  打开门一看,房东跟泡泡以双剑合璧的造型站在那里。
  
  我心想,不是吧,泡泡说动房东来替他行道了?
  
  “你妈贵姓”再次钻床底并再次卡在了缝隙里。
  
  “你,你们想干什么,法治国家低碳社会,你们不要乱来啊!”我有点小结巴地说,虽然说泡泡是我的手下败将,但是我也曾在房东那受到过奇耻大辱辱了又辱的呀。
  
  “我们要出趟远门。”房东先开口说道。
  
  “不要问我们去哪里,问了我们也不告诉你。”泡泡接茬儿道。
  
  “很快就会走。”房东继续说。
  
  “不要问我们啥时出发,反正你要留下看家。”泡泡接茬儿道。
  
  “要过几天才回来。”房东继续说。
  
  “不要问我们去多久,否则我们掉头就走。”泡泡接茬儿道。
  
  瞧人家俩这一唱一和的小配合搞的,风生水起自成一派。
  
  我笑着说:“今天算是见识了,私奔之前还带定下归期的。你们要去多久啊?”
  
  “三五天。”房东说。
  
  “啊?这么快!”我诧异道,“三五天还在地球上呢吧,筹划了这么久,你们倒是奔远点啊。”
  
  从不说到做到的泡泡不仅没有掉头就走,反而继续接茬儿道:“警告你啊,别趁我们不在,就把不三不四的人往家里招。”
  
  “你放一百个心吧,我只认识你一个不三不四的人。”我说。
  
  “还要请你帮个忙。”房东说。

  
  原来如此!怪不得自告奋勇来跟我报备行程呢,是有求于我啊。
  
  “说说看。”我说。
  
  “有人来找我的话,请你帮忙隐瞒。”房东严肃地说。
  
  “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们的去向,要营造出一种房东一直在家从未远离的效果。”泡泡正经地补充道。
  
  看着他俩有鼻子有眼的样子,我实在忍受不能,“扑哧”一声就乐了出来,哈哈大笑着挤对道:“拉倒吧,你们这山寨私奔戏码已经跟个筛子似的漏洞百出了,又是归期又是褥子的,现在还让我帮着隐瞒?哎呀妈呀,笑死我了,我可算知道什么叫做戏做全套了,搞笑的人有很多,第一次看到搞得这么认真这么严肃的,你们俩想拿奥斯卡呀?拜托你们俩能不能别逗我,我已经笑得不想再笑了。”
  
  “怎么没把你笑得身首异处灰飞烟灭!”泡泡恨恨地道。
  
  我一边甩着泪珠儿,一边说:“也差不多了,笑得我是神形俱损,气血两亏,且养呢。下次再有这样的剧目,你们提前通知我,我好卖票。哎哟,我的天呐,两天前就看你俩这通预备啊,原来你们搞的还是连续剧呢,我要卖通票!”

  
  “你能不能正常点!你是精神病院抽风科科长啊?”泡泡气得不行。
  
  房东到底年长几岁,气度要好一些,看我笑成那样,他也不生气。
  
  “我们只是出去旅行。”房东正色说。
  
  “就是!谁告诉你我们要私奔?挺大个人了,随时随地就自high,你敢不敢有点正形!”泡泡教育我道。
  
  “旅行?你们干吗随身携带褥子?”我不服气地说。
  
  “那是防潮垫儿!”泡泡再也忍受不能,冲着我的面门直接咆哮了出来。房间里飘荡着“垫儿垫儿垫儿”的回声,久久不肯散去。
  
  “什么都不懂就在这儿high上了!还私奔呢,你以为是万恶的旧社会啊!户外运动你晓得吗?野外生存你知道吗?何谓冒险之旅你理解得了吗?”泡泡妄图用排比句从气势上压倒我。
  
  “呃!”我拍了拍笑酸了的脸颊,换上一副正经的表情,说,“我看过《小鸡快跑》和《爱丽丝梦游仙境》。”
  
  泡泡立即就想冲上来跟我拼命,房东拉了他一把。


  
  我怕真的把泡泡逼疯,赶紧把话题引回正轨。
  
  “真要我在家里给你们打掩护啊?要我营造出你一直宅在家里的假象?”我问。
  
  房东点点头,说:“要的。”
  
  “我知道我演技精湛,但你们也不能让我一个人演出两个人的感觉吧,而且还是一男一女。”我不可置信地说。
  
  我指着泡泡:“这种戏码只有他这种绝世而独立的雌雄同体才能驾驭。”
  
  泡泡目眦尽裂,几乎就要疯狂,我赶紧往后退了一步。
  
  我咽了一口唾沫,说:“好吧,既然你们非逼着我演,我不演怕是活不过今晚。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演好了都是我的功劳,演砸了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你的话比你的人还丑!”泡泡斥责道。
  
  “心灵俊是我的强项。”我说。
  
  话已经说完,他们却还站在门口不肯离去。房东皱着眉头看着我,泡泡用怒其不争的眼神瞪着我。
  
  “话都说完了,你们还不走?你们看我干什么,我警告你们啊,你们别爱上我啊,我妈不允许!”我正色道。

  
  房东对我的警告充耳不闻,跑题道:“假设现在我伯父来了,你的房门现在是防盗门。”
  
  “啊?”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友情出演还要试戏?你当你是张艺谋啊!”“别废话!伯父在摁门铃了,快点接待!叮咚……”泡泡说。
  
  我翻了个白眼,入戏比入睡还快,连门铃都有人演!算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陪他们耍会儿吧。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泡泡不耐烦地连声催促着。
  
  “你催什么催,我不需要时间酝酿情绪啊!”我勃然大怒地骂道。
  
  泡泡翻了个白眼。
  
  我当着俩人的面把门关上,立即复又打开,对着俩人笑颜如花道:“啊!他伯父,你来了,你找我还是找程程啊?(摆手)你不需要回答,不管你找谁,我们都在!特别是程程,他一直都在,俩礼拜都没出屋了,我跟他说你不能这么宅着,会发毛的。他说为了证明我没去旅行,我要宅到世界充满光明。”
  
  我换了口气儿,继续演:“什么?他伯父你要进门呀,你这又是何苦呢?难道连我的话你也不相信了吗,我这么老实本分的侄媳妇……(苦口婆心跳接勃然大怒)你挤什么挤,我不是说了不能进门吗?(勃然大怒跳接坦白从宽)好吧,既然你已经进来了,而且发现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那我也就不瞒你了。”
  
  我甩甩头,最后用慷慨赴死的表情和语气凝目远望道:“其实出去旅行的是赵大咪,我才是程程!伯父……你能看出我擦了粉吗?”
  
  戏演完了,如我所料,一分钱的掌声都没有。
  
  泡泡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双目含泪,嘴唇抖动,好半晌才哽咽着说:“梅丽尔•斯特里普啊!”
  
  我摆摆手:“客气了,叫我的乳名吧,美得离谱。”
  
  房东也终于回魂,叹了一口气,拉着泡泡一边走一边说:“我们再仔细商量一下计划2吧。”
  
  “不懂戏的人是悲哀的!”我生气地叫道。
  
  泡泡对我说:“你叫唤什么?计划2还是让你来掩护。”(你妈贵姓:这样也行?)
  
  眼看俩人走到了客厅,我赶紧对着俩人离去的背影喊道:“喂,我还有一个要求没有提呢!”
  
  “多少钱?”房东头也没回。
  
  “这次我不要钱!”我说。
  
  “哎,改邪归正了?小偷,贼,无赖,硕鼠,谎话精!”泡泡真是个小气的娃儿。
  
  “顺序不对,‘硕鼠’在‘无赖’前面。”我好心提醒他。
  
  “你有什么要求,快说吧。”房东说。
  
  我停了一会儿,等他们的耐心消耗得差不多了,才一字一句地说:“今天晚上,泡泡是我的!”
  
  “成交!”房东爽快地对我说,接着一把甩开泡泡,自己进了房间,锁上了房门。
  
  泡泡站在客厅,迎风而立,含着屈辱的热泪。
  
  “你不要乱来啊!我不是随便的人。”泡泡阻止我。
  
  “哈哈哈哈。”我摩拳擦掌地阴笑着向他走近,“太好了,我随便起来不是人。快把衣服都脱了,让我看看你那守宫砂。”
  
  “滚!”泡泡冲我咆哮道。
  
  “泡儿啊,别号了。难道现在你还不明白吗,这就是当续弦的下场啊!”我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
  
  “我绝对会报仇的!”泡泡咬着银牙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