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过了一段时间,妈妈又回到了她原来的生活,将头发盘成了发髻,阴郁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爸爸又开始下地干活。唯一的变化是第二年的冬天弟弟埃迪出生了。
  
  然而,妈妈满脸是血、眼睛发光、双手抱着爸爸的可怕的样子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里。在唯一一次提到那次抱着爸爸穿过田地时她说:“在那种情况下,人的潜力是无限的,你有一种激情冲动。你根本不知道你身体的极限是多少。”但我很清楚她那可怕的力量来自于身上血液的涌动。
  
  但是,我还是决定克制自己,不想靠吸血来获得优势。我不会放弃这一原则,即使第一次试镜结果悬而未决。在离开屋子去制片厂之前,我将哈迪给的芝宝打火机放进了口袋——我没有理由不相信这个朴素的、有些年份的吉祥物。
  
  到了制片厂,一方面哈迪的事使我心有余悸,但我又遇到一件我没有想到的事情。布赖恩,俱乐部的一位酒吧招待,也是位演员,正坐在化妆椅上。在试镜时我最不愿让人知道的是我是兔女郎招待这一事实。
  
  和我一样,布赖恩看到我很吃惊。“嘿,是你吗?”他问道,拿起安排表,“你是摩甘娜·哈里奥特?” ]3 `. u7 p* T. |' |/ f. y, S8 D
  
  “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我说,“那是我的艺名。你可以叫我梅格。”
  
  “是吗?看起来我们要一起参加试镜,梅格。”布赖恩说,“我猜你昨晚想早点下班是想研究剧本,你应该早说。”
  
  “根本不是像你所想象的那样。”我说,看着化妆镜中的他。显然他早上涂抹了大量的ManTan防晒露,看上去像一个擦得亮亮的橘子。“也许待会我们可以一起练习练习台词。”
  
  “没问题。哦,罗科·本内特说他昨天又看到你和那老色鬼打情骂俏的,你可得小心点。”
  
  我看了看女化妆师,我们的谈话内容她听得一清二楚。
  
  “本内特这人总是把事情往歪处想。”我赶紧说道,不过使我放心的是看样子他还不知道哈迪的死。“哎,我化完妆后我们一起去看看演戏的现场怎么样?我在外面等你。”
  
  我害怕布赖恩再说出什么不利的话,赶紧溜出化妆间来到靠近制片厂入口大厅的过道转悠。突然,我在电视机屏幕上看到一个灰色的形象。一位拿着麦克风的新闻记者站在东区一幢高层建筑的带有顶棚的入口处。我走近电视,听到:“……在院子里发现一具尸体。”记者小心地接近一位没有化妆、脸色苍白、穿着棉直筒连衣裙的中年妇女,我敢说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喜欢早起、关注新闻的纽约人会在电视上看她。我还猜测她穿着脏兮兮的拖鞋,没穿内衣。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正在遛狗。”她对记者说,胸前抱着一只身子不停抖动的腊肠犬,她和她的爱犬弗里茨在散步时发现了尸体。“以前我看到哈迪先生总是坐在上面的窗台上,看着外面,我就知道肯定会出事的。”她呜咽着说道。
  
  她看上去很难过。我也觉得难过,我知道我本可以想办法不让他死。我回过头,正好布赖恩沿着过道大步向我走来。我截住他,把他拉进一间更衣室,远远离开电视机屏幕和化妆工作人员。
  
  “你最好赶快去化妆,”布赖恩说,“他们正在找你。”
  
  “我马上就去。不过,我在想,你没有必要向这里的人提我们在花花公子俱乐部工作的事,是吗?倒不是因为有什么感到可耻的。”我向他保证。毕竟,他也在那里工作。
  
  “好的,孩子。”他将一只手臂搂住我肩膀,这在俱乐部是不允许的,“但是,我想如果我们俩都能获得角色,就万事大吉了!谁在乎谁做过什么?”
  
  我知道布赖恩生性敏感。他是威尔士人,当他喝了点酒后,尤其是因为演艺生涯没有什么起色而感到不开心的时候,他会一边给自己倒罗伯·罗依和曼哈顿鸡尾酒,一边朗诵威尔士诗人迪兰·托马斯的诗句。有时我会看到他在衣帽间对着镜子练习快速拔枪的动作,假装扣动柯尔特手枪的扳机,指望哪一天好莱坞来找他演戏。我真搞不懂他凭什么保住在花花公子俱乐部的工作。不过老板很喜欢看到他的女朋友,一位老练的音乐喜剧明星,在演出工作结束后会来俱乐部的钢琴酒吧露一两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