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四章

  我急忙从过道赶到化妆间,坐到椅子上。那时候我才知道我要和两个男演员一起试镜。另一位男演员叫迈克尔·哈利迪,一个出了名的酒鬼。到纽约的第一个星期,我有幸得到一张在中央公园上演的莎士比亚悲剧《奥赛罗》的免费学生票,在戏中,他扮演伊阿古。我看得都入了迷,直到我发现奥赛罗和伊阿古都喝得酩酊大醉,彼此把对方的台词错当成自己的了。
  
  布赖恩也好,迈克尔也好,他们来试镜的时候头脑都很清醒,也许是因为一大早的缘故。我后来得知原来他俩是在嗜酒者互诫协会和演员工作室认识的。试镜结束后他们邀请我和他们一起去一家名叫乔·艾伦的餐馆去吃早饭。我自然巴不得。这是一个演员们经常聚在一起的神圣场所,这样一个俱乐部我自然很想加入。至少我有经纪人,这是因为我参加了一位剧作家作品的预演,演了一个没有报酬的角色。我还拍过一个洗发水的电视广告,也是我唯一上过镜头的工作。
  
  我一直没有时间来想哈迪死的事,直到我到了乔·艾伦餐馆,坐在他们两个人中间的吧台凳子上。他们俩谈起了棒球。一个要了一份矿泉水,另一个要了一份黑咖啡,我则选择了蚱蜢鸡尾酒。当时还不到中午。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酒,而且是蚱蜢鸡尾酒。我还没有吃一点东西,由于有种种冲动而觉得胃很不舒服。如果我明智些的话,我应该要杯血玛丽鸡尾酒,它更适合早上一边吃点蔬菜一边喝。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听着两位男士在一旁谈论棒球,我喝起了我点的鸡尾酒。这酒很管用,渐渐地我觉得不紧张了。我摇动酒杯,除掉沾在酒杯壁上的泡沫。“干杯。”我说,举起酒杯。
  
  “你居然喝那种东西呀?”迈克尔问。
  
  “就是带泡沫的漱口水。”布赖恩说,小口呷着他的矿泉水。
  
  “哇,不错。”我说,喝了一大口,抿抿嘴巴,举起酒杯,“祝你们好运!”
  
  “梅格,”迈克尔说,“你嘴这么甜,没有你卖不出去的东西。”
  
  我很快喜欢上了他。两位男士接着又谈论起了棒球,我则将酒杯里的残留液体舔干净,然后沉溺于刚刚萌生的幻想。看着吧台后面镶着橡木镜框的镜子中的他们,我很清楚我希望他们两个谁能得到这个角色。他们两个长得都很高,属于漂亮的类型,但我更喜欢迈克尔,他皮肤黝黑,五官粗糙,而不像布赖恩;布赖恩外表更光滑、白皙。我的身体稍稍向前倾,碰到了迈克尔的衬衣,我想象我俩一起在镜头中的样子,站在他旁边,我披着长长的黑色直发,而他是一头浓密的鬈发。
  
  就在那个时候,我看见酒吧招待皱了皱眉头,放下了正在削皮的柠檬。他把手伸进嘴里,吮吸拇指和食指之间连接部分的皮肤。我能感觉到放在他口里受伤的手的血的味道,一种强烈的口渴感油然而生。我伸手去拿柠檬皮,上面粘着几滴血,闪光诱人。就在我的手即将拿到柠檬皮的时候,酒吧招待一把将它扔进了垃圾箱。我轻轻地叫了一声,身体差点抖动起来。 内容来自半壁江
  
  “嘿,你没有生病吧?”迈克尔问,“我可不希望你从凳子上摔下来。”
  
  “对不起。”我说,把身子再次坐直,手紧紧抓住吧台。
  
  “最糟糕的是喝醉了人不舒服。”布赖恩说,“女孩子不能喝酒就不要喝。”
  
  “我没事。”我说。事实上我已经开始感到有点恶心。我朝镜子看过去,发现镜子里面我的眼睛有点迷迷糊糊。
  
  “你早上吃东西没有?”迈克尔问道,“你们女孩子为了苗条宁愿挨饿。”
  
  “真的,我没事。”我开始感觉有点不舒服了。我从凳子从溜下来,站了一会儿,使自己平静下来,“对不起,我去趟洗手间。”
  
  我摇摇晃晃朝女厕所走去,我听到迈克尔对酒吧招待说:“最好给她拿点鸡蛋来,恐怕刚才喝的那点东西她要全部吐掉了。”
  
  不一会儿,我抓住女厕所的盥洗池,看着镜子里的我。为什么哈迪昨晚不给我打电话?要是我能和他谈谈,要是他给我打个电话,就不会有如此惨剧发生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眼里噙着泪水,看不清楚。我想把水浇在脸上洗一洗,但是为试镜化了很重的妆,要用水洗的话,恐怕搞得不像样子。我不敢放手松开盥洗池,我用一只手将纸巾打湿,轻轻擦去流到脸上的睫毛膏。我又开始感到不舒服,我将手伸进口袋里,手指握住哈迪的打火机,感到头晕乎乎的。
  
  “原谅我,哈迪。”我轻声地说道。觉得耳朵里有簌簌的声音,希望我不要晕倒。
  
  我深呼了几口气,然后走回吧台,布赖恩和迈克尔还在谈论棒球。我将几张皱巴巴的钞票放在吧台上,尽量不去看一盘子煎鸡蛋。酒吧招待点点头表示感谢,拿起我放的钱,手上肉色的创可贴清晰可见。太可惜了。
  
  我乘地铁回家,心情糟糕透了。我是不是很愚蠢,在吸血不吸血这个问题上跟自己较劲,把能得到第一份真正的表演工作的机会给搞砸了?我不应该完全不吸血,而是应该逐步地减少吸血。吸一点点血就完全不一样,但我太固执,一点也不肯让步。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责怪我自己,我确信我的演艺生涯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我刚打开锁,把钥匙从锁里拿出来,我的电话响了。我拼命往屋里跑,希望是经纪人韦斯利·特拉斯科特打的电话,告诉我我得到了《黑暗之影》的角色。果然是他来的电话,我想我当时一下子蒙了。我的耳朵开始嗡嗡地响,我几乎听不见他接下来说了些什么,我只是肯定地知道我的好运气完全归功于哈迪的打火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放下电话,倒在床上忍不住大哭起来。我为哈迪感到伤心,也感到害怕。一切我都无法控制。我的世界注定要遭遇灾难,好像火星朝着地球撞过来一样。但我决心已定,决不屈服。我没有吸一滴血,是全凭自己的能力得到我的第一份演戏的工作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