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综合其他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家论 > 第 6 章 1904\[西班牙\] 何塞•德•埃切加赖(1832—1
第2节 沈石岩:不是傻气十足就是品德圣洁中篇

  拉蒙•伊•卡哈尔(1852—1934),西班牙医生,1906年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小说家加尔多斯发表了热
  
  情洋溢的讲话,并宣读了著名学者梅嫩德斯•佩拉约、小说家巴莱拉等人的贺信。为了锦上添花,还组织了一个由当时最著名演员参加的班子,上演《伟大的牵线人》,使活动达到高潮。他获得的1904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奖状和奖章,至今仍存放在西班牙国家银行的珍品陈列室里。
  
  不过,就在官方组织举国欢庆之际,一批青年文学家却发表宣言,强烈抗议将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埃切加赖。这批反对者中有后来蜚声文坛的“98年一代”成员阿索林
  
  阿索林(1873—1967),西班牙“98年一代”代表作家。、巴列•英克兰
  
  巴列•英克兰(1866—1936),西班牙诗人、小说家、戏剧家。等。当时,马努埃尔•布埃诺
  
  马努埃尔•布埃诺(1874—1936),西班牙小说家、记者。就说:“为什么年轻人对埃切加赖的巨大成就持仇视态度呢?当整个西班牙(指官方的)的无聊政客、低级趣味的平民百姓、盲从的贵族们、保守的报刊一起祝贺埃切加赖,为他开庆功会时,为什么我们对他嗤之以鼻?我们心胸坦荡地回答:埃切加赖对我们来说是个局外人,与我们毫无共同之处,我们不佩服他,对他毫无感情……”这批年轻学者当时的态度反映出他们把埃切加赖当做保守西班牙的代表,表现出他们对现状的不满和要求变革的决心。实际上,他们的反对呼声更带有政治性而不是文学性。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埃切加赖是公认的金融专家,受到普遍的欢迎。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1904年,他第三次被任命为财政大臣,努力拯救自1898年美西战争失败后陷入重重危机的西班牙财政,仅用一年时间,治理整顿就富有成效,使国家的财政预算出现顺差,为西班牙的繁荣发展作出了最后的贡献。随后,在众人敬佩的目光和热烈的掌声中,他告别政坛和文坛完全引退,此时他仍是国会议员、语言科学院院士和自然科学院院士。在西班牙国家银行的主楼前厅里,还竖立着一座埃切加赖的大理石塑像,纪念他作为该银行创始人所作的贡献。另外,与另外两位著名作家——诗人希梅内斯
  
  希梅内斯(1881—1958),西班牙诗人,1956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和小说家加尔多斯一样,埃切加赖的肖像被印在流行于西班牙的纸币上。当银行庆祝建行五十周年的时候,银行特意铸造了一枚铜质纪念章,正面铸有他的头像和一行拉丁文:西班牙银行委员会献给受人尊敬的何塞•埃切加赖。背面的贺词是:传授了水利科学的自然法则,以满腹诗文描绘了生活激情,使西班牙祖国从外国高利贷中解放出来的正直官员,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为西班牙增添了光辉。为了纪念他的功绩,自然科学院也专门设立埃切加赖奖,此奖于1916年3月第一次授予了著名数学家堂•莱昂纳多•托莱斯•盖维多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托莱斯•盖维多(1852—1931),西班牙工程师、数学家。。同年9月14日,埃切加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风暴中悄悄谢世。他的死如此宁静,即使在最善于牢记一个人尤其是故人功绩的西班牙人当中也没有造成很大的触动。埃切加赖集工程师、政治家、经济学家和诗人于一身,在各方面都表现得出类拔萃。也许他过于集大成,也许环境条件不甚理想,才没有机会使他成为西班牙的爱因斯坦、俾斯麦、凯恩斯或者莎士比亚。
  
  埃切加赖戏剧的艺术特色
  
  从总体看,埃切加赖的戏剧既立足于本民族光辉戏剧传统之上,又接受了外来文学思潮的影响,也就是说既富于地方传统特色,又借鉴了外来文学流派的创作手法。作为浪漫主义戏剧家,他具有丰富的幻想力和强烈的抒情性,他的作品产生的影响力至今仍令人惊叹。
  
  埃切加赖的作品无论题材还是创作方式都具有强烈的、本国观众喜闻乐见的西班牙传统特色。他充分地发挥了丰富的想象力和强烈的抒情性,追求过于离奇的情节和扣人心弦的舞台效果。他既无视古典艺术程式的束缚,更不受现实生活的局限,过多地运用了信手拈来的乔装、巧合和有意安排的机关布景等造成表面的戏剧效果的手段,从而他笔下的剧中人仅有一个大致轮廓,并非一个真正的完整的人。但是这种“无本之木”的剧中人,凭着埃切加赖的纯真热情的抒情力量才栩栩如生,具有了舞台上的生命力而博得喝彩,所以只能轰动一时,寿命均不长。由于各自所处的时代不同,在埃切加赖眼中很高尚的、各种不自然的现象到了后世观众的眼里则变成荒谬可笑的了。但是不管怎么说,埃切加赖的“戏剧现象”在西班牙戏剧史上填补了一个空白,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内容来自半壁江

  
  埃切加赖深受西班牙传统文化的影响。维护名誉这一古老的主题多次在他的戏剧中出现。早在黄金时代的戏剧作品中,荣誉观是最重要的主题。埃切加赖的很多戏剧也以此为题材。一种是维护封建伦理道德的荣誉观,即为了所谓贞操,丈夫可以杀死对自己不忠的妻子,父亲或兄弟可以杀死给家族丢脸的女儿或姐妹。这类剧中男人都是自私透顶、冷酷无情、丧失人性的怪物,例如:《在死亡的气氛里》中的海梅事实上将与他同父异母兄弟私通的妻子送上了死路。《溅血濯耻》中的女主人公马蒂尔德杀死了她热恋着的男友费尔南多的不忠的新婚妻子恩里克塔。当然也有为了母亲的名誉而献身的儿子费尔南多(《在剑柄里》)。另一种是为了维护个人正直的荣誉以致癫狂、走上绝路的荣誉观。埃切加赖笔下出现了不少把荣誉当做“人们灵魂的财富”、类似堂吉诃德式的人物,例如:《不是精神失常就是品德圣洁》中的洛伦索,认为拥有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玷污荣誉的大问题。此外,指引他天才创作的唯一向导是幻想、突发的奇想和随意性。他毫不在乎古典流派的传统和规则,这点是很西班牙式的。西班牙的古老民族流派只承认突发的灵感才是创作的法则,广大观众的掌声才是对作品的赞同。虽然他也受到外来流派的不少影响,但往往是在新的装潢和服饰的外观下,继续走古老的“西班牙喜剧”的老路。他继承了洛佩的不少创作手法,也有埃斯普隆塞达 ]3 `. u7 p* T. |' |/ f. y, S8 D
  
  埃斯普隆塞达(1808—1842),西班牙诗人、剧作家。、哈森布斯
  
  哈森布斯(1817—1893),西班牙戏剧家。、索利亚的痕迹,还对阿亚拉、塔马约的资产阶级戏剧进行了继承和模仿。以往传统戏剧家表现一种有节制和局限的心灵世界,而他则努力将浪漫主义式激情融于感伤戏剧里去。曾激烈反对埃切加赖获诺贝尔文学奖的阿索林,在1906年对坎普罗东等人的甜蜜剧做了比较后认为,埃切加赖的作品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他追求“美学活力”,即“激情”。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必须在剧本中反映高尚的或卑鄙的、优美的或可怕的种种对立的情感。
  
  埃切加赖的戏剧能够得到西班牙观众的青睐也是因为他了解观众的艺术需求。西班牙观众有两个传统特点。其一,拥有能够毫不困难地看懂一部内容极其复杂的传奇故事的天赋。其二,具有一种能够在适当时候迸发出热烈的情感浪潮的才能。早在伟大的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西班牙文艺复兴时期在西班牙文学史上称为黄金时代或黄金世纪,包括16世纪至17世纪初叶。,王子剧院或者十字架剧院中,无论是包厢里的绅士还是正厅后排的一般观众,都能毫无困难地理清“斗篷与剑”的喜剧中错综复杂、千头万绪的情节。一部蒂尔索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蒂尔索(1584—1648),西班牙戏剧家。、洛佩、卡尔德隆或罗哈斯
  
  罗哈斯(1607—1648),西班牙戏剧家。
  
  的剧,一旦触动了观众的同情心或激发了他们易于膨胀的想象力,所有的观众,不分贵族平民,都能共同随着感情的波浪起伏跌宕,为人物的命运颤抖、悲伤、欣喜和欢呼。这是一群过于细腻又过于狂热的观众。到了埃切加赖的时代,观众的口味变化不大。只要找到通向观众心灵的路,或者满足了他们追求超出普通法则的题材的口味,剧作家就能把观众极其驯服地引入剧情之中。埃切加赖做到了这点,他就在广大观众中获得了划时代的辉煌的成功。历史地看,西班牙观众对艺术效果总表现出宽大为怀,给予艺术家成功的机会很多。因此,无穷无尽、数量众多的虚构内容,往往过于庞大繁杂的情节安排,跌宕起伏的情感冲突,诗意般壮观的灵感发挥,就有可能牢牢地吸引住有才智的人们。所以,埃切加赖的新浪漫主义一出现就轰动了整个社会。
  
  除了从传统中自觉或不自觉地汲取艺术营养,埃切加赖也从莎士比亚、雨果、小仲马和易卜生等人的作品中有所借鉴。法国浪漫主义流派对他的影响可以说最深刻。其中最重要的是维克多•雨果。埃切加赖时常运用似是而非的笔法和浪漫主义的修辞对仗,这也是雨果的特色。另外,小仲马对他也有一定影响。例如,《玛丽亚娜》《总是出丑》、初出茅庐的批评家》等的场景总是使人联想到小仲马的对话。而《玛丽亚娜》中的堂•华金和《溅血濯耻》中的堂•胡斯托又很像是小仲马作品里的道德规劝者。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一些文学评论家认为挪威作家易卜生的早期作品对他很有影响。首先,《堂•胡安之子》的发表把易卜生式的魔鬼主题带到西班牙舞台上,所引起的轰动不亚于当年易卜生给整个欧洲带来的轰动。其次,这还表现在《不是精神失常就是品德圣洁》和《伟大的牵线人》中,有人认为,《不是精神失常就是品德圣洁》中洛伦索对安赫拉的一段话简直就是易卜生戏剧话语的再现:“伊内斯,你,我,还有大家,我们都陷进耻辱之中。”另外,在《欢乐的生活与悲惨的死亡》中也有所反映。不过,另一些文学批评家则有相反的见解:尽管人们普遍认为易卜生戏剧对他有很大影响,但比较剧本发表的年代,这种影响的程度值得商榷。比如,易卜生的《群鬼》虽然发表于1881年,但是很长时间并不为人所知。它的法文版本到1890年才发表,此后才引起人们对这位挪威戏剧家的注意。而《堂•胡安之子》发表于1892年,这中间的间隔很短,而且,埃切加赖是否能很早就读到外文版本值得探讨。尽管有人认为,以追求绝对真理和公正为题材的《不是精神失常就是品德圣洁》(1877)与易卜生的《布兰德》(1866)相似,但是另一派人则指出,它更多来自对传统的堂吉诃德式人物的模仿,如书中主人公洛伦索自己就说:“读过的《堂吉诃德》与其他现代的哲学思想相交融。它们在我的大脑皮层的蜂房里不停地游荡、翻腾……”还把自己比作“不朽的塞万提斯笔下的不朽的英雄”。所以,这些评论家否认易卜生对埃切加赖有重大的直接影响。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至于埃切加赖艺术流派属性问题,他自称发明了“写喜剧的新技巧”。他的诗学与洛佩的很类似,诗歌不建立在任何固定原则上,只凭着一时灵感前进,解释的是他偶然的奇想、伟大的成功和悲惨的失败。他是个独立又变幻莫测的天才,E.梅里美认为很难判断他的流派属性,就像被称为“天才的凤凰”“大自然的怪物”
  
  大自然的怪物,是塞万提斯送给洛贝•德•维加的赞语。的洛佩一样令评论家难以琢磨。他的创作与前辈阿亚拉、塔马约、埃吉拉斯
  
  埃青拉斯(1830—1874),西班牙民间诗人、小说家。、哈森布斯虽有共性,却更像是“堂•阿尔瓦罗”
  
  《堂•阿尔瓦罗》,又名《命运的力量》,是里瓦斯公爵(1791—1865)的代表剧作。、“吟游歌手”
  
  《吟游歌手》(1835),是西班牙戏剧家加西亚•古铁雷斯(1813—1884)的剧作。和“美男子堂•卡洛斯”时代的作品。从他的作品的艺术特点看,不能归于现实主义作家范畴,也不是新古典主义作家,更不是古典派作家。总体上看,埃切加赖作品显示出浪漫派作家风格,帕尔多•巴桑

半壁江图书频道


  
  巴桑(1851—1921),西班牙女小说家。认为他是个“掉队的”浪漫主义流派作家。巴塞罗那报界的一些人士把他的戏剧称为“浪漫主义作品的糟粕”。而他的朋友、作家卡斯特拉尔认为,他是那些学问渊博的浪漫主义作家中“最具有玄学理论和宗教特性的唯灵论诗人”。《西班牙浪漫主义运动史》中称他是位“浪漫主义叛逆传统的主要坚持者”,外来戏剧思潮与其说改变不如说加强了他对浪漫主义叛逆传统的偏爱。总之,几乎所有评论文章都承认他与浪漫主义叛逆传统有共同之处,甚至把他的作品同18世纪末缺乏文学性、但想象力丰富的情节剧相联系,有些人还觉察出他的作品带有象征主义的成分。不过,正如文学评论家F.C.萨因斯在《西班牙戏剧史与选编》一书中指出的那样,他不是浪漫主义式的现实主义作家,也不算以现实主义为基础的浪漫主义作家,倒更像是个新浪漫主义的奠基人和大师。因为他试图在十分强烈的浪漫主义和初露萌芽的咬文嚼字的创作方式之间,发展一种反映现实生活矛盾的文体。
  
  作为一位公认的新浪漫主义作家,他的作品中占优势的是丰富的想象力和强烈的抒情性。他刻意追寻独特的主题,追寻非同凡响的、强烈的、超人道的情感;追寻意外的相逢,追寻只有命运才能引导和结束的局面。为了追求轰动的效应,把性格的设计、品德的评价、心理的真实等所有一切都完全屈从于产生最佳戏剧效果这唯一目的。他是公认的效果主义流派的大师,作品充斥很多意外之事、使人惊讶甚至恐怖的场面,因而,“哗众取宠”成为他艺术的巨大动力。由于过分追求戏剧效果,他的戏剧内部存在很多不同的、有时甚至是自相矛盾的因素,自然,缺乏真实性、人物形象苍白、文体晦涩难懂、结构松弛等缺点也就暴露出来。下面就具体谈谈埃切加赖的上述创作特点。 ]3 `. u7 p* T. |' |/ f. y, S8 D
  
  从他的作品的标题上反映出浓厚的浪漫主义气息。虽然不少剧讲的是发生在现代的事情,主人公用的是现代人的名字,但仍使人们感到那是远离日常生活十万八千里的事情。《复仇者的妻子》《路标与十字架》《死亡为了不再苏醒》《在死亡的气氛里》《嘴唇上的死亡》《铁之子与肉之子》《无所作为的权力》《平静地死去》,这些标题无不反映出浪漫主义的特色。而且,有的标题本身像个谜,只有看过剧后才能找到谜底,如《路标与十字架》《在剑柄里》《嘴唇上的死亡》。也有的标题过于难懂,即使观众看完剧后仍不能理解,例如《无边的海洋》《有几次在这儿》等。不过,埃切加赖的创作灵感基本上还是见物生情、一触即发获得的。比如,他参观了巴利阿多里德城疯人院后决定写《不是精神失常就是品德圣洁》,《在死亡的气氛里》则是他在巴黎参观了地下墓地后引发了创作欲望,而《伟大的牵线人》则是建立在他从政这番经历之上的,是对人性的普通弱点的一种更深层的认识。
  
  埃切加赖追求过于离奇的情节和动人心弦的效果。情节极其复杂,富于戏剧性。剧情充满出人意料、令人震惊、离奇古怪的事情。有时能产生一种扣人心弦的效果,一些场面如此令人恐惧或使人怜悯,以至于观众身不由己地投入到剧情中,被深深地感动或震动了。例如:《在死亡的气氛里》是一部传奇悲剧。它的剧情发生在1285年的阿拉贡领地。海梅镇守着比利牛斯山上的一个城堡。由于法国人的围困,局势越来越紧张。为了使夫人堂娜•贝亚特里斯得救,海梅决定让他的同父异母兄弟(私生子)曼弗莱多带着贝亚特里斯从一条暗道逃出去。曼弗莱多一直狂热地爱着嫂子。贝亚特里斯觉察到小叔子的不健康感情,坚决反对与他一起逃跑,但海梅坚持己见。两人离开城堡不久,守将贝伦格尔献出一条击败敌人的计策;让海梅假装投诚讲和,然后把法国人引入暗道,将外面的河水改道引入淹死法军。考虑到引水入洞的口子正是贝亚特里斯他们逃出城堡的出口,海梅拒绝了这个计划。为了防止贝伦格尔把这事透露出去,海梅以决斗方式杀死了他,决心与城堡共存亡。贝亚特里斯和曼弗莱多安全逃回阿尔赫莱斯伯爵领地。他们以为海梅已为国捐躯。贝亚特里斯终于接受了小叔子曼弗莱多的求爱。青年侍从罗赫尔发现他们俩私通。然而,海梅只是受了点轻伤,平安返回。正好西班牙阿拉贡国王堂•佩德罗三世也来到这里视察。不明真相的国王准备奖赏伯爵抗法有功。伯爵不敢接受,同时他也不愿意国王去奖赏曼弗莱多,如果这样,等于承认了这个私生子与他这个伯爵享有同等地位。曼弗莱多反对国王奖赏伯爵,因为伯爵毕竟是投诚后回来的,接受奖励等于使家族蒙受耻辱。国王对曼弗莱多的反对态度很不满。这时,贝亚特里斯的贴身女仆胡安娜向国王告发,曼弗莱多在家族墓地里杀害了她的丈夫罗赫尔。国王答应追究此事。胡安娜在地下墓地发现了丈夫的尸体和临死前用血写在羊皮纸上的一封信。信中称,他亲眼见到贝亚特里斯与曼弗莱多私通,并称曼弗莱多为了掩盖真情才将他杀害。胡安娜把信交给国王,国王当众公开了信的内容。贝亚特里斯和曼弗莱多承认了所犯罪行。伯爵得知妻子与他视为一母同胞的兄弟之间的私通关系后,恼羞成怒,先杀了胡安娜,因为她是这件事的见证人。国王认为应该把曼弗莱多处死,将贝亚特里斯终身监禁在巴塞罗那的监狱里。但是伯爵要求国王准许他自己处理贝亚特里斯和曼弗莱多。经过激烈争执,国王同意由伯爵自己处理家丑,随后离开了领地。海梅把自己同妻子、兄弟一起关进地下墓室,锁上只有他才能打开的铁栅栏门。接着是一场可怕的景象:丈夫和小叔子一个接一个地自杀,妻子在黑暗的墓穴里伴随着良心的谴责和恐怖的气氛慢慢死去。总之,在他写的所有剧本中,在他设计的所有情节中,即使是最晦涩难懂和最为败笔之处,都或多或少地有动人心弦的地方和辉煌壮丽的场面。 半壁江图书频道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