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综合其他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家论 > 第 8 章 1906\[意大利\] 乔苏埃•卡尔杜齐(1835—1907)
第3节 刘儒庭:充满青春激情的战斗颂歌下篇

  
  这种内心的痛苦和死亡将至的感觉,可以说正是英雄梦幻灭的结果,也是纯洁的爱反衬的结果,是将现实生活中的邪恶和邪恶的人与诗人心目中那种纯洁高雅的爱相比之后产生的一种心境:
  
  邪恶的幽灵来自你们心底的黑洞,
  你们的心充满思虑。
  ——《在圣圭多镇前》
  
  这里的“你们”指的是人类,这是圣圭多镇的麻雀的口气,事实上是诗人的概括:人的“心底的黑洞”造成邪恶。这也正是诗人在歌颂英雄、讥讽邪恶之后的必然结果。因此,诗人的爱情诗和回忆青少年时期种种情景的诗,也应该同诗人的怀古和英雄梦联系起来看。这几者是相互关联的。诗人在歌颂英雄之后看到了邪恶的现实,因而对其进行讽刺和抨击,与此同时又感到圣洁的爱与儿时的淳朴与古代完美社会有某些相似之处,因而唱出了对圣洁的爱和淳朴生活的赞歌。
  
  
  因此,诗人在表达内心痛苦之后所产生的死之将至的念头,并非是完全悲观的,而是看到了死生是相互联系的,有死才有生,有生有死才能构成永恒:
  
  我们将会死去;给万物以生命的
  太阳仍将不倦地照耀大地,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每时每刻都有千百个新生命
  像火星一样升起。
  
  诗人认为:
  
  新生的一代,我们手中的火炬
  将传到你们手里,你们也将
  消失,成群的人带着希望
  到永恒中去。
  ——《在马里奥山上》
  
  因为:
  
  一切总在运动中,永无终极。
  ——《途经托斯卡纳的玛雷玛》
  
  总之,这种对爱、淳朴的儿时生活、美丽的自然风光和个人细腻的情感以及死生相互联系的歌颂,也是诗人怀念古典美、怀念英雄、向往完美社会的必然结果。这种歌颂是这种怀念和向往的一个组成部分。也就是说,诗人希望爱和淳朴能与完美的古典社会死生相继,构成永恒之美。
  三
  卡尔杜齐的诗作是民族复兴运动的颂歌,是投向教会、教皇和资产阶级政客们的匕首,是抒发内心的爱意与情感变化的抒情诗,无论是赞颂、讥讽还是抒情,诗人都极为注意追求艺术形式的完美,注重抒情性,绝无直白和空喊口号。
  我们知道,卡尔杜齐极力坚持古典主义,反对浪漫主义,对当时鼎鼎大名的浪漫主义小说家曼佐尼多有微词。诗人对古典主义的颂扬和对浪漫主义的批评,都不是直白的,而是通过比喻,通过象征,以艺术性的手法表达出来。诗人将古典主义比做太阳:

]3 `. u7 p* T. |' |/ f. y, S8 D


  
  太阳温和亲切;帮助劳作的人
  使他们的心灵欢乐:
  金色的庄稼为它激动地低下头
  召唤镰刀来收割。
  它在高处向犁微笑
  犁在湿润的黑土块间闪光,
  而此时,耕牛慢慢在耕过的
  土地上徜徉。
  
  在这里,诗人把抽象的古典主义生动而形象地表达出来,让读者在艺术的感召力之下了解了这一抽象概念的威力,了解了这一抽象概念的一切,同时也了解了诗人对它的鲜明态度。
  与此同时,诗人把浪漫主义比做月亮:
  
  
  
  
  
  
  但是,月亮你享受着这美好时光,你的光照着废墟和墓地;
  你在奇妙的运行中成熟
  你既不知花朵也不知果实。
  
  在这里,不仅表现了诗人心目中何谓浪漫主义,而且说明了浪漫主义和古典主义的关系:一个是根,一个只不过是影,是反光。诗人接着写道:
  
  在哥特式建筑的尖顶
  你装饰着牛奶似的柔情,
  向游手好闲的诗人
  向多余的爱卖弄风情。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诗人在这里仅用“柔情”“游手好闲”“多余的爱”和“卖弄风情”几个词便把他心目中的浪漫主义的本质和作用以艺术化的手法讲得一清二楚。诗人的态度是:
  
  我恨你那愚蠢的圆脸,
  生硬疲惫而又庸俗,
  像淫僧一样淫荡而不育,
  像个徒有其美的女信徒。
  ——《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
  
  在那首著名的诗《牛》中,没有任何夸张,没有任何浪漫的想象,以朴实的比喻和象征的手法表达了诗人对牛的赞颂:
  
  啊,你高兴地钻向牛轭
  让人的劳作轻松;
  他催你鞭你,你的回答
  仍是眼含沉静脚步慢而沉着。
  
  诗人把牛的品质形象地表现出来,最后写道:
  
  庄重的蓝色大眼含着质朴温顺
  映出广袤安静
  绿色田野的神圣。
  ——《牛》
  
  因此,诗人说牛“多么庄严像一座纪念碑”。这种诗意的表达既朴实又富有强烈的感染力。
  像这首著名的诗一样,无论是颂歌式的作品和讥讽诗,还是他的抒情诗,都充满高雅庄重的古典美,蕴含着诚挚、深沉的感情和怀古的忧郁。他尊崇古典主义而反对浪漫主义,因为古典主义最适于他,适于为民族复兴运动唱赞歌,适于对腐败和虚伪进行讥讽抨击。至于浪漫主义,卡尔杜齐认为这种艺术风格缺乏英雄气魄,有的只是伤感情调,因而无法歌颂英雄业绩。而卡尔杜齐认为,诗人们应该以丰富的感情颂扬民族的光荣历史和人民的高尚情操、美德和力量,应当写出史诗,而不是矫揉造作的浪漫诗。卡尔杜齐的诗学观是:

半壁江中文网


  
  诗人是伟大的手艺人,
  这职业
  使肌肉变得坚硬如钢:
  头总是高仰,脖颈挺直,
  胸脯赤裸,
  手臂有力,眼睛含着欢愉。
  
  这是多么雄壮的诗的宣言,是多么慷慨激昂的对诗人的赞歌!他认为诗人应该:
  
  紧握,令人疲惫的
  大锤
  在铁砧上锤锻。
  他边捶边唱。太阳高悬,
  照耀他的
  前额和粗糙的锻件。
  
  诗人“劳作”的结果是:
  
  锤锻。为自由
  于是锻出了宝剑,
  于是锻出了勇士的盾甲,
  于是锻出了胜利的花环
  为光荣,
  为美锻出王冠。
  
  而诗人自己则别无他求:
  
  这可怜的劳作者
  为自己锻一镞
  金色的箭,投向太阳:
  看它如何上升云游
  如何投下光芒,
  观看,享受,再无他求。
  ——《告别》
  
  在卡尔杜齐的心目中,诗人是神圣的,他的劳作是神圣的,他的作品是神圣的;他必须歌唱,他必须批判,他必须流汗,他必须创造;他创造出英雄,他创造出楷模,他创造出准则,他创造出完美的社会,他创造出美好的理想;诗人是为民族确立典范的人,诗人是为民族带来至理名言的人,诗人是过去和未来的联系人,是命运的仲裁者。而诗人自己则没有任何要求,只有奉献。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卡尔杜齐的诗论和诗作是古典的,是维吉尔式的,贺拉斯式的,但丁式的,但又是经过18世纪新古典主义熏陶的新古典主义式的,因而能将古典的传统题材同爱国主义的内容结合起来,为民族复兴运动唱出了新赞歌。同时,正由于他善于以古代社会做楷模来观察身处的社会中的一切事物,所以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能洞察社会的一切弊端,因而能抓住要害,对一切腐败、虚伪、反动进行无情的讥讽和抨击,使其作品具有极强的战斗力。
  卡尔杜齐是在托斯卡纳仍是一个公国时受的教育。那是一个十分闭塞的外地省份,这种闭塞倒成了他接受教育的一个积极方面,因为闭塞,只能接受古老的传统教育。而且,他从小就跟随父亲学习拉丁文,因而被古拉丁著作所吸引,如饥似渴地学习研究。他对古典著作太精通了,信笔拈来即是古典著作中的英雄和楷模,甚至有人批评他在诗作中卖弄学问,几乎每一行诗中都有人们不熟悉的古代英雄的姓名。然而,卡尔杜齐之所以是卡尔杜齐,原因也恰恰在于此。古典传统是他观察一切、分析一切的标准,是他诗歌创作的标准,正因为如此,他的诗作中才可能有那么多的政治因素,才可能饱含那种强烈的爱国主义激情,才可能在诗作中以满腔热情歌颂民族复兴运动中的那些英雄,才可能切中时弊,对教会和窃取胜利果实牟取私利的资产阶级政客进行无情的讥讽和抨击,才可能像古典诗人们一样以优美的语言歌唱圣洁的爱情,歌颂大自然。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卡尔杜齐作为一位诗人,他的贡献在于他以他的颂歌、讥讽诗和抒情诗歌颂了英雄,打击了反动势力,以崭新的民族诗歌反映了民族革命的伟大潮流。他的诗歌不仅在艺术上成为19世纪意大利诗歌创作的顶峰,而且具有出色的政治内容,使诗人成为在祖国和民族兴亡的关键时刻始终站在时代前列的一位出色歌手。他的诗具有豪迈的气魄和感人的力量,他的诗像号角,像匕首,他的诗写出了民族的悲壮历程,写出了雄壮的史诗,具有“永久性的美丽价值”,成为不朽之作。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