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综合其他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家论 > 第 19 章 1919\[瑞士\]卡尔•施皮特勒(1845—1924)
第2节 施岷:施皮特勒及其不朽史诗下篇

  在施皮特勒描述的世界里,世界的主宰是争权夺利的男人,女人充其量只能起到辅助与补充的作用,如果这个女人是个“好女人”的话。否则,女人就是障碍,就是祸水。男人同时又是这个世界的轴心,女人得依靠他,信任他,支持他,辅助他。如果男女双方各尽其责,这个小天地就算尽善尽美了。他们不该沉溺于男欢女爱之中,而是应当携起手来共同创造美好的未来。这种思想明显地带有时代色彩。施氏生活的时代不是一个妇女解放的时代,事业心强、功利心重的女人在一般意义上不是一个好女人。
  少女赫拉本是奥林匹斯的女王,手中握有权杖。可政权岂能落在一个妇道人家的手中?她必须嫁人,嫁给一个在激烈竞争中取胜的人。于是奥林匹斯山上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竞技赛。这一场场比赛本是男人们的事,可作者却偏偏安排了女人们作陪衬。在赛跑那一回合中,阿波罗与阿耳忒弥斯,赫尔墨斯与帕拉斯,厄洛斯与阿佛洛狄忒共组成三个小分队。
  
  身强力壮的帕拉斯带着赫尔墨斯往前冲;
  严肃的阿耳忒弥斯给阿波罗鼓劲;
  阿佛洛狄忒伸出胳膊怜爱地搂住厄洛斯的脖颈,
  两个有弹性的身体,
  肩挨着肩,脸颊依偎在一起。
  这一对插翅的蛇在极度幸福中前行, 半壁江图书频道
  像做梦一样不知不觉走向山顶。
  虽然膝盖阻碍他们纠缠在一起,
  可心灵的和谐却使他们迈开步子。
  见原著第二部第五章。
  
  嫉妒成性的女王赫拉暗自喜欢上厄洛斯,当然无法忍受他与阿佛洛狄忒过分亲昵。于是她派心腹罗多斯拆散他们,岂料罗多斯竟和厄洛斯在半山腰的矮树丛中寻欢作乐起来。这样一来,厄洛斯理所当然地失去了获胜的机会。与此同时,阿波罗却在阿耳忒弥斯的带领下冲向了终点,赢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当阿波罗单独躲到一边,想让呼吸平静下来的时候,阿耳忒弥斯却走向他的身旁,与他共享胜利的喜悦:
  
  于是他们面颊贴着面颊,一起享受
  胜利和友情的幸福,良久,
  他们目光中流露出深情的暖流。
  同上。
  
  女人在男人的奋斗过程中应该鼓励对方,而不该用感情来限制对方的发展。只有建立在共同事业的基础上——而且这项事业必须是以男人为主的事业——双方的感情才是牢靠的、美满的。也只有在事业成功之后,两人才能共享爱情的佳酿。
  帕拉斯在书中给人一种女强人的印象。她与赫尔墨斯一起,只是为了和他共同争夺金牌,一旦目的没有达到,两人立即就在彼此怨恨之中分道扬镳。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作者通过对比、反衬的手法,说明男女双方过早地沉浸于缠绵的情感世界里或者纯粹以功利为目的都不足取。只有像阿波罗与阿耳忒弥斯那样,为丈夫者英勇顽强,为女子者温柔相助,这样事业才能成功,爱情才能美满幸福。
  
  在长达六百多页的史诗中,着重将奥林匹斯的众男女作为具有个性的人物进行刻画的,主要集中于第二部和第三部。第四部第一章的《阿佛洛狄忒》和第五部《宙斯》当然是围绕这两个人物展开故事的,作者着重描写的几个人物是:宙斯、阿波罗、赫尔墨斯、波塞冬以及阿佛洛狄忒、阿耳忒弥斯、帕拉斯和赫拉。
  施皮特勒虽然安排宙斯通过非常手段篡取本该属于阿波罗的王位,但作者同时又视之为命运的选择。而且从顺序上看,作者把命运的选择安排在前,把宙斯本人的愿望、对命运的祈求安排在后。摩拉把宇宙石和一条鞭子交给高尔戈,让她在宙斯、赫尔墨斯、阿波罗、波塞冬、厄洛斯五位神明熟睡时潜至他们身旁,拿出宇宙石放在熟睡者耳边。只有宙斯有反应:宇宙石悄声说话,他就唉声叹气。于是命运之神就选中了宙斯做国王。这一切发生在一场场激烈角逐开始之前。后来在竞赛中宙斯因言辞傲慢得罪了女王而被取消参赛资格,那时,他与高尔戈用灵魂、爱情做交易换取王位,这一行径不过是与命运的选择相吻合罢了。作者虽然唾弃、谴责这种卑鄙的行径,但是他不仅没有把宙斯作为一个反面人物来描写,相反,在书中的许多地方,对他不乏赞美之辞。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高尔戈对阿波罗这段话充分表达了作者的政治思想以及如此处理宙斯这个人物的原因:
  
  “你倒是说说,阿波罗,你哪儿来的权力,
  和命运选中的人相匹敌?
  你知不知道你的手指干出什么坏事?难道让宙斯
  承担这伟大的使命不合适?
  我送你一段箴言,你要赞美它并说声感激,
  裁判对比赛最后一回合的决定你是否还有记忆?
  为了作出最后决定,
  那最难的考试,考的是治理国家的本领。
  不是吗?那么好了!不需要你显示多少优良的品性,
  拥有政权,这是首要的治国本领。
  不管通过什么手段得到它,
  诡计也好,阴谋也罢,
  都是一回事。需要干坏事的时候拿不出勇气,
  有这种顾虑的人不能做皇帝。
  命运思前想后让宙斯当选,
  权力的目光将他的目光点燃,
  因为他卑鄙,没有良心,没有经验,
  只知道简单而迅速地夺取政权。”
  见原著第二部第七章。
  
  评定一个领导人的是非功过,不能光看他如何掌权,而要看他掌权之后是否为百姓谋福利。因而重要的是当好皇帝,至于用什么手段当上皇帝,则大可不必计较。登上国王宝座的宙斯并没有花天酒地,昏庸无道,他首先想到的是百姓们的疾苦。宙斯与赫拉举行盛大婚礼的时候,摩拉派使者问宙斯有何愿望。宙斯的回答是: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的心愿?”宙斯说,“我希望,人和动物
  不要再有精神和肉体的痛苦,
  在我获得荣誉的这一天中,
  悲哀的人能高兴,病人没有疼痛。”
  见原著第二部第八章。
  
  正因为宙斯能把老百姓的疾苦放在首位,所以他能坐稳国王的宝座,巩固他在奥林匹斯的统治地位。
  宙斯对妻子是忠诚的。当阿南柯发现宙斯每天都和妻子赫拉待在一起而把治国大事抛至脑后的时候,他便用魔法让赫拉与宙斯无端争吵,让他们夫妻失和。就在这种情况下,当调皮的阿佛洛狄忒想坐上赫拉的王后宝座风光风光时,宙斯斩钉截铁地阻止了她:
  
  宙斯喊道:“喂!你这两条不安分的腿还不快往边上挪!
  你这轻浮的母鹿,赶紧离开赫拉的宝座!
  虽然我们在婚姻生活中吵得不可开交,
  可她毕竟是我的妻子,是你的领导。”
  见原著第五部第二章。
  
  为了王位,宙斯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幸福与安宁以及内心的平静。虽说他有权统治整个奥林匹斯山,可在实际意义上他却是个傀儡。阿南柯将他从众神明中挑选出来,作为自己意志的执行者:如果宙斯的行动与他的愿望相符,他就任其行事;如果与他愿望相悖,阿南柯就要出来干预了。而受制于阿南柯的宙斯又派赫拉克勒斯到人间行使自己的意志,赫拉克勒斯在人间的角色无异于宙斯在奥林匹斯山。人类的命运不由人类自己掌管,神明们的命运也不由神明们自己决定,而是由命运,由阿南柯决定。我们不能不说,这是作者的宿命论思想在这部伟大作品中的折光。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与宙斯相比,阿波罗可是个完美无缺的人物,他英俊潇洒,崇高善良,高尚正义,光明磊落,以至于虽然获得了所有比赛的胜利,却不能赢得王位与美女,因为他不懂得奸诈与欺骗。一个从不行恶的人,岂能料到世上有恶人?他不属于这个肮脏的世界。所以宙斯一上台就封给他一处高高在上、无人居住的领地。他驾驶着太阳车,在女友阿耳忒弥斯的陪伴下驰骋于光明的无人之境。作者舍不得让形象光辉灿烂的阿波罗混迹于污浊的凡夫俗子的世界,为凡夫俗子的种种烦恼所困扰。
  赫拉、阿佛洛狄忒、阿耳忒弥斯、帕拉斯这四个作者着重描绘的女性人物各具不同性格。帕拉斯是英勇刚烈的巾帼英雄。在她身上几乎闻不到一丝女性应有的温柔气息。她陪伴赫尔墨斯参加争夺女王的角逐,可一旦看到他俩在比赛中失利,便立即离开了他。赫尔墨斯把玛雅女王和她的王国从危难中解救出来之后,就和女王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时别处又有危难发生,帕拉斯赶紧去找赫尔墨斯,随后和他一起去完成救人的伟业。帕拉斯心中只有事业,赫尔墨斯只是她事业上的同志。
  阿耳忒弥斯是女性中的完美人物,就像阿波罗在男性中一样。也许这就是作者对完美女性的设想吧:温柔而忠诚,对男友的能力坚信不疑,愿意时刻陪伴在男友的身旁,辅助他取得事业上的成功,并与他共享成功后的甜蜜。在他遇到困难时,她给他鼓劲,给他信心、力量与心理上的支持,与他共渡难关。危难关头她鼎力相助。她把他的胜利、他的事业成功看作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与他同甘苦共患难。这是一个具有献身精神的无私的女性。然而,这种无私的女性形象不过是作者的一种幻想与希望罢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在性格与人品上处于阿耳忒弥斯反面的是赫拉。在施皮特勒笔下,赫拉是与心胸狭窄、诡计多端等坏字眼联系在一起的一个坏典型。她容貌艳丽却心狠手辣、嫉妒心强,欲图凌驾于万人之上。但是她与众神有一个本质区别:她是一个凡人,有朝一日会死去。
  
  她血缘纯正、外貌出众,光彩非凡,
  雍容华贵,高雅、矜持而冷淡。
  所有神明都向她求婚,互相竞争,
  谁当国王将取决于谁在这场竞争中获胜。
  要问这位高高在上的少女是谁,
  她的名字叫赫拉,她高尚尊贵。
  哦,痛苦呀,何等的痛苦!我发现
  赫拉这圣洁的玉体上有一块黑色的斑点,
  这是由遗传而来的致死的疾病:
  不死的神明的法定王后将会终止生命。
  见原著第一部第一章。
  
  也许正是这一点与她那高踞于众人之上的女王身份的强烈反差造就了她那副狠毒心肠。凌驾于万神之上是命运的安排。赫拉惯于享用权力、支配众人,而从不替别人着想。虽然她曾迫不得已在宙斯跟前下跪过,可国王宙斯在许多事情上也往往让她三分。只要她不主动挑起夫妻之间的口角,只要玻璃戒指不碎、俄耳比亚旗帜不倒,她就能保住女王之位,死神也不会向她逼近。虽说最后俄耳比亚旗的倒下是阿南柯的安排,可那蛮横无理、随心所欲的行为毕竟符合她那喜欢对人指手画脚、不尊重别人劳动与感情的傲慢天性。这样一个集所有缺陷于一身的善妒的女人当然不能接受死亡这个事实:这意味着丧失原有的高高在上的地位,在手下人都长生不老的情况下,孤独地忍受着命运这番不公正的安排。她先是想方设法逃脱死神的视线,包括背叛宙斯、投奔阿波罗。当她的求援遭到阿波罗的拒绝后,当她最后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死神的魔掌时,恶劣的天性驱使她送给无辜的赫拉克勒斯一连串诅咒。赫拉的逻辑是:既然我好不了,你也甭想好!
banbijiang.com

  上面分析的几个人物只是作者所着力描写的。全书中出现的人物不下数十人,其中有不少人看来只是轻轻带过,但个个写得鲜明生动,栩栩如生。如冥后普西芬尼,出现次数不多,且每次都只有寥寥数语;又如写侏儒许菲斯特,只用了一章的篇幅,但是他们无一不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从刻画人物的功力看,施皮特勒不愧为大手笔。
  
  通过对神话传说的改编来反映社会现实,这样的作品在文学史上并不罕见,我国古代名著《西游记》就是一例。鲁迅认为吴承恩是“通才”,“敏慧淹雅,其所取材,颇极广泛”,“讽刺揶揄则取当时世态,加以铺张描写,几乎改观”
  见《鲁迅全集•中国小说史略》第十七篇《明之神魔小说(中)》。
  。从这一点上看,施皮特勒与吴承恩似乎有不谋而合之处。
  《奥林匹斯的春天》除了主要人物的姓名采用了古希腊神话中的人名,在不少地方都留有北欧神话、日耳曼传说和圣经故事的痕迹。作者想让作品表达的思想内容具有普遍性和历史性,让读者相信其客观性,因而作者才以神话传说为依托,在形式上选择了史诗这一体裁。许多细节的创作也都以史料、传说为依据。例如:神明们在奔赴奥林匹斯山的途中路过天帝乌拉纽斯的王国时个个满面尘土,乌拉纽斯盛情地款待了他们,甚至还为他们洗脚。这不禁让人想起《圣经》中耶稣为门徒洗脚的情节。又如宙斯以爱情与安宁和高尔戈做交易,换取王位和美女,这又使人联想到浮士德博士与魔鬼靡非斯特的交易。第三部第四章以“狩猎魔王阿克泰翁”为题。“狩猎魔王”实际上是日耳曼传说中地位最高的神明渥丹。赫拉的童年又使读者不禁想起《格林童话》中白雪公主的遭遇。在依据史料进行创作的同时,作者又对史料进行了大量的修改,以便更好地刻画人物性格,更有利于表达作者的思想。赫拉在作者笔下变成了凡人,一个会死去的凡人。神话传说只是作品的外壳,内容上的安排却全然是作者的创造。诗中的军事掩体、化学武器和一系列机械化设备无疑反映了19世纪末的科学技术水平。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全诗以六步抑扬格写成,每两行一韵,单韵双韵互相交替,贯穿全文始终。在此基础上,作者选择了高雅的书面语,大量地运用了形容词、动词以及名词等形象生动的实词。事情发生之前作者往往设置一个预言者,借助预言者之口把未来的事情预示给人们。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预言的内容又被不厌其烦地重述一遍,有时甚至在措辞上都与预言有雷同之处。全书在叙述过程中不掺杂议论,不直接夹杂作者的观点。精心刻画人物及事件是作者表达观点阐明立场的途径。这样一来,作品从表面上看客观性更强,更能使人信服。作者与作品就此拉开了距离。此外,诗中还有对求婚、婚礼、节日、装备、搏斗、死亡等场面的描写。凡此种种都是史诗所拥有的共性。这些艺术上的成规是本文成为史诗所不可或缺的条件。
  《奥林匹斯的春天》在创作手法上尚有它的独到之处:一是对比、拟人的写作手法,一是滑稽与幽默的漫画式的笔法。
  作者在塑造主要人物时采用了对比的手法。表现阿波罗时,用宙斯、赫尔墨斯、波塞冬作陪衬;表现阿耳忒弥斯时,用帕拉斯、阿佛洛狄忒作对比;宣扬阿波罗与阿耳忒弥斯在共同的事业中建立起的爱情时,宙斯与赫拉、罗多斯与厄洛斯、帕拉斯与赫尔墨斯又成了鲜明的反衬。有对比才有鉴别。作者笔下的一个个对比人物都各自代表不同的缺陷及人格上的不完善,只有那两个完美的人物不具备任何缺陷,在作品中光辉灿烂、光芒四射。他们代表着作者的思想观念。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无论有生命的还是无生命的,作者笔下的任何动植物、任何物件都会突然开口说话,像人一样具有思想与个性。不仅凤凰鸟会歌唱,马儿会互诉苦衷,就连云彩、石头、小草都能讲话。有时,这种景物对话的场面给读者提供了另一个观察世界的角度,有时它甚至具有某种象征意义,是为说明一定的道理而存在的。这种拟人手法活跃了作品的气氛,使单调的人的世界变得丰富多彩。
  滑稽的场面在文中比比皆是。《执雷的波塞冬》与《阿佛洛狄忒》这两章便是明证。憨厚、愚蠢、自以为是的波塞冬与美丽而调皮的阿佛洛狄忒通过作者漫画式的勾勒跃然纸上,令人忍俊不禁。
  波塞冬想借助于雷斧吉加斯的威力,让河水往上流。结果目的不仅没有达到,波塞冬自己倒是吃尽苦头:
  
  这位巨神在河流的泡沫中载沉载浮,
  哪是什么神?只是浪涛的玩物!
  头一起一落,就像未包装的快件货物,
  被猛地一扔,滚过岩石和瀑布,进了山谷。
  他的嗅觉、味觉和方向感全部丧失,
  他在泥水篮的漩涡里打转,分不清天和地。
  “我的身长呢?还有我的身宽?”
  他谩骂道,“哪儿是我的上身,哪儿是我的下端?” copyright Banbijiang
  见原著第三部第六章。
  
  仅此数笔,不仅勾勒出波塞冬性格的轮廓,而且希腊神话中的海神在水中分不清东西南北这一事件本身就为幽默与滑稽定下了基调。
  阿佛洛狄忒假装成大理石雕像,站在水池边的裸体仙女雕像群中,引起市政府官员们的注意。通过幽默的笔法,作者一方面描绘出天真、调皮的少女阿佛洛狄忒的形象,另一方面政府官员们的迂腐、假正经也被表现得淋漓尽致。有人认为阿佛洛狄忒这尊新雕像是一个捐赠品,还把不留姓名的送礼者大加赞许。有人建议向新雕像虔诚地祈祷。还有人认为这件艺术品不够自然、没有生气。甚至有人用唾沫沾湿手指、像内行似的摸摸她的脊梁。这时,“她再也抑制不住,先用鼻孔出气,再大笑着欢呼着起立”
  见原著第四部第一章。。众人发觉受到戏弄,大骂不已。这一段可以说是对当时官僚们的极大讽刺。
  这一场面令人想起鲁迅在《补天》中的一段描写:女娲用泥土做出来的“小东西”(即人),“累累坠坠的用什么布似的东西挂了一身,腰间又格外挂上十几条布,头上也罩着些不知什么,……却偏站在女娲的两腿之间向上看”
  见《鲁迅全集•故事新编•补天》。。鲁迅和施皮特勒,这两位伟大的作家,他们对世俗社会的讽刺、对正人君子的嘲弄是多么的辛辣,而他们所运用的幽默手法又是何等的相似!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半壁江中文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