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节

    一
    库尔班书记一家五口人的尸体,被闻讯而来的邻居们抬到院子里的大通铺上,这些死者的身体叠加在一起,成为侦查员们心中沉重的块垒。
    他们是在夜里被人砍死的,就连五岁的小孩子也没放过。
    这是王路第一次面对这么惨不忍睹的场面。一时间,平日里所有的轻松都变得凝重了,重得让他的喘气都粗起来。就在这一刻,他的心理年龄迅速成长,他以从未有过的情感看着正在低头忙碌的亚力坤和艾力,他很想过去拥抱他们、安慰他们。
    亚力坤在给门框上的血迹拍照。他是个老侦查员了,很懂得把感情隐藏起来,他不可能表现出特别难过的样子,许多围观的群众都在看着他们呢。
    艾力和马建中蹲在库尔班书记的睡房里半天了,他们在提取爆炸物。艾力的一缕卷发不知什么时候垂到前额,正好遮住他的眼睛,所以,王路看不到艾力是不是也哭了。
    钟成先是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然后又屋里屋外地看了看,他的脸一直阴沉着,他的心因愤怒而激烈地跳动着,但是,除了他自己,别人看不到他动荡的内心。过了许久,他重新回到库尔班书记的遗体前,向这位老朋友做了最后的道别。
    钟成沉默着离开库尔班的家。他知道此刻自己应该做什么,他的大脑并没有因为痛失一位亲切的朋友而发懵,相反,他的大脑更清晰了,他现在需要马上开展侦破工作,尽快抓获残忍的凶手。他心里清楚,这绝不是一宗普通的杀人案,一想到“黑鹰”那张模糊不清的脸在暗处得意狂笑,他就觉得窝火。
    王路的内心充满了忧伤。但是,他没有时间忧伤下去,他调整了一下情绪,跟上了队友们的脚步,他想起一位年迈的哈萨克歌手为他和马天牧弹唱过的一首歌:
    敌人已踏上城头,
    快饮尽最后一滴酒。
    把兄弟的尸体堆起来,
    我们准备战斗。
    噢,一旦我们沉默着离去,
    就意味着战斗。
    二
    忙了一上午,各种线索都上来了,但没有重要的。一行人来到依干其乡的一个清真饭馆吃羊肉抓饭。
    饭馆老板是个肩膀上搭着块毛巾的中年男人,一顶白底蓝纹的小花帽扣在头顶,显得很是俏皮。看见钟成来了,他愣住了,随后马上展开笑容张开两臂迎过来:“噢,我的老朋友,哪阵风把你吹来了,坐嘛,快坐。”钟成亲热地跟他握握手,问:“最近好吗?”
    老板笑逐颜开地:“噢,托你的福,不错,不错呢。你们想吃点什么?”钟成说:“每人一份手抓羊肉吧。”饭馆老板殷勤地说:“我请客,每人再来一份薄皮包子,好吃呢。”说完,他也不管钟成是否同意,直接进了厨房。
    不一会儿老板又出来了,他拍拍钟成的肩:“十几分钟之前,我这里来了几个青年人,我觉得他们的神态很异常。他们进门后,什么话都不说,相互之间好像也不认识,他们吃饭的气氛很压抑,吃完就匆匆地走了。”
    钟成忙问:“往哪个方向走的?”
    老板摇头:“不清楚。”
    钟成道:“下次再来吃你的抓饭!”
    钟成一个眼神,大伙谁也没问什么,“哗”地一下,离开了热气腾腾的饭馆。
    出了饭馆,钟成说:“如果我分析的没错,刚才那几个人应该与库尔班书记被杀有关系。”
    钟成马上分工:“大漠,你带亚力坤先往村口探情况,我们回乡政府准备战斗。”
    大漠和亚力坤查验了一下枪支,朝着村头去了。
    艾力跑到邻居家,花钱买了几个馕回来,大伙就着开水简单地吃起来。正吃着呢,突然,村头传来两声枪响。钟成当即部署道:“王路你以最快的速度,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剩下的人跟我在原地等消息,不能蛮干。”
    一会儿,王路气喘吁吁地回来了。他向钟成报告说:“陈队他们追那帮人去了。”
    “往哪个方向跑的?”钟成急切地问。
    “顺着村头的排碱沟跑的。”王路回答。
    钟成果断地说:“他们跑不远,前面是盐碱滩,没有藏身之地。”
    钟成以最快的速度从乡里调来五部汽车、二十名武警战士及三十名民兵。一队车马浩浩荡荡地向村外出发了。
    王路把警犬“黑虎”带在了身边。
    三
    钟成带着人马浩浩荡荡驶近了,五辆汽车全部开着大灯,把黑夜照得很亮。
    大漠老远就听到了动静,他逆着车灯的光亮,向车队挥手。钟成老远就看到了陈大漠那高大的身板,他给王路下命令:“在距离大漠十米的地方停车。”
    车队停下来,钟成喊:“不要熄火,汽车大灯全部亮着。”
    “黑虎”一跳下车,就冲着黑暗中的排碱沟扑去,被王路及时拽了回来。
    大漠跑过来报告:“都在沟里呢,一共八个人,有枪,估计是跑不动了。”
    钟成命令道:“汽车大灯集中起来,都给我照沟底,看看下面有什么?”
    可是,排碱沟太深了,汽车灯根本照不到沟底。
    钟成决定:“王路,放开黑虎,让它探探下边有什么情况!其他人散开,准备战斗!”
    于是,王路用手抚摸着“黑虎”的头说:“去吧,一定要小心。”
    王路一松手,“黑虎”噌地一下蹿出去,它狂吠着一跃跳进沟里。汽车大灯紧紧追随着“黑虎”的背影,那一刻,所有人都看见了,“黑虎”一跃而出的样子壮观极了,它在侦查员们的心目中,根本不是条警犬,而是一名勇敢的战士。
    “黑虎”跳进沟里之后,狂吠着扑向一团黑影。黑影们三个一团,两个一堆拥抱在一起,每人胸前都挂着一个军用水壶。
    大碱滩上突然响起一声沉闷的爆炸。排碱沟里顿时传出因疼痛而发出的喊叫声。
    瞬间的爆炸骇住了所有的人。钟成也像迟钝了似的。
    沉寂一会儿之后,侦查员们开始靠近现场。有两人被炸死,两人被炸伤,另两人正屁股朝天,一头扎到沟底,被侦查员们拖上路面。
    王路执意要把“黑虎”的遗体带回去,他冲动地抱着“黑虎”的一条腿进到汽车的驾驶室里,他想独自悲伤一会儿,“黑虎”的死令他难过。可是,就在这时,他觉得身后有什么不对劲儿,好像有人在背后喘粗气,王路被吓了一跳,猛地回头,还真的被吓住了。原来车后座不知什么时候爬上来一个家伙,那人的腹部大概受了伤,他的一只手捂在肚子上,一只手伸过来,正要抓王路。王路本能地一躲,对着车外的人群狂喊一声:“不好,车上有人,都趴下!”王路的狂喊声还未落地,他已经敏捷地从驾驶室里翻下来。
    那时,离这辆车最近的是钟成,也就十多米远的距离,他甚至来不及分辨什么事,马上也跟着喊道:“一个人都不能动,都趴下!”
    大家本能地趴在地上等候命令。王路迅速滚到钟成身边,报告说:“钟头儿,还有活的!在驾驶室里!”钟成立刻发布第二道命令,他喊道:“全体注意,都往后撤,距离二十五米之外!”
    现场紧张起来。不一会儿,大伙儿都远离了那辆三菱吉普车。
    钟成问王路:“他身上有炸弹没有?”王路摇头说:“没看清。”
    钟成对亚力坤下令道:“喊话!最好能把那个人从驾驶室里弄出来。”
    亚力坤喊道:“车上的人听着,你的肚子还在流血吧?赶紧下来,我带你到医院去包扎,不然,你就没命了。”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话,他的语气既紧张又拖着哭腔,他说:“真主啊,我的血快流完了,我要死了。”
    亚力坤说:“那我过来扶你,你等着。”亚力坤拿着话筒,边喊边向汽车靠近。
    对方突然声嘶力竭地喊道:“不许靠近,否则我引爆炸弹,把你们全炸死。”
    他果然有炸弹!亚力坤停下了脚步,看看钟成,问:“怎么办?”
    钟成说:“艾力,王路,你俩过去,往车里投催泪弹!”
    因为情况来得紧急,出发时没有带发射催泪弹的防爆枪,此时只好采取手投催泪弹的方法制服车上的家伙。因为车窗太小,距离远,投不进去,所以,王路和艾力一左一右绕过去,一个箭步蹿上车顶,然后,由艾力掩护,王路把催泪弹投进车里。
    王路投催泪弹的速度快极了,快得就像夏夜的天空里划过的一道流星,他在蹿上车顶的同时,身体随即离开了汽车。
    车里的家伙很可能在王路蹿上车顶那一瞬间引爆身上的炸药,那样的话,牺牲是注定的。王路对这个世界还是很有感情的,他不想从此消失。
    他朝着计划好的安全方位跑去,而艾力早他几步向着另一个方向跑的。王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是他一生中跑得最快的一次。艾力也是,他跑起来像个水鸭子,边跑嘴里边乱叫,他在为自己打气,也证明他还活着。
    也就几秒钟的时间,王路已经蹿出十几米远。远远地,大伙都看见了催泪弹投进驾驶室后,里面传出咳嗽声,接着,那家伙接通了电池,汽车“轰”的一声爆炸了,汽车的车篷被炸得散了架。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