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五节

    一
    一踏入南疆的土地,沙吾提就心痛不已。一年前,当他看到莱丽被成功地营救出去之后,他也趁乱悄悄离开了这片令他伤心的土地。既然暗恋的人已经变心,他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他盲无目地的独自来到喀什市,他在电线杆上看到“蓝梦网吧”正在招收青年服务生的小广告,他很顺利地应聘了。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网吧实际上是伊不拉音出资赞助由阿不都尔出面招蓦青年参加境外恐怖组织的一个中转站。这个地下中转站以帮助维族青年到境外求学为名,把青年们骗到A国,然后由阿力木恐怖组织出面,对青年们进行特种恐怖培训。青年们毕业后,有的被送往国外战场送命,有的被派回境内继续搞恐怖活动。
    沙吾提最终违心地参加了他们的恐怖组织,而且不得已被裹胁着即将在境内从事恐怖活动。
    此刻,沙吾提彷徨了,自己已经在境外接受了特种培训,而且对着《古兰经》宣誓,一定要为“圣战”献出自己的生命。就凭这个誓言,他也变不回当年那个纯洁的青年了。
    在经历了几天几夜的长途汽车的颠簸,又经过了两三天的徒步跋涉之后,沙吾提和吐逊终于在一个夜晚来到距离昆仑山基地十公里处的地方。一个看上去身手敏捷的男人从一株扇形的红柳丛中突然闪出来,沙吾提和吐逊同时做出卧倒的姿势,分别藏卧在一个岩石后面。对方的脸全部包裹住,只露一双眼睛用来辨别人,他对着满天的乌云问:“今晚会出现星星吗?”


    于是,吐逊从岩石后面闪了出来,他回答:“星星在有月亮的时候出来。”
    沙吾提不用看清对方的脸,只凭对方走路时右脚略跛的姿势便得知:这个与他们接头的人是西尔艾力——那个把他从村庄骗到沙漠恐怖训练基地的冷面人。西尔艾力认出沙吾提后,冷冷地说了一句:“看上去结实了。”然后,他的头一歪,说:“跟我走吧。”
    一圈铁丝网围起一大片凹凸不平的山地,四个大帐篷坐落在铁丝网中间,每个帐篷里能容纳十几张床铺,床铺上面睡满了阿不都尔招募来的“敢死队”员。
    不久,沙吾提看见那个被许多人当成神一般的人物——艾尔肯。他一看见沙吾提就说:“你像一面镜子,照着我这一年来不凡的成绩,我想不承认我的功劳都不行。你看看,一年前你是多么无知,而现在,你却是一名从境外受过特种训练的战士了,我真为你们骄傲。”
    沙吾提没想到,他竟然在这个时候见到了自己的情敌,冤家路窄,见到艾尔肯,沙吾提恨不能一枪打死他,但是,他又把握紧的拳头放下了。
    二


    自从艾力牺牲后,反恐一队办公室变得沉默了许多,也没人跟马建中吵吵了,也没人跟亚力坤一起搞恶作剧了,也没人拉着王路到乡下欣赏漂亮姑娘了。
    心情最沉重的就是王路。因为跟马建中在夺枪,导致了枪走火事件。钟成盛怒之下,要给王路严重警告处分。马建中主动找钟成承担责任,被钟成骂了出来。陈大漠不怕钟成骂,他检讨说,这次枪走火事件的确给打击“黑鹰”计划造成重大损失,他要求承担全部责任,要求组织上处分他。钟成说:“护犊子是吧?那好,我成全你。”于是,陈大漠背了个严重警告处分。王路觉得这一处理结果比开除自己还难受。陈大漠说:“咱俩都戴罪立功吧。只是我是形式上的,你是心理上的。我知道你比我更沉重。”于是,王路每天沉闷地守着电脑。
    这天下午,王路按惯例在新增设的“南疆公安网”上浏览了一遍,最后,他打开“举报箱”,发现今天点击“举报箱”的网民达二十七人次,其中一条留言引起了他的极度注意,一个署名“冰山上的来客”的人留言:警察同志,南疆近期可能有大事发生。
    钟成分析:举报者有可能来自“黑鹰”内部。因此,钟成通知南疆警方随时做好迎接战斗的准备。
    这段时间,钟成老是头昏,他在医院里悄悄输液,亚力坤是第一个来看他的人。亚力坤一进门就说:“喂,钟头儿,有个内地来的人要从阿肯村我的朋友卡德尔那儿买枪呢,你看,让不让他来?”
    钟成坐起来问:“买枪干什么用?他要什么样的枪?”
    亚力坤说:“他说长枪短枪都要,越先进越好。”
    “他是给自己买还是替别人买枪?”
    “他没说。”
    钟成果断地说:“让他来!你尽全力接触,了解他们为什么买枪。口述不行,给我拿个书面报告。”
    枪被放在一个黑色的小包里,包里装着窃听器,卡德尔就提着这个黑包去见购枪人卡拉。
    卡拉的双眼紧紧盯着卡德尔手中的黑包。“货带来了?”卡拉因为精通枪支,所以,艾尔肯特意派他下山购枪。
    卡德尔不慌不忙地把黑包放在桌子上,缓缓地拉开拉锁,慎重地从里面拿出一支走私的格洛克9毫米手枪,卡拉立刻惊叫:“啊,这可是世界名枪!”
    卡德尔把枪放到卡拉手中:“验验货吧,绝对一流制造。”
    卡拉把枪拿到手里反复试看着,赞叹道:“是把好枪。”
    卡德尔轻描淡写地说:“如果你还需要的话,我这里还有伯莱塔9毫米手枪。”
    “真的?你厉害啊,朋友,你是怎么搞到这些枪的呢?”卡拉阴阴地问道。
    卡德尔说:“我趟这条河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经我手里过的枪,花样可就多了,德国的沃尔特P99手枪、德国的MP-5冲锋枪、美国柯尔特公司制造的微型冲锋枪、瑞士的SG550突击步枪,全是我玩剩下的。”
    卡拉警惕地问:“你玩得这么大,警察就没有发现你?”
    卡德尔不屑地说:“你说警察啊?他们怎么会注意到我呢?我是个猎人,猎人手里就得有枪,他们来查的时候,我就把持枪证拿给他们看。而且,警察里还有我的朋友,他们很相信我。”
    卡拉把格洛克9毫米手枪放到嘴边嗅了嗅,又眯起眼睛瞄了瞄,情不自禁地说:“那么,这支枪归我啦?”


    卡德尔点点头。“只要你肯出钱,我会想办法弄枪。”
    卡拉急切地问:“那得等多长时间?”
    “七八天吧。”卡德尔淡淡地回答。
    “这么长时间?”卡拉有点急切。
    “等不及就算了。因为这些枪也得从内地进来,没有现成的。”卡德尔无所谓的态度。
    “等,一定等你!”卡拉向卡德尔表态。
    可是,半夜,卡拉突然变卦了。他让卡德尔第二天跟他一起到博斯坦去。
    三
    当又一个早晨到来时,临时跟踪小组已经埋伏在长途汽车站四周。
    来接卡拉回去的人是从境外受训回来的吐逊。
    吐逊一副生意人的打扮,肩上随便搭着个脏兮兮的袋子,晃晃荡荡地上了通往博斯坦市的长途汽车。长途汽车两个小时发一班,眼看着离发车还有十分钟,奇怪,卡德尔和卡拉呢?
    还剩五分钟,陈大漠果断地命令:“建中、赛尔江你俩先上车。我们继续等。”赛尔江是反恐一队新入队的应届大学生,分配给马建中当徒弟。


    到博斯坦的长途汽车准时发车了。上车后,马建中和赛尔江一眼看见了坐在中间部位的跟踪对象,他们会意地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马建中走到最后一排坐下,赛尔江则坐在前排。他们一前一后把跟踪对象夹在中间。
    陈大漠带着王路和亚力坤继续守候。
    直到中午一点半,卡德尔和卡拉才出现在长途汽车站。看来,他们打算乘坐下午两点的那班长途汽车。
    下午两点,卡拉和卡德尔乘坐的那辆长途汽车出发了。王路驾驶的“沙漠王”也悄悄启程。
    晚上,陈大漠一行到达了博斯坦市。被跟踪了一路的购枪人卡拉带着卡德尔住进了客运站附近的一个小招待所。这个住处,是吐逊和卡拉临出发前秘密定好的。
    卡拉带着卡德尔敲104的房门:“请问是大阪城来的姑娘吗?”
    吐逊在里面回答:“这里没有大阪城来的姑娘。你要找南疆来的棒小伙子吗?”
    卡拉答:“是的。”
    于是,吐逊把房间的门打开,先是警惕地向四周望望,然后才说:“进来吧。”
    吐逊让尔曼和卡德尔睡在地上。睡觉前,吐逊老到地让卡德尔脱光了衣服睡觉。卫星定位设备本来安装在卡德尔的衣服纽扣上,因为被强行脱去衣服,卫星定位设备脱离了卡德尔的身体,无法进行有效的摄像。
    与此同时,陈大漠等人住在与卡德尔相隔五间屋子的另一个房间里,卫星定位设备信号突然变得不清晰,大伙都有些急,想直接踹开门把那伙人抓了算了。但陈大漠觉得,还是稳着点好,因为不知里面是什么情况,再等等卡德尔的情报。
    半夜,卡拉悄悄问:“下一步怎么办?”
    吐逊道:“一个从青海过来的枪贩子已经把十几支M16加强型步枪藏在新藏公路零公里处。约好了明天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由于俩人的声音太小,卡德尔干着急,听不清他俩说了什么。
    吐逊悄悄对卡拉说:“喂,我看天气不好!门口停着的那辆‘沙漠王’好像有问题,我看见好几次了,是不是跟踪我们的?”
    两人悄悄商量了一下,决定把身上的枪藏在招待所的卫生间,以防被警察查住。
    卡德尔虽然闭着眼睛,但他不敢睡。忽然,他听见吐逊和卡拉从床上爬起来,接着,他感觉两人慑手慑脚地走到他面前,他立刻佯装打起呼噜,可是紧接着,他就觉得有一股凉丝丝的东西喷到他脸上,他刚想喊,但仅仅一秒钟工夫,他就昏睡过去。
    原来,为了自身的安全,吐逊把携带入境的“辣椒喷雾剂”喷到卡德尔和尔曼的鼻孔里。吐逊得意地说:“二十四小时之内,他不会醒来。”
    于是,吐逊翻后窗跑了。随后,卡拉悄悄打开前门,他化装成一个蒙面维族妇女的模样。
    王路一直盯着104房间。
    下半夜三点多,从104房间走出一个蒙面的维族妇女。开始,王路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是,那个“蒙面女人”走路的姿势很奇怪,像个男人,而且那人离开招待所后,越走越快。
    王路意识到此人有问题,他顾不上跟谁说一声,撒开腿就追过去。“喂,站住!”
    谁料“蒙面女人”听到身后有人喊拔腿就跑。王路猛然从后面扑向“蒙面女人”,一把揭开了罩在“蒙面女人”头上的长披肩,露出一张男人的脸,他是卡拉。
    陈大漠等人听到动静也都跑了出来,见王路已经押着卡拉往回走。
    卡拉被带回104房间。卡德尔仍然昏睡之中。
    王路问:“你的同伙呢?”

    卡拉得意地说:“你们恐怕找不到他。”
    王路气愤地说:“那你自己就当替死鬼吧。”
    马建中和亚力坤无心跟卡拉逗嘴,他俩已经把屋里翻了个遍,不到十分钟,马建中就喊上了,他说:“卫生间的天花板被人移动过。”接着,他又喊:“这儿找到一支枪!”
    马建中猴子似地倒挂在天花板上,取出一支格洛克9毫米手枪。
    卡拉一看,脸儿都白了。
    四
    卡拉一天都装傻,死活不开口。亚力坤气得用手点着卡拉的鼻子说:“什么都不讲是吧?叫什么名字也不说是吧?从哪儿来的也一问三不知对吧?好,你有种,我服你了。那我最后一次问你,为什么是你坐在我面前?而不是街上的其他什么良民?”
    卡拉抬头叹口气,坚定地说:“我没有罪,你们不该抓我。”
    亚力坤也叹口气说:“你有三十岁了吧?我也三十出头了。我们俩算是同时代的维族青年,可咱俩却走上不同的道路,今天坐在相反的位置上。咱们维族应该有传统的美德和品格。我记得老人常常对我们说,吃苹果的时候不要忘记种植果树的人,喝着清水去摧残开渠引水的人,那么这种人必然不得人心。你们想干的事,难道不是这样吗?”亚力坤突然把脸色放得非常威严,他说:“我要说的,全都说了,卡拉,你说,你到底讲不讲?”


    卡拉一惊:原来警察知道他的名字。卡拉迟疑地问:“要是我讲了以后,你们会对我怎么样?”
    亚力坤说:“你想想,你的头儿能给你两万块钱买枪,说明你的头很重用你,也说明你在组织中是个说了算的人物,如果你不讲,就凭这一点,我们能放过你吗?但是如实讲了,就是另一种情况了,你是聪明人,还用我讲下去吗?”
    “我们做了大量的炸弹,我们的头目说,等我把枪买回去后,我们首先要在喀什市,在汉族人的春节放响‘礼炮’,显一显我们这个组织的威风。我向真主保证,是艾尔肯给我的钱让我买枪。”卡拉的口一开,就像河水猛然冲出山涧,挡都挡不住。
    侦查员们一听到“艾尔肯”这个名字,全都激动了。大伙找这个人找得好辛苦,现在他终于浮出水面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