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陆贞从未想过爹爹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听来,简直像做梦一般,一颗心怦怦直跳,简直要从胸腔里跳跃出来,她不禁惊喜地喊道:“爹!”
  
  陆贾像是一早就预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正色道:“你先别高兴得太早,我可不是想让你继续做生意!你现在这个样子,只会看账和管家,连花都绣不好,再不让奶娘教教你,嫁过去也会丢我的脸!”
  
  陆贞的眼泪激动地滚滚而落,笑着搂着陆贾,“随便爹您怎么说都好,只要您让我不嫁人……”
  
  陆贾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不是不嫁,只是晚嫁一点……唉,看看你笑成什么样了,怎么就那么高兴呢?”
  
  陆贞心情愉悦地赖在他怀里撒着娇,“阿贞舍不得您嘛。”
  
  陆贾忍不住唏嘘,“女儿总是得离开爹的,我不把你安排好,怎么对得起你娘啊!一转眼,她都走了十多年了……”
  
  看到爹爹神情凄然,陆贞知道他又开始思念娘了,心里一阵难过,连忙叫门外的丫鬟小香,“小香,快把我刚买的新茶冲一杯过来。”
  
  回头她对陆贾转移话题道:“爹,待会儿你尝尝这茶,我早上刚喝过,有股兰花味,可好闻了。”
  
  陆贾呵呵一笑,果然没有再提了。
  
  没多久小环端着茶走进了屋,陆贞有点疑惑地看着她,“小环?你不是去奶娘那儿帮忙了吗?”
  
  小环见陆贞追问她,有点紧张,“她……奶娘让我提早先回来了。”陆贞看她这么紧张,心想自从上次红麝串事件后,一般都不让小环跟在自己身边,小环现在这么紧张,估计也是怕她多心,又看她一脸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也就没继续追问下去。
  
  陆贾这时注意到小环手里的茶杯,拿到手边,喝了一口,“兰花味儿,我怎么没闻到?嗯,不过这茶汤颜色倒是很漂亮。对了阿贞,你坐好,我有几句重要的话想跟你说。”
  
  陆贞看他神色十分庄重,点了点头,坐正了身体等他继续说。
  
  陆贾又继续对她说:“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有什么优点,我这个做爹的也就不夸了。可还有些地方,以后你一定得慢慢补足。一是,你是个倔脾气,有了什么事往往存在心里,钻了牛角尖。这样不好,人生在世,做人就是要开阔,有什么不快活,要说出来,别人才能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才不会误会你。”


  
  陆贞点了点头,陆贾又说:“二是,你老是太容易相信人,总是记恩不记仇。当然,这本来也是好事,做生意容易广结善缘。可以后你毕竟是要嫁到高门大户里做媳妇的,那里头的阴谋诡计海了去了,要不多几个心眼,你怎么立得住脚?”
  
  听到这里,她免不了十分羞愧,低下头轻轻地说:“爹……”
  
  陆贾看陆贞这般,也就住了口,拿出一支华贵的九鸾钗,口中说道:“你这几年帮我做生意做得很不错,可是,八成也只是靠了你的聪明,人情世故方面,历练还是少了些。唉,以后得空,我再慢慢教教你吧。”
  
  他将钗递给了陆贞,“这东西,你拿着。”见她目不转睛地一直看着,他有点伤感地说,“这是你娘生前最喜欢的东西,上面刻了九只青鸾,叫九鸾钗。原本,我是想出嫁前才交给你,可今天也不知怎么回事,鬼使神差地把它拿了出来。阿贞,你娘原来也是出身名门的小姐,要不是生不逢时,也不会委屈嫁给我做二房,以后你一定要像她那样,做个……”说到这里,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突然大声咳嗽起来,一口鲜血也随之从口中喷出。
  

  陆贞大惊失色,随手把钗放进了怀里,立即上前扶住陆贾,惊恐地问:“爹,你怎么了?你说话啊!”但陆贾一直都不停地咳着血,她赶紧大声喊着,“快来人啊,爹出事啦!”一时间五内俱焚,怎么都不相信眼前突然发生的这一切。
  
  几个下人快手快脚地把陆贾抬进了赵夫人的房间里,其他的人赶紧请来了大夫,家里上下乱成了一片。陆贞着急地在房外打转,准备进屋,“我爹怎么样了?你让开,我要进去看他!”
  
  丫鬟拦住了她,“大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了。夫人刚发了话,说大夫正在给老爷看病,谁都不能进去。”
  
  陪着她一路赶来的奶娘安慰着她,“小姐,您就耐心等一会儿吧。”
  
  回想刚刚顷刻间发生的变故,陆贞察觉到一丝的不对劲,“爹平常身体都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出这种事?”话音刚落,却听到房内传出震耳欲聋的哭声,她脸色一白,不敢往下再想,只往屋里冲,“爹!放手,别拦着我!”
  
  眼里却看见赵夫人一边哭一边冲了出来,陆贞连忙拦住她急急问:“大娘,我爹怎么样了!”
  
  赵夫人不正面回答,阴沉地看着陆贞,“你还有脸问你爹!”陆贞心里一咯噔,还没明白她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就听到她干脆地吩咐下人,“来人呀!给我把这个胆敢谋杀亲爹的小贱人绑起来!管家你去请族长和长老们过来,就说我们陆家出了忤逆案子,要他们来主持公道!”
  
  听到这话,陆贞愣愣地问:“什么?”
  
  赵夫人却只用狠狠的眼神一直看着陆贞,直到几个丫鬟过来要捆她,陆贞才反应过来,挣扎着说:“放开我,放开我,大娘你胡说!我没杀我爹!”
  
  赵夫人一声怒喝,“老爷就是喝了你亲手端给他的茶水才死的,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居然还想抵赖!”
  
  听到她亲口说出爹爹死了的消息,陆贞彻底惊呆了,喊道:“我不信,你说谎,我爹肯定没死!”她大哭着,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摆脱了几个丫鬟,冲进了房内,却看到爹爹陆贾七窍流血死在了榻上。一时间陆贞全身力气尽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时几个小厮也冲到了她的身边,扭住了她。虽然不能相信这一切,但爹爹真的死了,
  
  慌乱之中,陆贞惶恐地分辩,“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我干的!”
  
  人声嘈杂,没人听她说的话,也没人再看她,她只看到了赵夫人的一个背影,就被小厮们连推带搡地关进了宗祠。
  
  重重的脚步声渐渐逼近,族里的长老们都先后进了宗祠,事态严重,一行人在路上都了解了始末。人都齐了,站在最前面的族长有点为难地看着被绑得结结实实的陆贞,扬声问赵夫人:“弟妹,仅凭一杯茶水,就说你家大小姐谋杀亲父,这也太草率了吧?”
  
  其他长老也深以此为理,纷纷点头,“对啊,就算是中毒,也可能是其他人下的手啊。”
  
  像是预料到有这么一出似的,赵夫人脸上浮现出一丝挣扎,但快速地从怀里取出一张纸,在空中扬了扬,“族长老爷,要不是铁证如山,我也不敢相信青天白日底下,居然有人敢谋杀亲父!您看看,这是我家老爷刚改过的遗嘱。”
  
  族长有点迟疑,还是接过了赵夫人递过来的纸样,扫了几眼,脸色大变,大声读道:“余死后,陆家家财,一分为二,两女各半……另,陆珠生子之前,其所有财产,亦皆委托长女陆贞掌管……啊……所有财产?陆贾这也太……”他念到最后声音颤抖,又抬头看了一眼赵夫人。


  
  赵夫人满脸恨意,咬碎钢牙,指着陆贞说:“这小贱人分明是为了早日谋取遗产,这才故意行凶!族长,您老人家德高望重,一定得为我们孤儿寡母做主啊!谋杀亲父,这可是死罪啊!”
  
  族长见她言之凿凿,不疑有假,但杀父谋财之罪何其大,他只能又看向了陆贞,“陆贞,你有什么话要说?”
  
  一时间变故极大,陆贞没想到父亲惨死在自己面前,紧接着又被大娘指责自己是为了谋夺家产毒杀陆贾,还神奇地拿出了一份遗嘱来。她喃喃地说:“遗嘱?财产?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她眼巴巴地往纸上看过去,不相信那真是自己父亲留下的。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赵夫人看族长面露怀疑之色,长老们也不再多话,等于是默认了自己的话,立时发狠说:“族长,我本来想报到官府里去,可又怕这种逆女杀父的案子会丢尽了我们陆家的脸,所以,才厚着脸皮请您老过来秉公处理……现在证据确凿,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容陆贞这个杀父贱人活在世上!来啊,把她给我拉下去,绑上石头,沉到后院水塘里,活祭她冤死的父亲!”
  
  她一声令下,果然有几个心思活络的仆人上前大力拉扯陆贞。族长面露不忍,仍在犹豫,赵夫人嘴角不禁浮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却没想到自己的女儿陆珠突然扑上前来,“滚开!滚开!不许碰我姐姐!”几个仆人不敢对陆珠动手,动作立刻就慢了下来。陆珠又踢又打,竭力想把他们从陆贞身边赶走,眼睛一直看着族长,露出哀求,“族长爷爷,我爹绝对不是姐姐杀的!”
  
  这突然发生的变故让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赵夫人好不容易回过神,又气又怒,呵斥着陆珠,“珠儿!”陆珠心里害怕,但不去看她。
  
  生死关头,陆贞没有再犹豫,她挣扎着爬起来,几步跑到族长面前,扑通一声直接跪下,“族长老爷,既然我爹留下了遗嘱,能不能让我也看看?”
  
  身后的仆人们看她逃出去了,立刻又追上前来。族长看他们行事完全没有顾及自己,有点不悦,出声呵斥他们,“你们退下!”
  
  陆贞从族长手里接过陆贾的遗嘱看了看,环视着宗祠里的人们,不急不躁地分辩,“族长、叔伯们,我爹既然已经决定把家财都留给我,我要是有心要杀他,为什么不等到出嫁之后?我爹刚改过遗嘱我就动手,那不是太傻了吗?再说,你们也说了,我爹中的毒,除了我之外,也可能是别人下的手。大娘,茶是小环送来的,水是厨房烧的,你为什么都不审审他们,就认定我一个人是凶手?”
  
  赵夫人没想到她在情急之下反将了自己一军,一时语塞,沉吟道:“这……”
  
  陆珠看众人都陷入深思之中,连忙随声附和,“是呀是呀,姐姐最孝顺了,害死我爹的肯定不是她!”


  
  族长仔细一想,陆贞所说的甚是有理,出声询问:“嗯,你说得也有道理,小环在哪儿?管家,你把厨房的人也给我叫来。”
  
  没一会儿,小环就被管家叫进了宗祠。她一脸平静地跪在了地上,“小环见过族长老爷。”
  
  族长问她:“你老实交代,到底有没有在茶水里做过手脚?”
  
  小环立刻伶牙俐齿地接话道:“老爷,冤枉啊,茶叶是大小姐买回来的,水是别人烧的,我就是冲了一泡茶,然后端到小姐房里,哪里有时间去动什么手脚啊?”
  
  陆贞看着她在一旁分辩,总觉得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脑子里灵光一现——当时她叫的是小香,为什么送茶上来的却是小环?一时间陆贞热血冲上脑门,眼泪差点涌出来,她竭力控制着自己,心里有怀疑,但没有直接说出,只是马上找来了小香质问她:“小香,你出来!说说那会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香被陆贞一问,吓得腿都软了,直接跪倒在地,赶紧说:“小姐,我本来都已经在泡茶了,可是小环姐突然说她来泡……对了,她说管家找我有急事,让我先过去!”
  
  管家在旁边本来只是听着,突然听到自己也被牵涉进去,大惊失色,立刻站出来看着小香,“没有的事!今天我根本没有找过你!小香啊……”
  
  听到这里,陆贞心里有了一些推断,只是不能确定,她扬声说:“族长老爷,你能不能请仵作来,仔细检查一下我爹喝过的茶水?我觉得里面肯定有问题!因为我让小香泡的是胡商刚送给我的茶叶,我以前喝过,有股浓浓的兰花香,可我爹喝的时候却根本没有味道,那茶叶很可能是人换过了!”
  
  她又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赵夫人,一字一句地说:“另外,如果按我大娘说的,我是因为想提早霸占陆家的家财才杀人,可为什么我特意要挑在自己房里下手?让我爹在别的地方中毒,不是更显得我没有嫌疑吗?还有,我爹才死了不过一个时辰,这遗嘱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我大娘手里?”
  
  她一番有理有据的话让在场的人都连连点头,一些沉不住气的,早已把怀疑的眼光投向了赵夫人。
  
  赵夫人面露惶恐焦急之色,指着陆贞说:“你血口喷人,我怎么会想害老爷……”她低下头去,对跪在地上的小环突然抛去了一个眼色。


  
  族长看她有点词穷,也没表现在脸色上,只淡淡吩咐道:“管家,你还是去衙门请个仵作来吧……至于这个小环,来人啊,给我把她绑起来!”
  
  眼见形势发展出乎意料,小环突然站了起来,大声说:“不用去衙门了!老爷是我杀的!”说完,她一头撞向了旁边的墙上,一行人大惊失色,想抢着拦下,又哪里来得及。眼见血溅当场,小环断断续续说:“老爷他占了我的身子,却不肯升我当姨娘,我恨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她就彻底断气了。
  
  场上变故连连,一个族人悄悄走到族长身边,小声地说:“肯定有问题,陆贾这个人,向来不近女色……”
  
  族长心里已经清楚怎么回事,只是小声制止着他继续说下去,“你以为我不知道?可现在这个样子,要是闹到官府去,我们整个陆家的面子都保不住了!”他看了死在地上的小环一眼,心想死了也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也就一了百了了。
  
  抬起头来看向了赵夫人,虽是向着她说,但声音足以让在场所有的人都能听见,“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小环恶意杀主,罪不可赦。不过,她既然已经自我了断,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吧。弟妹,你家大小姐既然是无辜的,你就赶快把她放了吧。”


  
  赵夫人虽然心里不情愿,但碍于这种情况不得不放人,只能吩咐管家,“快去给她松绑。”
  
  眼见自己的辛苦布局轻易被毁了,赵夫人怎么也不能咽下这口气,转头看着族长,“族长老爷,她虽然没动手杀人,可是小环毕竟也是她的丫鬟,无论如何,这管教不力的罪名是免不了的,我想罚她跪在佛堂念一个月的经,也算超渡我们家苦命的老爷,您说这样行不行?”
  
  她说得冠冕堂皇,又不落陆家的面子,族长也不想多管,只说:“这……这就是你们家自己的事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