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听到族长这句话,赵夫人立时便说:“那今天就麻烦族长和各位长老了。”话里虽然客气,但已有逐客的意思,别人又怎么不知,虽说都是被她急急招来,也各自客气地告辞,免得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只有一些人私下里议论着这里面的是非,但终究和自家无关,交谈几句,也就各自走了。
  
  等族人们都散了,陆贞被仆人们又押去了佛堂,回想起白日里的一幕,她忍不住泪如雨下。眼下自己一人身处这里,周边一片宁静,她只能仰着头望着高高在上的佛祖,“佛祖保佑,我爹定能往生极乐,早登莲华……”心里一片慌乱,不知道接下来到底应该怎么办。
  
  身后突然传来轻轻开门的声音,陆贞警觉地回头,只见陆珠小心翼翼地走进佛堂,四下张望着,又把佛堂门赶紧关上。她走近了一步,小声地叫了声,“姐姐!”
  
  陆贞没想到深夜里陆珠会来看自己,哽咽着问:“珠儿?你怎么来了?”
  
  陆珠焦急地拉着她的衣袖,急急地说:“姐姐,你快点想办法逃出去吧,我刚才听到娘和舅舅在商量,说明天一大早,就要把你嫁给西街王老爷家当小妾!娘说她连聘礼都收了,整整两百两黄金!”


  
  骤听噩耗,陆贞惊呆了,“王老爷?他都快七十了!”
  
  陆珠连连点头,“是呀,所以你无论如何也不能待在这里!”她又补充着,“我来的时候一路都没什么人,姐你赶紧翻墙逃走吧。”
  
  陆贞心慌意乱地连夜从陆家逃出,一路赶到李守备家门外,也不敢松气,拼命地敲着门,声音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大,门房揉着惺忪的眼,没好气地走出来开门,“这么晚了,谁啊?”
  
  陆贞看到他出来了,从手指上拿下一只银戒指递给了他,好声好气地说:“小哥,麻烦你给你们家二少爷通报一声,就说陆府有急事找他。”
  
  那人见钱眼开,用牙齿咬了咬,确定不是假的,打着官腔说:“好啊,话我会帮你传,可少爷出不出来,我就管不着啦。”
  
  陆贞焦急地在门口等待着,过了片刻,李诚带着惊疑的神色远远走过来,他没看清来人是谁,开口问道:“你是陆府派来的?大半夜的,有什么急事?”
  
  陆贞鼻子一酸,走上前来,“是我。”
  
  她站到了灯笼下,李诚看清以后大吃一惊,“阿贞?”
  
  门在她的身后缓缓关上,直到这一刻,她才感到危险和阴谋暂时离开了自己。
  
  忙碌了一夜,李诚安排她住下,为了避嫌,又先走了。陆贞睡在床上辗转难眠,从怀里取出九鸾钗看了又看,月光如水照进房间中,人情比月光还凉,她叹了一口气,既然睡不着,还不如出去走走。
  
  她对李家并不熟,又是深夜,走了没一会儿,就发现自己早就不知不觉中迷路了,想回去却怎么都找不到路,四下里也没有什么下人,只是远远看到有一处还亮着灯火,她心里一喜,走了过去。
  
  正准备敲门,却不料听到了李诚的声音,她手一哆嗦,正准备敲门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陆贞是庶出没错……可陆家不是还留了一半家财给她做嫁妆吗?我要是不尽快娶她,这些钱可就……”这个声音明显就是那个自己熟悉的未婚夫李诚,那个刚刚还许诺要一直保护她的人,那个说要和父母商量、第二天就把自己娶过门的人。
  
  紧接着,一个苍老的男声响起,“糊涂!赵夫人都要把她嫁给老头子当小妾了,这钱还可能落在咱们手里吗?”
  
  一个低低的女声附和,“是啊,依我看,这陆贞不娶也罢,要不,咱们明早把她送回陆家去,也省得麻烦……”
  
  听到这里,陆贞再也听不下去了,她生怕自己发出什么声响惊动了他们,一只手紧紧捂在自己的嘴上,只有热热的眼泪顺着指缝滚滚落下。此地不宜久留,她快速转身准备逃走,绕过几条路,突然看到角落里晾着婢女的衣服,她灵机一动,扯下衣服换掉了自己身上原本的装扮。
  
  迟了一迟,远远地她听到自己客房方向有人声喧闹起来,心知是自己不在的事实已经被人发现了,没想到李家的人行事这么快,她咬咬牙,赶紧找大门方向。
  
  半路上被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拦了下来,那人狐疑地上下打量着她,“你是哪房的丫头?这么晚了还想出门,有没有令牌?”
  
  陆贞赔着笑,“我不是府里的,我是夫人今天叫过来的绣娘,这会儿做完了事,急着回家去呢。”
  
  那人并不相信她,“今天府里来了绣娘?我怎么不知道?”
  
  陆贞转了转眼珠,正准备编出一些圆谎的理由,却没想到远处的火光渐渐朝着自己的方向越来越近,领头的人不是李诚是谁?她心里叹了口气,直直地看着他,多年相交的绕指柔化作满腔冰冷,心在这黑暗中渐渐沉下去。李诚不敢看她,一挥手吩咐,“抓住她。”
  
  一行人立时冲上前来,将陆贞五花大绑起来。这次陆贞没有再挣扎,她一直盯着李诚。李诚被她盯得心里发毛,走近她小声地说:“阿贞,对不起,我,我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她没有哭,只是觉得可笑——这就是父亲给自己仔细挑选的能托付终身的良人?这就是自己一心一意相信的男人?在这种时候,还能说出这样假惺惺的话出来。
  
  李诚再也不敢和陆贞多说,只是吩咐下人们把陆贞送回陆家。
  
  赵夫人带着一群丫鬟仆人押着陆贞进了柴房,几个人用力将她往里一推,陆贞踉踉跄跄地进了门,终究还是没站稳,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赵夫人忍住一阵快意,面子上仍然假惺惺地作势骂着:“你这个不知羞耻的贱人!私奔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我们陆家的脸都给你丢光了。”
  
  陆贞咬着牙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她得意的嘴脸。
  
  赵夫人更加火上添油,“本夫人好心要把你嫁给王老爷,你居然还敢不识抬举!”
  
  陆贞看她一副胜券在握、得意洋洋的姿态,忍不住回嘴,“大娘,我爹早就给我和李诚定了亲,这事陆家上下谁不知道,你凭什么说我是私奔?我爹尸骨未寒,你就要急着把我另嫁他人做小妾,这到底又是安的什么心!”


  
  赵夫人却不在意,仍然趾高气扬地说:“唷,死到临头还嘴硬,你还以为自己是威风八面的陆家大小姐啊?我告诉你,把你嫁给王老爷当妾,那还是抬举了你!当初给你接生的那个婆娘,老娘我早就找到了!你那个死鬼娘,过门还不到八个月就生了你,你就是个孽种,根本就不是我们陆家的人!”
  
  听到此言,陆贞一下睁大了眼睛,怒目而视,“你胡说!”
  
  赵夫人看到陆贞气得浑身发抖,得意地拖长了声音,“我胡说?那个接生婆现在就住在后院呢!”她言之凿凿,这么一说,周边的几个丫鬟仆人都用鄙视的眼神看向了陆贞。
  
  陆贞愤恨地看着她,“不可能,你胡说,如果我不是陆家女儿,爹怎么会不告诉我?”
  
  赵夫人呸了她一脸,“老爷被你那个狐狸精老娘迷得神魂颠倒,哪里知道自己被糊弄了一辈子?可本夫人没他那么傻,人家李守备家指名道姓,要娶的是陆家小姐,我哪敢弄个冒牌货去!你这个贱人,克死了你爹不说,现在还想给我栽个虐待继女的罪名?呸,痴心妄想!”
  
  她心满意足地羞辱完陆贞,得意洋洋地带着下人们一起走了,只是吩咐外面的家丁一定要人看紧不能再跑了,留下陆贞愣愣地坐在冰冷的地上,耳边不停地回荡着她刚才说的话。
  
  “你不是亲生的!”
  
  “你是冒牌货!”
  
  “你这个贱人!”
  
  眼前不断地浮现出父亲临死前的慈爱面容,她忍不住潸然泪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传来嘈杂的人声,陆贞反应过来是陆珠在和家丁们争执,她站到了窗边看见陆珠正竭力冲过家丁们,其中一个家丁说:“二小姐,您还是快回去吧,夫人特地吩咐过,谁都不许进柴房,就连您也不行!”
  
  陆贞举起绑在手上的绳子,对窗外的陆珠不停地比着刀子的口形,陆珠终于看到了她,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又厉声呵斥着家丁,“哼,你敢不听我话,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这才转身走掉,陆贞看到她离去的背影,松了一口气,倒在了地上昏昏睡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她被人推醒,睁开眼就看到赵夫人和奶娘站在她的面前。
  
  赵夫人冷冷地吩咐奶娘:“把这喜服给她换上,头发也给她弄弄,不然待会儿上花轿不好看!”
  
  奶娘小心翼翼地回答她:“是的,夫人。”
  
  下人们放下了礼服,和赵夫人一起出了柴房的门。
  
  陆贞木然地换着礼服,问奶娘:“奶娘,你告诉我实话,我到底是不是我爹亲生的?”
  
  听到她说话,奶娘含着泪,好不容易才没哭出来,她警惕地递了一块碎瓷片给陆贞,“小姐,这是二小姐让我给您的,别的事,您就别问了。”
  
  这时门外已经传来赵夫人不耐烦的声音,“好了好了,差不多就行了,别误了时辰!”她重重地推开了门,催促奶娘动作快一点。
  
  陆贞立刻扭动着身体,用力地甩开蒙在她头上的红盖头。
  
  赵夫人看着她冷冷地说:“你还有劲儿?留着晚上对付老头子吧。快,把盖头给她缝到头发里去!”她一挥手,几个丫鬟都进了柴房,一行人齐力把陆贞收拾妥当后,立刻将她塞进了门外等着的花轿里。
  
  伴随着一声高亢的唢呐声,花轿缓缓地从陆家抬了出去,陆贞这才从怀里掏出了碎瓷片,拼命地割着手脚上的绳子。
  
  花轿外传来一个下人的声音,“今天把大小姐嫁去了王家,那李守备那边怎么办啊?”
  

  马上有另一个人阴阳怪气地接上了话,“这还轮得着你操心?我听院里的大丫头说了,李守备家昨儿就和夫人商量好了,婚约不变,就是新娘换成二小姐!”
  
  坐在花轿里的陆贞一愣,眼泪顺着脸颊滚滚而落:人的心多么善变,前一刻山盟海誓,下一刻身边却是新人,她当初怎么会相信他对自己是真心实意?一口气憋在心中,只能化作眼泪,但她不敢放松手上的动作,反而更快地去割自己的绳子。轿子上下颠簸着,显然是赵夫人怕夜长梦多,吩咐抬轿的人早点把陆贞送进王家,她弄得一手一身都是血,才好不容易割开了自己脚上的绳子,但手上的绳子却怎么都弄不开。她心里又急又怕,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拼命地继续磨着手里的绳子。
  
  正在这时,轿外传来一声呼声,“尚侍大人车驾在此,闲人回避!”本来颠簸着的花轿一行人等,都停了下来。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