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陆贞并没有十分明白他的意思,只是胡乱地点着头,没想到乞丐面露凶相地对她说:“既然是新来的,就得守规矩。这里可是小爷我的地盘!”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做出滚的手势,陆贞这才看懂,只得讪讪地站起了身。她本想再找块地方坐下,但其他地方不知什么时候都坐满了乞丐,每个人都用不怀好意的眼神打量着她——原来她走到了市集里,对面就有一家包子铺,也难怪别人会嫌弃她妨碍了自己的财路。
  
  眼下里正是中午时分,包子铺新鲜出炉的包子的热气迎面扑来,陆贞不禁咽了一口口水,肚子也适时地发出饥饿的声音,她摸了摸全身,没有找到一文钱。她站在包子铺前久了,小二平日里见得多了,一看她这样的就知道是没钱的,立刻挥手赶她,“走走走,没钱就走,别挡着我们做生意。”
  
  陆贞心灰意冷地垂下头,刚好看见自己的衣袖边露出的喜服的一抹金线,心里当即有了主意。但很快她就发现不远处一伙下人来回在找着什么,她心道不妙,陆家的人这么快就找到了这边,四下张望之时,只见城墙角拥挤着一大群人,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情急之下,她拔足挤进了人群里,又缩起了身体,万幸的是陆家的人经过这边时只随意扫了扫,没有发现她。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长得五大三粗的男人站在她的身边,指着告示说:“皇上他老人家新添了好多美人,所以才急着要选宫女们进去伺候。这可是份好差事,我要是个女的,肯定立马就去报名。”
  
  一番话引得在场的人哄堂大笑,显然是在嘲笑他。那人不满地说:“你们笑什么?咱们平民百姓家的女儿,没那个福气当上皇后贵妃,但当个宫女侍候一下贵人,长长见识总还可以吧?”
  
  也有人随声附和他,“就是,我表姐以前就当过宫女,每天在宫里有吃有穿,干的事也不多,几年以后放出来,嫁到夫家也挺有面子的……”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陆贞的注意力被他们所提的“宫女”二字所吸引,眼睛顺着往上看到告示,上面赫然写着:“凡良家子十四至十八岁者,皆可至阊阖门外内侍局役所投名,合格者即可入宫。”
  
  她来来回回将告示看了几遍,像是在做什么决定,半晌后才摸了摸自己的脸,握紧了拳,拨开身后众人走了出去,没多久,她就找到了一家绣娘开的店铺。
  
  两人进了内室,陆贞才解开了身边的披风,露出里身的全套喜服,绣娘狐疑地问她:“你……不会是逃婚出来的吧?”


  
  陆贞只平静地指着身上的衣服对她说:“这你就别管了,你是绣娘,肯定知道我身上这件衣服值多少钱。我只要一身普通衣裳再加两串钱,你跟不跟我换?”
  
  绣娘转了转眼珠,精明地说:“这生意划算,我做!”
  
  陆贞微微一笑,接过她递给自己的衣服,缓缓地说:“还得麻烦你一件事,你……能不能当今天从来没见到我?”
  
  这绣娘自然是满口地答应着,“放心,做了这么多年生意,我怎么会不知道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
  
  陆贞这才放心地拿着钱离开,很快又回到包子铺买了包子,到附近的小溪边坐下一顿狼吞虎咽。几次都想流泪,但她忍住了,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为了自己,为了给爹爹报仇,她一定要撑下去。
  
  之后她就着溪水洗干净了手,又整理好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努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想让它显得更加红润一些。她对着溪水端详了自己半天,毅然转身走向了内宫城门,朱红色城门上高悬着汉文和鲜卑文合璧的“阊阖门”牌匾,这里是她要改变自己命运的起始,靠着自己的力量,她不会犹豫,也不会回头。
  
  她吸了一口气,站在了有几百名少女的队伍的最后面,很快就有更多的人又站在了她的身后,她抬头看了看高高在上的“阊阖门”三个字,虽然一阵眩晕,但仍稳稳地站在了原地,没一会儿,拥挤的人群就带着她进了门。
  
  陆贞被人群推来赶去,走得跌跌撞撞的,不小心就撞到了身边一位少女身上。
  
  正准备出声道歉,那少女已经拖长了声音骂出了声,“哎哟!谁踩我?哎,你没长眼睛啊?”
  
  陆贞忍着气,小心地赔礼,“啊,对不起。”
  
  她抬头看到出声的少女和自己差不多年纪,圆圆的一张脸,一双眼睛顾盼生姿,显得甚是灵活,衣着也甚是华丽,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旁边有一个少女正帮她拍打着衣服上看不见的灰尘,口里不停地说:“姐姐你消消气,咱们犯不着和这种人一般见识。”
  
  少女大为得意,抬着头打量着陆贞一身的普通衣服,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不屑地说:“也是,这副寒酸样子,还想入宫?”
  
  她趾高气扬地冷笑着,一旁的其他少女都看了过来,窃窃私语着。
  
  正好门口的文书喊着:“下一位。”原来这里是登记的地方,登记完了就再进下一道门。

  
  刚刚奚落陆贞的那个少女立刻换了一副嘴脸,带着甜甜的笑容走到了前面,“我叫沈碧,今年十八岁,京城人。”
  
  紧接着刚才掸灰的姑娘也跟着进去,“我叫陈秋娘,今年十七岁,徐州人。”
  
  陆贞看着她也进了宫门,赶紧跟着上前照模照样地报着,“我叫陆贞,今年十六岁,京城人。”
  
  文书快速地写着她的名字,头也不抬,“嗯,把官籍拿出来吧。”
  
  陆贞一下愣住了,“还要官籍?”她心里十分焦急,但没有表现在脸上。
  
  文书抬头看了看她,没好气地说:“没官籍怎么证明你是‘良家子’?”北齐依汉例,凡出身不属优伶、乐坊、奴隶、苦役的清白人家,均领有官籍一份,称为良家子。
  
  陆贞只能硬着头皮说:“可是我今天刚好没带……”她用祈求的目光看着文书,文书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示意她让一让,“那就赶紧回家拿了官籍再来吧,你以为谁都报个名字就能随随便便入宫啊?下一位!”
  
  陆贞只能含着泪默默地走远,她的官籍早就被赵夫人留在了自己的手里,让她又能从哪里弄出一份证明自己身份的官籍来?


  
  她两眼无神地走在街上,一时间思绪万千,也没理出个头绪,看起来自己入宫的机会就这么没了,可是她怎么都不甘心,但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呢?她一失神,拿在手里的纱帽就掉在了地上。
  
  陆贞吓了一跳,赶紧俯身去捡,却看到迎面坐着的一个乞丐十分眼熟。乞丐看着她笑嘻嘻地开了口,“唷,小娘子,几个时辰不见,你就变样子了啊?有钱没有?咱们俩好歹也在同一个地方蹲过,得有福同享才行啊。”
  
  陆贞随手从身边摸了几文钱放进了乞丐递到自己面前的那只碗里,乞丐没想到她被自己赶走过还能出手大方,堆着满脸笑容说:“谢了啊,以后有啥事想打听的就找我,小爷我可是个万事通!”
  
  陆贞心里一动,出声问他:“等等,我再给你几文钱,你能不能帮我问一下,哪有能做假官籍的地方?”
  
  乞丐带着了然的笑容看着她,嘿嘿几声,“你可算是问对人了,城南江师傅就能做!前儿我有个兄弟想投军,就是找他做的官籍,嗬,那东西,做得可真了!我兄弟拿着它,马上就当成了兵,现在没准正跟西魏在打仗呢。”
  
  陆贞看他拿话拖着,立马又掏出更多的钱给他,“那你快带我去!”这乞丐利索地带着陆贞东穿一下,西走两步,领进了江师傅的门。那人四十出头的样子,打扮甚是普通,胖胖的一张脸,没有熟人介绍真看不出来他还有这门手艺。

  
  介绍了一番后,乞丐也就乐呵呵地走了。江师傅拉开了柜子,里面一排都是空白的官籍,他傲慢地看着陆贞说:“官籍?没问题啊,我这多的是,写上你名字,再盖个印,立马就能用。”
  
  陆贞大喜过望,“那我要一份,多少钱?”
  
  江师傅又关紧了柜子,“十两黄金。”
  
  听到价钱,陆贞有点犯难,“十两黄金?这也太贵了吧?”
  
  江师傅敲着桌子慢悠悠地说:“全京城就我一家做这个生意,嫌贵,你就别来啊。”
  
  陆贞吃了个软钉子,只能赔着笑说:“江师傅,你这偏门生意也挺好赚的,我也是诚心买货的人,你要肯给我少点,我保证会多介绍几个朋友一起来。”
  
  江师傅看着她一身的寒酸,并不相信她,“最少八两。”他看陆贞半天不说话,冷笑了一声,“空手套白狼这种把戏,可别想在我面前玩。”
  
  眼见这最后的机会就要错过,陆贞硬了硬心肠,从怀里摸出自己怀中的九鸾钗,烛光之下,九鸾钗上吊着的珍珠闪闪发光,她朗声说:“我没那么多钱,可是,我有这个。”


  
  江师傅一眼就看出这是样好东西,一双三角眼里满是贪婪。陆贞伸出一只手拦住他想拿过钗的手,淡淡地说:“想要?先把官籍给我做好。”
  
  江师傅无奈地吞了一口口水,收回自己的目光,“哟,你还挺精明的嘛。”
  
  他动作也极快,从柜子里立刻拿出了一份新的空白官籍,问着陆贞:“官籍上,你想写什么名字啊?”
  
  陆贞思考再三,在桌上写了“路珍”二字。
  
  江师傅照着把两字填上了官籍,又写上其他需要的字样,最后摸出一个仿制的大铜官印,盖上了印泥。他把做好的官籍递给了陆贞,得意地说:“自己好好看看啊,货物出门,概不退换!”
  
  这屋子里十分灰暗,陆贞怀疑有假,掀开了自己戴着的纱帽,走到了窗户旁边细细看起了官籍。江师傅之前以为她只是寻常女子,没想到她掀开纱帽后的面容比那珍珠还要美丽,忍不住又咽了口口水,心生歹念,假模假样地装作忘记了什么,赶紧说:“我想起还有个地方没做好,你拿来给我看看。”
  
  陆贞也没疑心,将官籍递给了他。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