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岂料他收过官籍后立刻放到了桌上,色眯眯地过来牵她的手,又说:“美人儿,我做的官籍,从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只不过……嘿嘿,你要拿回来的话,就得陪我好好乐一乐……”
  
  陆贞从未见过有人这么不要脸,她又气又怒,气的是自己不小心,怒的是自己被这样龌龊的人威胁。她甩开江师傅的手,愤愤地说:“你放开!我不是已经给过你钗子了吗?那东西至少值三十两黄金!”
  
  江师傅却舍不得她,立刻扑上来,“那点钱,哪比得上你啊!”
  
  陆贞没想到他反而变本加厉,没有防备,被他搂了个正着,她拼命地挣扎,大叫着:“救命啊!”
  
  江师傅连忙去捂她的嘴,“你叫啊,你叫啊,再叫我就把你买假官籍的事抖出来!这可是死罪哦!”
  
  陆贞稍一愣,身子变得冰冷,就被江师傅压到了桌面上,她情急之下手在桌上摸来摸去,只摸到一块硬硬的东西,也没多想,就往江师傅身上招呼了过去。
  
  伴随着闷闷的一声响,江师傅压着她的身体停住了动作。她害怕地一把推开了他,却只见他头上冒出了大量的鲜血。陆贞吓得手一哆嗦,手里的东西哐啷一声掉落在地,原来这是刚才江师傅用来给自己做假官籍的大铜官印。


  
  眼见江师傅头上的鲜血越冒越多,陆贞手忙脚乱地想帮他包扎一下,但鲜血还是止不住地冒出来,她越想越怕,更加不敢再停留,匆匆地抓过桌上自己的假官籍,拔足往外奔去——她生怕错过了今天的报名,以后就没可能,早一点进宫,才早一日有报仇雪恨的可能性。
  
  这时已近黄昏,宫门口的文书正准备关门,陆贞跌跌撞撞地跑过来,“等一等,我拿到官籍了!”
  
  文书不怀疑有假,接过官籍一边看一边对她说:“怎么这么晚才来?差点就来不及了!”陆贞睁大了眼睛打量着文书的表情,生怕她看出自己的破绽。
  
  但文书很快就把官籍还给了她,指着宫门里面提醒她,“往前走,看到那支队伍没有?那都是来候选的,你跟着她们走好了!”
  
  陆贞欣喜如狂,谢过了文书,立刻三步并两步地追上了前面的队伍,慢慢平息着自己焦急的呼吸,又哆嗦着手整理着自己凌乱的衣裙,蓦地手一抖,赫然发现自己的裙角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了一点血迹。她四下看看没人注意到她,从身边的花盆里沾了点泥土到手上,三两下就抹到裙上,将那痕迹盖住了。
  
  顺着走廊一直往下走,面前是一座宽敞的宫殿,一行候选的宫女依次走进了大殿,又分别站好了队伍,只不过因为都还年纪小,又心怀好奇,众人间免不了相互小声交谈。
  
  一个小宫女出了声,“肃静。”
  
  在场的所有人立刻安静了下来,向着她看过去,小宫女毕恭毕敬地说:“有请郑姑姑!”众人好奇地看着一个年长的姑姑走出来,姑姑看着她们,温和地问:“各位都想入宫?”
  
  少女们一起说:“是的。”
  
  郑姑姑又笑眯眯地继续说:“可皇宫毕竟不是谁都能进的地方,所以想留下来的人,都得通过三重考试。待会儿,有人会一个个地叫你们的名字。叫到的,就走上来,行个礼。我说‘留’的,就算过了初选,自己走到右边那屋子去;说‘不留’的,就自己回家吧。好了,全都给我站好了!”
  
  陆贞和其他人一起凝神屏气等着郑姑姑第一轮的挑选,急得一手是汗,好不容易轮到了自己,她吸了口气,端庄地走上前,行了个礼。
  
  郑姑姑打量着她,面上果然流露出满意的神色,“留。”
  
  陆贞舒了一口气,抬起头却看到迎面冲着自己走来的少女正是之前和自己有过争执的阿碧,阿碧皱着眉看着她,只咬着嘴唇,就走到了一旁。
  

  陆贞看她没有刁难自己,就走到了另一边。郑姑姑发话:“恭喜各位过了初选,不过接下来,陈大人还要问一些问题,你们要清楚明白地回答,不要紧张,大声点就行。”
  
  一个少女好奇地看着新进来的陈女官,悄悄地问身边的少女:“她的打扮怎么跟刚才的郑姑姑不一样?头发梳成这个样子……”
  
  那少女为了表现自己知道的比她多,立刻淡淡地说:“这你就不懂了吧?那叫假髻,只有女官大人才有资格戴的。”
  
  陈女官此时正在问一个候选宫女问题,陆贞在一旁聚精会神听着,“刘玉淑,我来问你,要是你到了宫里之后,主子生了病,可还想到花园里逛逛,你会怎么办啊?”
  
  名叫刘玉淑的少女十分紧张,半天才回答:“我……我……我不知道!”
  
  陈女官面露一丝失望之色,摇了摇头,立刻有内侍带着少女出了门。
  
  陆贞握紧了手,一会儿,陈女官就来问她了:“路珍,要是宫里主子赏下了一盘点心,可是那种点心,你一吃就会生病,那你会怎么办?”
  

  陆贞想了想,巧妙地回答道:“主子赏我的东西,肯定都是最好的,我会把它们供到香案上,天天感激主子的恩德。”陈女官满意地点了点头,陆贞放了心,却没有看到一旁的阿碧带着忌恨的目光朝自己看来。
  
  两轮淘汰之后,屋子里剩下的少女已经不多了,一旁的小宫女连忙在每两个人身前放下一张书案,郑姑姑交代着第三轮挑选的要求,“好了,现在是最后一关了。大家都看看你们桌上,那有一份文书,在这炷香点完之前,你们得把它全部都抄好。大家准备好了吗?”
  
  人员又重新分配了下,陆贞和阿碧刚好被分在了同一桌,阿碧一挥手,装作不小心把陆贞的水洗打翻在了桌上,水流满了陆贞的桌面。陆贞看着她,阿碧却装作无辜的模样,继续去写字了。
  
  陆贞一筹莫展地走到郑姑姑身边,求助地看着她,“姑姑,我的桌子上面有水,您看……”
  
  郑姑姑却一脸无动于衷,“你自己想办法吧。”
  
  阿碧看自己计策成功,只要一炷香燃烧完毕,这个讨厌的路珍也只有走人,忍不住得意地笑了。
  
  陆贞情急之下一咬牙,将试卷贴到了墙上,悬着手臂写完了。陈女官注意到了她,待到宣布时间到了后,郑姑姑走到陆贞的试卷边看了看,眼睛一亮,“你会写簪花小楷?不错嘛!”
  
  陆贞松了一口气,却听到门外小内侍的声音,“尚仪大人到!”
  
  服饰极为华丽的王尚仪端端地走进大殿之内,女官带着一众宫女连忙躬身行礼,“恭迎王尚仪!”
  
  王尚仪冷冰冰地环视了大殿一周,将每个人都细细看过,出言问道:“陈典侍,事情进行得怎么样啊?”
  
  陈典侍毕恭毕敬地回答:“禀大人,下官已经录取了三十五名。”
  
  王尚仪嗯了一声,刚刚远远地她就看到陈典侍对这名少女流露出赞扬之色,便看了一看陆贞的试卷,问她:“这是你写的?”
  
  陆贞低着头,“是。”
  
  王尚仪点了点头,“你是哪里人氏?叫什么名字?”
  
  陆贞有一丝慌乱,她竭力掩饰着,拼命回想自己那张假官籍,“我叫路珍,是……东府人。”
  
  王尚仪看她如此神态,心生一丝疑惑,皱着眉头问:“你连自己是哪来的都记不清?把她的官籍给我拿过来。”
  
  底下的小宫女立刻找出了陆贞的官籍送上前,王尚仪扫了两眼,脸立刻冷住了,“什么东府人?上面明明写的是东平!还有,这官籍用的居然是去年才出的南江纸,明明就是件假货!”


  
  陆贞看自己就这么被拆穿了,当即跪了下来,苦苦哀求,“尚仪大人,您听我解释……”
  
  王尚仪却没理她,只是看着四周,话音里都透着冰冷,“你们怎么搞的,连张假官籍都看不出来?”她轻蔑地将那张官籍扔到了陈典侍的脚下。陈典侍紧张地捡起了地上的官籍,顿了一顿,叩首说:“下官该死!还是尚仪大人您火眼金睛!来人啊,给我把这个胆大包天的女子扔出去!”
  
  眼见自己就这么错失机会,陆贞跪走到两个女官身边,连连磕着头,“两位大人,我是有苦衷的,求求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
  
  但宫女们早已上前抓住了她,将她拖出到宫门外,狠狠地丢在了地上,门重重地在她面前紧紧关上了。陆贞的眼眶里闪着泪光,死死盯着对自己关上的宫门,泪水不禁流了出来,良久她才擦去泪水,向着夜色深处走去。
  
  路过一片小树林时,突然有人抓住了她的脚腕,她一声尖叫,只听到那人说了一句:“救我。”
  
  她鼓起勇气蹲下来推了推那人,却没有反应,她又推了推那人,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脚上拿下来,那人的身子被她翻了过来,她看到了对方的面容,大吃一惊,“原来是他。”


  
  原来这人正是之前她帮过又救过她的那个年轻男子,只是为何夜深人静时会出现在小树林,又满身都是血迹?
  
  她撕下几块布料,将他身上的几处伤口都牢牢绑了起来。联想到自己的情况,她推测对方大概是被人追杀。陆贞不敢和这年轻男子在原地多停留,努力想着怎么才能带着这个年轻男子逃得越远越好。
  
  没多久,她就有了主意。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