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娄尚侍看着陆贞,挑了挑眉,笑了,“长公主现在又不在京城,你叫我问谁去?再说,你是我亲自举荐进来的,我不信你,还有谁信你?陈秋娘,我问你,宫内宫外严禁私相传授,你这份海捕文书,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陈秋娘本来胜券在握,被娄尚侍这么一问,张口结舌,“这个,我……”
  
  娄尚侍嘴角浮出一丝讥讽,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来啊,把这个满嘴胡话的陈秋娘给我带下去,打三十大板!”
  
  陈秋娘看着宋姑姑求助,对方却将头转到了一边,眼看宫女们越走越近,她急急地说:“我没说谎,大人,您听我说……”
  
  娄尚侍没理她。宋姑姑赶紧带着宫女将陈秋娘带下去了,生怕她嘴不稳,一不小心说了什么出来。看到殿里没几个人了,娄尚侍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亲亲热热地上前拉着陆贞,就好像在闲话家常,“刚才在大殿上,我没好意思直接夸你,可你行动有礼,反应明敏,一看就是个值得栽培的好姑娘!好好练习吧,等见习期满了,我领你去拜见太后她老人家。说不定机缘巧合,你就得了她的青眼呢。”
  
  她安慰了陆贞半天,才带着腊梅一行人走出殿外,待到四周都没人了,一张笑脸顿时冷了下来,低低吩咐着,“那个陆贞虽然强装镇定,但说话声音都在发抖,肯定有什么问题!长公主为什么送她进宫,我猜到了八分,可要是她的身家不清白……腊梅,你去给我好好查查!”
  
  庭院一角,宋姑姑正在数着板子数。杨姑姑看娄尚侍的身影已经走远,走过来吩咐执行的宫女们,“好了,停下吧。”
  
  宋姑姑愕然地看着她,“可是……”
  
  杨姑姑暗想:你倒是公正严明得很,对自己的人都这么狠。她淡淡地说:“好了,这种事,娄尚侍走了也就完了,难道你真的想把她打死?”紧接着又吩咐一旁的宫女,“抬她到单独的厢房养病。”
  
  宫女们抬着陈秋娘,把她扔到一边的厢房,良久她才醒来,将养了几天,才勉强能走路,这才一瘸一拐地走回原本的房间。离她最近的一个小宫女平日里没少受她和阿碧的气,现在看她一脸的落魄,讥讽地说:“哟,告密的回来了!”
  
  陈秋娘瘪了瘪嘴,忍受着身边的宫女们投来的嘲笑眼神,直直往角落里走,看到阿碧正在整理床铺,眼睛这才一亮,“姐姐,我回来了。”
  
  阿碧却没有半分反应。陈秋娘以为是自己的声音不够响亮,提高了嗓门,“阿碧姐,我回来了!”
  
  阿碧这才不耐烦地抬了抬眉,没有正眼看陈秋娘,“叫什么叫,前些天还没吃够教训啊!”早有宫女扑哧一声笑出来,陈秋娘尴尬地站在原地,退也不是,进也不是,眼里早已蓄满泪水。没有人和她讲话,每个人都怀着看好戏的眼神在打量着她。
  
  陆贞有点看不过去,端了一杯水递给她,“渴了吧?”
  
  陈秋娘不敢动,只是又惊又怕地看着她,不知道她下一步想怎么对付自己。她这才明白,为什么当初宋姑姑让她和阿碧一起对付陆贞,阿碧会那么好心把机会让给自己,原来陆贞的背景这么强,自己这次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陆贞明白她在害怕自己,柔声安慰她,“过去的事就算了,进了宫,都是伺候人的命,大家何苦还要互相内斗呢?”何况,她只是被人利用而已。
  
  一时间,委屈、后悔、伤心,种种情绪在心头流转,陈秋娘哇的一声哭出来,眼泪早已忍不住大团涌出,她扑到陆贞的怀里,“姐姐,我错了!”
  
  阿碧冷笑着看着陆贞,低低地说:“你倒是会收买人心。”
  
  陆贞并不答她的话,只是也冷冷地看了回去。阿碧又缩回了自己的床上,不言不语。
  
  过了几日,杨姑姑开始带着小宫女们往各宫端东西。陆贞小心翼翼地扶着陈秋娘,免得她跟不上队伍。陈秋娘感激地看着她浅浅一笑,正准备小声说着什么,杨姑姑在前面一摆手,队伍立时停在了原地。


  
  杨姑姑扬声说道:“太子殿下的车驾来了,大家跪下!”
  
  一行人等跪在了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等到侍卫们护送着车驾走远,宫女们这才开始七嘴八舌起来。
  
  有人早就说:“这就是太子殿下?”
  
  阿宁有点好奇,“怎么他的轿子那么小?”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