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人渐渐多起来,侍卫们浩浩荡荡地押着陆贞往内侍局走去。一行小宫女只能带着同情的眼神看着陆贞越走越远,大家有点害怕地看着一旁的阿碧,没有人上前和她说话。
  
  阿碧并不在意,这次人赃并获,只要把陆贞赶走了,这宫里就再也没有人能够竞争过自己,她隐隐带着笑容,若无其事地往房间走去。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都不知最终会有什么结果。
  
  陆贞在门外惴惴不安,只听到里面王尚仪一声吩咐,自己又被押进内侍局里。王尚仪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冷地说:“陆贞,你可真有一身好本事啊,入宫没几天,就敢放火行凶!”她若有似无地盯了宋姑姑一眼,带着责备。宋姑姑心中有鬼,只能赶紧低下头来,装作没看到。
  
  陆贞之前被杨姑姑提醒过,现在只能一口咬定地分辩,“尚仪大人,我并不是故意放火,只是想烧烧地上的落叶……”
  
  王尚仪并没在意她到底在说什么,只是在想:这个宋姑姑,一点用都没有,拖得这么久都没把这个眼中钉赶走,还不如自己这次干脆地了结掉她。她哼了一声,眼睛看向一旁的宫女,“住口!杨姑姑没教过你规矩吗?来人呀,给我打她二十刑杖,打完了马上赶出宫外!”几个宫女心领神会地走上前准备拖陆贞,陆贞准备再辩解,却看到杨姑姑给自己使了一个眼色,让自己收声。


  
  杨姑姑自己却先一步拦下,凑到王尚仪身边细细密密说了一番。也不知道她到底说了什么,王尚仪一张脸一时白一时红,咬了咬牙朗声说:“那又怎么样?赵贵嫔是自寻死路,怎么又扯到贵妃娘娘有伤阴骘上了?杨姑姑,我念你也是宫中的老人,才不追究你的失言之罪。可这陆贞,一定不能留在宫里!”
  
  杨姑姑面露不忍,又想了一会儿才说:“尚仪大人,念在她是初犯的分儿上……”
  
  王尚仪不耐烦地打断了她,“够了!杨姑姑,你难道不知道本座最恨的就是那种不走正道的人?这个陆贞,一会儿假造官籍,一会儿搭上了长公主,谁知道她心里面打的是什么主意?”
  
  她这么说却提醒了杨姑姑,杨姑姑悄声说:“尚仪大人,您也说了,这总是长公主那边荐来的人啊……”她说到最后一句,尾音极长,话里带话。
  
  王尚仪浑身一冷,转过头盯着杨姑姑良久,冷笑出来,“杨姑姑,你这是威胁我吗?”
  
  杨姑姑看她话里有了松动,心中一喜,面上仍是哀求之色,只是加重了话里的意思,“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是在为您着想,得罪了长公主,可对您没有什么好处啊。依我说,您就看在长公主的分儿上,再给陆贞一个机会吧。”


  
  王尚仪转了转眼珠,冷冷一笑,“好啊,我就再给她一个机会。”她转过头看向了陆贞,“杨姑姑教过你要熟读宫规吧?现在,你就给我全背出来!少一个字,就立刻给我出宫!”
  
  这就是明显在刁难别人了,杨姑姑心想,你自己未必就能全部背出来,又何必假惺惺做这般姿态,脱口道:“尚仪大人,您这是……”
  
  眼见自己差一步就能把陆贞赶走,王尚仪甩了甩袖子,又用一种今天你非走不可的眼神看着陆贞,缓缓地说:“杨姑姑,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这一幕被陆贞收在眼底,她又何尝不知道王尚仪的用意,苦笑着说:“谢谢尚仪大人,谢谢杨姑姑!”
  
  一旁早有宫女送上了厚厚的宫规,王尚仪轻松地翻着,嘴里悠闲地说:“背啊,难道还要我们等你不成?”
  
  陆贞吸了一口气,只觉得满脑子都是糨糊,磕磕巴巴了半天才开了个口,“凡为女子,先学立身,立身之法,惟务清贞。清则身……身洁,贞则身荣。行莫回头,语莫张唇……啊不对不对,是语莫掀唇……”听到这里,王尚仪露出一抹胜利的微笑,只有杨姑姑焦急地看着她,手掌往下做着动作,示意她冷静一点,但陆贞目光一直看着王尚仪,毫不退缩,背诵也越来越流畅起来,“女有四行,一曰妇德,二曰妇言,三曰妇容,四曰妇功。夫云妇德,不必才明绝异也;妇言,不必辩口利辞也;妇容,不必颜色美丽也;妇功,不必工巧过人也……”杨姑姑的动作停在了原地,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了陆贞,她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总是藏着很多让人惊喜的地方?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场上所有人都安静了,看着陆贞。陆贞越背越快,过去的日子在自己的脑海里随着口里的话语一起流出——父亲在说,阿贞,你总是个女人,要嫁人的;奶娘对自己微笑,小姐,你嫁了好人家,你娘亲就放心了;而那个未婚夫,现在应该和自己妹妹陆珠在一起了吧……
  
  她不再停留,一直到最后的一句,“凡斯二者,足以和矣。《诗》云:‘在彼无恶,在此无射。’其斯之谓也。”这些过去,都不会再回来了。
  
  她微微一笑,停了一停,坚定地看向了王尚仪,“尚仪大人,我背完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