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王尚仪一计不成,反被陆贞将了一军,现在眼见自己下不了台,愤愤站起了身,“你倒是有个好记性!好,我说话算话,你可以留在宫里。”她死死盯着陆贞的脸,又阴沉一笑,“不过,这刑杖是跑不了的!来人啊,把她拖下去,给我狠狠地打!”一语既出,她也不想再待下去看着陆贞让自己受气,带着手下的宫女侍卫们先走了出去。
  
  陆贞早就被一旁的宫女拖到庭院里开始杖责,她不发一声,只是看着王尚仪趾高气扬的走远的身影,心里微微暗喜:你最终还是没能赶走我。但疼痛很快蔓延至全身,眼前一黑,她就彻底丧失了知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幽幽地醒过来,身边一片安静,周围的布置都很陌生,不是自己平日里和其他宫女所居住的处所,她一愣,这才注意到自己是在杨姑姑的房间里,自己这一昏迷,再次醒来,天色早已黑了。
  
  杨姑姑在一旁慈爱地看着她,看到她醒了,开始给她换起了药,嘴里低低地说:“行了,你就自己好好趴一晚上吧,今晚你就住这儿,不用回房了。”
  
  陆贞本艰难地准备起身,听到她这么一说,眼泪流了出来,“姑姑,谢谢您,要是没您求情,我肯定会被赶出去的。”


  
  杨姑姑凝视她良久,方长长舒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自己犯什么邪?居然几次三番都要管你的闲事。是你这个仗义外加滥好人的性子,难得对了我的胃口?还是你那一笔字,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人?”
  
  陆贞听到她这般说,直起身急急地说:“好姑姑,我知道您心痛我,要不您多指点一下我?王尚仪老想把我赶出宫去,我逃得了这次,可下一次就难说了……”看她这么聪明,杨姑姑笑着说:“指点你?可以呀,不过,你先得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要进宫?”
  
  陆贞被她突然一问,面有难色,“我……”
  
  杨姑姑看出她不想说,立时出言,“你不用骗我了,我早就看出来了,你进宫,肯定不是像别人那样,就为了混口饭吃。我劝你一句,你要是存着到皇上面前献媚的心思,那就早点死了这条心吧!”
  
  陆贞没想到她往那方面误解了,松了口气,连忙又解释,“没有没有,我可没想过这事!”她看杨姑姑一脸半信半疑,咬咬牙说:“姑姑,我都跟你全说了吧。我家原来也算是富贵人家,可一夜之间,我爹被人害死,我也只能流落江湖。杨姑姑,我也是走投无路,这才进宫来的啊。”

  
  杨姑姑却想到了一出,“噢,是吗?你都能拿着长公主的玉佩入宫,身后又有娄尚侍撑腰,还说什么走投无路?”
  
  陆贞看杨姑姑并不相信自己,着急地说:“杨姑姑,我其实根本就不认识什么长公主!那块玉佩,是我无意间拿到的。娄尚侍也被我骗了,她以为我是长公主府的人,所以才对我挺照顾的!姑姑,您看我刚进宫的时候,一直都在缩着头做人,就是因为我怕这事万一被揭穿了,那就完了……”
  
  杨姑姑心里吃惊,一下站起了身,失声道:“你敢骗娄尚侍!你……你可真是胆大包天!”
  
  陆贞微微一笑,“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长公主是个好心人,她帮我圆了谎,所以娄尚侍那边已经没问题了!”她心里想着多亏了高展,再想着不知道他人现在去了哪里,笑容中不禁有几丝怅然若失。
  
  杨姑姑回想了陆贞这几日果然与以往不同,松了一口气,坐回了床上,“这还差不多……哦,难怪你这几天不再装傻了,敢情是笃定自己没有危险了啊。”
  
  陆贞看杨姑姑说得轻描淡写,又有点着急,“不,不是这样的,以前我故意那样,是因为想着自己进宫是来避祸的,所以越不引人注意越好。可那天,你说当了女官之后,就可以请大理寺重审冤案。我想为我爹报仇,所以才努力表现。姑姑,我敢对天发誓,要是我说了半句假话,就立刻天打雷劈!”她目光里露着渴求,直直地看着杨姑姑。
  
  杨姑姑看着她一脸的焦急,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有点失神,好半天才回过劲,柔声对她说:“不用发什么誓了,我信你。以前我进宫当宫女,也是想为被侯爷家仆打死的哥哥鸣冤,你现在这个样子,就跟我当初的一模一样……唉,只是你以为女官是那么好当的?虽说每年一等宫女都可以参加女官升级考试,但那可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要不然,我也不会至今还只是个一等宫女……不过,你跟我不同,只要攀上了娄尚侍这根线,好好努把力,考试里只要得个前十名,怎么着也能分到一个不错的宫院,以后再一级级升到一等宫女,三年五载之后,总归是有希望的!”
  
  陆贞听杨姑姑说到最后一句,有点傻眼,“还要三年五年?那我爹的仇什么时候才能报啊!”
  
  杨姑姑摸了摸她的头,“等不起也得等,这就是我们女人的命!你瞧萧贵妃,堂堂南梁公主,皇上那么宠她,当初又是太子妃,谁都以为她能当上皇后。结果呢?南梁突然亡了国,太后又不喜欢她,生生地教她只能当个贵妃!就连她都逃不过上天的安排,咱们这种人又瞎折腾什么?你还是先平平安安在宫里活下来,再说什么报仇雪恨吧!”
  


  一时间千百种念头在陆贞心头滑过,她沉默良久,方出言对杨姑姑说道:“姑姑,您的话我都记着了。可我不认命,我也不信什么上天的安排!我会好好努力,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当上女官!不过您放心,我以后一定会更加小心谨慎的,绝对不给您添麻烦!”
  
  杨姑姑有点吃惊地看着陆贞,知道她心意已决,便叹了一口气,嘱咐她好生将养几日再回去,养病的这几日就不需要训练了,方才出门巡查宫舍而去。入夜后,宫舍冷冷清清,不复白天时的热闹,她沿着墙角有节奏地缓缓行走,心里起伏难定,这宫女的性子,可不真是像极了当年那人?
  
  她不由自主地放眼远方,月朗星稀,天地间带着一抹淡淡的灰,像是这人间的最好写照,不禁黯然神伤——不知道她在宫外过得怎样?应该生儿育女了吧,想到这里,不禁浮想联翩,若是她生了孩子,怕是和这批小宫女一般大小了。
  
  陆贞将养几日后才回了住处,宫女们之前早就听说了她还是留下来,等到她一进门,一行人又围到她身边,七嘴八舌起来,小小的一个房间,顿时热闹了不少。
  
  阿宁抢先一步,“陆贞,没事了?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陆贞看她一张脸上满是笑意,瞬间也被感染了,笑着说:“嗯,我也害怕被赶出去呢。”
  
  之前老是为难陈秋娘的宫女也凑了过来,“挨打的地方还痛不痛?我那儿还有药,你尽管拿去用!”她立刻又跑到阿碧面前对她怒目而视,大声嚷嚷着,生怕陆贞听不见,“哎,大家都是一间屋的,你明明知道陆贞只是去给陈秋娘烧个纸钱,干吗要跑到内侍局去告发她?”
  
  阿碧看一屋子的宫女都朝自己看来,直了直腰,强硬地说:“我哪儿做错了?明明是她自己不守宫规!”
  
  那宫女冷笑一声,又说:“好,你放心,等你死了,我们是肯定不会给你烧纸钱的!”
  
  阿碧听她说得这么恶毒,脸色一白,冲上前就要打她,“你胡说什么!”那宫女也不甘示弱,眼见两人打成了一团,陆贞赶紧去分开了两人。那宫女不敢对陆贞下手,被她拦在一边,只是恨恨地看着阿碧,“发什么官小姐脾气?进了宫,大家都是奴才,有本事,你别待在这儿啊。”
  
  阿碧狼狈地从地上站起了身,愤愤地说:“你以为我想待在这儿?我这就去跟杨姑姑说,今晚就搬走!”她一个人蹒跚地往外走去,众宫女冷冷看着她的背影,没有一个人出声留她。她本来就没想到陆贞还能留下来,趁此机会闹上一闹,好过每天对着她生闷气,自己在这里住着也没意思,果然没多久,杨姑姑也就放了话,她收拾好行李,就搬到别的房间去了。
  
  第二天,杨姑姑在用勤院就宣布了新的消息,还有十天,就是宫女们见习期结束的时候了。太后娘娘寿辰将至,按规矩,各宫都得献上寿礼。所以内侍局的大人们决定,这次考试,就按宫女们寿礼的好坏来计算成绩。按住的不同房间分成十组,每个组都得在十天之内,献上一份寿礼。被评为最优等的前三组,人人都可以提早晋升成三等宫女。至于成绩最差的那一组,就只有出宫这一条路了。皇上也发放话了,会召见得了头名的那一组。
  
  宫女们都兴奋地看着杨姑姑,阿碧心里已经有了主意,转头看到陆贞一脸的跃跃欲试,不禁露出一抹不屑。
  
  这次她一定要让陆贞彻底惨败,那些对她出言不逊的人,都跟着陆贞陪葬好了。
  
  一行人各自回了自己房间商量对策,阿碧看几个人都在胡乱出着主意,冷冷一笑,吩咐自己身边的一个小宫女,“你,去画个披肩的样子。你,去找杨姑姑要丝线,就说我们要做件披肩。”
  
  那宫女之前就听说过阿碧的事,现在听到她吩咐自己,心里不悦,出言相讥,“披肩有什么出奇的啊?就凭这个,我们能拿得出手吗?”
  
  阿碧早料到她会这么问,傲然地说:“披肩当然很常见,可要是在上面缀上几百颗价值千金的西魏珍珠呢?”
  
  人人皆知西魏珍珠昂贵不可得,宫女并不大相信阿碧,但这次不敢说得那么明显,只能说:“那,那当然好,可是我们从哪儿能找到那么多的珍珠啊?”
  
  阿碧淡淡地说:“我这儿就有。”她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大袋子,缓缓往外倒出,一颗颗珍珠滚落而出,最难得的是每颗大小都十分一致,宫女们的眼睛都看直了。阿碧暗想:我早料到会有今天,不然何必非要闹到搬出来?现在就让你们沾沾我的光,也知道跟着陆贞没什么好处。
  
  之前那怀疑阿碧的宫女有点尴尬,立刻也就换了口气,“阿碧姐姐,你怎么会有这么贵重的东西啊?”
  
  早有别的宫女赶紧拍上了马屁,“阿碧姐姐的父亲大人可是刑部的大官,她家里什么好东西没有啊!”阿碧笑了一笑,一脸的自信,放眼望过去,众位宫女唯唯诺诺,再也没有人和她有了异议。窗外一个粉红色的身影却快速地闪过,就好像从来没来过这里,屋里的人一片激动,也没有人注意到。
  
  屋外的人正是一个小宫女,眼下她急急往自己房间走去,哐当一下撞开了门,陆贞和其他正在讨论的人都向她看过来,那小宫女也顾不得别的,慌慌张张关了门,赶紧就说:“陆贞姐姐,刚才我去小解,听到阿碧那边的人说,她们要做一件珍珠披肩!所有的珍珠都是阿碧自己出的,个个都有小指头那么大!”

  
  一个人激动地出声,“天哪,阿碧家那么有钱有势,我们怎么比得了啊。”众人听她说得在理,都担心地开始议论起来,大家朝陆贞看过来,都不知道自己这边应该怎么应对才好。
  
  陆贞一点都不意外阿碧会这么做,看大家有点浮躁,淡淡一笑,“你不用着急,珍珠再贵再多又怎么样?太后娘娘贵为天子之母,什么宝贝没有见过?要想让她老人家喜欢,咱们得在‘特别’下工夫。”
  
  她这番话一出,就好比给众人都吃了颗定心丸,阿宁恍然大悟地接话,“对对对,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众人又眉飞色舞起来,一扫之前的颓废之色。
  
  陆贞顺势问道:“可我还是有点想不通,阿碧长得那么漂亮,又是官家小姐,干吗非要进宫来当小宫女?”
  
  那之前刁难陈秋娘的宫女其实最早和阿碧走得很近,现在听到陆贞发问,立刻就得意洋洋地说:“我知道!阿碧是个姨娘生的,按道理,以后只能嫁个小官。可她心比天高,偏偏想进宫当妃子做贵人。”
  
  众人都没想到原来阿碧心比天高,想飞上枝头变凤凰,阿宁酸溜溜地说:“可咱们北齐,不是四品以上的官员女儿才能当妃子吗?”
  
  那宫女一脸的不屑,“所以,她才会先委屈自己当宫女啊。她这次下了这么大的本钱,不就为了能当头名,能在皇上面前露个脸,然后来个鲤鱼跳龙门吗?”
  
  阿宁恍然大悟,紧跟着也是一脸不齿,“哼,做梦吧,谁不知道皇上只宠爱贵妃娘娘一个人啊。我听说,上次赏菊宴过后,那些贵人才人什么的,到现在一个都还没被临幸过呢。”
  
  陆贞看她说得出格了,赶紧推了推她,“小声点,这种话你也敢胡说?”阿宁被她一提醒,心里警觉,吐了吐舌头,再也不敢多说了。陆贞又说:“咱们还是想正事吧,大家都出出主意,什么寿礼最别致?”
  
  这样一来,大家也就回到之前的状态中,虽然各有各的意见,但总没有一个特别好的,让大家都能认可。
  
  陆贞听着大家吵吵嚷嚷,各自不让,摇了摇头,自己也是思绪乱如麻,目光不自觉投到了花窗格上的“万”字图案,灵光一闪,脱口而出,“我们给太后绣一个百寿锦帐怎么样?一百个不同的寿字,多新奇,多吉利啊!”
  
  一语才出,人人心意相通,齐声说好。
  
  几个人也没迟疑,细细再商量了大概流程,就去了杨姑姑屋里要来字样,这样一来,人人脸上都满是兴奋,大家把字样分开摊在了桌上,小心地检查着。阿宁不禁啧啧称奇,“这寿字有这么多写法?我可算是见识到了!”
  
  话音才落,就听到隔壁院子里有人大叫,“快去看啊,隔壁宫里出凤凰啦!”
  
  众人都心生好奇,纷纷往外面走去要看热闹,没多久悻悻而归。宫女抱怨着,“什么凤凰啊?明明是只野鸡!”大家回了屋里,继续忙着手上的活计,偶尔有人说上几句凤凰变野鸡,也有人开玩笑说阿碧野鸡想变凤凰。夜深了,也就渐渐睡了,只剩下满桌的寿字,在月光下反射着微弱的光芒。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