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听到周太妃不经意的这一句话,陆贞忍不住一阵心酸,她抬头看看外面早已艳阳高照,不禁提议道:“太妃,外面太阳不错,要不我扶您出去走走?”
  
  周太妃的眼睛都亮了,哆嗦着身子激动地说:“那敢情好!”
  
  陆贞搀着周太妃走了几步,柳絮带着两个宫女风风火火地走进了门,看到太妃下地了,有点不满地嚷嚷:“哎呀,太妃娘娘,您怎么不在床上好好休息啊?”
  
  她也不等周太妃多说,麻利地上前就把周太妃扶上了床,又给她盖好了被子,这才转头看着陆贞,“我昨儿还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怎么今天你又开始办傻事了?太妃年纪大了,要被外面的凉风吹坏了怎么办?”
  
  陆贞听她说得在理,低下头不好意思地说:“我刚来,不懂规矩……阿嚏!”
  
  柳絮又说:“快出去,哼,要不是看在杨姑姑的分儿上,我就……算了算了,你去帮打水,帮丹娘把院子扫一遍!”她吩咐完这句,陆贞和另外一个小宫女都答了一声是。陆贞听这声音有点耳熟,悄悄看过去,发现原来这个丹娘就是昨晚给她衣服的人,她不禁又惊又喜。丹娘看到陆贞认出了自己,冲她眨了眨眼,让她先别说话。


  
  陆贞抬头看了周太妃一眼,周太妃正在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看着她,她吓了一跳,生怕是自己眼花会错了意,慢慢地和丹娘一路出了房间。两人一直走到院子里,陆贞这才低声对丹娘说:“丹娘,昨晚谢谢你。”
  
  丹娘满不在乎地说:“这算什么呀,说起来我还得先谢谢你呢!昨天我收到你给大家带的一口酥了,哎呀,那可真好吃!以前我在家里的时候,最爱吃它了。可自打进了宫,就从来没尝过一口……”她一张秀气的脸,说起吃的却是滔滔不绝。陆贞一时听呆了,只能看着丹娘滔滔不绝。
  
  丹娘又兴高采烈地对陆贞说:“咱们青镜殿,就没什么好吃的,太妃娘娘也不比其他宫的主子,还能开个小厨房!唉,有一回,我到内侍局去领东西,里面有个姑姑,赏了我几颗果子,哎哟,那味道,可真是又酸又甜……”
  
  陆贞扑哧一声笑了,“怎么你说来说去,就离不开一个吃字啊?”
  
  丹娘却点了点头,“是啊,连太妃娘娘也夸我是个吃货!”
  
  陆贞看她说得特别认真,夸张地对她做着表情,“夸?丹娘,你确定太妃娘娘是在夸你吗?”
  
  丹娘却疑惑地看着陆贞,“不是吗?可是太妃娘娘是笑着这么跟我说的啊?”
  
  她这么认真,陆贞这下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看了丹娘半天,哑然失笑,“咱们别说吃的了,我初来乍到,你还是跟我讲讲青镜殿的规矩吧。”
  
  丹娘取笑着陆贞,“咱们这是冷宫,哪有什么规矩啊。你就记得一点,宁肯得罪太妃娘娘,也别得罪柳絮姐姐和荷蕊姐姐,她们两个是一等宫女,一生气,就不许你吃饭了!”她说最后一句话时,又显得有点忧心忡忡。
  
  陆贞心里明白了,“我知道了。阿嚏!”
  
  丹娘看她这样,担心地问:“陆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昨晚冻着了?”
  
  陆贞说:“嗯,不过没事,我晒晒太阳就好了。”
  
  丹娘提醒她,“你可千万得小心啊,咱们这可不比别的地方生了病还能吃上药,最多跟那些犯了大罪的宫人一样,拖到静心堂去等死……”
  
  陆贞心里一惊,若无其事地和丹娘继续扫着院子,“放心吧,我身体棒着呢。”
  
  她和丹娘有说有笑,其乐融融,想了想,又看四下里也没人,这才凑到丹娘旁边小声地问:“丹娘,我有句话想问你。我怎么觉得这青镜殿里的姐妹们虽然面子上敬着太妃娘娘,但私底下却……”
  
  丹娘也偷偷张望了一会儿,这才更小声地说:“你也看出来啦?柳絮姐姐她们向来都是这样的,表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
  
  陆贞这才觉得自己并没有看错,不动声色地说:“按说太妃娘娘也算是个大贵人,她们的胆子怎么就这么大呢?”
  
  果然丹娘打开了话匣,“还不是因为太后娘娘?咱们在这儿太妃太妃地乱叫,其实娘娘的封号是太皇太妃,她老人家以前是当今皇上爷爷的贵妃,契胡国的公主,也算是宫里的一等人物,可背地里常说太后这个儿媳不是皇家出身,有点上不了台面……”
  
  陆贞这才回过神,丹娘又说:“所以啊,自打太后娘娘当了皇后,我们太妃就遭了罪,在这青镜殿里一住就是十多年,虽然表面上也是金尊玉贵的,但她毕竟年纪大了,手里又没什么权势,这青镜殿里的人啊,根本就没几个真心服侍她的。”陆贞打着喷嚏,有点同情地将目光投向了周太妃的房间。

  
  青镜殿虽是冷宫,但院落极大,她和丹娘忙活到天黑,才打扫完所有的院落,之后又被分配去做其他的事,竟是一刻也停不下来,和周太妃连面都碰不上。
  
  陆贞被分配到周太妃的房间里整理屋子,这时正是用餐的时候,之前将陆贞拒之门外的宫女荷蕊正在给周太妃喂食,神色间隐隐有些不耐烦了。丹娘端着汤走近,“荷蕊姐姐,汤来了!”
  
  荷蕊本来有点失神,让丹娘一说,自己猛地回头,刚好撞到了碗上,一碗汤直直地浇到了她的衣服上。荷蕊不由得勃然大怒,“你怎么搞的,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丹娘看她生了气,格外害怕,忙不迭地打扫着,“我该死,我该死!”
  
  荷蕊却不领情,傲慢地说:“天天就惦记着吃,难怪到现在连三等宫女都当不上,这可是我新做的裙子,全叫你毁了!”
  
  陆贞本在一旁冷眼旁观,看到荷蕊得寸进尺,明明是自己的错,却非赖在别人身上,忍不住走上前来,“姐姐,你还是先回房换衣服吧,我来服侍太妃就好了。”
  
  荷蕊鼓起眼睛,正准备骂人,周太妃看陆贞自告奋勇,不禁松了一口气,连忙开口道:“陆贞说得对,荷蕊先你下去吧。”她吃得太慢了,总是被荷蕊嫌弃,现在看到陆贞要来服侍自己,自己本来就喜欢这孩子,真是求之不得。

  
  荷蕊听到周太妃发了话,一句话噎在喉咙里,终究没有说,只是冷冷看着陆贞,笑了一声,将自己手里的食盒重重一顿,放在了一旁的小桌上,径直走了出去。
  
  陆贞看她走了,倒了一杯水给周太妃,“太妃,昨儿我听说您晚上老是觉得渴,这蜂蜜水是新泡的,您多喝两口……”
  
  周太妃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用浑浊的眼珠子在看着她,表情说不上是喜是怒。陆贞却怕她生自己的气,又说:“太妃您要是不想喝,我拿回去就是了……”
  
  周太妃赶紧伸出手颤颤巍巍地拉住陆贞,老泪纵横地说:“你是个好孩子,知道心疼人,柳絮她们老怕我喝了水,起来次数多,晚上就从来没让我喝足过……”她一边说一边拍着陆贞的手,百感交集。
  
  陆贞看她有点伤感,怕她气郁在心,连忙开解道:“瞧您说的,柳絮姐姐她们也是为了你好呀……阿嚏!”
  
  丹娘担心地在一旁问陆贞:“姐姐你伤风了?”
  
  陆贞连忙回答:“没事。”
  
  周太妃却听上了心,一连声地吩咐着丹娘,“快去,把我的药匣子打开,给陆贞拿几粒柴胡丸来!”
  
  陆贞有点不好意思,“那这么行?这可是太妃您的。”
  
  周太妃呵呵一笑,“好了好了,我这儿最不缺的就是药丸子,你快吃了吧。”两人说话之间,丹娘早已经动作麻利地取来了药丸,递给了陆贞。陆贞也就没推辞了,剥开了药丸,正准备送入口中,却看到丹娘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正在看自己。
  
  陆贞心中一动,试探性地问:“连这个你也想吃?”
  
  丹娘这才羞涩地说:“那,那个药壳子,是枣泥味道的……”
  
  一句话引得周太妃都笑了,“丹娘啊丹娘,你果真是个没志气的小馋猫!”
  
  丹娘却有点不服气,提高了声音说:“谁说的?我可有志气了!”她看两人都兴致勃勃地看向了自己,不免又降低了声音,“我何丹娘,今生一定会努力发奋,为了实现一个伟大的理想而奋斗终生!我,我以后一定要当上司膳司的宫女,天天吃大鱼大肉,晚晚喝蜂蜜枣糊!”
  
  陆贞本以为她能说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来,没想到还是和吃有关,整个人笑得都快趴到床上,“这就是你的志气啊?就没有更大的了?”

  
  丹娘想了想,才说:“其实有,我就想,等有一天我发了财,肯定立马在床头支上个小油锅,然后把点心师傅弄到我家里来,天天伺候着。只要我一想吃一口酥,他立马就得给我炸!”她说完了脸倏地就红了。
  
  三个人说说笑笑,一团和气,直到周太妃吃完了饭,两人才回了房间。陆贞裹紧了身上的衣服,抖得格外厉害,丹娘担心地试了试她的额头,“天啦,怎么这么烫?”
  
  陆贞心想,没想到自己的病越来越重,看样子一会儿要去找杨姑姑帮自己求点丸药,她小声回答着丹娘:“没事儿,待会儿我悄悄去找朋友要两颗丸药……阿嚏!”
  
  但这声喷嚏打得太过响亮,屋子所有的宫女都朝着她看来。
  
  刚进门的荷蕊却有了主意,连忙走到陆贞身边摸了摸她的额头,大声地说:“哈,遭报应了吧?快快快,自个儿收拾包袱去静心堂,病得这么重,想把我们都传染上啊?”
  
  她也没管陆贞分辩,赶紧吩咐下人把陆贞抬走,眼见其他的宫女听了荷蕊的话,都恨不得离陆贞越远越好,又哪有人听她说什么?
  
  陆贞只来得及看到丹娘一抹担心的眼神,就已经被人推着往屋外架走,脑子里回想着白天丹娘对自己说的话——“最多跟那些犯了大罪的宫人一样,拖到静心堂去等死……”


  
  青镜殿在陆贞的眼中也越来越模糊了,她心中一阵苦涩,自己才来冷宫没几天,就得罪了人,现在看来,别人是要让她非死不可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