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陆贞听她话里大有看不起自己的意思,不免不快,快手把书又放回了窗台,轻声说:“谁规定小宫女就不能知道这些了?”
  
  她拉着枯瘦宫女走了,这枯瘦宫女看她脸色不好,安慰着她,“你别理杜司仪,她自从得了麻风病,就变成了这个古怪性子。唉,听说她原来也是掌管史书的女官,结果现在只能管我们这个破地方……”
  
  陆贞回了房间,之前清洁静心堂的时候,找出了不少旧书出来,眼下里没有别的事可做,她索性把书都堆到了庭院里,一本一本认真挑选起来。
  
  杜司仪却不知不觉间接近了她,指着她挑出来的一本《史记》,厉声问“你看这个干吗?”
  
  陆贞没想到被她撞破,自己先不好意思了,“我听说以后晋升女官的考试要考史论,所以提前想看一看。”她听说杜司仪是掌管史书的,先自底气就不足了。
  
  杜司仪一愣,紧跟着指着陆贞哈哈大笑起来,“你想考女官?元寿,听见没有?这个四等小宫女现在还困在静心堂里,就开始做起女官梦来了!”
  
  元寿是唯一和杜司仪还算亲近的内监,听到杜司仪这么说,走到她身边,微笑着看着陆贞不说话,言下之意已经很清楚了。


  
  陆贞却不服气地争辩着,“我不是在做梦!现在我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没准过两天周太妃娘娘就会叫人来接我回去的。后宫既然准许让我们宫女通过考试晋升女官,我为什么不能试试看?”
  
  杜司仪冷笑着说:“接你回去?你来了这儿十几天了,可曾见到一个宫女被接出去的?你不知道这静心堂向来是只进不出吗?”
  
  陆贞听她这么说,有点气馁,但很快又说:“那我不管,我刚来那会儿,这院子里头不也跟乱坟岗似的吗?只要肯用心,现在不也好多了!”她指了指一旁正在康复的宫女内监们,大家都从屋子里出来了,在院子里慢慢地走着,看起来和当初那副等死的状态完全不同。
  
  杜司仪轻蔑地打量着她,“我在这儿待了八年了,倒是头一次看到你这样死到临头还嘴硬的宫女。”
  
  陆贞被她激到,忍不住回嘴,“您要事事都看得准,也不会明明是个六品女官,还被赶到这儿,和我们一起等死!”
  
  杜司仪没想到这小宫女敢这么回嘴,不禁大怒,重重地拍了下旁边的椅子,“你……”
  
  陆贞却不想再和她多说,福了一福,“大人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过去了。”
  
  她转身正准备走,杜司仪却叫住了她,“站住,我有话对你说。”
  
  陆贞回头愕然地看着她,以为她要找自己的麻烦,没想到杜司仪却一反常态,冷冷地对她说:“我要是能让你离开这个静心堂,你拿什么来报答我?”
  
  陆贞不禁就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了杜司仪。杜司仪看她心动了,二话没说带她回了自己的房间。这里平时她并不让别人进来,陆贞也是第一次才见到里面的情景,不禁张大了嘴巴,“《公羊传》、《天人三策》、《史记》……天哪,您这儿简直抵得半个崇文馆了!”只见一屋子都是书,墙角还堆着大量的书稿。杜司仪并不讶异陆贞的表情,傲然站在书堆里说:“我杜衡一生效仿班昭,昔日被先皇重金礼聘入宫掌馆史籍,这点收藏又算得了什么?”
  
  陆贞这才知道自己那点见识简直如同井底之蛙,她彻底明白杜司仪之前为何那么清高,不禁心悦诚服地走到她前面,施礼道:“杜大人,奴婢之前不知您如此博学,对您多有得罪,还请恕罪。”
  

  杜司仪冷冷地说:“我不需要请罪,我只想跟你做个交易。”
  
  陆贞立刻恭敬地说:“大人有什么吩咐,尽管直言。”
  
  杜司仪向她伸出了自己鸡爪一样的双手,“我一生自负,就是写成了《汉书注》与《史记注》两本书稿,可惜还没有来得及整理抄誊,便得了这该死的麻风病,手也僵了,腿也残了……”
  
  陆贞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接口说:“大人要是少一个抄书的人,我愿意效劳。”
  
  杜司仪冷冷笑道:“你以为我喝过几碗车前草水,就一定能看中你?坐下来,先写几个字我瞧瞧!”
  
  陆贞依言坐了下来,提笔写了几行字。杜司仪拿起来细细看了看,“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哼,你还知道贾谊?这字倒是簪花小楷,就是太小气了点!”她脸色忽晴忽阴,看得陆贞十分不好意思,“家里原来也只请过一个夫子教过我三年,我也就是胡乱读了点书。”
  
  杜司仪刻薄地说:“哼,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你根本就不是个读书的料!”
  
  陆贞准备出言,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杜司仪又问她:“我还要考你,‘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说的是什么?”
  
  陆贞想了一会儿,说:“夫子说,这是在颂扬后妃之德,可我老觉得,它其实写的,也就是在河滩上,姑娘和小伙子那档子事。”
  
  杜司仪的唇微微动了一下,“哼,还算个有脑子的。”
  
  她一指墙边的书稿,“那些手稿,我待会儿叫人帮你都搬过去。你每天帮我整理抄写一点,不许错一个字,认认真真地写,每抄完一卷,就拿回来交给我一次……”
  
  陆贞脑子还没有转过来,忐忑不安地问道:“去哪儿?”
  
  杜司仪还是冷冰冰的老样子,“我待会儿就送你去青镜院,你说去哪儿?”
  
  陆贞一阵狂喜,不可置信地问道:“您是说,我可以回去了?”
  
  杜司仪没有什么表情,点了点头,“没人来接你,可我能送你走,再不济,我还是个六品女官。”
  
  陆贞喜出望外,连连点头,“大人您放心,我一定按您说的,好好抄写,保证一个字也不出错……我这就去收拾行李!”她想了想,又问,“大人,您干吗不把我留在静心堂帮您抄写呢?”


  
  杜司仪冷笑着看她,“你以为我会相信一个时时刻刻都记得贾谊《鸟赋》的人,会安心待在这儿,跟我一起等死吗?”
  
  陆贞一回到青镜殿,就被周太妃叫了过去。周太妃亲热地拉着她嘘寒问暖,“你这孩子,怎么才服侍我几天就生了病?一听你被送去治病了,我还怪担心的呢。让我好好看看,嗯,人瘦了点,但是显精神!”
  
  陆贞一脸的高兴,“太妃,您别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嗯,多亏柳絮姐姐和荷蕊姐姐帮我请了好大夫,我才能好得这么快。”她这番话一出,本来在一旁惴惴不安的柳絮和荷蕊都诧异地对视了一眼,柳絮接话极快,立刻就说:“是呀,太妃,您看陆贞病成那样,按时吃药也就好了,你可得好好养病,赶快把身子骨养好了,我们这帮人才有奔头啊。”
  
  陆贞点了点头,又对周太妃说:“就是,我在外头还学了一味枣蜜糕的做法,明儿太妃要是能起身到院子里散散步,我就摘些枣子,给您做做尝尝……”
  
  入夜后,陆贞从厨房端出了一盘新做的枣蜜糕,岂料一出门就碰到了柳絮。柳絮没想到人送进了静心堂,又出来了,还被周太妃升成了三等宫女,不禁站在远处不冷不热地说:“哟,新贵人出来了,一盘枣糕就换了一个三等宫女做,你这算盘打得挺划算啊。”
  
  陆贞心里咯噔一声,走到她旁边温和地说:“柳絮姐姐,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想着好好服侍太妃,毕竟……”
  
  柳絮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少给我这儿糊弄!你要想在太妃面前露脸,我当然管不着,只是以后,别怨我对你关照不周!”她一甩袖子就走远了。陆贞心里一阵惆怅,不知不觉走到了假山边,想到自己艰难的日子都在后面,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却有一个男子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叹什么气?”
  
  陆贞回过头来,那人正是高展,她惊喜地脱口而出,“是你!”
  
  陆贞看他走到自己身边,脸上一红,出声埋怨着,“你怎么每次出现都没个声音,真是要被你给吓死了。”
  
  高展看她又脸红了,微微一笑说:“我们俩一个宫女一个侍卫,不偷偷地见面怎么行?”
  
  陆贞微急,四下看了看,才说:“你怎么又说这种胡话?对了,上次你不是还说会悄悄来看我的吗?结果我病了这么多天,你都到哪儿去了?”
  
  高展本在打趣陆贞,听到她生病了,这才急了,上前一步拉住她的手,“你病了?什么时候的事?”陆贞虽然害羞,但没有推开他,两人走到墙角细细地说着悄悄话。

  
  高展不好意思地说:“实在对不住,估计是帮我打听你消息的那个宫女听岔了,要不然我怎么也不会把你放在静心堂那种地方不管。玉翘她……唉。”他听到陆贞被送到静心堂,心里又惊又怕,若是陆贞出不来,自己可是一辈子都见不了她了。
  
  陆贞看他一脸自责,不好意思再说他了,大度地说:“算啦,你在宫里行动又不方便,哪能知道这中间发生了那么多变故?阿嚏!”
  
  她大病初愈,并不算全好,又站在外面吹了风,又打了一个喷嚏。高展心疼地脱下了自己的披风给她披上。陆贞不好意思地推拒着,“这怎么成?”高展却不由分说地给她系上带子,“叫你披上就披上,别那么逞能。”
  
  他手上的热度传到了陆贞的身上,陆贞闻到披风上高展的气息,忽然觉得脸上有些发烧,低下了头嗯了一声,再也说不出话来。
  
  高展又说:“我本来想设法把你调出青镜院,但后来想了想,这冷宫远离后宫争斗,周太妃按辈分也算是我的……我们祖母辈的人了,她既然对你还不错,那你继续待在这儿,也是件好事。”
  
  陆贞动了动嘴唇,正准备说几句,耳边却传来柳絮的声音,“陆贞,你在那儿跟谁说话呢?”


  
  陆贞一下就清醒了,让柳絮抓到自己和陌生男人说话,还不知道怎么陷害她呢。她吃了亏,就聪明了不少,手忙脚乱地拉下披风,往山石堆里一扔,又把高展推到假山后藏好,口里答道:“没有,我没跟谁在说话!”
  
  缓了这么一会儿,柳絮已经走了过来,狐疑地看着她,“胡说!我刚才明明听到还有其他人……”
  
  陆贞一脸慌乱,却嘴硬,“真没有……”
  
  柳絮看她一脸不自然,又站在假山口堵着,冷笑着说:“是吗?”自己一径往假山走去。陆贞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假笑着上前拦柳絮,“柳絮姐姐,那儿不干净,你就别——”
  
  柳絮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一把推开了她,“你让开!”
  
  陆贞被她大力推到了旁边,踉跄着上前叫着,“姐姐。”柳絮却快步走到了假山后,陆贞也跟在了她后面,假山后面竟然空无一人,她这才放了心。
  
  柳絮不可置信地说:“这可奇怪了……”
  
  陆贞满脸堆着笑,跟在柳絮身后圆着谎,“我刚才在这看到一只野猫,正逗它玩呢……”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