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陆贞定了定神,看着荷蕊说:“不可能!”
  
  荷蕊看她已经将信将疑,一指站在自己身边的宫女们说:“她们白天也都不信,结果自己去宫里打听了一圈,现在不是都肯跟我们一起干了?”
  
  陆贞凝目对那些人看去,一个宫女再也承受不住压力,扑到陆贞身边嘤嘤哭着说:“陆贞,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可是你不能一心只想着太妃娘娘,不顾咱们的生死啊!”既然有人已经说了大家的心里话,那些一直在看着陆贞的宫女们不禁也跟着哭了。
  
  柳絮不知什么时候也站起来朗声说:“你看看她们,都是些花朵一样的姑娘,最大的也才十九岁,你就忍心看着她们活生生地给埋在黄土里?”她这番话说中各人的心事,哭声立时更加大了。
  
  陆贞只觉得脑子里轰轰的,心里七上八下,最后一咬牙说:“太妃是好人,她不会这样做的!无论如何,你们都不许给太妃下毒!”
  
  她一边解开身边丹娘身上的绳子一边说:“这件事,我和丹娘肯定不会说出去,但以后,你们也给我收敛些!”她扶起因为受了惊吓连腿都站不直了的丹娘,“我们走。”


  
  两个人在众人的注视中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回了陆贞的房间,关上了门,陆贞才舒了一口气,丹娘忍不住放声大哭,“她们居然敢谋害太妃!姐姐,我们该怎么办啊?”
  
  这个秘密也太大了些,陆贞茫然地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丹娘又惊又怕,想到了一出,“你说,她们会不会杀了我们灭口?姐姐,我不想死,我还没吃够一口酥……”
  
  陆贞安慰着她,“不会的,刚才她们没动手,现在更不会了。可是这样下去也不行,一定得找个人,帮我出出主意……”她嘴巴上虽然这么说,整个人仍是焦急地在屋里走着,到底应该找谁给自己出主意?她想了又想,那个枯瘦的女官身影浮现在了自己脑海里。
  
  陆贞就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赶紧奔了出去,一路直接往静心堂跑,深夜里大力地敲着门,好半天,内侍元寿才揉着眼睛过来开门了。
  
  陆贞认得他,现在看到熟人,不禁失控般地拉紧了他的手,“司仪大人呢?她在哪里?”
  
  元寿看她一脸焦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儿,赶紧给她引到了杜司仪的房里,陆贞这才放声哭了起来,她之前虽然害怕,但一直努力克制着,眼下见了杜司仪,这才释放了自己的情绪,一边抽泣着一边断断续续地把事情说出来。


  
  杜司仪看她一直哭个没完,没好气地说:“行了行了,多大点事,就吓得连魂都没了!不就是殉个葬,死个人吗?”
  
  陆贞没想到杜司仪这么满不在乎,她愣愣地说:“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太妃娘娘是个好人……”
  
  杜司仪却哼了一声,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她婆婆妈妈的叙述,“放屁!这宫里就从来没出过好人!她死了又怎么了?都快八十的人了,也该上天去享福了,总好过在青镜殿里熬日子!你那么害怕干吗?那两个小蹄子上回想把你送到这儿整死,不也没成事吗?”
  
  陆贞听出她话里有话,她冷静了一下,又问:“典侍大人,您能说清楚一点吗?”
  
  杜司仪看着她,“连这点道理都想不清楚,还想当女官?周太妃得病,是你害的吗?”
  
  陆贞不解地摇了摇头,杜司仪又问她,“她现在醒不过来,又关你什么事吗?”陆贞不明白她想说什么,但她还是又摇了摇头。
  
  杜司仪把最后的话说了出来,“那不就结了,周太妃不醒,你就不用殉葬。所以柳絮她们想干什么,你也不用管!到时候太妃死了,内侍局自然会治她们几个大宫女服侍不周的罪,到时候是打死也好,还是罚去当罪奴也好,也就算帮你那太妃报了仇了!”


  
  陆贞有点愕然,没想到杜司仪从来没想过要救太妃,“那怎么成,太妃她……”
  
  杜司仪看她话都说到这分上了,陆贞却不开窍,也不想和她说下去了,“行了行了,要不是看在你帮我整理书稿的分上,我才懒得给你指这条明路呢。话说到这儿,想怎么做都由你,放心吧,你要是忠心耿耿地去殉了葬,到时候朝廷自然会有封赏,中元十五什么的,也就省得给你烧香了。”她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嘴里吩咐着门外的元寿,“元寿,帮我送客。”
  
  陆贞本准备还要再问几句,但门外的元寿已经拉开了门,她只有往外走去,身边却传来杜司仪冷冷的声音,“我要是你,这几天就缩在屋子里不出来,省得人家又打什么坏主意!”
  
  陆贞愣在了原地,最后还是快步走开了。
  
  这天回到青镜殿,她看着柳絮和荷蕊给周太妃喂药,终究不敢再过问了,只能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入宫这么多时日里,她第一次觉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会这么沉重地压迫着自己的心,让人难以呼吸。
  
  她瘫软在了地上,两行清泪渐渐流了出来。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