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陆贞心怀忐忑地一路扶太妃躺下,看她睡着了,自己呆呆地看着她的面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好半天,她像给自己鼓气一样,轻拍了一下脸,自己挣扎着露出了一个笑容,开始快手快脚地收拾起房间里的东西。
  
  收拾到书案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上面的白纸上隐隐透着墨迹,不禁好奇地拿了起来,不料对光一看,却发现上面隐隐约约地写着“陆贞”“生殉”几个字,她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认真辨认,在确定无疑之后,她颤抖着将纸在原位放好,透过窗子,她隐约还能看见正在为太妃烧东西的宫女们,再回想到自己最担心的那件事上,不禁恐惧万分。
  
  她愣愣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满屋子乱转着,“杜司仪?不行,她肯定只会再骂我一顿!杨姑姑?她也是个宫女,没那个能耐救我!对了,尚侍大人,还有尚侍大人!”她像是为了坚定些什么,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光洁的脸。
  
  此行十分顺畅,腊梅对陆贞说:“你记住了,一切都按尚侍大人说的,回去后就找个法子装病,保证过两天就有好消息了!”
  
  陆贞不明所以地问着她:“尚侍大人能把我调出青镜殿?”
  
  腊梅却又遮遮掩掩,“这你就别管了,总之,你在那等着就是。”
  
  回了青镜殿,陆贞绑起了自己的脚,谎称自己扭伤了,她兀自躺在床上抄写着给杜尚仪的书稿,不自禁地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喃喃地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房门却在这时被人推开了,丹娘的声音先传了进来,“姐姐,你看谁来了?”
  
  陆贞有点惊恐地看向门外,看见是周太妃,她心里更加过意不去,便一瘸一拐地往门外走去,“太妃,您怎么能上我这来?丹娘,你……”她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周太妃打断了她,“不怨她,是我听说你跌伤了腿,心里着急,就硬要过来看看。”
  
  陆贞连忙扶她坐了下来,“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跌了一跤,走路不太方便,太妃容我告个假,再歇上两天,估计也就没事了。”
  
  周太妃叹了口气,“你这个孩子,怎么老是多灾多难的啊?丹娘,你出去,关上门,我有话要跟你陆姐姐讲。”
  
  丹娘前脚刚走,周太妃便拉着陆贞说起体己话,“别人老问我,说为什么你明明才来没多久我就这么喜欢你。以前,我也没想太清楚,现在我可算明白了,原来,你这性子,其实挺像年轻时候的我。”


  
  陆贞有点惴惴不安,“奴婢可没有太妃娘娘的福气。”
  
  周太妃又和蔼地摸了摸她的头发,“我今天来,一是来看看你,另外也有件要紧的事想问问你——我可能没几天好活了,可还有个心愿,一直没能完成。这件事要是办不妥,就算是死了,我也没法子瞑目。阿贞,你现在是这个世界上我最亲近的人了,你能帮我吗?”
  
  陆贞心想,她是要我生殉了吗?
  
  她不禁发抖,“太妃,您肯定能长命百岁……”
  
  太妃却渐渐正色道:“别说那些哄我的话,你就直说,愿意帮我吗?”
  
  陆贞想了想这些时日里,这宫里只有太妃对自己最好了,咬了牙,“太妃有何吩咐,陆贞一定遵从。”
  
  太妃却又问她,“连死都不怕?”
  
  陆贞一横心,无非就是一死,看着太妃说:“不怕。”
  
  太妃看着她的目光却渐渐变得柔软了,有点伤感地笑着说:“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好了,你好好休息,我去把给皇上的遗折写完。丹娘……”
  
  她一句话说到这里却又没往下接着说了,丹娘推开了门进来扶起周太妃往外走,走了几步,她却像偶然想起了什么,“你这几天要是闷着了,不妨多去后院转转,那儿有一株腊梅,是我最喜欢的,得闲的时候,你也帮我松松土。”
  
  陆贞看着周太妃渐渐走远,身上早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她找出纸笔来,开始给高展写信。
  
  “高展,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多半已经随太妃娘娘去了。请不要伤心,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之前荷蕊她们谋害娘娘的时候,我袖手旁观,本来已经良心不安……”她想了想,又加了几笔,“杀我父亲之人,定是赵夫人无疑。你我相交虽短,却曾同生共死,如能代我为父报仇,我九泉之下,定当……”
  
  正写到这里,想到即将和高展生离死别,她不禁一阵心痛,再也写不下去。
  
  远处传来丹娘惊恐的声音,“不好啦,太妃娘娘升天了!”陆贞手里握着的笔直愣愣从她手里滚落到了地上,她心里一凉,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但她却未犹豫,立刻起身往周太妃房间赶去。
  
  一进屋,就看见丹娘惶急地站在一边,附近有的宫女瘫坐一边,有的正在哭泣,榻上躺着的太妃面如白纸。陆贞不禁心中惶急,她走上前去试了试周太妃的鼻息,发现她已经没了呼吸。


  
  陆贞急道:“怎么回事?”
  
  丹娘哭了出来,“我……我也不知道,平日晚上太妃都要起夜,可今天三更了还没声音,我进来一看,就……就发现她……”
  
  陆贞仔细地询问着:“太妃晚上吃了什么?喝了什么?”
  
  丹娘抽泣的声音渐渐变大,“没什么特别的呀,都跟平常一样,我也验过毒了……”
  
  她话说了一半,突然扶着额,踉跄了一下。
  
  陆贞以为她是惊吓过度,忙上前扶住她,“你怎么了?”
  
  丹娘无力地说:“我的头,突然好晕。”
  
  陆贞环视四周,“这房里是什么香,味道好怪。”
  
  她突然反应过来,“丹娘,醒醒,这香是什么点上的?”
  
  丹娘不解地说:“太妃娘娘临睡前让点上的。”
  
  陆贞放下她,指挥着宫女,“这香有问题,大家快开窗子,把这香灭了,你,快打盆凉水来!”那宫女赶紧端了一盆水进来,陆贞淋了一些在丹娘头上,她果然就清醒了。
  
  陆贞看这方法有效,便往太妃身上淋了一些水,只见太妃的身体动了动,陆贞像是看到了什么希望,趴到她胸口认真地听了听,赶紧吩咐着身边的宫女,“太妃还活着,快去请太医!”
  
  柳絮却在这时候冒了出来,“等等,不能去!”
  
  陆贞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柳絮急急地说:“这沉香是太子送来的,宫里管事的又是萧贵妃,你现在去请太医,不是想太妃死得更快吗?”
  
  陆贞不明白她的意思,“什么太子贵妃的,我听不懂!”丹娘在一旁揣摩着,“她说得有道理,贵妃和太子是一伙的,要是太子有心害太妃娘娘……”
  
  陆贞这才明白过来,“那我去找太后娘娘!”
  
  没想到柳絮又拦住了她,“也不成……太后娘娘为了万寿法事,昨儿就出宫礼佛去了……”
  
  陆贞这下急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我们就只能看着太妃娘娘等死吗?”
  
  柳絮却显得一脸的无奈,“你以为我想啊?可太子和贵妃娘娘都是权势滔天的人,前儿还派了一个阮娘来和荷蕊搞什么巫医,我哪敢得罪她们啊?”


  
  陆贞看着她这么热心,心想这事兴许和她脱不了关系,陆贞咬了咬牙,“我不管,太后请不动,贵妃不敢惹,那皇上总可以了吧?太妃可是他的亲奶奶,我现在就去昭阳殿!”她准备往外冲,柳絮一把拉住了她,“陆贞,你别犯糊涂!”
  
  丹娘也赶紧对陆贞说:“姐姐你别去,私自闯宫可是杀头的罪名啊!”
  
  陆贞回头伤感地看着周太妃,这冰冷的后宫里,只有她才像一个长辈一样关爱着自己,“太妃都写好遗折了,反正左也是死,右也是死,我但求一个良心能安!”她几下剪开了自己脚上的绷带,飞快往殿外跑去。
  
  这时早已入夜,陆贞刚到昭阳殿外,就被侍卫拦住了,无论怎么说,侍卫都不放她进去,只说皇上已经休息了。
  
  陆贞焦急万分,现在只有皇上才能救周太妃了,她下定了决心,大声嚷嚷着,“皇上,皇上,求您救救太妃娘娘,救救……”
  
  她一句话还没喊完,就被侍卫堵住了嘴。那侍卫又气又急,“你想死呀!”
  
  陆贞拼命挣扎,但她一个弱女子,又怎么能挣开一个侍卫呢?


  
  这时,殿门却突然打开,元福走了出来,“是谁在外面喧哗?”
  
  陆贞认出他来,心里松了一口气——太妃这次是有救了。她双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