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陆贞这才说:“不会的,不会的,我们很小心的。再说,他是好人,之前我能进宫,就是找他帮的忙。”
  
  杨姑姑这才脸色稍缓,“哦?那他也知道你爹的事?”能搭上长公主的,不是一般人,至少不会给陆贞惹来麻烦,说不定帮她报仇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陆贞明白杨姑姑的意思,摇了摇头郑重地说:“他只知道我爹死了,我是走投无路才进宫来的。我爹的仇,我要自己报,不想找别人帮忙。”她心里略一迟疑——高展调查过自家的事,说不定能猜出几分来,但这话始终只能放在心里。
  
  杨姑姑看她说得这么坚决,也就不说了,“能走得通长公主的门路,我看他也不是一般人,算了,我不管你,你自己小心点!对了,宫女参加晋级考试必须得找女官推荐,你想找谁?娄尚侍?”
  
  陆贞果然如她所料地点了点头,杨姑姑又嘱咐着她,“别跟她走得太近,她毕竟是太后那边的人,再说你这张脸,就算考上了女官,到时候被贵妃她们看到,只怕又会惹麻烦!唉,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反正这两年,能考上女官的宫女只有一两个,等你真正过了关,再愁这些事吧。”


  
  陆贞细细复习了一番时日,这才去见了娄尚侍,娄尚侍笑容满面地对她说:“想去司宝司?”
  
  陆贞淡淡地说:“是,奴婢曾受内府局朱少监指点,对金银古玩还略知几分。”
  
  娄尚侍却想到了另一边,“不错,要想在皇上面前出头,做女官肯定比做宫女强!上次太后娘娘没瞧上你,是你没福气,可要是你真成了女官,她肯定还是会喜欢你的。今年报名参加女官考试的一等宫女有八位,你要好好努力!要是你真的能够鱼跃龙门,我亲自给你授髻!”她一想到陆贞分了萧贵妃的宠,那个王尚仪就再也斗不过自己了,不禁喜不自胜。
  
  陆贞却不知道娄尚侍还有那么多心思,但得到娄尚侍的许可,她也放下了心,回到青镜殿加倍用起功,挑灯读到深夜也不觉得苦。
  
  丹娘端着一盏参汤走进屋,看到陆贞还在苦读,劝她说:“姐姐,你别那么用功了,喝点参汤吧。”
  
  陆贞接过她递过来的参汤,愁眉苦脸地说:“不成啊,还有十多天就考试了,我得把这些卷册全背完。”她一口将参汤喝完,又急急地去看书了,但看丹娘一直没走,抬头再看她,只见她一直欲言又止地看着自己。

  
  陆贞放下手里的书,柔声问着丹娘:“丹娘,你怎么了?”
  
  丹娘迟疑着说道:“姐姐,有件奇怪的事,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早上的时候,那个阿碧还对你亲热得很。可刚才我从司衣司出来碰到她,她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陆贞也没在意,“她就是那个样子,一向都瞧不起人。”
  
  丹娘又说:“我看不对头……那会儿我一个没忍住,质问她怎么翻脸不认人,结果她一把把我推开,叫我别得意,还说她已经知道你的真面目了!”
  
  陆贞喃喃地说:“真面目……啊,不好!”想起早上在庭院碰到阿碧,她对自己那般客气,套问自己是不是去过玉佛寺,再一想自己在那儿碰到一个男人一直盯着自己,于是猛地站起了身,拉着丹娘急急地说:“她还说了什么?”
  
  丹娘吓了一跳,连忙说:“她……她没说什么了!”
  
  陆贞闭起眼睛想了想,又吩咐丹娘说:“丹娘,我这有件要命的事,你得马上去帮我办!你赶快去查一下这几天阿碧都和谁见过,又有什么不寻常的举动!”她清楚阿碧的为人,这次她绝对是又要对自己下手了!

  
  丹娘办事极快,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小内监,安排他和陆贞见面,她先自出门放起了风。陆贞二话不说,拿出一块黄金在手里扔了扔,那小内监咽了一口口水,说:“别的我也不知道,我就知道阿碧经常给我们黄大人送些好处,黄大人也和阿碧的父亲沈大人关系不错,每个月十五,黄管事都会悄悄地带阿碧去刑部的值夜处见沈大人一次。”
  
  陆贞算着日子,“十五?那不就是前天?”
  
  小内监点着头,“是啊,那天黄大人有事,还是我帮着去接送的阿碧呢。”眼神一直落在那块黄金上。
  
  陆贞急切地问道:“那她回来的时候,有没有提起过什么?”
  
  小内监转着眼睛,陆贞又摸出了一块黄金,这内监很快就说:“没有啊,就是挺高兴的,对了,倒是沈大人临走的时候叮嘱她,要她别把海捕文书的事告诉其他人。”陆贞心里一下就明白了,她白着一张脸镇定地把黄金塞给了小内监,连忙往用勤院走去,生死关头,自己现在只能和杨姑姑商量了。
  
  杨姑姑开始并没在意,“你给我镇静些!她知道你真实身份又怎么了,你不就是进宫想为你家洗冤吗?这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事到如今,陆贞只有说了,她一咬牙,“没这么简单,姑姑,我的身上,现在还背着一桩命案!”
  
  杨姑姑吃惊地站了起身,声音微微战抖,“什么?”
  
  陆贞连忙拉住了她,眼里满满的都是苦求,“姑姑您先别生气,您听我说,我真的是无辜的!”她一点一滴地将之前的事都说了出来,杨姑姑听完倒吸了一口冷气,跌坐回去,“这些事,全是你做出来的?”
  
  陆贞苦笑着说:“嗯,我保证再没跟您隐瞒什么了。”
  
  杨姑姑说:“假造官籍,杀人逃窜,冒名入宫,陆贞啊陆贞,你还真是胆大包天啊。”
  
  陆贞着急地说:“姑姑,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您快给我出个主意吧?”
  
  杨姑姑想了想说:“我能有什么好主意?你现在先去探探阿碧的口风,看她到底知道了你多少事,没准她就是和以前一样瞎咋呼,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底细!”
  
  陆贞心想,这倒真是好主意,说不好是自己吓自己。她也不多说,立刻就去找了阿碧,这次等了大半会儿工夫,阿碧才得意地从屋里走出来,看着陆贞说:“哟,陆姑姑,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陆贞没时间和她兜圈子,“阿碧,你就别装了。我不想绕着弯子说话!你白天故意套我的话,问我去过玉佛寺没有,到底有什么意思?”
  
  阿碧脸色顿变,“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陆贞镇定地说:“哼,你不就仗着你那个五品小官的父亲吗?算了,你不说,我也全能查得到!”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