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阿碧听她出言讥讽自己父亲,受不了刺激,反正自己手里证据确凿,“你去查啊!反正过不了两天,全宫里的人都会知道你是个杀人犯了!”
  
  陆贞浑身一抖,接着却笑着转过身来,“又说我杀人?你还记得当初陈秋娘是怎么被赶出宫的吗?”
  
  阿碧讥讽地说:“哼,你当我有陈秋娘那么笨?我爹已经去找那个江师傅指证你了,这一次,就算是杨姑姑也护不了你!”
  
  陆贞却长笑了一声,“阿碧,你还是个聪明人,你怎么不想想,我如果真是一个普通的杀人女犯,为什么长公主会保荐我入宫?为什么娄尚侍要送我东西?为什么皇上要单单给我题字?为什么太妃会突然提拔我当一等宫女?阿碧,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想惹我,我看你真是不想活了!”
  
  阿碧被她一番话唬住了,愣愣地没有作声,陆贞见状进一步紧逼,“你要告,就去告吧,我绝对不会拦着你,只是你要和你那个五品的爹好好算清楚,这笔买卖做成了之后,到底是能大赚一笔,还是会亏得血本无归!”
  
  她说完话就扬长而去,走过了一条路,没有了人影,才吓得腿都站不直了,一颗心扑扑地快要从胸腔里跳了出来,“天啊,她全都知道了,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她心神不定地回了房里,想了许久,才有了一条主意,急急地找来纸笔写道:“陆珠贤妹,见信如晤,今有急事……”
  
  看了几遍,没有什么差错,这才出门去找之前那小内监,那小内监一脸的难色,“今晚你就想把这信送出去?这可难办了。这几天侍卫查得挺紧的,你要是不急,就多等几天吧。”
  
  陆贞却也不意外,悄悄塞给他一块黄金,“公公,我这可是要命的急事!麻烦你想想办法。”
  
  那内监面上一喜,收了书信放在了衣襟内,向停在城门边的水车走去。
  
  陆贞不大放心,但只能焦急地藏在树后看着他的行动。
  
  只见那内监跟着取水车的队伍走向城门,门口的侍卫突然拦住了他,开始检查,眼看书信就要被搜出来,慌乱之下,那人把书信取出嚼碎后吞了下去。城门口立刻乱成一团,陆贞绝望地看向了城门口,却没看到阿碧正在角落里偷偷地看着自己——她本被陆贞吓住,想送书信出去问父亲应该如何是好,现在却看到陆贞满面焦急,不禁心想,陆贞啊陆贞,原来你在唬我,这次我阿碧一定要让你死在我的手里。
  
  陆贞眼见出城无望,又回了用勤院,和杨姑姑说了一回,杨姑姑却说:“还好那封信没有送走!你怎么知道你那个妹妹就一定可靠?还是等明天天亮,我再去托人带信给我那个做里长的表哥,请他帮帮忙吧……不过,你想得倒是对的,只要江师傅愿意撤诉,那刑部也就没办法问你的罪了。”
  
  陆贞迟疑地说:“可明天万一要是来不及……”
  
  杨姑姑连连叹着气,“现在没别的办法,也只能听天由命了。不过,我没想到你竟然能吓得住阿碧……唉,你这孩子,才进宫多久啊,居然也学会用心计了。”
  
  陆贞苦着脸,“我也不想啊,可是,我总得活下去吧。”
  
  杨姑姑又恨铁不成钢,“可你还是不够聪明!我都教过你好多次了,别老是以为别人都是大好人。这一次,又被阿碧给诈了吧?你也不想想,她无事献殷勤,能有什么好事?现在你虽然吓住了她,一旦她回过神来了,那就麻烦大啦……好在娄尚侍王尚仪今晚都不在宫里,她就算想去告发,也没人理她……”她心想,等到明天,说不定还有什么转机。
  
  就在这时,门哐当一声被人推开了,两人都齐齐抬头,来人却是丹娘,她急急地说:“不好了陆姐姐,那个阿碧突然跑到司正司去击了鼓,说你犯了杀人罪,现在司正司的宫女正到处找你呢。”
  
  陆贞心都凉了,无助地问道:“姑姑,我现在该怎么办?”
  
  杨姑姑咬着牙,“你赶快去找那个叫高展的侍卫!他既然能把你弄进宫,说不定这次也能救你的命!我和丹娘先去帮你稳住那些宫女,你快走吧!”
  
  陆贞也没别的更好的主意,只能赶紧往太子殿跑去。没想到问了几个侍卫,别说高展了,就连忠叔都没人知道。
  
  陆贞惊呆在了原地,心想着,他骗我?他骗我?可是他为什么要骗我呢?高展啊高展,你去哪里了?现在我可是要死了。
  
  这时,一位大宫女带着一队粗使宫女找了过来,“你就是青镜殿的陆贞?”
  
  陆贞黯然地回答:“是。”
  
  大宫女不客气地说:“跟我们去司正司,有人告你杀人谋逆!”
  
  陆贞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失魂落魄地在一队人的押解下回了司正司。


  
  进了殿内,果见阿碧早早就跪在了一边。整个殿里灯火通明,阿碧得意洋洋地指着陆贞大声地说:“大人,这宫女陆贞是刑部通缉的杀人犯,如今潜入宫中,分明就是想伺机谋逆!”
  
  司正女官奇道:“杀人谋逆?把状纸拿上来!”
  
  一旁早有宫女送了上来,那女官细细读了一回,板了板脸,“荒唐!你说这陆贞是杀人女犯,假冒别人姓名才进了内宫。那你知不知道每个宫女进宫,都要经过三番五次的查验?”
  
  阿碧却早有准备,一手举起之前父亲送给她的海捕文书,高声说道:“司正大人,这事情千真万确!我父亲是刑部五品郎中,正好就是负责此案的主审。他手下的捕头已经确认这陆贞就是杀人嫌犯。您看,这是海捕文书,这上面的画像难道不是陆贞吗?”
  
  陆贞脸色苍白地看着她,自己从来没害过她,她为何一而再再而三要害死自己?但她口里一点都不放松,“司正大人,阿碧她血口喷人!以前在用勤院的时候,她就伙同他人用这个理由诬告过我,还好娄尚侍大人亲自去调查,才还了我清白。大人,那画像上的人跟我同音不同字,根本与我无关!”
  
  阿碧冷哼一声,“哼,尚侍大人分明是受了你的蒙骗……”
  
  那女官看她俩争论不休,一拍桌子,“都闭嘴,把证物给我拿上来。”早有宫女把阿碧准备好的证物都送了上来,司正女官拿着画像对着陆贞看了半天,缓缓地说:“阿碧说得没错,这图上的女犯的确有九分像你!这份苦主的证词也言之凿凿。陆贞,你有什么话说?”
  
  陆贞咬牙坚持道:“大人!天底下长得相像的人多了,圣人孔子不也曾经被误认为是杀人犯阳虎吗?”
  
  阿碧这下急了,“大人,您别听她狡辩,上次她也是用这个借口脱身的!您要不相信的话,我还有办法能证明陆贞在说谎——她入宫的时候,拿的就是一本伪造的官籍,当时还曾被王尚仪大人认出来过,说那是去年新造的南江纸做的,假得不能再假了!不信的话,您只要调出她的官籍查看一下,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那女官沉思了片刻,吩咐一旁的宫女,“你去司仪司跑一趟,把陆贞的官籍给我调来。”那宫女得令,立时就走了。
  
  陆贞急了,“等等啊大人,我根本没有……”
  
  女官侧目看着她,“你根本没有什么?”陆贞说:“我根本没有杀过人!”那女官看她这般形态,心里倒是信了阿碧一半,“那你害怕什么?等官籍拿过来,你是白是黑,本座自有论断。如果你真的无辜,那沈碧就逃不了诬告的罪名。但如果你的确是冒名入宫,哼哼,就别怪我按宫规行事无情!”
  
  陆贞愣愣地坐在了地上,想起自己刚进宫时,那份假官籍早就被陈典侍撕得粉碎了,现在自己又从哪里得来官籍呢?
  
  很快,刚才出门的宫女又回来了,郑重地说:“启禀司正大人,奴婢去了司仪司,那里根本就没有陆贞的官籍!”
  
  阿碧眼见胜券在握,不禁哈哈大笑。陆贞木然地坐在地上,司正女官厉声问她:“陆贞,你怎么解释这事?”
  
  陆贞强自分辨道:“大人,我能解释什么呀,宫女们的官籍都收在司仪司,又不在奴婢手上保管,我怎么知道它会突然失踪?没准,这事是有人想要故意陷害呢!”
  
  阿碧的笑声被她一句话噎住了,恨恨地看向了她,“胡说,你明明就是心虚!”
  
  那女官皱了皱眉,还是怀疑地看向了陆贞。陆贞心跳如鼓,手心里早已渗出汗来,脑子里成千上万个念头划过,却汇成了一句话——这次我是不是真的要死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