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陆贞也愣住了,她飞快地转动着眼珠,遂想起了以前的情景,太妃那棵桂花树下白色的土看起来和瓷土也十分相似,遂脱口而出,“不用出宫,我有办法!青镜殿说不定就有能烧瓷的瓷土!”
  
  她说完这句,就急不可耐地往青镜殿奔去。刚进殿里就和丹娘撞了一个满怀,丹娘追在她身后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考得怎么样啊?”
  
  陆贞哪里有时间和她多说,早已跑得远了,她冲到桂花树旁边才止住步,挖起下面的白土,又试吃了几口,这才眉飞色舞道:“老天保佑,我陆贞命不该绝!”
  
  紧跟着她而来的丹娘却吓坏了,“姐姐,这东西不好吃!你没事吧?”
  
  陆贞没看她,半蹲着站起身,用裙摆装起了土,嘴里说着,“别怕,我没疯,我好着呢!”
  
  她一言即了,不耽误任何工夫,发足往内务局赶去。三下两下和好了瓷泥,端着进了一行人都在的房间,立刻坐在轮车旁边,熟练地拉起胚来,不一会儿,几个净瓶的雏形就显现了出来,这下让一旁的工匠都看呆了。她又依次拿起泥坯,开始用小刀熟练地修胚、勾花,之后把修好的泥坯一个个小心放在扇下,回头问工匠:“有石灰水吗?”
  
  早有胆大的工匠打了一盆石灰水进来,陆贞道谢了一声,小心地拿刷子刷了一层石灰水在泥坯的表面。工匠好奇地问,“姑娘,你这是做啥?”
  
  陆贞微微一笑,“上釉,你们烧陶的时候也可以用石灰水,烧出来的釉色会很漂亮的!”
  
  朱少监满意地看着陆贞熟练地操作着,又吩咐一旁的工匠,“你们闲在那儿干吗?还不赶快去拉扇子生火!”
  
  那些工匠早就看得入迷,这时恋恋不舍地走到一旁,拉动起巨大的排扇,之前和陆贞说话的胆大工匠帮陆贞一件件把泥坯放在扇下的火堆旁。朱少监走上前来,安慰陆贞道:“有他们帮忙,这泥坯不出一个时辰就能干。”
  
  陆贞这才来得及抹了抹头上的汗水,“大人您可算是救了我的命了,要没有您两肋插刀,我就……”
  
  朱少监正色道:“用不着说这些,惜才之心人皆有之。再说这制瓷之事全是你身体力行,我不过只是出借一座陶窑而已,也谈不上什么帮忙。”
  
  陆贞看了看他,深深地福了一福——这宫里,还是有好人的。她不再多说,上前问工匠:“大哥,不知道烧窑的柴火准备好了没有?”
  
  一行人一起往窑窖走去,陆贞在工匠的帮忙下,把之前风干的泥坯放在匣钵里,熟练地摆上了窑床。众人先退出陶窑,陆贞却走在了最后,一扬手将一小块东西放在了匣钵里面。
  
  她摆好匣钵,这才走出了窑口,胆大工匠长喝一声:“点窑火……”
  
  有人把火把丢在泼了油脂的松枝上,窑火腾地一下烧了起来。陆贞本准备守在窑外,又被人劝着进了工棚远远守着,那之前一直和她搭话的胆大工匠也很识趣,端了一碗水给她,“渴了吧?喝口水。”
  
  陆贞笑了笑说:“不用了,倒是大哥你们忙活了这么久,也该歇着了。”
  
  那胆大工匠看她为人客气,和平日里自己接触的那些狐假虎威的宫女们都不同,也壮着胆子道:“俺不累!您别喊俺大哥,叫李大胆就行!俺打十岁起净身进了宫,天天干的都是烧窑打土的粗活,可倒不知道这陶窑里还能烧出金贵的瓷器来!姑姑你是个明白人,要不跟俺们讲一讲,这陶和瓷,到底有啥不同?”
  
  这话让陆贞想起爹爹陆贾还在的时候,自己一手的烧瓷技术就是爹爹手把手教的,不禁对着火光发了半天呆。众人都以为她不想说,也不再问,陆贞却开口说道:“陶和瓷,其实原本没什么差别,都是把土放在窑里,用大火猛烧而成,只是烧陶的一般用的都是普通的黄泥粘土,而烧瓷的泥坯则必须得要瓷石。咱们北齐不产瓷石,而南陈却有很多瓷石矿脉,所以南陈的瓷器名扬天下,但在北齐却成了极其少见的珍品。我也是凑巧发现青镜殿有些泥挺像瓷石粉的,所以才大着胆子试这一回……”


  
  工匠们本来还站得挺远,听到陆贞在说,都好奇地围过来听住了。
  
  陆贞又说:“你们以前烧陶都是用普通木柴吧?那样火温不高,所以就算怎么烧,都烧不成瓷器;但今天,我让你们换了含油多一些的松木,你看,那火焰已经是金橘色了,只有这种颜色的火焰才能烧得出好瓷。”
  
  这李大胆感激地说:“陆姑姑,你咋把这些都跟俺们说了,烧瓷这活在咱们北齐可金贵呢,也就京城有两三家大富人家才懂,你说得这么详细,就不怕俺们偷师?”
  
  陆贞笑着说:“各位大哥虽然是在宫中供职,可要放到民间,肯定也是数得出的能工巧匠,我今天不过是跟各位切磋一下,以后还请各位多指点呢。”她并不抬高自己,又把众位工匠捧了一捧。
  
  那李大胆十分高兴,说道:“呵!宫里的宫女姑姑俺也见了不少,可还是头一回见到你这样手又巧脾气又爽快的!放心吧,你把俺们当兄弟,俺们也肯定卖命帮你!”两人这番对话被朱少监看在眼里,朱少监微微一笑,又听到陆贞在说:“古时制瓷之法,其实分为六步,先淘净瓷土,再塑成泥坯,风干之后,用石灰上釉,最后再入窑烧制五个时辰即可,只是烧窑的时候,不仅要看着窑火的颜色,还得……”他心里暗想,这陆贞还真的一点都不藏私,着实难得。

  
  这一来二去,就讲解了一夜,天色微亮,陆贞站到窑门口发令,“熄窑火吧。”窑门紧接着就被打开了,一阵烟尘往外冲出散开,陆贞心里着急,发足就想往里冲,那胆大工匠连忙拦住了她,“那里头可热了,你等着,俺们帮你拿!”
  
  他招呼一声,另一个窑工和他一起披着厚衣,冲进了窑内,不一会儿,两人戴着手套端着两只大匣钵奔了出来,放在了地上。
  
  陆贞走到地上的匣钵旁跪了下来,李大胆刚想掀开匣钵,陆贞却拦住了他,“等等!”她浑身发抖,又期待,又怕无劳而返——如果失败了,自己这辈子就再也考不了女官了,又怎么能报父亲的血海深仇呢?朱少监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打开吧,陆贞,无论如何,你都已经努力过了。”
  
  陆贞呆了半晌,才点了下头,生死由命,一切早就注定了,自己再怎么迟疑,现在也无法改变了,她接过工匠递给她的木夹,掀开匣钵盖。
  
  几乎是同一瞬间,大家都咦了一声。
  
  李大胆揉了揉眼睛,拉着旁边的工匠,“俺没看错吧?这瓶子咋会是白色的?”朱少监也吃惊了,颤抖着声音问道:“白瓷?陆贞你竟然烧成了白瓷?”
  
  陆贞用包着布条的手拿起净瓶仔细检查,那只净瓶呈现出白玉一般的美态,浑身上下并无一点瑕疵。与此同时,工匠们发出一声欢呼,把陆贞包围在中央。她兴奋地高高举起净瓶,在初升的阳光之下,那只晶莹如玉的瓷瓶,散发着神秘的光芒,让人禁不住就此臣服在它的脚下。
  
  自先古舜帝创制陶瓷之术以来,三千年光阴弹指而过,虽有万千名瓷流传世间,但瓷色皆为黄绿或青色。皇建元年十一月,世间第一盏白瓷诞生于北齐内宫宫女陆贞之手,自那时起,瓷器“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磐”的美誉才渐渐流传开来。
  
  众人兴奋之时,陆贞趁别人没发现,匆匆从匣钵里拣出了一件东西,放在了自己袖中。这才抱起白瓷瓶,一路往艺考考场奔去。
  
  她一路狂奔到艺考考场门外,已经听到王尚仪在说:“本宫说过,迟到者,取消资——”她连忙将白瓷瓶藏在了自己的身后,“等等,我来了!”
  
  王尚仪微微一愣,“你倒会赶巧。好了,大家把自己做好的宝物都依次放上来吧!”先前大家都知道陆贞的线被人动了手脚,王尚仪心想,我就看你能交出什么东西来。


  
  王娄两人面前一个长桌专用来放宫女交上来的宝物,阮娘在一旁清脆地报着,“宫女赵淑,献上百宝烩鹿羹一盏!宫女陈芸,献上双面飞白绣书一幅!宫女钱三娘,献上金丝玉线长衣一袭……”
  
  她停了一停,看向陆贞,“陆贞,你的七宝璎珞呢?”众人都是心知肚明,王尚仪的嘴角已经流露出了讥讽,娄尚侍免不了着急地看向陆贞。
  
  陆贞不动声色地将自己藏在袖里的白瓷瓶放到桌上,娄尚侍打眼看去,不敢确信地战着声音问:“这……是玉?”
  
  陆贞大方地说:“不,这不是玉,而是奴婢烧的白瓷。”
  
  娄尚侍哆嗦着双手捧起了那小小的瓷瓶,“白瓷,天啊,这世间竟然会有白色的瓷器?”她如痴如醉地看着,其他宫女都用羡慕的眼神看向了陆贞,白瓷出现,闻所未闻,这回陆贞是赢定了。王尚仪却狐疑地看向了陆贞,“这是你烧的?这真的是瓷吗?”
  
  像是早就料到了王尚仪会为难自己,陆贞镇定地说:“正是奴婢昨晚亲手做的,内府局的朱大人和诸位工匠都是见证。”
  


  王尚仪又说:“不会是你涂了什么白粉吧?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有白色的瓷器?”
  
  陆贞微微一笑,“大人请尽管查验。奴婢听说,古有和氏璧,其白如雪,始皇得之而一统天下。之前各朝各代只有青瓷黄瓷,奴婢能在本朝破天荒地烧出白瓷,也一定是因为皇上以仁德治天下,感动了上天,才会赐下如此吉祥之兆吧?”
  
  王尚仪看她这么说,脸色一变,“你又是花言巧语……”
  
  娄尚侍心里得意,打断了她的话,“王姐姐,你没见过白瓷,那是你没见识,但你总不能说咱们皇上不是圣明天子吧?哎呀,大家别愣着,都过来看看,你,你,还有你,都自个儿说说,你们做的东西,能比得上陆贞这白瓷吗?”
  
  那其他几个宫女又怎么不明白,上前看了看,互相又使了眼色,齐声说道:“奴婢甘拜下风!”
  
  娄尚侍笑容满面地看着王尚仪,“王姐姐,现在胜负已经分明,你也该宣布今年谁能晋升女官了吧?”
  
  王尚仪冷笑一声,“那是当然!只是,谁都可以晋升女官,陆贞却不能!”她缓缓说道,“陆贞这白瓷的确前所未有,可是娄尚侍你别忘了,当时陆贞报名的时候,说自己要做的宝物可是七宝璎珞!考状元切忌文不对题,这艺考自然也是如此!”


  
  陆贞急急说道:“可尚仪大人,您当时也没说过不许临时更改艺考的宝物啊!”
  
  王尚仪回头打量她,“还在狡辩!好,就算你艺考得了第一,可别忘了你的笔考没有成绩。本座以为,陈芸的双面飞白绣书在艺考中可列前三,而她还是笔考魁首!即便按三七之数来分,她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她看陆贞愣在了当场,出言讥讽,“本座也佩服你有一双巧手,只是陆贞,身在内宫,你就得学会严遵上令,恪守宫规,言出必行!”
  
  陆贞只能低声说:“谢大人教诲!”
  
  王尚仪嘴角浮出一丝残忍,“既然如此,你还记得与本座的赌约吗?”
  
  娄尚侍看她摆明就是要断掉陆贞的退路,大怒道:“王璇,你不要欺人太甚!”
  
  王尚仪针锋相对地说道:“住口!本座只是在教陆贞什么叫做言出必行!娄尚侍,你别忘了,这个晋级考试不是为了你娄家选拔亲信,而是为我北齐朝遴选最优秀的女官。如果她连信守诺言都做不到,以后还怎么让下属信服?”
  
  娄尚侍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陆贞拉住了她的手,“尚侍大人,您不用争了,尚仪大人说得对,是陆贞自己没用。”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一滴滴地砸到了地上。是啊,自己又能怎么办呢?只能怪自己不争气,明知道王尚仪多番为难自己,只想把自己赶走,自己没识破,才被人害了,说到底是自己太相信别人。她心里悔恨交加,顿觉人生了无希望,父亲之仇报之无望,自己和高展也早就没了未来——人生在世,最苦莫过于此。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