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无防护炮战

  秦日纲到达田家镇后,即全力组织防御。他盯准的是江面——天险嘛,不好好利用,岂不亏了?
  
  最好的办法是截断航道,不让湘军水师从这里开过去。秦日纲在长江上拉起六道大铁链,每道铁链相距数十丈。在铁链下设有安放火炮的固定木筏和小船——一方面用于拦截,另一方面保护铁链,形成了一道密集火力网。
  
  除此之外,还有杨秀清专门运来的木牌水城,有两岸的土城要塞,再加上铁链前后绵延数十里的水营船队——秦日纲有足够的理由认为,他的江上要塞已是固若金汤;湘军水师再怎么牛,也难以从正面突破这道防线。
  
  秦日纲的战略思路是,以江面防御来确保田家镇。但他疏忽了一个地方,那就是田家镇对面的半壁山。事实上,半壁山是田家镇的天然屏障。半壁山若有闪失,田家镇则无藩可恃。湘军完全可以通过这一制高点,用火炮对田家镇进行覆盖式打击。
  
  这一缺漏,让曾国藩抓了个正着。
  
  1854年11月20日,罗泽南和塔齐布先后集兵于半壁山下,对守山的太平军发动猛攻。
  
  秦日纲事先未能在半壁山周围组织起强有力的防御,加之此时两军士气可谓一升一降,所以守军接连失利。三天后,半壁山即告失守。 半壁江图书频道
  
  犹如做外科手术,曾国藩拿下半壁山后,下一步就是要对江上的铁链动刀,双方的水上特种部队也终于到了面对面决战的时刻。
  
  自衡阳练兵以来,曾国藩就认准水师是重中之重,他把相当多的精力都放在了水师的组建和发展上。
  
  初期的湘军水师在战船数量上无法与太平军相及,作战经验也很欠缺,因此吃过多次败仗。无论靖港水战还是城陵矶水战,湘军水师都败得极其难看。但曾国藩好就好在能吃一堑长一智,此后他便扬长避短,用陆师来弥补水师的损失——借助陆师胜利的空当,迅速对水师进行补充。所以,他的水师虽然损失得多,但是恢复得也快。
  
  在战略眼光上,杨秀清和他任用的一干将领都落在了曾国藩后面。太平军水营看上去很庞大,却始终只是“虚胖”。整个水营用的还是改造民船,水勇也没有经过多少专业训练。更糟糕的是,他们还不太讲究水陆配合,基本上是各打各的。结果是:水营赢,无关大局;水营输,满盘皆输。
  
  在先前的武昌之役中,由于石凤魁和黄再兴指挥不当,水营的四千艘战船尚未投入战斗就被湘军焚之一炬。太平军水营虽曾拥有上万艘战船,但家业再大也经不住如此挥霍,眼见得船只和水勇都越来越少。至田家镇之战,秦日纲统领的水营已是太平军仅存的一点儿家底。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1854年12月2日,湘军水师在彭玉麟的率领下,向太平军水营发起进攻。
  
  湘军水师的两大名将,文为彭玉麟,武为杨岳斌。
  
  彭玉麟是湖南衡阳人。当初曾国藩一到衡阳练兵,便四处访求贤士。衡阳人说,谁也贤不过彭玉麟,那真是人中麒麟。曾国藩听说后,便立即出面邀请彭玉麟。
  
  彭玉麟不肯去,原因跟曾国藩在湘乡时一模一样:母亲病故,只想在家守孝。
  
  拥有相同的遭遇,曾国藩自然知道怎么去动员——这时要跟彭玉麟探讨什么事业功名,对方会毫无兴趣。所以曾国藩对彭玉麟说的是,现在天下大乱,父子兄弟且不能相保,你还能指望一个人安安静静在你母亲墓前守孝吗?
  
  经过曾国藩“三顾茅庐”反复劝说,彭玉麟终于答应出山,但与曾国藩约法三章:功成必身退,且“不要官,不要钱”。
  
  说彭玉麟为文,并不是说他只会文不会武。事实上,彭玉麟曾经像江忠源那样有过“剿匪”经历,是打过仗的。他的“文”,是说他出身文官。
  
  湘军水师跟陆师不同,陆师给把刀就能上阵,因此即便是儒生也能做营官;水师要求则相对高一些,起码你得懂水性吧。在湘军水师,十个营官,有九个都是新提拔的武员,只剩一个会玩笔杆子的——那就是彭玉麟。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文有文的好处:会思考,能动笔。水师草创之初,规章制度一片空白,若没有彭玉麟从旁相助,曾国藩的一个脑袋会变成几个大。
  
  自湘潭水战以来,彭玉麟已屡次与太平军水营交锋,被称为“以书从戎,胆气过于宿将”。但他还从未有过田家镇水战这样的体验——具体来说,就是多了那六道横江铁链。
  
  彭玉麟由此将所属进攻部队分成两组,第一组是敢死队,驾二十条快蟹,任务是冲到铁链下面并弄断它;第二组是掩护队,专管发炮,以吸引太平军水营和来自田家镇岸上的火力。
  
  敢死队在冲锋时沿半壁山一侧前进,不发炮不仰视,只管做准备工作。这样一来,敢死队就最大程度避免了对方的炮火攻击。
  
  全部的火力几乎都集中在靠近田家镇这边的掩护队身上,炮弹如雨飞来。
  
  早在水师创建之初,彭玉麟就下工夫研究过防炮之法。和曾国藩一样,他也是从古书里面找答案;甚至拜的老师都是同一个,那就是明朝将领戚继光。
  
  火炮在明朝时被称作火铳,与明军作战的倭寇装备了大量的火统。在《纪效新书》中,戚继光记下了他抵御倭寇火铳的方法:一种是将十几层渔网罩在战船左右两侧,依靠渔网的坚韧和细密来拦截弹丸,唤作罟网;另一种是戚继光的独家发明——刚柔牌,简单说来,就是在盾牌外面套一层竹篱笆,中间以生牛皮、被水浸湿的棉絮、人的头发依次编制而成。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按照戚继光传授的经验,只要使用这两大法宝,起码在四五十步之外,倭寇的火铳根本无法穿透;到二三十步距离之内,虽可穿透,但威力已经大减。戚家军不仅以此为掩护,还能举着刚柔牌进行反击。
  
  刚刚看到这几段的时候,彭玉麟别提多高兴了。想想戚老师真够意思,什么都不保留,什么都传授——您老人家怎么就知道几百年后还有人用得着呢?
  
  彭玉麟当下一一借鉴并试验,可是试验的结果实在让人沮丧:无论罟网还是刚柔牌,一炮就给打穿了。
  
  不是戚老师藏着掖着,只要动脑筋想一下就知道了——几百年前的火统,其威力能跟几百年后的火炮比吗?
  
  当然,只要你防御了,也不是一点儿效果没有。在战船四周围上一道牛皮,多少总能起到一点儿保护作用。但是这不治本,还容易影响官兵的斗志和作战效率。
  
  彭玉麟一狠心,索性把罟网、刚柔牌、牛皮等物统统撤去,令船上无遮无拦,实施无防护炮战。然后他带头脱去上装,赤膊拿一把大刀立于船头,并大呼一声:“炮弹要是有眼,就先把我打死吧。”
  
  见主将不怕死,众人立刻胆壮起来,视危险如坦途。有谁低下头来躲避炮弹,还会被众人讥笑为怕死鬼。 copyright Banbijiang
  
  没了畏畏缩缩,动作就不会走形,可以踏踏实实放炮,同时战船也不会停顿。然而这种疯狂的打法必然要付出惨重代价,因为炮弹毕竟不长眼,也不认识你究竟是勇士还是懦夫。
  
  在田家镇水战中,湘军水师相当多的伤亡均来自于掩护队。后来水师将领在向曾国藩汇报,说到“损失如此之惨重”时,忍不住放声大哭。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