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出奇制胜

  太平军的护索水营虽不断放炮,但也构不成密不透风的火力网,存活下来的湘军水勇依旧能够猛力反击。结果有的太平军小船还未装上炮弹,就被炸沉了。其他人看到湘军如此悍不畏死,也多半开始胆怯起来,纷纷朝岸边闪避。
  
  依靠掩护队不顾生死的护持,敢死队的快蟹终于冲到了铁链旁。
  
  江中有维系船只的竖链,这个细,用斧头和钳子便足以搞定;最难截断的是连接两岸的横链。
  
  横江铁链古已有之。早在三国后期,东吴便采用了这一防守策略。他们在半壁山上游的西塞山江面拉起铁链,以阻止西晋东进。
  
  晋军大将王濬熔断铁链,从而一举击破东吴自以为牢不可破的江上防线,这就有了历史上著名的“千寻铁索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王濬是怎么熔断铁链的呢?史书中的描述是:制作巨型火炬,长十余丈,宽数十围,中间灌以麻油。当巨型火炬遇到铁链,即可将其熔化。
  
  彭玉麟打造了相仿的火炬,在每一艘快蟹上都放一口装满油脂的大锅,下面装有风箱,将油脂烧到滚沸。水勇冒着炙人的高温,将铁链拉到火焰上进行煅烧;等烧到一定程度,再用铁钳将铁链夹出,放在预先准备好的铁墩上;几个人拿出打铁的劲头,手执利斧,猛砍一番,便能将铁链砍断。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不到两个时辰,六道横江铁链全被砍断。
  
  铁链一断,第三组进攻部队“挤而过”——从断开的铁链中间穿行过去。湘军水师的另一个名将杨岳斌上场了。
  
  杨岳斌原名杨载福,家里从他爷爷辈开始就都是绿营武官。绿营虽然整体上病病歪歪,但也不乏塔齐布那样的龙虎之辈。
  
  杨岳斌其时已是三十二岁,若是继续待在绿营,还不知道要到哪一天才能熬出头。关于这一点,只要拿关天培、陈化成、杨芳、向荣等人的简历出来瞧瞧就明白了:一帮老头,最小的六十多岁,最大的七八十岁,人家算算还都是特能干的名将哩!此情此景,让年轻人看了非得落冰窖里不可。
  
  在加入湘军之前,杨岳斌是营千总,官衔为正六品;仅仅一年之后,因在湘潭之战中立下大功,便被擢升为正五品的守备;同一年,升都司,正四品;又是那一年,升游击,从三品。
  
  一年之内,他连升三级。也就说,你只要肯拼命,光升迁就能升到眼花缭乱的程度。他杨岳斌有什么理由不拼呢?
  
  杨岳斌也的确敢拼能拼。有一次湘军水师进攻受挫,杨岳斌对彭玉麟说:“敌军有十倍于我的战船,要想取胜,非得出奇不可。”

]3 `. u7 p* T. |' |/ f. y, S8 D

  
  杨岳斌所说的“出奇制胜”,就是亲自驾驶一艘小舢板向太平军水营发起突击,彭玉麟亦率部紧随其后。在他们二人的鼓动下,湘军水师不顾一切地冲向太平军船队,反过来将太平军给冲散了。
  
  不过在田家镇水战中,却出现了让人困惑的一幕:杨岳斌率部闯过铁链后,并未直接向太平军发起攻击,而是顺流冲到下游去了。
  
  这是杨岳斌等湘军将领从城陵矶一战中得到的教训。当时广东总兵陈辉龙要乘风进攻太平军,杨岳斌劝他说,顺风难收队,不能去。陈辉龙不听,结果招致大败。
  
  杨岳斌冲到下游,一方面是要截断太平军水营的归路;另一方面则是要逆流而上,从容地对太平军展开攻势。
  
  水军近战,主要战法都是火攻,不是我烧你,就是你烧我。当天的风向也怪,突然就刮起东南风。这股风让太平军不仅无法东撤,还陷入一片火海之中;战船被毁四千余艘,被夺五百余艘。
  
  太平军在田家镇再也守不住了。1854年12月3日,秦日纲率残部退往九江。
  
  为取得这次胜利,湘军付出了很大代价,共战死八百将士。曾国藩在田家镇建立昭忠祠,并撰写了一副挽联:巨石咽江声,长鸥今古英雄恨;崇祠彰战绩,永奠湖湘子弟魂。

半壁江中文网


  
  但对于曾国藩和他的湖湘子弟来说,这个代价是值得的。经过田家镇一役,太平军仅存的一点儿水上力量损失殆尽,水营基本瓦解。曾国藩水上定乾坤的深远谋略终见成效,至此湘军完全控制了长江上游。
  
  咸丰得报,喜悦之情“莫能言喻”——都说不出来究竟是个啥滋味。
  
  什么是生活?生活就是每一天都有一个新的开始!
  
  尽管咸丰听了彭蕴章的话,不敢把地方大员的位置再腾出来给曾国藩;但散买卖不散交情——湘军作为一个非专业剧社,能做到票房一直大卖,在不对自己构成潜在威胁的前提下,咸丰这个幕后大老板还是舍得加薪水的。
  
  曾国藩保奏彭玉麟、杨岳斌等八将因功升职,咸丰眉头都没皱一下,便一一照准。此外,咸丰还给予曾国藩赏穿黄马褂待遇——黄马褂可不是随随便便赏的,在道光以前更是少之又少。
  
  凡是能赏的东西,咸丰都掏了出来,什么扳指、宝刀、火镰,一堆呢。
  
  曾国藩实在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了,官已升过,好东东也给了;剩下的就是再卖把力气,争取把业绩做得更漂亮一些。

banbijiang.com


  
  他踌躇满志地告诉咸丰,长江上游已被官军控制,太平天国所需给养起码因此断绝了一半,而他下一个目标就是“肃清江面,直捣金陵”。
  
  潜意识里,这位湘军大帅已经在为他进入“天京”进行彩排了。
  
  可是他忘了,人生没有彩排,每一天都是现场直播。而在下一场直播中,他将可悲地沦落为一个票房毒药。
  
  前线的连连挫败令杨秀清大为震惊,他不得不再次起用那位超一流高手——翼王石达开。
  
  石达开能干,这点太平军领导层人人皆知,杨秀清当然也很清楚。但身为实力派王侯,你太能干了,对上面而言就未必是好事。在这方面,谁都难以免俗。
  
  一方面,杨秀清对石达开有所忌讳;另一方面,作为一个聪明人,石达开同样十分谨慎小心,知道东王心里那块地儿就是再大,也容不下一个比他更强且可能超越他的人。
  
  于是只要战事尚看得过去,石达开就被束之高阁,他本人亦从不嚷嚷着一定要到前线去怎样怎样。
  
  田家镇战后,利益相关,杨秀清和石达开一个急于用人,一个急于救火,这才放下了各自的小心眼,在共同目标上达到了汇合点。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