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斗兽场

  说这话的是一个广西老兵。他说有办法,不是说他个人有办法,而是附在他身上的神明有办法。
  
  事情发生在军内举行的一次祷告仪式上。大家都在念念有词,就见那个老兵突然昏厥倒地,口吐白沫。
  
  此君醒来之后,“耶稣”便占据了他的身体乃至声音,并对林凤祥言道:“休要担心,少要害怕,某有的是神奇兵法,定能助你突出重围。”
  
  林凤祥一听,骨头都酥了。
  
  天兄耶稣?那是天王洪秀全的哥哥啊!有他下界助阵,那自然是无敌了!
  
  林凤祥马上封老兵为军师,并建立军师府。此后事无巨细,他都要请示“军师”后才执行。
  
  天兄下凡当然都是鬼话。长时间被围困,很容易让人精神出问题。太平军里面经常要传达天兄附体的故事,这位“军师哥哥”兴许也是和大家一样,太想突围了,神思恍惚之中便把自己也附会了进去。
  
  这鬼话只有最上层的人才心知肚明。林凤祥还没达到那种级别和层次,这才上了大当。
  
  “军师哥哥”不懂指挥打仗,但他以前在广西唱过戏,跑过龙套,临时便把舞台上的招招式式搬了过来,每日操演一些“诛妖阵”“锁妖会”之类的所谓阵法。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个月过去了,这些阵法对实战毫无作用,林凤祥也渐渐瞧出了端倪——这“军师”竟然说出了让关羽、黄忠下凡助阵的话。太平军的宗旨是砸烂一切牛鬼蛇神,三国人物自然也在被砸之列。
  
  林凤祥将其愤而斩之,送这位鬼迷心窍的老兄去见了上帝。
  
  虚幻的一套只在天王府里才吃得开,对于揭不开锅的前线来说,犹如画饼充饥。
  
  情急之下,林凤祥想到了吕公车。
  
  吕公车是自明代起就有的一种大型军事设备,类似于古时候的重型坦克。太平军对其进行了改造后,车上不仅可载人,还能装备火炮。北伐以来,吕公车多次被用于攻城和野战。
  
  但是吕公车仍然难以救急。僧格林沁所修的那些壕沟,深度和宽度各达六米有余;土城则高达四米,厚近三米,上面安有枪炮。在壕沟后的土城内,每隔三米便支起一顶帐篷,每顶帐篷里都有十名士兵昼夜巡逻。
  
  如此复杂的阵地工事,几乎可以和后世的反坦克壕相提并论,哪是吕公车这样的土坦克能够攻破的?
  
  形势越来越严峻,太平军内再次人心动摇,出现了逃兵。僧格林沁也像胜保那样,天天让这些逃兵高举“投诚免死”牌,在太平军营垒外转来转去,展开攻心战。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在太平军内,广西老兄弟——或者叫“老长毛”或“桂籍长毛”——是其中坚力量,战斗力相当强,能够让那些从黑吉调来的满洲骑兵吓到发抖。但有一利必有一弊,他们同时也有目空一切、看不起外省的人一面,一如湘潭之战中的“长发兵”对“短发兵”。
  
  太平军本身不团结,加上饥困交迫,前后出降者达三千多人,竟占去了守军的三分之一。在这些投降分子中,很少有广西籍的,大部分出自于外省,例如湖北。
  
  与胜保不同的是,僧格林沁的攻心战术已可用恶毒来形容了。他把降兵集中起来,专门编成一支军队,名为“义勇”。
  
  僧格林沁立下规矩:义勇必须屯兵于包围圈内,不得进入土城;而且不立战功就不能剃发,也就是说仍不被视作自己人。
  
  不转正就成不了正规官军,仍是“伪军”;而由于仍留着长发,对面的太平军也一看便知此辈是叛徒,必欲除之而后快。在前后相逼下,为了取得一张血淋淋的投名状,义勇往往荷尔蒙喷发,在战场上“舍命搏战”,比官军和太平军加在一起还疯狂。结果,包围圈内,昔日伙伴自相残杀,死伤枕藉;包围圈外,官军冷眼监视,坐山观虎斗,犹如古罗马的斗兽场一般。

copyright Banbijiang


  
  原先林凤祥抓到逃兵就杀,但众人——特别是那些非广西籍的官兵,看到投降不仅可以不死,还摇身一变成了官军,想想留下来横竖一死,逃出去没准儿尚有活路,因此没人会被吓住,逃跑投降之风反而刮得更加凶猛。
  
  眼看着军心收拢不住,林凤祥只得改变策略,抓到逃兵不杀了,而是当着他们的面痛哭流涕,进行自我批评,骂自己无能;又赐金帛财物给他们,挥挥手说你们要走就走吧,不要管我了。
  
  如此一来,逃兵中有点儿义气的,倒起誓不走了。
  
  林凤祥忽然来了主意。
  
  你僧格林沁不是要诱降吗?好,那我就跟你玩一个诈降!
  
  林凤祥与诈降者约好,让他们进入官军阵营后,便与连镇守军里应外合,从而一举击破僧格林沁的包围。
  
  他特地对诈降者进行了挑选,专门挑那些原先当过官军的。林凤祥认为,这样可以增加僧格林沁的信任感,减少斗兽式的“考验期”。
  
  谁知在见到这些诈降者后,僧格林沁却是一脸冰冷,说你们跟那些“老长毛”不一样,那些“老长毛”不过是些无知愚民。你们不一样啊!你们拿着国家的工资,吃着国家的口粮,却还要跟着太平军造反,真是太可恶了。对你们这样的人,我是来一个杀一个,“有杀无赦”。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一席话,把诈降者说得面面相觑,汗如雨下。
  
  不料僧格林沁话锋一转:“不过呢,我这人从不杀降。这么办吧,你们回去,把林凤祥的脑袋送来,我就允许你们归降。”
  
  诈降的二十来个人被放了回去。
  
  林凤祥当然不可能把自个儿脑壳割下来给人当信物。几天后,这些人又来见僧格林沁,手里还拿着几件衣服。
  
  僧格林沁问那是什么,回答是:“林凤祥的脑袋拿不到,只偷得他的衣服为证。”
  
  僧格林沁挥挥手:“拉倒吧,我要衣服有个屁用!”
  
  第二回,衣服变成了人头——不过不是林凤祥的人头,据他们说是林凤祥亲近手下的人头。
  
  这回僧格林沁发火了:“什么亲近手下?!我知道林凤祥的部下到底长啥样?!你们不是故意来蒙我吗?!”
  
  林凤祥被逼得没有办法,第三回便把自己的印绶取出,让诈降者带去。
  
  僧格林沁见到后点点头:“这东西还值点儿钱。”随后,他却忽然问了诈降者们一个问题:“我知道太平军的军纪非常严明,那么请告诉我,你们上次是怎样拿着人头穿梭来去的呢?”

banbijiang.com


  
  接下来的疑问当然还有很多,比如在杀了林凤祥的部下后,要再把他的印绶偷出来,那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事——要么林凤祥和他的太平军将士都变成了白痴,要么就是在上演好莱坞式的神偷大片。
  
  僧格林沁将诈降者一律斩首,只留一人回去报告林凤祥:“鬼蜮伎俩,吾尽识破也。”
  
  凭你那点儿小零小碎,还想来糊弄我?省省吧!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