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网开一面

  诈降之计失败,林凤祥郁闷不已,这时忽然有身为义勇的将领求见。
  
  凡是加入义勇的降兵降将,双手都沾满了兄弟同僚之血。太平军恨不得将你生擒活拿,你还敢主动现身?
  
  这位降将倒很镇定,说我做了错事,现在是来补过的。
  
  他提供了一条重要信息:李开芳已带着援军来了,正在包围圈外与官军交战。
  
  据降将说,他就是李开芳派来的,李开芳让他来告知林凤祥,赶紧里应外合,好一举击败僧格林沁。
  
  这条信息正是林凤祥和被围困在连镇的太平军所苦苦企盼的。不过林凤祥留了个心眼,他只有看到联络信号才会行动。
  
  当初李开芳南下时,曾与林凤祥约定,如果被官军分隔,彼此以喷火弹为号。
  
  林凤祥令降将返回,然后便开始等待。
  
  到了预定时间,果然看到了喷火弹,林凤祥大喜过望,立即率兵出击。
  
  他不知道,这其实是僧格林沁布的一个局。这就叫“戏从对手中来”,你骗我,我套你,无非是看谁的演技更高超而已。
  
  至于联络信号,林凤祥以为是他和李开芳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孰料隔墙有耳,被那个降将偷听到了,火弹根本就是官军所施放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林凤祥没有遇到李开芳和援军,却陷入了官军的埋伏之中,被打死四五百人。僧格林沁立马拿出官帽顶戴,赏给引诱太平军的降将——在世俗社会里,忠心和义气常常不是卑鄙和背叛的对手。
  
  中伏不仅让林凤祥受到打击,也断绝了他待援的最后一点儿希望。不久,太平军连黑豆都没得吃了,林凤祥便下令杀骡马。骡马有限,杀完了他们便开始煮皮箱刀鞘。带皮的也煮完了,他们又从地上挖掘马齿苋、当归这些野菜为食;还有的剥开榆树,去皮研末,做成面条。等到连这些东西都吃得差不多的时候,他们甚至将俘获的官兵和逃兵杀掉,取人肉以食,尽显战场上最黑暗和悲惨的一面。
  
  大规模的逃亡又开始了。太平军的兵力已严重不足,兼顾两镇变成不可能。林凤祥放弃了西连镇,率两千余人进入东连镇,而这两千余人都是死也不会投降的广西老兵。
  
  在此之前,僧格林沁便已开壕筑堤,为的是蓄积雨水。等到堤坝建成,蓄水已达到房顶那么高。这时官军便掘堤放水,对太平军阵地进行围灌,之后又用大炮进行持续轰击。
  
  在太平军阵营出现混乱后,僧格林沁才正式发起总攻。
  
  林凤祥往来督战,身上两处受到枪伤。他身边的两千勇者或战死沙场,或投水自杀,再没有一个肯屈膝投降。 内容来自半壁江
  
  1855年3月7日,东连镇被僧格林沁攻破,林凤祥在躲藏的地窖内被俘。尽管地窖内还储有可供他一月食用的粮食,可这已经无济于事了。
  
  两天后,也就是1855年3月9日,咸丰收到了僧格林沁从前线发来的捷报。
  
  这正是曾国藩在九江和湖口遭遇大败,石达开发起全面反攻的时候,咸丰太需要一个战场上的好消息来冲冲喜了。尽管僧格林沁拖了那么长时间才解决问题,但毕竟是解决了。而且僧格林沁身为皇亲国戚,统率的又是八旗官军,不同于曾国藩的湘军——那是纯粹的家里人——这是多给自己长脸的事啊!
  
  咸丰加封僧格林沁为博多勒噶台亲王。在清代,一般只有皇帝的儿子才能被封为亲王。僧格林沁作为一个蒙古郡王、皇帝的表兄(还不是原装的)就被封亲王,这在当时非常少见。自此以后,僧格林沁的故乡科尔沁左翼后旗就被称为“博多勒噶台亲王旗”,简称“博王旗”,这一称谓一直沿袭至今。
  
  而与此同时,他的同伴就没这么好运了。
  
  胜保还未到山东之前,天京发来的援兵已在沿路消耗得差不多了;再给他倾力一攻,连山东都立不住脚,只剩得一千余人拼死突围,南返回京。

copyright Banbijiang

  
  援兵余部刚走,李开芳来了。
  
  李开芳此行本为接应援军,但由于消息滞后,等他到的时候,北援早已失败,他自己也被胜保包围于高唐。
  
  但是随后走霉运的不是李开芳,却是胜保。由于在损兵折将的情况下仍迟迟未能攻破高唐,咸丰下令将胜保逮京问责,攻克高唐的任务也同时被移交给僧格林沁。
  
  高唐州是《水浒传》中梁山好汉救柴进的地方,似乎天生对造反者有利,对官军不利。到了那里之后,僧格林沁发现,不是胜保无能,实在是高唐州太难攻了。
  
  高唐州以前是存储军火的地方,当地盛产制造火药所必需的硝石、硫黄,粮草也很充裕。要打仗,李开芳几乎没一样缺的。他从连镇出发时虽只带了六百轻骑兵,但这六百余人“皆百战精锐”,都是选出的能战之士。
  
  李开芳又在城外挖掘三道深壕,三壕相通,壕内藏有太平军。官军从壕上越过,不是被长矛挑个对穿,就是被鸟枪打死。加上城内能够居高临下,以明击暗,所以每次官军都要碰得头破血流——伤亡十余人算是少的,多的时候一次就要损失百余人。
  
  胜保攻城时,十八般武艺全都使上了。参加攻城的骑兵有满洲骑兵、蒙古骑兵;步兵更是五花八门,除了北方官军外,还包括南方来的川勇,可是无一例外都遭到惨败。

内容来自半壁江


  
  如果僧格林沁也像胜保那样采取大兵强攻的办法,显然效果不会好到哪里去。
  
  高唐州很难攻,那么换个地方呢?
  
  僧格林沁将胜保的四面包围改为网开一面——网开一面不是说都不对,关键是看时机。
  
  在主动留出空档的同时,他则像在连镇时一样加紧围城,将能断的粮道全部断掉。胜保在时,太平军有时晚上还能到城外村庄里去征粮;随着僧格林沁越围越紧,连这种机会也没有了。
  
  眼见得城中粮草不断地少下去,李开芳心里打起了鼓。这时他又得知了连镇太平军覆没的消息,越发感到高唐州非久留之所,于是计划突围。
  
  1855年3月17日,李开芳扔掉所有马匹辎重,带着余下的三百人趁夜步行突围。
  
  僧格林沁那鹰隼般的眼睛始终紧盯着太平军突围的方向,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将李开芳挡住,把太平军重新堵回高唐州——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的,恰恰是李开芳正在做的。
  
  在北伐以来的所有突围行动中,高唐突围可以说是最为失算的一次,它为李开芳最终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