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将计就计

  在太平军完全撤离高唐后,僧格林沁才发力猛追,所以李开芳并不能跑多远。确切地说,他们只跑到离高唐四十多里,一个叫冯官屯的地方。
  
  冯官屯在区划上并没脱离高唐州。此地皆为富户,有的人家光名下田地就有数千亩。而且他们都住在土城堡里面,城堡周围砌以砖石墙垣,十分坚固。
  
  冯官屯有护屯家丁,可此类武装哪是太平军这种正规军的对手?三下五除二,他们便被灭了个精光。就在太平军占据冯官屯的同时,一前一后,蒙古骑兵也滚滚而来。李开芳立即派人用大木头将所有出口堵住,然后排列枪炮,做好防御。
  
  僧格林沁到达冯官屯,第一个举措是派骑兵将冯官屯包围,然后筑堤造楼进行围困。
  
  在僧格林沁的计划里,高唐州终于如愿以偿地变成了冯官屯,可是要攻克这座庄子也并不轻松。
  
  由于无法接近,僧格林沁便从高唐运来大炮,一排排轰过去。“村内房屋,皆被击塌”。李开芳见屋内待不住,就在屯内挖掘可以自由通行的壕沟。沟内建有地窖,既能躲避枪炮,又可以用来住宿;窖外则另挖各种小孔,官军来进攻时,可以从小孔向上开枪射击。
  
  这是一种足以傲视后世的地道,其开掘时间之短,构造之机巧,均令人叹为观止。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凭借地道战,李开芳多次击退官军的进攻。僧格林沁所依倚的大炮像拳头打在棉花上,听不到一点儿动静。
  
  僧格林沁始终攻不破冯官屯。与围困连镇不同,这次他的时间十分紧迫。你想,对付一座小小村落,守军又不足三百人,若再要耗上个大半年,别说咸丰无法容忍,恐怕他自己也接受不了。
  
  僧格林沁再次想到水淹之策。临时蓄水是来不及了,他上奏朝廷,请求引运河水来灌屯。
  
  得到批准后,僧格林沁便忙开了。在地势上,运河低,冯官屯高,挖渠的工程量很大,因此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修成一条百里长渠。
  
  僧格林沁在那边做临时工头,李开芳在这边看得清清楚楚,他决计突围。
  
  1855年4月15日,太平军乘夜从早已挖好的地道中潜出,全力扑向官军的炮台。官军毫无防备,被这些突然从地里钻出的“土行孙”给整蒙了圈,顿时死的死、逃的逃。
  
  太平军将炮台上的炮眼封死,然后继续向外冲。僧格林沁闻讯,赶来指挥堵截。在激烈的交锋中,他的亲兵被杀,自己的坐骑也被打死。他拼了老命,才迫使太平军退回冯官屯。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次险情让僧格林沁意识到,必须赶紧灌,不然一个不小心让太平军溜走,百里长渠就算白修了。
  
  冯官屯比长渠高,僧格林沁就把水车搬来,指挥兵勇连轴儿转,像农民灌田那样把水从低处抽上来,而且一刻也不敢停工。经过十几天的浸灌,加上连降两天大雨,雨水和运河水交相灌入,低洼之处的水深已达一米以上,连地窖里也浸入了水。
  
  再往后情况更趋严重,冯官屯遍地都是水,整个屯内仅剩巴掌大小的干燥地面。除李开芳尚可坐在床上外,其他太平军官兵大多不是陷身泥淖,就是只能跑到楼上。堆在仓库里的火药和粮食也都被浸湿,以致无法使用。
  
  僧格林沁先用水来挤压守军的活动空间,之后便集中火力对太平军聚集的楼房进行射击。他还想了一记毒招:将收购的大量青蛙投放于冯官屯的水中,让官军支着耳朵听声音,哪里没有蛙鸣,就说明哪里是太平军的潜藏之处,也便是他的重点打击目标。太平军因此伤亡很大。
  
  冯官屯里的水越涨越凶,低洼处的水已快升至两米,地窖内积水也接近一米。李开芳和余下的太平军被迫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对僧格林沁来说,鱼是早晚要死的,但网破就不好了。他最乐见的是那鱼变成乖宝宝,自动送上门来,那他连网都用不着撒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在太平军山穷水尽的情况下,僧格林沁决定继续采用诱降术。
  
  不过李开芳可不是个乖宝宝,连同依旧跟在他身边的那些太平军,个个都是哪怕只剩最后一口气,也一定会咬你一口的“老长毛”,绝不可能成为官军中的“义勇”。
  
  僧格林沁对此心知肚明。他所谓的“诱降”,其实是假诱降,说穿了不过是哄和骗而已。
  
  1855年5月26日,僧格林沁亲自写了封信,对李开芳说:“你这人超有才,我早就爱上你了。只要你在三天之内率部归降,我就将你算作是投诚免罪。”
  
  哄骗能不能奏效,僧格林沁也并无完全把握。他暗地里调来小船,为的是一旦李开芳不上钩,便不惜用水战的方式攻入屯内。
  
  没想到李开芳一收到劝降书,便立马答应下来——只不过他的“答应”是将计就计。僧格林沁要假诱降,他则想玩一招假投降。敢情大家都是假的,没一个真的。
  
  李开芳所设计的戏路是:先派一部分诈降者进入官军大营,之后李开芳再亲率余下官兵开炮突围。大家约定的信号就是炮声,诈降者以炮声为号,立即反戈一击。这样里应外合,即可突出重围。 半壁江中文网
  
  李开芳和僧格林沁都是俗称的“老戏骨”,非常知道掌握火候。即便到了这种关头,李开芳仍是不急不躁,一天天地倒数着日子。
  
  一天,两天,到了第三天,即1855年5月28日,僧格林沁远远看见一百多名太平军官兵招手出降。
  
  眼睛刷刷地扫过去,僧格林沁就发现这批人不是真的归降,而是诈降,但是他丝毫未露声色。
  
  此时的冯官屯已成水城,无舟可渡。僧格林沁就拿出两根特粗的绳子,一上一下,两端分别系牢在树上,做成一个简易版的水上浮桥。凡归降者,可以脚踩一根绳,手抓一根绳,不用沾水便能过来。
  
  走这样的“浮桥”,对一般老百姓来说难度着实不小,但对于常年涉水过河的太平军官兵来说则相对简单。大家都觉得这个小发明不错,刀枪背在身上,也不用害怕受潮。
  
  不仅如此,僧格林沁对接待事宜安排得也很周到:每名太平军从绳子上下来,就会上来五个官军“接待”,并把他们迎进大营。
  
  李开芳眼见僧格林沁“中计”,马上传令放炮,要在一片喊杀声中涉水突围。但让他感到纳闷的是,诈降者并没有随着炮声起而响应。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是诈降者不响应,而是早就身不由己。众人进入官军大营后,才走出十步,背上的刀枪就被收掉了;走出三十步,双手也被捆了起来。
  
  见官军大营平静如常,李开芳意识到,他的诈降计露馅了,里应外合的计划只能流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