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人不轻狂枉少年

  有人说,曾国藩是因圣贤而入豪杰,胡林翼是因豪杰而入圣贤。古往今来,凡豪杰之士,大多有其落拓不羁的一面。胡林翼也像过去的江忠源那样,有过“人不轻狂枉少年”的经历。
  
  没有办法,他的家境实在是好——既然给设定了《红楼梦》中贾宝玉那样的本钱,你要一个真性情的人不轻狂一下,就太委屈他了。
  
  未考科举之前,这个纨绔少年“恣意声伎”,一放下书本就往花街柳巷钻。中科举进翰林之后,他好的还是这口,即便在京城困难重重。
  
  清代跟明代相比,最“存天理灭人欲”的地方,无过于禁止官员狎妓。一如现在的西方国家,老百姓花心一点儿无人追究,当官的被发现纵情声色那可是要被打屁股的。尤其道光那种正经八百的皇帝当政——他连“黄书”都不看,更别说付诸行动了。于是,京城的娱乐业也跟着萧瑟惨淡,所谓八大胡同、赛金花那都是后来的事。
  
  更有那假道学的马屁精,竟然顺着皇帝的心思来,干脆上道奏折,把唱戏的女旦都给禁了。这下好,舞台上跳来舞去,一水儿的男演员,没劲到让你都想往台上扔板砖。
  
  有点儿身份和资历的官员有办法,他们可以缩回自家院子,左一个右一个地娶妾迎小——反正往着不违纪不丢官的区域使劲就是了。可是翰林院的官员大多是刚刚中科举进来的年轻人,一方面有着当年杜牧杜诗人“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般的豪情壮志;另一方面又无钱去讨小老婆,青春期的过剩精力无处释放,漂在京城的滋味着实难熬啊!
  
  恨死了这帮假道学、伪君子!
  
  明着不行,色胆超过理智的翰林们便私下约好,集体出游——做这种事情太需要胆量了,一个人根本不敢独自行动。
  
  此类活动,胡林翼每次都是积极分子。有一天晚上,他与一个叫周寿昌的好友一起去逛妓院,正玩得好好的,突然就有类似于治安警的“坊卒”来检查。
  
  这真是惊魂一刻!周寿昌为人机灵,闪电般地跑进厨房,套了件衣服扮伙夫立着。警察进来一看,哦,厨师,就走开了。
  
  胡林翼等人反应没那么快,全给警察堵在那里,并且被抓回问讯。被审问时,可怜他们还不敢吐露真实身份,只说自己是老百姓。
  
  既然是小老百姓,人片儿警就有得拿你们开心了,自然是什么都问。他们还什么都得老实交代,脸面丢了,罪也受得不轻。
  
  被释放后,胡林翼看到毫发无损的周寿昌,不由又羞又愤:“朋友要临难相救,你却临难相弃,算什么朋友?绝交!”
  
  其实还真不能怪人家周同学,那种时候都是自顾不暇,总不至于大家伙儿全钻进厨房里,让警察相信这是妓院里的“厨师特训班”吧?!


  
  虽说是京城,其实特没劲,有劲的还是南方。
  
  未入翰林院之前,胡林翼曾在湖南省城举办的乡试中落榜,也就是没能中举。彼时他已迎娶新嫁娘。时任两江总督的陶澍就将小夫妻召到南京散心,顺便让女婿跟着自己做做幕僚,长长见识。
  
  胡林翼舒服日子过惯了,花费很大。据说后来即使他加入了湘军,仍保留着公子少爷的习惯,一定要吃好的喝好的,且“无三日不小宴”——隔三岔五都要开个小灶什么的——与曾国藩、罗泽南这些天天粗茶淡饭的苦行僧截然不同。
  
  胡林翼到了南京,这些花费都得朝老丈人伸手要。但陶澍眼睛眨都不眨,要多少给多少。
  
  大家都很惊疑,因为陶澍平时生活俭朴,从不大手大脚,对自己如此,对身边的人也是一样。陶澍的回答是:“这孩子是横海之鳞。一个纵海四海的金鳞啊,出手当然不一样!区区一勺子水,哪里够他办事的?”
  
  花点儿钱倒也罢了,可胡公子又看上了金陵有名的秦淮风月,经常扔下老婆,一个人跑去风流快活。
  
  按照陶澍的规定,幕僚八小时内外都不许离开衙署,更不用说去秦淮了。其他幕僚看着胡林翼潇洒来去,那个羡慕嫉妒恨啊!有人便以此为由,希望陶公解除严规。

  
  陶澍却说胡林翼去得,你们去不得。为什么呢?因为他以后要为国操劳,最后是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你们谁能做到?
  
  “都做不到吧?!好,那就暂时让他玩乐一下。反正他以后要执掌天下事,估计也没空去娱乐了,现在就算提前支取报酬吧!”
  
  众人真是敢怒不敢言。你是大吏,又不是预言家,怎么就知道这小胡今后会为国家操劳累死呢?说得如此奇怪,不过是偏袒你女婿罢了!
  
  眼看女儿独守空房,陶夫人也不乐意了,埋怨老头子当了一辈子大官,却连人都看不准:“胡林翼读书读不出,考试考不好,做人又如此差劲!女儿一生都要毁在你手里了!”
  
  陶澍有些招架不住,不过他仍坚信自己当初的判断和选择。
  
  “我这个女婿非同常人,那是瑚琏之器,有治国安邦之才。他现在这个样子,只是还不清楚今后的努力方向罢了!给他时间,他就一定能走出迷雾。”
  
  就在老丈人帮他左支右挡的时候,不知轻重的胡林翼还在金陵花丛中流连忘返哩!
  
  明灭眩晕的霓虹下,黑夜在燃烧,舞步在放纵。美酒、丽人,都足以吸引住这个思维活跃且性情洒脱的年轻人。


  
  也许有人会以为陶澍是骑虎难下——身为大吏,即便看走眼、认错人也不敢承认,只能梗着脖子硬挺。事实上,他一直在对胡林翼进行观察。
  
  就在来南京之前,这位年仅二十岁的青年已经做了一件足以让陶澍刮目相看的大事。
  
  胡林翼的家乡湖南益阳遭了灾,饥民把道路都给堵住了。正在读书的胡林翼求见县令,提出了让富人出钱赈灾的方案。
  
  可是十几天过去了,那帮目光短浅、爱钱如命的富人没一个肯出血。胡林翼急了,就动员自己的老岳丈先捐两千两银子作个榜样。有了这个打底,他再挨个去进行动员。
  
  要动员富人出钱,比要他们的命还难。陶澍的办法是看人说话,能讲道理则讲道理;有的讲道理不听,那就得“恐吓”:“饥民没有东西吃,就会变成乱民。你觉得是主动施舍好呢,还是被人家抢爽呢?”
  
  还有的人既听不进道理,也不在乎“恐吓”,他们看中的是实际——那就是给个顶戴什么的。胡林翼便投其所好,根据其出钱多少,劝县令按规格赏个虚名。
  
  反正皆大欢喜,总有一款适合你。最后,益阳因此筹集到了数万两银子的捐款用于购米赈灾。

  
  有了银子,还得看怎么用——好钢要花在刀刃上。
  
  按照胡林翼的方案,益阳县令将遭灾区域划分成上中下三等:上等的经济能力尚可维持,不享受赈济;中等的提供低价米;只有下等的,一无所有了,这才免费提供米粮,限期一个月。
  
  为了防止当地保甲村长这些人从中舞弊,同时也为了维持各地治安,益阳县令又采纳胡林翼的建议,挑选士绅协同办理和监督。
  
  这次赈灾救活了很多灾民,在当地影响很大。就是通过这件事,陶澍看到了胡林翼身上的过人之处:有担当,有气魄,有智慧,有能力。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