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万金油

  胡林翼新的去处名为镇远。
  
  原镇远知府是个年逾花甲的老头,家中还有老母,以及不听话的儿子。他是纯粹为了生计,才不远千里万里跑到镇远来做个官,谁知一来就掉进了火坑。
  
  安顺明代置郡,直到清代镇远才真正归于中央政府的统辖之中。由于教育开化得晚,此地的社会治安十分混乱,抢掠、烧杀、拒捕司空见惯。与安顺相比,这里果然用得上一个“更”字。
  
  老爷子这么大岁数,哪里承受得了这么重的压力?他来了之后,没一件案子破得了。上级大怒,便将他给撤了职。
  
  见到胡林翼,老头儿哭哭啼啼,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说撤我是应该的,也不敢有什么怨言,可今后的生活该如何维持呢?
  
  胡林翼很同情他,不过他首先要应付的还是这位前任留下的一副烂摊子。
  
  对抓捕盗匪,胡林翼早就驾轻就熟。上任半个月,他便解决了原来两个月都无法破获的杀人大案。
  
  除去大盗,就剩下了当地类似于黑社会的地痞流氓。这些人公然讹诈商户,收取“保护费”,搅得地方上不得安宁。以前的官府差役本身就与之有勾结,自然听之任之。

banbijiang.com

  
  被胡林翼称为“贪而滑”的差役用不得,因此他独辟蹊径,弃“役”用“士”。
  
  士者,读书人也,也就是镇远的举人秀才。书读得多的人,一般脑筋都轴,爱认死理,不会像差役那么油滑。胡林翼把访查到的痞棍名单,按所在区域不同,分别交给这些举人秀才,让他们回去联系乡里宗族,设计将痞棍诱擒,然后交给官府。
  
  胡林翼笑眯眯地做出承诺:每抓住一个痞棍,便赏银五两,再发大银牌一面。
  
  举人秀才们说:“要是宗族里的族长或乡民不配合,该怎么办呢?”
  
  胡林翼拉下了脸:“要是他们不起劲,你们就来报告我,我马上将他们全抓起来!理由嘛,包庇罪!”
  
  一边是政府的奖惩,一边是乡间的除恶,大家的积极性马上被调动起来。尽管动手抓这些往常连根手指头也不敢碰的痞棍,多多少少有些后怕;但胡大人说了,不把你送进去,就得治我的罪——那就不如先送你进去!
  
  地痞流氓一批批地被捆着送往官府,原先神气活现的这帮哥们儿至此威风扫地。眼见得是“苍孙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banbijiang.com
  
  生在富裕家庭的胡林翼,从小就知道钱的好处,也舍得花钱。不久,他又为钱找到了另一个去处。
  
  镇远给予胡林翼的真正考验,还是僻远山区里的生苗。
  
  苗人有生苗与熟苗的区分,称得上是懂事的比谁都懂事,混蛋的比谁都混蛋。所谓熟苗,就是懂事一些的苗人。这拨人有土司管理,懂汉语,纳粮当差样样不差。生苗与之相反,无组织无纪律无法令,整个一“三无产品”;而且动不动就出来盗劫一番,对镇远地方的安宁构成严重威胁。
  
  过去镇远曾多次组织武装力量入山清剿。但这些生苗平时居住于深山幽涧,他们行动敏捷,飞梭来去。官军浩浩荡荡开进山里,却像猴一样被耍得团团乱转。次数多了,他们便失去了再次进山的胆量。
  
  省里把胡林翼调到镇远,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希望他率安顺绿营进山平乱。
  
  可是胡林翼都观察一年了,对绿营兵的能力心中有数。安顺绿营与镇远绿营没什么区别,完全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悍而惰。这个“悍”可不是战斗力强悍的悍,而是骄悍的悍。
  
  此辈也就是见到老百姓比较牛,见到稍微强一些的对手,即使你告诉他杀人不犯法,他也下不去手——整个一群豆腐渣子。

banbijiang.com


  
  兵不可用,胡林翼便弃“兵”用“民”。此方案具体说来就是官出钱,民出力,组织团练进山清剿。
  
  有人说,当兵的都不肯去,老百姓怎么肯去?这是因为双方利益息息相关。生苗下山,剽掠盗劫,苦的都是居于镇远的百姓。有政府号召,又不增加额外负担,百姓当然会挺身而出,这叫“以民卫民”。
  
  胡林翼花钱固然是大手笔,但他算账也算得极其精明。比如说,你要用绿营兵的话,一千个兵每月耗费不下六千两银子;如果用团练,一千个兵只需一千多两银子,而且效果更好,何乐而不为?
  
  打仗的人有了;至于主帅,那用不着再花钱请别人了,就是胡林翼自己。
  
  胡林翼读书时的兴趣就是研究地理和兵法,这次找到了实践的机会。他并不贸然进兵,而是用几个月的时间对苗人的情况进行明察暗访,光地图就画了百幅之多。
  
  知己知彼后,便是抓住重点。胡林翼发现在生苗里面也有好些是良民,并不从事盗掠。要打的话,只捡那些最刺头的开刀就可以了。
  
  名单确定后,胡林翼便亲自率团练出击,一举击破盗风最烈的一座苗寨。这一胜仗打出了团练的自信,也把绿营的脸给打红了。
半壁江中文网

  
  绿营虽然很菜,但毕竟是正规军,再这样下去,如何在本地抬头立足?于是,他们纷纷向胡林翼请战。
  
  此时与政府和汉人相处融洽的熟苗也凑了过来,他们表示愿意派苗兵参与平乱,以与窝里的这些害群之马划清界限。
  
  胡林翼一一欣然笑纳,人多力量大嘛!
  
  他组织团练、绿营兵、苗兵共计三万多人,按照所绘地图,将仍然从事抢掠的苗寨全部包围起来,将所有山口要隘一律封堵,使其插翅难逃。
  
  在一个月内,胡林翼连破苗寨十余处,擒获有案底的巨盗近三百人。在杀鸡儆猴的威慑中,六十座生苗苗寨主动投案,表示今后寨中若再有人从事盗掠,即自愿捆献。
  
  至此,困扰镇远地区数十年的匪患得以平息。胡林翼捐纳得来的知府职位原先只是候补,立此大功,他很快得以转正,并被授花翎。
  
  他终于为自己,也为父亲正了名:我们胡家人要么不做官,要做就做好官!
  
  仅仅两年时间,胡林翼已经声名大噪。不仅在西南地区,就连京城的皇上都知道有这么一个超人。
  
  早在道光时期,只要有云贵各级官吏赴京觐见,道光就会提到胡林翼,并且还想从他们身上找到答案:“胡林翼的官声怎么会如此之好?”
]3 `. u7 p* T. |' |/ f. y, S8 D

  
  到咸丰继位,朝廷发起求言求贤运动,要各省大吏推举人才。在云贵督抚的保举名单上,无一例外都有胡林翼的名字。
  
  咸丰遂下旨传胡林翼进京。云贵那边急了,马上将胡林翼一把按住:“我们老实荐才,但不是要把他给弄走!他走了,我们这边的摊子该怎么办?”
  
  胡林翼没能走成,省里又把这个总能出奇效的万金油调到了黎平。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