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斩首行动

  如今要胡林翼去的地方均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没有最乱,只有更乱,总之都是别人摆不平的所在。
  
  黎平的情形跟镇远差不多,而且更为恶劣。这里生苗的凶悍程度是镇远那边的很多倍,不光抢活人的钱,还抢死人的钱——盗墓;不光抢掠偷盗,还玩绑票。总之他们是花样百出,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黎平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与广西交界。此时广西大乱已露出征兆,受此影响,以生苗为主的盗匪也就更加猖獗。
  
  胡林翼沿用“镇远经验”,用团练来对付盗匪。他将自己剿匪的实际经验与史书结合起来,验证了自明代以来就总结出的一个有效战术,即“雕剿法”。
  
  所谓雕剿,就是轻易不行动,只有在准确掌握情报之后,才向重点目标闪电出击;一旦得手,又马上撤离。如同大雕搏兔一般,以起到擒贼擒王的效果,一如现在的斩首行动。
  
  在短短半年时间里,胡林翼捕获巨盗三百余人,将生苗及盗匪之患一举剪除,开黎平二十年未有之气象。
  
  自太平军发起金田起义后,黎平附近州县一个比一个紧张。盗匪闻风而起,四处乱窜。但再怎么蹿,他们都不敢踏进黎平一步。这个离战争动乱如此之近的小县城,一时间却仿佛成了世外桃源。

]3 `. u7 p* T. |' |/ f. y, S8 D

  
  当地百姓感恩戴德。每次胡林翼带队巡查,进入村落时,周围都有数百至上千人自发跪伏于地表示感谢。
  
  在云贵官场,没有人不知道胡林翼是平乱专家、剿匪高手。有他在那里,大家伙儿都特有安全感。朝廷将云南巡抚张亮基调为湖南巡抚,以便在湖南堵截太平军。张亮基接到调令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要将胡林翼带走。
  
  剩下的那些布政使、按察使一听马上急了:您老人家被调走也就算了,但伤了人心不能再破人财啊!胡林翼不在,我们靠谁去?
  
  新任巡抚一到府衙,便被众人给围住了。听完大家的话,他的脸色也白了,当下给张亮基甩了一句:“你今天就是说破了嘴,我也不会放胡林翼走!”
  
  前后两任巡抚为胡林翼打起架来,都上奏皇帝,申述胡林翼跟着自己的必要性。新巡抚的理由是:如果胡林翼离开,势必“士民失望,关系非轻,事关全省大局”。
  
  在巨大的挽留声浪下,胡林翼又被留了下来。这次省里交给他的不再是一城一地,而是一片广大的区域——黔东南六府一厅的防剿,全由其一人总理。
  
  这些地方的治安,个个都是复杂的平方。除为盗为匪的生苗以外,胡林翼还碰到了更新鲜的“榔会”。

]3 `. u7 p* T. |' |/ f. y, S8 D


  
  榔会起自道光年间的“榔约”。西南民间窃盗繁多,就像胡林翼赴任前的镇远那样,官府要么是处理不过来,要么就是不作为、不受理。各个村庄为了防盗,就自行创立了这种榔约,做法是合建村公所;并在村公所前面立一根杆子,上面挂一只硕大的竹篮,竹篮下又悬一木牌,将村规合约都写在木牌之上。
  
  凡官府久拖未决的盗窃事件,村民们就齐集于村公所,自行破案。一旦抓住小偷强盗,他们也不送交官府,而是对照榔约。榔约上面说要沉河,那就不客气了,直接将其装到竹篮里,沉猪笼!
  
  时间一长,村民都觉得这种方法省时省力。既如此,我们干吗要费劲巴拉地跑城里去,还要看人脸色呢?
  
  于是榔约俨然成了民间法律,没人报案,所有事务村民均自行处理。既然如此,官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乐得清闲。
  
  渐渐地,榔约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后来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成为能控制榔约的首领,被称为“榔首”。
  
  出现盗窃案件或民事纠纷,也不用调查审理了,榔首一边请巫师“作法降神”,一边让事主光着身子在经文上打滚。用这种办法竟然就能判断是非曲直,说穿了,不过是由榔首在幕后操纵裁断而已。一个乡村自治的临时约定,渐渐地就变成了被人利用的工具。 内容来自半壁江
  
  道光末年,湖湘一带连年发生旱灾,全靠从贵州运入粮食,米价于是大涨。当地官府便借此生利,向运粮入湘的农民征收利税。
  
  反正米价昂贵,有的是赚头,所以当时大家也不以为意,交就是了。可市场这东西是在不断变化的,到了道咸之交,湖湘喜获丰收,粮食反输入贵州,造成米价大跌。
  
  市场价格跌了,就该把额外利税给取消。然而自从增加这项税收后,官府对这笔资金早就有了用途,因此一个子儿都没能减下来。农民操劳一年,几无所剩,自然怨声四起。
  
  榔首以此为由,牵头成立榔会,进行抗税抗官。这样的举动本来很得一般民众的支持和拥护,但实际上为首者大多居心叵测。
  
  此时太平军已定都金陵,民间到处流传着改朝换代的说法,中国人心中固有的皇帝梦从很多人心中跳了出来。这些胆大包天的榔首与其说是在替老百姓讨公道,倒不如说是在借乱生事、浑水摸鱼。
  
  他们不允许任何一个士民不入会——不入会的话,就把你的田地占了,房子烧了。更有甚者,断绝内外交通,围攻朝廷命官,并拒绝交涉,俨然已是“这个地盘我做主”,而榔会也成了事实上的民间帮会。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官员们对此束手无策。就连那些嚷嚷着要举兵进剿的,也是嘴上起劲——若真点名让他们去,他们恨不得即刻卸职回家。
  
  榔会的势力似乎比生苗都大,往往聚众万人,远远看去尘土弥漫。他们借助于巫师的“作法”,整天狂呼欢饮,一副刀枪不入的样子,根本不把寻常官兵放在眼里。
  
  料理这些都得靠胡林翼。胡林翼有多年带兵打仗的经验,要击败榔会完全不成问题。但他认为榔会事件的起因,还在于官府怠于职守,且与民争利。如果能解开这个结,便可以化干戈为玉帛。
  
  胡林翼没有首先派兵,而是委托当地秀才举人,拿着自己的名片去见榔首,表明商谈诚意。
  
  说客们好说歹说,摆事实讲道理,榔首们就是听不进去。胡林翼的名片被一摔老远,清官好官的名头起不到任何作用。
  
  胡林翼明白了,榔首就是存心要和朝廷做对。对老百姓有利没利他们不管,只要对朝廷不利就行。
  
  看来又得用“雕剿法”了!胡林翼调集部队,向事发地点开进。榔会只是起哄有一套,没见识过真刀真枪。冷不丁听到枪炮声,他们立即惊溃四散。 半壁江图书频道
  
  胡林翼除了抓捕并处决了一些仍在蛊惑民众、闹事作乱的榔首外,余皆不问;同时根据实情核减粮税,安定人心。
  
  真正安分守己的老百姓,没有几个愿意跟着榔首一条道走到黑,因此榔会风波很快就平息了。
  
  胡林翼在西南的声望达到顶点,但他本人却有了换个地方做官的想法,原因是他入不敷出,快维持不下去了。
  
   半壁江中文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