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谁给谁添堵

  胡林翼在湖北固然艰难,但曾国藩在江西的日子也不好过,而且他的很多难处跟胡林翼还差不多。
  
  每个人都有自己看问题的角度和侧重点。咸丰比较重视湖北;而曾国藩更关注江西,认为此处不仅可作为威慑天京的桥头堡,还能防卫两湖——这也是他在石达开猛攻湖北时,没有全师回援的重要原因。
  
  除此之外,使曾国藩不能脱离江西的因素还有很多。比如内湖水师仍被困在鄱阳湖内,若无强有力的陆师进行配合,孤掌难鸣尚在其次,被太平军一举歼灭才最为可怕。又比如胡林翼只带了一部分湘军去湖北,就已出现了粮饷不继的危机;若是大部队再开过去,粮饷供给无疑会更成问题。
  
  没错,曾国藩肯留在江西的重要原因是希望当地政府给他提供给养。可是他没想到,江西政府对他的态度,竟然与当初的湖南政府如出一辙。
  
  江西巡抚陈启迈是曾国藩的老乡,而且两人还是“同年”,也就是同科录取的进士。在清代的科举制度中,“同年”关系也意味着一种无形的情感纽带。之后,两人又同在翰林院供职,私交虽谈不上很好,但亦无个人积怨。
  
  在江西,这对同乡兼同年的矛盾却激化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半壁江中文网
  
  陈启迈是一个目光短浅的庸碌之辈,他见曾国藩既无地方大员的身份,又不是钦差大臣,便有心相欺。用得着湘军的时候,他就不顾死活地让他们去拼命;当曾国藩开口要粮饷时,则百般刁难。往往是曾国藩在那里费尽唇舌说上半天,他给来一句:“你讲得太好了,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曾国藩把同乡同年甚至翰林院的交情搬出来,陈巡抚仍是一脸傲慢和无情:“你也太不跟我见外了!就算你说破大天,我也拿不出一个子!”
  
  遇到这样的铁公鸡,曾国藩就算是磕头作揖都没用。而没有粮饷就什么都干不了,尤其当时内湖水师新败,如不出钱修理和重造战船,很难走出委靡的状态。
  
  湘军之前的粮饷,主要是依靠士绅捐资。士绅的钱也是钱,不是光靠一个口号,人家就愿意把真金白银给捧出来。实际操作过程中往往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拿了钱,必须按其捐资多少奉送一个相应的虚衔。
  
  饶是如此,劝捐仍收效有限。毕竟,在兵荒马乱、穷字当头的岁月里,谁兜里的钱都不多,这是怎么劝也没用的。早在衡阳练兵时,曾国藩就叫苦连天,慨叹“劝捐之难,难于登天”。为此,他甚至不得不改“劝捐”为“勒捐”,也就是向湘中大户进行强制摊派——不想捐也得捐! 半壁江图书频道
  
  在江西,劝捐是完全不顶用的,因为湘军奉出的那些虚衔白条,当地官府不承认。官府不认账,多大的官帽都变得一钱不值。久而久之,再也无人肯对湘军进行捐纳。至于勒捐,湘军属于客军,当然也做不出来。
  
  曾国藩只能从湖南得到一点儿粮饷,但与胡林翼的情况类似,这点儿接济少得可怜,根本就不够用。
  
  辞职不行,要钱没有。曾国藩就像被吊在半空之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几乎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
  
  直到幕僚郭嵩焘献厘金之策,才给曾国藩开辟了一条新路。
  
  郭嵩焘随湘军赴援江西,路上遇到贩盐的,便跟他们攀谈起来。在盐贩子那里,郭嵩焘看到了一份太平军签发的税单。原来太平军也对商人设卡征税,这使郭嵩焘受到了很大启发。
  
  战争对农业而言,具有极大的破坏性,但它同时给敢于铤而走险的商人带来了发财机会。特别是盐这种东西,谁都少不了。而由于战争期间交通堵塞,战乱地区的盐可能比黄金还贵。
  
  郭嵩焘设计的厘金,相当于一种商业税,税额一般在百分之一,故以此名。对于冒险牟取暴利的商人来说,这点儿税不过九牛一毛,肯交也愿意交。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于是曾国藩设立厘局,对过往商人设卡抽税,由此大大缓解了窘境。但如此一来,他又得罪了陈启迈。陈启迈认为江西是他的地盘,要设卡也得由他来设。曾国藩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把这么肥的活儿给抢去,不是给人心里添堵吗?
  
  陈启迈一面上奏朝廷告御状,一面把替曾国藩主持厘局的江西举人彭寿颐给抓了起来。等曾国藩闻讯施救时,可怜的举人已死在庸官的重刑之下。
  
  彭寿颐曾举办团练,并代替弃城而逃的知县抗击太平军,因此被曾国藩视为难得的人才,本来是要放在湘军大营中予以重用的。如今他死于非命,令曾国藩“深为愤痛”。
  
  曾国藩客居异乡,又有当年避走衡阳的前例,因此纵使江西官府拒发粮饷且多次找他别扭,他也“雅度无怒容”,拼命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这次,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什么同乡同年?现在甭说翻脸,我连杀你的心都有!
  
  正好他得知了陈启迈暗中从走私鸦片中获利的事实,便上奏咸丰,弹劾陈启迈:“我不喜欢背后说人坏话,但这个姓陈的做得太过分了!”
  
  两份状纸先后送到,而陈启迈那份等于白告——咸丰自己发不出粮饷,要靠前线将帅自筹,当然不会责怪湘军设厘金一事。倒是曾国藩的弹劾有根有据,一下子就摘掉了陈启迈头上的乌纱帽。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有了点儿钱,曾国藩得以在江西建立火药厂和造船厂,内湖水师也逐渐恢复了战斗力。在此后的鄱阳湖战役中,湘军水师一举击败太平军水营,并烧毁太平军船只一百多艘。
  
  曾国藩开心了一下,但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塔齐布死了。
  
  塔齐布负责进攻九江,然而他在九江鏖战七个月之久,始终被阻于城外,心情变得越来越郁闷。有一天返回军营后他突然昏倒,不省人事,而后不治身亡,时年四十岁不到。
  
  曾国藩在陆师中依恃的一直是塔罗组合,那是他的左膀右臂。塔齐布这一去,便只剩下了罗泽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