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摸着石头过河”

  中国发展到今天,我想是极少有人能够,20年前预见到的。在80年代,到欧洲、北美、澳大利亚、东南亚各国,见了一些关心中国的外国朋友和华人华侨,在公开讨论会或私下交谈中,当前的中国自然是离不开的话题。有些人为中国邓小平开创的改革没有一个既定的方案和纲领而很担心,有的人甚至认为很“荒唐”,至少是很“奇怪”的:什么“摸着石头过河”?什么“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简直闻所未闻!1984年在北欧某国,一位早期出国的老华侨还对我伤心地预言,中国的改革是“盲人骑瞎马”,非掉进深渊不可!
  
  这很正常,因为人们从历史中读过太多的豪言壮语和宏图经纶。近代中国每一位领袖人物,在准备革新、革命或准备建国而“八字还没有一撇”之前,就勾画了革命成功或建国后的理想中国的蓝图。从洪秀全的《原道救世歌》《原道觉世训》、康有为的《大同书》及变法方案、孙中山的《建国大纲》和《建国方略》、蒋介石的《中国之命运》直到毛泽东的《论联合政府》《新民主主义论》等等。人们惯常认为这些是一个政治家上台之前必须演唱的序曲,用以号召大众跟着他走;那是行动的指南,没有指南怎能行动?事先没有建国的蓝图怎能建国?一般人都认为领袖的憧憬便是所有老百姓的憧憬,然而更多的时候却是领袖将他个人的憧憬强加给老百姓。中国人自古以来就习惯于先验论的思维模式,在近代尤甚。
  
  每当这种场合我就提醒他们,请他们回忆一下:有哪位政治领袖人物实现了他事先所做所说的伟大梦想和理想?更多的情况倒是和他的愿望相反,历史出现了他完全意料不到的结局;哪一位成功的领袖人物不是因“摸着石头过河”而成功的?对那位“盲人骑瞎马论”者,我说,古今中外很多伟大的政治家也许是眼明耳聪的,但骑着瞎马走着一条陌生的路,还有许多政治家骑着眼明耳聪的马,本人却两眼昏花。人们总是以为自己这一代已经认识了世界和社会,人们总是以为科学的发展到这一代已达到了顶峰,是“终极知识”或“终极视域”,人们总是以为他们可以总结以前的历史了,并在这个“顶峰”上规划未来,而现实的继续发展却总是否定之否定,在不断的否定中前进,“顶峰”之外还有“顶峰”,这形成哲学中的“不可知论”永不可破的客观基础。我们现在索性以为前后左右都一片漆黑,马也是瞎的,人也是瞎的,世界又是漆黑的,您说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这不靠“摸”还有什么好办法?这就是“每个时代都有它特殊的环境,都具有一种个别的情况,使它的举动行事,不得不全由它自己来考虑、自己来决定”。


  
  问题是一定要先摁着了一块稳当的石头再去寻摸下一块石头,千万不能人还没有站稳就两手撒开石头乱摸。
  
  踏踏实实才能实事求是,也只有实事求是才能踏踏实实。说到这里,我想起胡适的“多研究问题,少谈些主义”的话,也许在现代还有参考价值。
  
  “事来即应”!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