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中国国民素质历来就不高

  李国文是我的好友,我认为他在中国文坛是最具人望、最好的作家之一,他的气质很像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中的老罗斯托夫,友人都亲昵地称他为“京城伯爵”。通过长途电话他知道我在着手写这样一部书,便介绍说有一部类似我这种书的《国民素质忧思录》写得很好,可以供我参考,要给我寄来。我说我在《作家文摘》上看过评介,作者是解思忠,大致知道书的内容,可能这里能买到,谢谢,不用麻烦你寄了。但我打发人四处去找,回来说银川书店里没有卖的。后来我想我也不必找了,一则我写这本书前就想将它写成纯个人角度的观察和思考,尽量不引用别人的调查报告和资料,真正是件纯个性化的文本;二则,中国国民素质与世界发达国家国民相比较低,是尽人皆知的不争事实,我肯定同意解思忠先生的论述。而我还有我的看法,我的看法可能与解思忠有相同和不同之处,如相同,并非抄袭模仿,“所见略同”而已,如不同,也绝非有意与解思忠先生争论。这里立此存照。
  
  我认为中国国民素质历来就不高!
  
  今天,因为中国与世界的联系愈益广泛,全球一体化快到了“地球村”的时代,中国在与其他国家人民的交往中,尤其与发达国家的交往中进行国民素质的比较,这个问题才在中国人眼里变得严重起来。但如果我们放眼看看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再吹毛求疵一番,也会发现还有不少国家的国民素质比我们“贵国”更差,而他们仍然在各方面继续发展着,仿佛差的国民素质无伤大雅。即使在发达国家,国民也良莠不齐,鱼龙混杂,好的固然非常优秀,坏的比中国人坏得更恶毒凶狠而且伪善的也为数不少。据说经科学测定,西方人的心理承受力普遍较东方人弱,这是西方人在素质上天生的缺陷,几乎无法补救。当然,我这样说并不意味我不同意中国的国民素质是个问题。

]3 `. u7 p* T. |' |/ f. y, S8 D


  
  1921年鲁迅先生在《阿Q正传》中就用艺术的典型形象反映了的中国国民性,表达了他老人家对中国人的“忧思”,后来被淹没在革命——抗日——革命的大潮中,小说文本虽然一直被学者推崇研究,深层次的国民性问题却没有太引起人们注意。因为全体中国人都在为革命——抗日——革命而奋斗,中国人都在毕力同心、意气风发地高歌挺进,在这样的大背景中,怎好大谈特谈中国人有“阿Q精神”?但到中国打破封闭状态的80年代,在和平且较宽松的环境里,国民性的问题可以提出来讨论了。先是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风行一时,文人学者纷纷响应讨论,有的添枝加叶地使中国人更为“丑陋”,有的振振有词地为中国人辩护,两边唇枪舌剑各不相让。我本人就亲眼见刘心武1988年在巴黎一次公开讲话开首即讲中国国民素质的低下,还当场引起旅法华人的抗议,闹了一场轩然大波。
  
  作为一个作家,我也很早就思考过这个问题。说起我们“贵国”的国民素质,的确值得人忧思:好像自古到今中国人就没有长进。今天被称做“食文化”、“酒文化”、“性文化”里的东西,很多都是残忍得不能再残忍的行为,譬如生吞活剥鹅掌猴脑醉虾等等,一直吃到老虎、金丝猴、穿山甲、大熊猫、果子狸这些珍稀动物;譬如“采阴补阳”、“夜御十二女”,将性交变成性掠夺……问题不在于古人这样做,问题是我们今天居然把《四库全书》都不收的种种杂说与野狐禅,正儿八经地提升到“文化”的高度,仅此一点就说明今天的中国人与古代的中国人没什么两样,甚至还退步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曾读过韩少功一篇散文,说日本侵略军打到湖南的时候,一个掉队的日本伤兵一瘸一拐地溜进一个村子,一村数百名农民全吓得躲进深山,没有一个农民想到招呼起几十人来就能够制服这个日本伤兵,不禁掩卷长叹。而同样是这个湖南的某县,20多年前没想起来几十人就能制服一个日本伤兵的农民们,20多年后的“文革”中却对“黑五类”、“黑八类”及他们的子女大开杀戒,一晚上活活地打死了上千中国自己人,并且也像“政治运动”似的开展得非常快,立即波及附近乡县农民,纷纷摩拳擦掌对这类人的头颅跃跃欲试,真是奋勇得很。因为中国人善于吃各种动物,越珍稀越想吃,于是吃到“万物之灵”的人自己头上,中国历史书上早有吃人的记载,从《后汉书》直到《清史》,每遇战乱荒年,人肉就成了人自身的食物之一,还取了个很好听的别称,叫“两脚羊”。“文革”中广西的一个县竟也有人继承这种吃法,据说吃了百十号有名有姓的人,人不叫人,别称为“牛鬼蛇神”。一位“女革命家”为了表示自己是彻头彻尾的革命派,还割了男“牛鬼蛇神”的生殖器来吃,开创了革命史与妇女运动史上特殊的奇迹。这两件事都是惊动了当时的中央,下文件派工作组去煞车才罢休的,不然的话还要大杀特杀、大吃特吃下去。 内容来自半壁江
  
  因而我曾偏激地想过,总是说“文革”摧残了多少多少中国人,恐怕中国人也是活该被摧残!总是说过去的“文革”专政体制和“数字化生存”不好,必须改革,恐怕中国人也就配活在那种体制下享受那样的“数字化生存”!为什么中国会发生“文革”?发动者毛泽东同志诚然有错,中国人固有的国民素质也有一份罪过,二者缺一都闹不起这场“浩劫”。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