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西方国家国民素质趣谈

  奇怪的是,在我们中国人长叹中国国民素质低下,为国民素质“忧思”的时候,西方人也在为自己的国民素质下降长吁短叹和“忧思”。
  
  我曾通过译文读过西方学者的这一类言论并与西方学者交谈过:酗酒、吸毒、心理变态(几乎每人都需要心理医生)、花样翻新的暴力层出不穷、神魔并举的邪教异常猖獗、“滂克”和“垮掉的一代”、泛性交和性虐待(“两个互相不认识的男女同乘一架电梯从一楼到四楼,出了电梯就能上床”)、色情业泛滥和玩弄雏妓、艾滋病传播、高科技犯罪和青少年犯罪、恐怖活动和“连环杀手”、离婚率和自杀率越来越高、离家出走和有家不归,等等,会汉语及不会汉语的外国学者作家跟我谈这些事情的时候,一个个愁眉苦脸,两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同时表露出对他们的古代,尤其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无限向往。看来西方真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了。
  
  但稍稍认识一下古代的西方,又觉不对了,不知西方学者为何会那么神往。我曾亲眼在法国博物馆里看到十字军东征时的“贞洁带”,那锈迹斑斑、血迹斑斑的铁铸玩意儿令人毛骨悚然,觉得古代西方人比古代中国人整治女人的方法还残忍得出奇,招数还高。请你设想一下,一件完全是铁打的裤衩,只在泌尿孔处开个小口,几年十几年或更长时间(要看她丈夫什么时候回来)套在下身,并且被牢牢地锁住是什么样的滋味!倘若她丈夫战死在沙场,“贞洁带”就要一直穿到她死。再说,西方妇女直到19世纪初仍然流行的束腰,也并不比中国女人的缠足文明多少。西方人和富起来的中国人现在有专收藏“三寸金莲”的小脚鞋的,我看如果专收藏19世纪前西方妇女的束腰带也非常有趣,骥才很可以除《三寸金莲》外再收集些素材写一部《细腰》出来。在这方面,东方西方谁也别说谁更野蛮。中国古代,人在男女性关系上还曾讲究“阴阳和合”、“男女双修”,前面说的性掠夺只是一个方面,另有性交的相互补偿、相互促进健康的房中术,所以中国的“性文化”应该说还是比较文明的。曹操去世前特意吩咐其婢妾再嫁,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的“魏王”居然郑重其事地将这个嘱咐写进遗书,没有一个西方的古代君王有这样高的精神境界。一般西方人多半将女人当成泄欲工具和私有“物”,其占有欲之强大大超过古代的中国人(有霍桑的《红字》为证)。直到20世纪60年代,美国反种族歧视、反越战的激进分子,这应该算是我们认为的“先进人物”吧,却仍将“女同志”视为专为“男同志”提供性服务的工具。“妇女运动”首先在西方兴起,是有它历史的、现实的、文化的根源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特此声明:我之一再谈妇女问题并不完全出于我个人对女人特别同情(即使如此也没有什么不对),因为衡量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国民素质的标准,最适当的量尺之一是妇女的地位,恩格斯说过,妇女解放的程度是社会普遍解放的天然尺度,就意味着国民素质高低这一问题中应包括对待妇女的态度。
  
  放下妇女说别的,更早一些,罗马教廷将异教徒放在火上烧,像广东人烤小猪似的一点点把人烧烤而死,比中国古代的凌迟刑罚有过之无不及;更能说明问题的还有:中国人早已经七碟八碗地“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各地的菜肴形成了风味独特的菜系以后,西方人还在像野兽一样用手抓着肉啃,17世纪以前,欧洲人用作武器的刀与用作餐具的刀是不分的,叉子到18世纪初随着欧洲白银的大量开采才出现在贵族家庭中,到法国大革命后方逐渐进入市民家庭,刀叉餐具普及于欧洲平民大众已晚到了19世纪。也就是说,二百年前欧洲人还处在“手抓饭”状态。中国在《红楼梦》中“群芳开夜筵”的时代,西方普通市民还处在“吃大锅饭”的阶段:每家每户吃饭时围成一圈,中间吊着或摆着一口大锅,什么菜都是连汤带水一锅烩,每人面前一个盘子,各自用木头勺子舀进自己的盘子里就着面包吃。现在讲究文明的西餐桌上,每人面前摆一个盘子,就是以前的历史痕迹。欧洲人的烹饪成为一门学问,出版专著,还是1814年才出现的事,而中国早在隋朝就出版了谢枫的《食经》,清代袁枚的《随园食单》更是世界上第一部完整的烹调术著作。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曾去巴黎凡尔赛宫参观,急需解手的时候偶然有个发现。陪我去的法国出版商说,始建于16世纪,到18世纪才完工的富丽堂皇的凡尔赛宫,只在国王王后、王子王妃的寝宫里有厕所,里面还是“蹲坑”,坑下堆一大堆家禽的羽毛,秽物落下就被飞扬起来的羽毛盖住。这种设计真别出心裁,然而在别处却找不到厕所。原来那时的公爵、侯爵、伯爵和漂亮高雅的贵妇人,就在树丛中脱了裤子撅起尊臀排泄,用我们现在的话说就是“随地大小便”。怪不得花园设计师勒诺特在凡尔赛宫里遍栽树木,灌木树丛都修剪成齐胸高,站起来能看见别人,蹲下来别人看不见自己(一笑)。西方贵族们还不爱洗澡,因而著名的法国香水才应运而生。这与经常要“斋戒沐浴”的中国古代士人真不可同日语了。
  
  今天中国人都知道西方人最讲究厨房和卫生间,其实就因为这两处是他们过去最不讲究的地方,人类就是在两个极端中摆动前进的。
  
  古代西方人“国民素质”不止这样低,外国文献上居然也有人吃人的记载。我在一部研究欧洲历史的书上读到,欧洲某个现在已被合并到德国的小国,到17世纪初才将“禁止吃人”正式载入法律。可见在这之前,人吃人的现象也挺严重,绝非个别事件。“人肉真好吃呀!”以至于必须由国家出面来明文制止。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中要人割下肉来顶债,并不完全凭想象,还是有一定现实依据的。真是文学来源于生活!

半壁江中文网


  
  在我看来,西方已经进步得非常神速了,国民素质已“鸟枪换炮,今非昔比”,有大幅度改变提高了,他们几乎人人能做别国国民的楷模,国民素质何以谈到“下降”?哪值得那么忧虑?难道他们还想回到“贞洁带”或者是人吃人的时代去?这些西方学者是不是杞人忧天呢?何况我这个不懂一句当地话的人独自一人在西方城市的街上走来走去,有时还在深更半夜乘传说中非常可怕的纽约地铁,除了有一次在匈牙利的布达佩斯(严格地说来那还不算西方),从未碰到和见到那些学者忧虑的现象,就在以赌出名的拉斯维加斯,也是一片歌舞升平的祥和气氛。谁都知道那里是黑社会“教父”的天下,可是秩序井然,仿佛人人都是绅士淑女,赌得起输得起,输了一笑置之,再不用说其他地方了:人人文明得要命,个个礼貌得要死,时常令我自惭形秽。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