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血光之灾往往不期而至。眼看着鲜血从唇边渗出,沐国恩举着吉列锋速三剃须刀气急败坏。肯定是刚才沉溺于梦境中的艳遇心猿意马,才惨遭皮肉之苦。端详着修面镜中的花白头发和放大了的胖脸,越看越不顺眼。匆匆冲干净血迹,穿戴齐整出门儿。
  
  沐国恩所在的小区唤作“汀兰阁”,一看就是借用范仲淹《岳阳楼记》中的句子。楼书原本以所谓大片水景为卖点,竣工后楼宇间只剩下个不大不小的喷泉了。但这算得了什么呐?业主们当时向开发商主要投诉的是套内面积缩水,哪还顾得上汀兰阁是否名副其实。争议刚开始动静儿挺大,后来自然而然地不了了之。但如果在网上搜索“挺烂阁”,依然可以查到十年前的那场纠纷。
  
  今儿喷泉旁的石子路上没有狗屎也见不到痰迹,新铺的草皮绿油油地挺干净,花儿也漂亮。沐国恩出了小区,没有理会盘踞在路边儿的几辆黑出租,径直向地铁站走。大夫建议他这样的胖子多锻炼,而他从小儿就痛恨体育课。步行几乎算是整天唯一的运动了。
  
  他刷卡进站时,已经九点半了,避开了最要命的八点半到九点那个拥堵时段。此时上车人依然摩肩接踵,但还不至于令人绝望。两个月前的某个星期一,他为赶工八点二十就到地铁站,却溜溜儿等了四十分钟才上车,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大姑娘小伙子们以拼刺刀的玩命儿劲儿愣往车厢里塞。而他年已不惑,从小在挤车方面既没兴趣又没天赋,只得望车兴叹了。


  
  当他从楼梯走下月台时,一个窈窕的身影从他身边飘过。他的眼睛立马儿锁定了紧绷绷地包在牛仔短裙中的浑圆屁股。于是他紧跟着跑下楼梯。列车恰巧进站,便随众人一拥而入。
  
  只看一眼身材就能断定当然是异族美女。在拥挤的车厢里跟陌生人套磁肯定没戏,却可以近距离仔细端详对方而不至于找抽。她与自己身高相仿,灰眼珠儿,翘鼻子,黑色的卷发一丝不乱,一脸的冷漠。像是斯拉夫人。他努力把目光从她的胸部移开,此刻闻到了左近拎着编织袋儿的老乡身上的一股体臭。真他妈煞风景!车厢里的闭路电视则没完没了地播放广告,只听一个没心没肺的女声煞有介事地喊着:“五-八-同-城-”
  
  沐国恩上班儿一贯赤手空拳。洋妞儿挎个坤包儿,算是女性标配。身旁的乘客要么背个包儿,像乌龟壳儿一样扣在背后;要么为了防盗把包儿兜在胸前,如同育儿袋一样;还用拉杆箱儿的,恰似拖个煤气罐儿。八月初的北京正值盛夏。车厢明显超载,虽有空调,乘客们依然止不住地冒汗。下车时只见月台上的候车人群已形成了巨大的方阵。沐国恩向洋妞儿匆匆投去告别的一瞥,便急忙向外走。穿过人墙时低头一看,原本光可鉴人的一双皮鞋,都印上了别人的脚印儿。点儿悖啊!
  
  地铁出口与隆懋相连。隆懋是个综合建筑群,商场、酒店、办公楼、展厅齐备,占尽了环路与长安街交叉的地利。从地铁出来上扶梯就到了隆懋的地下南区,头上的指示牌儿上用英语缩写SB表示。当然在汉语拼音里,SB可能是指北京臭名昭著的骂人话,比英语里的SOB(狗娘养的)似乎还要难听。沐国恩无暇领略专卖店里的时装,走过日本快餐厅和东南亚饭馆儿,从所谓京味儿斋里买了份生煎包儿、油条外加一大碗豆腐脑儿,直奔办公楼所在的地下北区,指示牌儿上写的是NB。这个缩写令他感觉舒服多了。等电梯的时候儿,掏出单位配发的黑莓手机查电邮儿。中午有个什么资本市场培训,不过与己无关。近来的确不忙,头头脑脑儿纷纷休假。他自己上个月刚去欧洲度假三周,年假都用光了,赶上瑞士法郎汇率走高,银子也没少花。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