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郁闷和无奈中清理电脑里的文件,忽然想起一个专用名词:四零五零人员,指的是女性40岁以上、男性50岁以上的下岗职工。想不到自己刚满四十就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已经通过手机短信把即将下岗的消息告诉了狐朋狗友,大家唏嘘之余,未免有些兔死狐悲。沐国恩强打精神,化悲痛为力量,上招聘网查看有没有机会。反正明儿就得滚蛋,就算让上司看见他在找工作,他也不在乎了。设定了职位、行业、地域这些参数,搜索到的职位居然有五十多页。但细看就知道,雇主几乎都是不起眼儿的小公司,低薪的初级岗位铺天盖地。沐国恩心里明白:多年来,高薪职位的招聘很少经过网络招聘,常常委托猎头锁定候选人,有的甚至仅仅通过内部推荐。五年前他能进格林瑟姆,就是熟人引荐的。
  
  突然间手机铃声大作,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儿似曾相识。沐国恩接通了电话。对方说:“我是诺桑伯兰律师事务所的张欣颜,您说话方便么?”沐国恩顿时觉得心跳加速,几乎说不出话来:“您...请稍等。”他立即锁上电脑,疾步走出办公室,来到走廊里的僻静处,低声道:“您说吧。是不是...”“对,我们决定要你了。抱歉让您等这么久。”“哪里哪里,您太客气了。”“我们北京的现任主管合伙人很快就要被派回香港。新来的一把手十月初就任,她觉得招聘翻译的事儿不能再拖了。”沐国恩心想:谢天谢地啊!“这边儿的薪酬完全符合您的预期。您要是同意的话,能不能过来签个文件?”沐国恩出了口气,克制住喜不自胜的心情:“当然方便,我现在过来行么?好。”沐国恩匆匆走向货梯,兴奋得浑身发抖。乘货梯直下八层就是诺桑伯兰,而乘客梯则需要先到地下一层,再换乘另一部客梯。阴暗的货梯此刻在沐国恩看来明亮光洁。四个月前他就从猎头获悉诺桑伯兰打算在京招聘翻译。与格林瑟姆不同,诺桑伯兰在北京的代表处目前只有三五个人,主力都在香港。猎头知道他要价不低,但觉得诺桑伯兰在招聘方面出手大方,建议他不妨一试。猎头推荐后,对方很快在随后的周末安排了五个半小时的笔试,看来是挺当回事儿的。沐国恩的笔译成绩首屈一指,紧接着的两轮面试也颇为顺利。然而此事就此停顿,沐国恩虽然心有不甘,也只得作罢,以为对方预算有限,嫌自己要价太高。如今即将失业,居然有此意外之喜,实属侥幸。 半壁江图书频道
  
  已经来过诺桑伯兰北京代表处三次,跟前台接待和行政主管都混了个脸儿熟。张欣颜没跟他见外,告诉沐国恩招聘他的决定主要应归功于即将赴任的主管合伙人:已经揽了几笔生意,而香港的一位老翻译即将退休,再不招人恐怕人手不够。沐国恩一边儿识趣地感谢张欣颜安排笔试面试,一边审阅聘书条款。税前年薪比格林瑟姆多了十万,好!不过每天的上班时间不是朝九晚六,而是上午十点到晚上七点。张欣颜解释说这是为了满足律师加班的要求。再有就是周六上午要上班儿待命,作为补偿,周四上午可以倒休。与格林瑟姆一样,没有加班儿费。张欣颜说:“我记得你说过你们所儿规定离职前要提前两个月通知合伙人,对不对?今儿是周四,8月11号,你在十一长假之后入职没问题吧?”
  
  沐国恩心道:“其实下周一上班儿都没问题。”但表面上不动声色地说:“应该没问题,我回去就发电邮儿告诉领导要弃暗投明了。”此刻自然不能把即将被解雇的消息告诉她,否则诺桑伯兰一旦获悉他已经失业,说不定会降低聘用他的薪酬呢。他有些后悔已经把即将下岗的消息告诉了那个猎头,就是她将沐国恩推荐给诺桑伯兰的。
  
  张欣颜被他逗笑了:“弃暗投明?”“是啊!”他意识到此刻喜形于色未免令人觉得浅薄,于是续道:“你们办公室装修得更漂亮,我喜欢这种亮丽的暖调儿。”说着他在聘书上签了字。“这聘书就算生效了?”张答:“当然。”随手给他一个备份:“这份儿归你,别忘了十月八号来上班儿。”“忘不了!”沐国恩把聘书备份装进黄色档案袋,档案袋上干干净净,一个字儿都没有。 banbijiang.com
  
  离开诺桑伯兰的办事处,沐国恩乘电梯到一层,走出办公楼,来到酒店旁边的花园里。看四下无人,便拨通了猎头的电话:“恭喜啊!诺桑伯兰的佣金跑不了啦!”“真的?!”沐国恩简要介绍了签约经过,与猎头共同感叹造化弄人。“我这边儿离职的消息千万要保密。否则一旦诺桑伯兰变卦,你的佣金也会缩水。”猎头依照应聘者的年薪按比例收取佣金,当然答应守口如瓶。猎头还不放心:“张欣颜跟你们单位的人熟不熟啊?要是她有熟人的话,很快就会知道你离职的事儿啊。”沐国恩想了想,答道:“跟她接触过几次,觉得她跟我们单位的人,尤其是跟行政部门的人好像没有来往。翻译不比律师或者合伙人,离职不至于那么引人注目。两个月一转眼就过去,何况聘书已经签署生效了。”“你为什么不跟她商量提前入职呢?”“不妥。聘书是他们主管合伙人和行政部门共同签发的,细微改动都需要重新审批,夜长梦多啊!再说张欣颜知道从格林瑟姆离职要提前俩月通知,我要求提前入职难保不会露馅儿。”猎头承认沐国恩说得有理,又提醒道:“离职的事儿跟亲朋好友都说了吧?他们有没有在律所里任职的?”沐国恩明白了她的意思:“没有,都不在这个圈子里,不过我会告诉他们别声张。”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跟猎头谈妥后,沐国恩又向朋友们发了一通“转危为安”的短信,约定明晚去南新仓的大董烤鸭店聚餐,庆贺他化险为夷。然后他才不慌不忙地回到办公室。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