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十二三年前吧,在公交车上还被人偷了个新买的相机,当时刚从九寨沟回来,满脑子都是那儿的流泉飞瀑。另外呢,还丢过三辆自行车儿。瞧,倒霉的不止你一个吧。回头跟警察说说,兴许过两天还能找回来呢。”女孩儿白了他一眼。他也自嘲地讪笑了:这片儿汤话说得的确没劲。“哭鼻子也没用,要不回头再买一个?或者买个便宜的?为个手机就伤心欲绝,要是丢了工作还不得自杀啊?”
  
  “你...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她愤愤然扭过头去。沐国恩掏出三年前买的廉价手机,冲她晃晃:“这也算饱汉子么?”女孩儿瞥了一眼,悠悠地说:“我知道你是想劝我。可是那个爱疯是我朋友省吃俭用攒钱给我买的,才用了两天,我怎么跟他说啊?”
  
  伤财伤心又伤爱人,还真不好办。沐国恩抗拒着内心涌起的恻隐之情,站起身面对着她:“那你就打算这么一直坐下去?”这一问把她的眼泪又逼出来了,女孩无语凝噎,魂不守舍,神色迷离。沐国恩一时竟不能将目光从她的乳沟移开,也无法把持胸中澎湃的激情,于是看了眼手机,说:“走吧,麻利儿的,还有二十分钟他们就下班儿啦。”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去哪儿?”“去苹果专卖店买爱疯啊!”他把凳子上的杯子和纸团儿都丢进垃圾桶,“还愣着干嘛,想把板凳儿坐穿?”“你...为什么给我买手机啊?”女孩儿又开始戒备和狐疑。“我学雷锋还不成,送给美女金苹果,希腊神话里就是这么说的,”拉住她的手疾步而去。姑娘嘴里嘟囔着似乎在抗议,却并没有挣脱。
  
  走到苹果店门口儿,她又停下了脚步:“咱俩素不相识,凭什么让你花钱啊?”“怎么说呢?今儿中了彩票儿,就算回报社会吧!”“那....为啥帮我呢?”沐国恩不耐烦了:“得,那不帮您,不如捐给红十字,孝敬郭美美?!”这句话掷地有声,噎得女孩儿哑口无言。他一把将她拉进店里。此刻距离关门儿仅剩几分钟了,仍然颇有些顾客兴致不减,津津有味儿地摆弄着陈列在几张长桌上闪闪发亮、大大小小的手机、播放器和电脑。沐国恩询问略带倦容的店员:“有爱疯四么?”不待对方答话,女孩儿插话道:“我要跟原来配置一样的!”
  
  沐国恩听她这么一说,以为被盗的手机肯定是高配版。然而她要的却是配置最低的8G版。沐国恩心头一动:“莫非想给我省钱啊?”“我们这8G的手机早就脱销了,”店员偷眼看看手表。女孩儿失望地撅嘴:“啊?”“那就要16G的,”沐国恩的语气平和而坚定,“16G卖光了就要32G的。”店员看了他一眼,从柜台后面拿了几个纸盒儿出来。“这是16G爱疯四手机和备用电池盒,彩壳儿您要什么色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沐国恩对店员的态度本就反感,闻听此言终于绷不住了:“非得买手机套儿不可么?”“呃...现在都这么卖。”沐国恩看着售货员一副“爱买不买”的劲儿,似乎回到了二三十年前的国营商店。他感觉到了女孩儿的尴尬,知道眼下不是矫情的时候,于是立即抽出了信用卡。女孩儿感激地望着他,然后挑了个白色的手机套儿。店员麻利地刷卡交易,把东西放入纸袋,递给女孩儿。女孩儿看了看沐国恩,却没有接。店员只得交给他。
  
  二人走出店门时,店员们已经准备关门了。沐国恩把纸袋塞到她手里,说:“攥住喽,别再让小偷得手。”姑娘尽量端出娇羞矜持的闺秀范儿,眼里却洋溢着如释重负的喜悦和庆幸:“谢谢谢谢!让您这么破费,真不好意思。怎么称呼您啊?”沐国恩想起了那个荤段子:“叫我雷锋好啦!”见她面露不悦之色,便改口道:“告诉我你的手机号儿,回头给你发个短信就知道了。你住哪儿?送你回家吧!”其实他钱包儿里还有名片儿,不过既然离职在即,就不打算以此示人了。何况在手机普及的今天,跟女孩儿套磁交换名片反而显得生分。
  
  “送就不用了吧,我就住附近。”两人走到三里屯儿路边儿的时候,正赶上夜间的高峰时段儿:购物者从商场纷纷涌出,试图拦下经过的每辆出租车,同时不少人相向而行,直趋各处酒吧。车辆在拥堵中寸步难行。诸多小贩也趁夜深之际开始扎堆儿兜售各色什物。或许是想起了被抢的遭遇,女孩儿紧跟在沐国恩身后。沐国恩强忍扑面袭来的臭豆腐味儿,护送她横穿马路,绕过一个方形的花园儿,走进对开的铁门,来到老旧的住宅区。“就住这儿啊?”“怎么?”“有个发小儿以前也住这儿,我小时候儿常来。外交部职工宿舍,没错儿,以前那边儿还立着个大烟囱呢。”与烟囱大概同时消失的是楼宇间的乒乓球台子和一去不返的少年时光。甬道旁的空地上几乎停满了轿车,紧挨着环绕草坪花圃的篱笆。大朵的牵牛花攀缘在篱笆上,像梦中的铃铛,跟儿时并无不同。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您留步吧。谢谢您。”“不客气。怎么称呼您呢?”“...柳筱绯。”她抱着纸袋转身离去,觉得今晚手机的失而复得,实在出乎意料又令她兴奋不已。千错万错都怪自己太大意了,当初为什么把手机放在包儿里而不是牢牢攥在手里?他为什么要帮自己?回家怎么跟璋骏解释?丢了他送的手机,又接受了这个胖叔叔的礼物,他非得跟我急不可!要不把手机还给他算了?回头一看,胖子还没走远。这个胖叔叔心眼儿真不错,不但救了急也没有纠缠自己。这么贵重的礼物,又是个陌生人送的,自己怎么那么痛快就收下了?哎,强装淑女,忸怩作态,她从来不都擅长。他打量自己时有点儿色眯眯的,莫非在打自己的主意?想到这里,一丝得意与不安同时掠过心头。追求过她的男性不少,向她献殷勤的更多,不过第一次套磁就出手这么大方的倒还不曾有过。他是不是特别有钱?看他穿着很普通,手机和钱包儿都很烂啊。不过掏钱刷卡的利落劲儿和不在乎却不像是装出来的。他厌恶的是搭售行为,而不抱怨价格昂贵。几天前高璋骏给她买手机时她就在旁边,璋骏付款时的痛快劲儿明显是装出来的,她当然绝不会怪他:他去年加薪后每月才八千出头儿,扣了三险一金就更少,而她的收入还不到他的一半儿。她喜欢爱疯,固然是因为手机时尚漂亮,功能新潮,同龄人的压力也不能低估:姐妹们都有了,还似乎故意在在她面前显摆,自己没有,的确有点儿跌份儿。这才厚着脸皮跟璋骏“商量”。而这位大叔,初次见面就送六千多块的手机,而且脸不变色心不跳,不像是心血来潮过把瘾,更像是习以为常的购物行为。莫非他一高兴就给女孩买个大礼包?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在猜测和琢磨之中,她沿着甬道来到楼下,闪身进入总是关不上的密码锁防盗门。尽管院子里有收费低廉的自行车棚,邻居们总是愿意把自行车停在楼道里,真碍事儿。跺了跺地板,声控灯应声亮了。他俩都不是本地人,在北京的大学校园里相识,五个月后成为情侣,但直到今年春节后才住到一起,计划两三年内结婚。双方家长早已认可他们的关系,住在一起既方便又省钱,何况婚前同居早已成为新民俗,自然不便多说什么。柳筱绯固然享受准新婚的浪漫温馨,却也不免为收入有限、住处寒酸烦闷,甚至担心拮据的生活将来能否改观。这些高璋骏看在眼里,只恨自己没本事跻身跨国公司高管之列,父母更不能帮他混入日进斗金的大型央企。所以当筱绯貌似无意间提及她的朋友们夸奖爱疯时,就心领神会地提出送她一个。爱疯在手,筱绯心满意足,喜不自胜,床上也格外温柔妩媚,性趣盎然。对于升级的鱼水之欢,高璋骏极为受用,不过夜深人静之际不免想象:万一今后不能满足她的物欲,他们还会这么恩爱么?
  
  筱绯刚一敲门,门就被高璋骏一把拉开:“去哪儿了你?电话也关机了?你那些姐们儿的电话我都打爆了也跟你联系不上,差点儿就报警了!!”“手机丢了...”“啊!!怎么丢的?”“进屋说吧。”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