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二十五万吧。我房子买得早,打八折。”窦志强顿感同病相怜:“我那边儿更贵,二十八万!现在不买,以后也没机会了。我手头儿紧,想租个地下车位,人家就是不伺候儿!”郁风雷说:“没辙。我也是前些日子买的。俩车位就四十万啊,产权还只有五十年。本想慎慎,邻居个顶个儿比我还急。他们买房大多是为了出租赚钱的,能租得起这个档次公寓的房客哪个没车啊?所以车位是标配。开发商都不傻,出租车位哪有卖车位来钱快啊?”
  
  沐国恩一边儿将鸭皮蘸上甜面酱卷入薄饼,一边说:“郁总抱怨第二套房的车位贵,窦总抱怨第三套房的车位贵,你们俩是在发牢骚还是穷得瑟啊?莫非是馋我这个只买得起一套房的穷光蛋吧!”
  
  窦志强懒得卷饼,直接夹了一大块鸭脯纳入口中大嚼,说:“我哪有心跟你得瑟?你丫不能只看我吃肉,不看我挨打。就上周末,香水河儿农民抗议县政府当年违规征地搞开发,开着拖拉机在天鹅宫的大门口儿示威,就差成立农会打土豪分田地了。诶,这葱烧海参咋还不上?”
  
  “活该打你这个土豪啊!”沐国恩让服务员去催菜,接着说:“就那仨瓜俩枣儿的征地补偿金,让农民喝西北风儿去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郁风雷说:“胖子你这就不对了。农民挨坑是不假,但那是征地、买地单位的责任啊!豆包儿买房是合法合规的,不该为非法占地吃挂络儿。”“是吗?”沐国恩笑道:“你看丫贼眉鼠眼的德行,活生生土豪转世。得得得,冤枉窦总了还不成,最大的这份儿海参归你!”
  
  窦志强缓缓咽下,笑逐颜开:“不错不错,赶上俺们香水河儿的驴蹄筋儿啦!还记得九四年那次聚餐么?”“打死你我也忘不了啊!”沐国恩脱口而出,“咱们当时实在忒能吃了吧!”仨人儿边吃边回忆起十七年前大学刚毕业时的聚餐。
  
  郁风雷说:“当时不止咱仨,一共五个呐。”不错,不过那两位一个移民加拿大,一个离婚后就没了消息,多年不通音信了。当时的五个小伙子,风华正茂,学校食堂油水不多,下馆子能拿出上山打老虎的劲头儿。当天他们三四点钟在团结湖中路的一家不起眼儿的小饭馆儿聚齐的时候儿,并非饭点儿。选在这么个不尴不尬的时间,就是为了多聊天儿,少吃饭,省点儿钱,毕竟人人的腰包儿都不那么充实。大家从二三流儿院校毕业,告别校园都觉得如释重负,提及所谓德智体美,无非耸肩苦笑;一谈酒色财气,各个兴高采烈,滔滔不绝。聊得越是投机,胃口越好,转眼间三只烤鸭下肚,又点了一大桌实实在在的硬菜。等聊到尽兴的时候儿,菜也吃得干干净净。于是纷纷如厕,只剩沐国恩一个留在饭桌旁。当沐国恩起身也要去方便的时候儿,店里的伙计连忙把他拦住:“先生您能不能先把帐结了?”合着把他们当成吃白食的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所谓怀旧,无非就是隔着逝者如斯、一去不返的时间长河向彼岸无奈地翘望。三个人到中年的伙伴,像孩子一样开怀,笑话自己当年的青涩和稚嫩,其实何尝不是羡慕曾经的年青呢?“那顿饭是谁结帐来着?”窦志强不禁一问。
  
  “郁总啊!”沐国恩道:“本来我说大家凑钱,郁总大手一挥:‘这回我请!’那风采我至今记忆忧新。”“对对,”窦志强似有所悟:“丫一毕业就去中期当了董事长的小蜜,比我们混得强多了!你丫咋那么走运啊?”
  
  窦志强所谓的中期,是指中国期货贸易总公司。国字号儿一向是名校毕业生就业的首选。郁风雷就读的财经学院跟北大、清华、外经贸和人大比起来相形见绌,难怪别人在羡慕之余颇感费解。
  
  郁风雷呷了口鸭汤,淡然道:“我离开中期多少年了,怎么还有人眼红啊?时过境迁,也不瞒你们了。当初我一路过关斩将,不但被录用,很快就当上了董事长秘书,一直以为是自己在大学里没白用功。直到三四年后有位上司貌似无意地一问,我才明白是咋回事儿。”
  
  “咋回事儿?”
  
半壁江图书频道

  “人问我是不是证监会许处长的亲戚。我当然不是啦。后来一打听,原来这位许处长一个远房亲戚跟我同名同姓,当年也应聘中期的职位,托许处长跟中期高层打个招呼。许处长看来并未太当回事儿,只是让手下人打了个电话。”
  
  “于是阴错阳差,把你当成他录取了?”沐国恩续道。
  
  窦志强问:“可是那个郁风雷名落孙山,回头跟许处长一诉苦,哪儿容你小子得意啊?”
  
  “嘿,无巧不成书!”郁风雷笑了,“估计那个郁风雷本来就是临时抱佛脚,关系并不硬,碰壁之后以为亲戚不帮忙或者怨自己学艺不精或者兼而有之吧,就没再露面儿。许处长日理万机,早把这笔人情债忘了,直到不久前来中期视察,才跟董事长提了一嘴。董事长立马儿回答说小郁同志一贯表现优异,入职后就是公司的重点培养对象。”
  
  “我说你小子当年那么走运,原来人家招错了人啊!”沐国恩不禁大笑,“敢情中期把你当爷供着,现在穿帮了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事已至此,硬撑下去呗,又不是我的错儿。好在那几年在中期总公司没有虚度,把头头脑脑儿伺候得舒舒服服。当然,这事儿挑明了大家面子上多多少少都有点儿挂不住,头儿似乎有芒刺在背,我则不免如坐针毡。好在不久后旗下的典当行有了个副总经理的空缺,我就去当铺当掌柜去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高,全身而退,实在是高!这么牛屄的传奇经历,怎么早没听你说呢?”窦志强问。
  
  “有什么牛的?羞还来不及呐。冒名顶替混进我党金融队伍而已。你们俩最近买什么好玩意儿没有?”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