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菜过五味。仨人儿就着果盘儿,继续闲聊。沐国恩说:“玩意儿?最近还真没买。刚去瑞士玩儿了一圈儿,赶上汇率高,花了一大笔。再说胶片时代行将就木,我对相机也开始兴味索然,不打算再买了。不过在新光百货的一个欧洲工艺品店里看上了一幅马克•夏加尔的石板画《孤独》,打算遣散费到手就拿下。”
  
  “《孤独》?你这老光棍儿果真不打算出嫁啦?”窦志强奚落道。“前两天去中关村鼎好电子商城买存储卡,一小伙子劈头就说:‘老板看看新到的屁沟儿760吧!’”
  
  “你听错了吧?售货员嘴里怎么这么不干不净的?”郁风雷用牙签儿挑起一片儿西瓜。
  
  “我也以为听错了,其实人家推销的是索尼投影摄像机PJ760E。这哥们儿把‘J’念成‘勾儿’,估计是打牌打习惯了。”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多少异族都被同化了,把区区几个拉丁字母汉化了算啥?”沐国恩接着说:“咱们打牌都说‘勾儿’、‘疙瘩’、‘叉’或‘尖儿’,没有说‘Jack’、‘王后’、‘Ace’的。停车场管理员的发光马甲上当胸就是五个大字儿‘停车屁管理’嘛!”其实“停车管理”之间的字母P是英语“停车”的缩写。笑过之后,他问窦志强:“你丫今儿因为什么迟到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招待老潘他们来着。”
  
  “是不是玩儿腻了徕卡M8.2狩猎版,想让你再给他买个全画幅的M9啊?”沐国恩打趣道。老潘是外地省级电视台台长,窦志强多年的生意伙伴,也是个摄影爱好者。零九年经沐国恩建议,窦志强花六万多买了个徕卡的旁轴数码相机M8.2送他。
  
  “你丫甭打岔,让豆包儿说正经事儿,”郁风雷说。
  
  老潘这次到了北京才通知窦志强,不是什么好兆头。老潘灰暗的脸色,更证实了这一点。酒过三巡,老潘绷不住了,把台里的变故一一道来。上个月台里开会,空降了一个掌握实权的副台长,前两天组织上又以老潘明年即将退休为由免去了他党委书记的职务。至此老潘被彻底架空。按说他宦海数十年,经验老到,根基深厚,窦志强还指望趁他大权在握再做几笔生意呢,没想到他这么轻易就被废了武功。这几年电视台跟窦志强曾经供职的舰队街公司合作顺利,台里今非昔比,获得不少外资。老潘和窦志强私下也赚了不少,自然有人眼热,觊觎多日,下手就是杀招儿,连潘台长这样的老江湖都猝不及防,别说还手,连招架的机会都没有。
  
  媒体无疑是国内监管最为严格的行业之一,对于外资机构来说,如同刺猬或乌龟,虽然对此垂涎三尺,却难以下口。眼睁睁地看着中国电视市场日益火爆,终于有聪明人想出一条既能赚钱又可以简化监管的计策:外资机构找准国内一家愁米下锅的电视台(一般而言设在三线城市,一线城市都是聚宝盆,外资无缘插足),与之签订独家广告代理协议。为了增加广告收入,必须提高收视率。作为该电视台的独家广告代理商,外资机构由此获得节目制作、编排、包装、宣传的广泛权限,广告收益按照协议与电视台分成儿。这种合作安排拐弯儿抹角儿,曲折萦纡,甚至可以说是错综复杂。恰恰是这种透明度低的运作模式为相关各方提供了大把捞钱的良机。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看来商场、职场都不亚于战场啊!”沐国恩悠悠儿地说:“自以为可以舒舒服服晒太阳的时候,大刀片子直截了当就剁下来了。你当初在舰队街不也干得好好的么?说散伙就散了。难怪戴高乐说:胜利之神‘几乎刚一展翅而飞,就已经收起羽翼。’他这次来是不是找你小子串供防双规啊?”
  
  窦志强苦笑道:“你丫这张臭嘴!”
  
  郁风雷问:“招待老潘是昨儿的事儿,今儿迟到又是因为招待他么?”
  
  “今儿他带我见了他侄子。”窦志强绝非势利之徒,昨夜在华茂的成城铁板烧大宴老潘,规格颇高,尽了地主之谊,也耐心安慰了老潘一番。说得老潘兴起,道:“还是窦总厚道啊!你在北京熟人多,以后恐怕还要麻烦你帮我侄子的忙啊!他正张罗个会所的生意。你明儿下午有空儿么?”窦志强早就知道老潘有个宝贝侄子,据说风流倜傥,年方三十,经营奢侈品买卖,其父是省驻京办主任,在派送礼品方面自然可以帮儿子一把。有了这么强的家庭背景,生意自然做得不差。窦志强自己也算是准高干出身,工作上却不曾沾父母的光,也一向看不上靠父母发财的主儿。不过老潘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不便推辞,便点头同意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