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于是今天下午经老潘引荐,在朝阳公园儿附近的平月茶馆认识了这个潘摧锋。说此人玩儿酷尚可,纨绔还真说不上。深色镜框儿、银色耳钉、合体的名牌儿服装使他看上去颇有艺人的范儿,对窦志强相当恭敬:“早就听叔叔说起过您,久仰久仰!像您这么资深的传媒专家......”窦志强知道他说的是客套话,依然觉得很受用,连忙打断:“哪里哪里!混口饭吃罢了。潘少总才真是年轻有为呐!”老潘插话说:“大家都是自己人,就甭客气了。小锋,你就说正事儿吧。”
  
  潘摧锋三年多来一直掌管一家爱马仕和一家卡地亚专卖店,结识了一批财力雄厚的客户。三月份两会期间历来是奢侈品销售旺季,不少老客户纷纷露面儿,大量采购。人大闭幕当天,他又见到了地产老板赵充。采购后两人茶叙,赵充说他已经在东城五道营儿投资建了个高档餐馆儿,预计半年内即可开业;问潘摧锋可否向客户推介这个饭馆儿。小潘先打了个官腔儿,说专卖店的业务不涉及餐饮,自己不便利用客户关系为赵总帮忙。赵充立马儿听出了弦外之音,立即表示有意聘请小潘担任营销总监。小潘心领神会,夸奖赵总有眼光:专卖店与高档饭馆的客户群体大体重合,都是有钱人扎堆儿的地方儿。眼下饭馆开张在即,潘摧锋希望利用网络等传媒宣传一番。 半壁江中文网
  
  窦志强听罢觉得油水不大,但碍于情面,不得不有所表示:“微博越来越火。网上认证的所谓民意领袖天天呼风唤雨,从国计民生到三俗八卦,屁大点儿事儿也能弄个沸沸扬扬。如果饭馆开业时搞个大派对,请来几个大V来露个脸,比新闻联播都管用。”
  
  小潘感觉到窦志强的兴味索然,问道:“您看搞哪种活动合适呢?”
  
  “看饭馆儿档次和定位了,”窦志强答,“哪天能带我去看看么?”
  
  见沐国恩和郁风雷已经开始走神儿,窦志强识趣儿地打住了话头儿:“嗨,天天瞎忙,也就这么点子破事儿。二位周末啥安排?”
  
  郁风雷喷出一大口烟:“还能干嘛?送闺女学英语、弹钢琴,去医院看老太太呗。”沐国恩问:“咱妈病情如何了?”“还那样。快七十的病人,她状态就算不错了。前几年我们带孩子各大洲足玩儿,今年都歇菜了。媳妇儿原来还劝我移民呢,我说父母岳父母都这把年纪了,让他们搬过来跟咱们一块儿住都不肯,还移什么民呐?”
  
  窦志强道:“难兄难弟啊!我们家老爷子也出院没多久,刚去海南。我今晚回香水河儿品天然气水儿。”

半壁江图书频道

  
  沐国恩心想:看来我的周末安排比他们充实多了。次日待小时工打扫房间、熨烫衣服后,沐国恩便出了门儿,在簋街一个名叫苏力坦的新疆馆子里吃了一大盘儿拉条子、几个羊肉串儿。午饭后驱车来到方家胡同46号,心想:往北经公益巷就是国子监街,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设在这儿还真挺合适的。方家胡同原来是中国机床厂所在地,沐国恩大学毕业时,机械系有个校友儿就在这里找到了工作,不过机床厂早已改名为中国机床总公司了。如今的46号院,跟酒仙桥的七九八类似,昔日的厂房让位于剧场、画廊、工作室、咖啡馆儿、主题餐厅、玩具店铺等等,“退二进三”了,随之而来的自然免不了铺天盖地的商业气息。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早在2003年就成立了,但直到去年才引起他的注意。这个机构四处游说,反对政府推动的钟鼓楼改造项目。沐国恩对于破旧的四合院儿并不十分在意,但近年来各地的所谓“改造”项目往往牵涉强拆,令他倾向于保护中心的立场,尤其打动他的是保护中心发起人的观点:人是文化遗产的创造者和载体,保护文化遗产、历史街区就不能剔除其原住民。上网一查,原来此人是国家文物局政策法规司副司长,看来这个所谓民间组织还是有点儿官方背景的。这在中国倒不稀罕,因为民间组织都需要挂靠官方的主管部门,而成功的民营企业要么前身是国营企业,要么在政府有靠山。更引人注目的是,早在2007年,保护中心就曾与媒体合作,使前门搜猴儿项目胎死腹中。当然前门大街的改造依然如期完成,但无论是商业开发还是文化保护上,都成了“驴粪蛋儿表面儿光”的失败典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虽然由官员发起,赞助单位却多是外方机构,包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及瑞士和美国使馆。沐国恩觉得这个保护中心还挺靠谱儿,就抽空儿帮着翻译了几篇短文,去年年底还捐了五千块钱。如今赋闲在家,又不打算出游,便来这里掺和掺和,权当解闷儿。
  
  今天的茶话会是为了欢迎一对法国夫妇来京研究明末清初西方传教士的在华活动。马尔罗•卡佩先生和布里吉特•卡佩夫人六十多了,都是巴黎第七大学(又称巴黎狄德罗大学)的教授。沐国恩很快注意到他俩身边有位身材高挑儿、古铜色皮肤的金发女士,起初还以为她是教授夫妇的女儿。卡佩先生中等身材,面颊红润,学究儿气溢于言表,操一口台湾普通话,先自我介绍一番,然后概述此行的研究重点是南怀仁、德理格和郎世宁,最终感谢他此行的赞助单位利玛窦基金会:“为了安排我们的行程起居并与中国相关单位协调,基金会理事西尔维亚•维斯康蒂女士专程来京,对此我们夫妇不胜感激。”金发女士起身向大家点头致意,用不甚熟练但颇为标准的普通话说:“利玛窦基金会自1971年设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加强中西文化艺术交流与合作。卡佩夫妇的著作在欧洲史学界备受推崇,有机会赞助卡佩夫妇的项目,是本基金会的荣幸。我此次来京,不但是为履行基金会赋予的使命,也是出于对这个伟大首都的想往和迷恋。去年来京出差时就喜欢上了这个城市,这回能陪这对汉学家在京暂住一个多月,又有机会和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朋友们欢聚一堂,真是太好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会议室里响起礼节性的掌声。维斯康蒂续道:“利玛窦基金会全额赞助卡佩夫妇在京的研究、食宿和差旅费,而本人的食宿以及差旅费完全由我自己承担,不占用基金会划拨的专项费用。”这句话听起来颇为突兀,沐国恩感到莫名其妙。看到听众的反应,维斯康蒂显得有点儿不好意思:“我的意思是利玛窦基金会一贯严格监管各项开支,不允许公款旅游。作为基金会的理事,我想也许有必要跟诸位解释清楚这一点,因为我注意到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也是一个声誉良好的公益组织。”短暂的静默后,更为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大家心领神会地交换眼色。沐国恩心想:这个西尔维亚事先肯定从媒体上了解到国内公益基金会最近的丑闻,所以正经八百地来了个自白。
  
  来访者陈述之后,主持人请听众提问。听众中不乏外国人,想必是赞助单位的代表或者志愿者。他们的汉语水平参差不齐,提问时开始使用英语。卡佩夫妇于是用英语应答,这样一来难免让大部分中国听众感到困惑,开始窃窃私语。西尔维亚注意到这一点,主动将英语问答译成汉语。但显然她准备不足,遇到西方传教士的外国原名儿以及专门术语,不知道其对应的中国名字或名称,频频打崩儿。沐国恩看她颇为尴尬,便自告奋勇地替她做起口译。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沐国恩在外资单位混迹十多年,从来不给自己起洋名儿,主要是因为不屑于这种崇洋的习气。在大学里,来自俄亥俄州的外教给他安了个“格里高利”之类的名字,让他觉得如同阿猫阿狗起名字似的。在有关美国多元文化的讲座之后,他告诉外教:希望她称呼自己的汉语名字;如果她发音有困难,他可以教她。老外瞪了他一眼,说起英语名字有助于学英语。沐国恩耸耸肩,答道:“多谢老师美意。但我的中文名字表明了我的真实身份和民族背景。称呼我的本名也算是对多元文化的尊重,您说呢?”老师被噎得无话可说。
  
  其实这位美国女教师是个挺不错的人,教他们唱圣诞颂歌,做复活节彩蛋,还不时把自己亲手烘焙的巧克力饼干带给学生分享。在一次闲谈中,沐国恩开玩笑似的讲了他对于中国人用洋名儿的顾虑:美国人姓氏多,但取名儿往往从圣经里找,在大街上喊一嗓子“马克”或者“迈克尔”,应答者肯定不计其数;倘若13亿中国人也取英语名字凑热闹,重名现象会更严重。
  
  工作以后他发现,中国人起洋名儿,外国人起中国名儿,如果原名儿和译名儿相距甚远,翻译起来实在是莫大的麻烦。比如美国汉学家约翰•金•费尔班克的中文名字叫费正清,末代港督彭定康的原名儿是克里斯•帕腾,香港特首曾荫权的英文名儿叫唐纳德•曾,澳门特首崔世安的洋名儿是费尔南多。如果华人女性出嫁改姓儿,再取个洋名儿,那就更是一点儿线索也没有:比如中国证监会前副主席史美伦的英语名儿是劳拉•查。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好在沐国恩对于西方传教士的在华经历多有了解,聚精会神勉强应付下来。若非事先了解,他也不会知道朱塞佩•卡斯蒂里奥尼是郎世宁,让-弗朗索瓦•热尔比永的中文名儿是张诚。看看听众不再提问,卡佩夫妇和西尔维亚都向沐国恩致谢,不料沐国恩道:“在下倒还有个问题,不知您可否不吝赐教?”“当然。请讲?”卡佩说。
  
  “方才您提到南怀仁曾在北京成功试制蒸汽涡轮车的时候,说希望此行能有新发现,您的意思是否是指希望找到实物呢?”
  
  卡佩略一停顿,看了夫人一眼,答道:“坦率地说,我们的确打算探究这个装置的下落。从南怀仁的著作《欧洲天文学》来看,他对此相当着迷,煞费苦心,并完全了解蒸汽涡轮车的划时代意义。从常理来看,精心研制的作品是不会被轻易毁弃的。有理由推测他把这辆小车留给了后人,很可能是其他传教士。我们希望从北京的历史档案中找到线索。”
  
  主持人看看时间差不多了,道:“感谢卡佩夫妇的讲解和维斯康蒂女士的协助,也感谢诸位周末来捧场。刚才维斯康蒂女士私下跟我说,在北京出门儿办事儿觉得交通是个问题:打车太费劲!而地铁太拥挤,公交线路又不熟。经酒店介绍找了位据说是熟悉路况又通英语的司机,但两三天下来,觉得服务并不令人满意。在座诸位如果认识哪位出租车司机能胜任这项工作,不妨推荐给她。您说什么?哦,黑车司机就算了!”大家听罢不禁莞尔。 ]3 `. u7 p* T. |' |/ f. y, S8 D
  
  会后沐国恩走到西尔维亚和卡佩夫妇面前,说:“您看我给你们当司机如何?我恰好在新旧工作之间。”这是个英语成语,是“下岗失业”的委婉说法。西尔维亚正把苹果平板儿电脑塞进紫色的新秀丽公文包里,听了这话,嫣然一笑:“您当司机可太屈才了!”
  
  “哪儿的话!为中西文化交流略尽绵薄,求之不得。我愿意为你们的学术研究无偿跑腿儿。”“您的骑士风度真令我感动!”卡佩夫人插话道:“不过您既然还没有找到新工作,我们怎么好意思让您白出力呢?”
  
  沐国恩告诉他们:其实下一份工作已经有了着落;他对于传教士在华活动也很感兴趣,由衷希望为他们效力。这时会议主持人也凑过来帮腔:“我是遗产保护中心的理事,认识沐先生快一年了。沐先生是热心肠,绝对信得过,靠得住!”
  
  西尔维亚与卡佩夫妇商量了几句,对沐国恩说:“那您几时可以开始工作呢?”
  
  沐国恩注意到她那蓝眼睛亮晶晶的,既像九寨沟的幽静又像科莫湖的明澈,不觉心头一动:“现在,此时此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